一个传道人跌倒的前鉴

黄原素

经文──参考士师记十三至十六章

前八次讲及传道人当如何,现在要讲一鉴戒,结束前八次的教训。

参孙的失败历史,可用两个题目包括之:

(一)自恃 士师十余人中,只有他为拿细耳人,与撒母耳有同样的地位,故他为士师中之最大者。他既有此优越地位,上帝遂欲使用他拯救以色列选民于强敌之手。他若克奏肤功,则不必有待于撒母耳了。

参孙不但有特别的地位,且更得独厚的恩赐,和超人的本领。他的力量,远迈于人,一根驴腮骨头,能击杀一千人,且力能劈狮拔柱,中国的项羽对之,实大有逊色。不料上帝正要倚重他以恢复选民的荣耀,他反令选民蒙莫大的耻辱,致上帝大失所望。

旧约时代,有西底家王者,曾被掳到巴比伦去,受尽诸般奇耻大辱,然以之比较参孙,参孙实有过之。各位,你若觉己的地位,恩赐,本领等,都凌驾他人,就更当儆醒谨慎,恐你的跌倒,影响还小;若一个非常的传道失败,则其影响之大实不堪思议。

在圣经中所有跌倒的人,其跌倒在自恃其所长的,确占多数。例如:所罗门所著的箴言,开宗明义便说:‘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他素以智慧着,后竟拜偶像,跌倒在顶不智慧的事上。约伯是个著名忍耐的人,后倒以不能忍耐而跌倒。大卫一生清洁,最终却犯了奸污之罪。彼得自恃其勇敢,不料给一使女吓退,而三次不认主。……历史上还有许多人自恃其所长,终于在其所长的上面跌倒,若要列举,真书不胜书。盖自恃则骄盈,骄盈则轻敌,轻敌那有不一败涂地之理。

(二)陷罪 凡读过参孙历史的,谁都知道他是个陷在罪里而不能自拔的人。其陷罪的结果:

1.失力量 参孙的力量,实在非常,当时没人能与伦比。故没有人能制伏他。不料后来他竟为一弱女──大利拉所制伏,惜哉!大利拉本为异邦的妓妇,参孙若稍知自己是个‘拿细耳’人,地位如何尊重,必不肯轻于亲近她,但他色令智昏,竟爱上了她,最后致完全消失其原有的力量。

大利拉的名意,是娇嫩腻滑之意,罪恶亦有甘甜快乐的成分在内,不然怎能引人上钩!

有些传道人,起始在工场里很有力量为主作工,但不久却能力毫无,灰心丧志,为甚么?恐怕就是因为上了罪的快乐的勾当。虽然人看不出,主却知到很清楚。

本来,身为上帝的士师,那有空去和大利拉周旋呢?不过他虽没空和她周旋,她却要来纠缠他,所以圣经十分郑重提醒我们:‘不可给魔鬼留地步!’实是杜渐防微的一个警告!

传道人当日日提防这个‘大利拉,’不要予她纠缠的罅隙;若有人正在为她纠缠着,当赶快和她决绝,勿稍迟疑致误。啊!闻外国有一著名的琴师,他的技术十分精巧,可是他每日都要抚琴练习一次,人问何故?他说:若一日不弹,则我觉得有些不对,若一月不弹,则更觉不像样了。……这样看来,传道人若非日日儆醒,日日提防,其失败岂不是可立而待?

大利拉曾几次究诘参孙力量所由来,末了一次,卒达到目的,遂诱他枕着她的膝头睡觉,叫人来把他头上的七条发绺都剃除了。及至他从睡中醒来,想要像从前一般出去活动身体,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

参孙藐视主恩,忽略主恩,宜乎有此恶报。但我们的罪,照形式上虽未必尽如参孙,不过骨子里,干犯藐视和忽略主恩,与参孙同样的,老实说:不敢说没有。那末,我们当如何让圣灵的光照,诚心忏悔于主前呢!

2.被克制 陷罪能使人失力量,也能使人被克制,令人毫无生人趣味的。大利拉对于参孙,初则诱惑他使之亲近,(十六章一节)继则究诘他使之从己,(六节)和催逼他使之烦闷,(十六节)终则克制他使之被凌。(十九节)罪恶之于人,亦是如此,一步紧似一步,最初就甜如甘蜜,最后则苦若黄连。到这时候,虽要逃脱,也不可得了。

昔某牧因贪恋世界,叫其师奶学接生,自己亦开设一小药房,售药医人。那知这件倒做了他的大利拉,紧紧缠累他,克制他,不得释放,终致辞去牧师职,作起医生来,嫖喝赌吹,无一不好,堕落至不堪收拾。附近的人还呼他牧师的名而讥诮他。你说何等羞辱主名,污玷圣职啊!闻其妻后亦悔恨,谓得其夫恢复教会职,己虽丐食,心亦满足。然覆水难收,噬脐何及?

参孙剃除头发后,即消失能力。此可教训我们甚么?参孙的发绺,就是他做拿细耳人的记号,若没有这个记号,人将不尊重之!不认识之。我们属主器皿,担任圣工的人,也有其特别的记号,如牧师,传道,长老,执事,等职名是,我们若丢弃这神圣的职名,去犯罪为非,和世人同流合污,结果,也会和参孙一样受克制呢。

3.蒙羞辱 参孙一经消失力量为大利拉所克制后,‘非利士人就将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带他下到迦萨,用铜炼拘索他,他就在监里推磨。’这里他受几件难堪的羞辱:

第一件,剜眼睛。许多人因为陷在罪里,给魔鬼把灵眼弄瞎了:甚么真理,他都不受感动;甚么恩典,他都看不清楚,肉的眼睛虽在,而灵的眼睛却盲了。

第二件,带铜炼。瞎眼兼带铜炼,岂非雪上加霜?不由得令我们叫起来说:‘参孙阿!你固一世之雄也,而今竟如是乎’了!我们放纵情欲,表面上虽极自由,实际上是带着无形的枷锁。惟有晓得真理,真理才能叫我们得以自由。

第三件,推磨子。这是牛马的工作。今身为大士师的参孙,也干此非人的贱役,可耻孰甚!一个犯罪的传道人,在魔鬼权下,往往也如牛马一般,听其呼遣,且到底得不着甚么。

我们负着十字架跟从主,苦诚苦矣,可是有非常荣耀;比之推着磨子跟从魔鬼,苦而且羞,何啻天壤之别!奉劝诸君,宁可受苦而背十架,不可忍辱而推磨子。

十六章廿五节说:‘他们正宴乐的时候,就说:叫参孙来,在我们面前戏耍戏耍。于是将参孙从监里提出来,他就在众人面前戏耍。’廿七节说:‘那时房内充满男女,非利士人的众首领,也都在那里。房的平顶上约有三千男女,观看参孙戏耍’。伤心阿!这是甚么的一回事!或说:保罗亦尝谓:‘我想上帝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林前四章九节)参孙耍戏给人们看,传道人也像做戏给人们看,但两者就有极大的分别了。这叫我们知道:传道人若不在世人前做福音之戏,恐要在大衮庙里要做羞辱之戏呢。

第四件,遭惨死 本来上帝可以救他免于惨死,但上帝不这样做,是因他陷罪以至被唾弃。

参孙濒死的时候,虽然有些忏悔,──‘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阿!求你眷念我!上帝阿,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廿八节)但大错铸成,虽悔何及?各位须知:上帝这次听了参孙的祷告,使那房子倒塌,压死了众人,并不是为参孙复仇,乃是上帝为自己复仇耳。昔日约柜被掳,上帝亦曾为自己复仇,故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参孙最终的结局,不止压死在众人之中,更且葬身于异域,不可谓不惨了!经说:‘罪的恶偿值,乃是死亡,’诚不诬也!

但参孙的罪,起先只不能胜过肉体耳,有此一罪,则百罪发生。故主教训我们:‘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像。’盖不若是,恐易于给魔鬼留地步呢!闻说:人为毒蛇咬伤,虽消除了四分之三的毒,若仍有四分之一的毒,留在身里,也能死人。谁谓我有某一件罪不能胜过,是不要紧的啊!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