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高文牧师

第一讲承认罪过

经文:代下二十1-12

兄弟能够参加培灵会的五十周年金禧纪念,对我来说实在是莫大的福份;因为能与其他讲员,一同分享为基督所过的生活今天晚上,当诗班歌颂神的时候,我的心已高高的向着我的神。当我想到天堂里的音乐,到那时候我们惟一所知道的音乐,都是赞美我们的主。各位在唱诗时已学了天国的言语,这是何等大的喜乐。

这十天晚上,我愿意将耶稣基督赐给我们的生命 - 。优美的人生,与大家讲解优美的人生乃是神愿意每一个属乎他的儿女所过的生活若今天我们没有支取在基督里的丰盛,就是有了权利而没有好好的使用。我们何等需要再次奋兴过来!

“奋兴”的意思就是在神面前再次活过来惟有在基督里脚踏实地的过生活,才能应付这世代的危机中文的“危机”是用两个中国字拼成;危 - 危险,机 - 机会;这词已含了许多智慧确实地,一个危机摆在面前,也是将机会带到面前;一个危机叫我们知道必须倚靠神的帮助只有在黑夜里,我们才会举头望见星光。今天这时代,乃是整个世界面对危机的时代。如果今天给每人有新的机会,就是你我所能占有的时刻。当见到这世界的危险时,让我们仰望倚靠神所给予的机会!

历代志下廿章,就将这个真理再次刻划出来。一个细小的王国──犹大,正被三个异教之国所侵略,他们的处境看来没有盼望,连他们的王都惧怕起来!请留心第三节:当他在惧怕中时,他就定意寻求耶和华;在整个犹大国里宣告禁食。这个危机将他带到一个情景,他知道一切的盼望惟有在乎神。于是召聚百姓,叫他们预备心向着神;然后站在他们当中,藉着一个祷告,将他们的心都提起来。第六节开始将当时的情形描写至第十二节,在第十二节结束时,他说:“我们的神阿,祢不惩罚他们么?因为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这里有两个复兴的原则;承认自己的软弱,无力量;又承认坚信神的能力。除非认清自己的软弱无助,否则不能支取神恩典的丰富。

人归向神之第一次记载,在(创四26);塞特生了一儿子,起名叫以挪士。“以挪士”是软弱无助之意。这事以前,人类刚才经历到第一次死亡,因为亚伯之死不是死于自然,是被他的兄弟所杀。如果这情形继续演变下去,整个人类就会被刀剑暴力摧残。在这时,人才醒悟回转归向神。塞特将他的儿子起名叫以挪士,因为他认识自己的软弱,无能为力;需要神,也影响了那一世代的人,求告耶和华神。

当主要将奋兴带到他子民的时候,这些事情都要发生;就是我们必需承认自己是软弱无助的,认定我们的帮助是从神而来。要诚实对己是十分困难的,今日在教会里,多少人就是这样过一个虚假、伪装的生活;只有经历宗教形式,而没有经验里面的能力;好像一架车,刚出厂,但三个车呔已泄气,没有电油一样。又像启示录中老底嘉教会:他们是富足,发了财,以为自己一样都不缺。但神见到他们心灵的空虚,充满污秽;只有外表宗教的仪式,却失去了作工的能力。主劝勉他们买眼药擦眼,使他们能看见,诚实看清楚自己的境况。主呼召他们悔改,除非他们悔改,否则主要将他们从口中吐出去。因为主深爱他们,不忍他们离开他。当我们察觉自己有罪,原来是主的爱,想我们能归向他,求他的帮助。

在我任教的大学里,我们也经历过这种情形,我们诚实地承认自己的软弱,以求神的复兴临到。一九七○年二月,在早会中,有同学见证神如何在他们生活中作工。一位高班同学坦白承认自己是个伪装、假冒为善的人;因他曾用嘴唇承认耶稣,但在心里却仍未承认主的主权;他的眼泪开始流下在他的脸上,他请求同学原谅。他见证在早会前一晚,他已在神面前对付过,向主承认他的罪过;主就赐他清洁的心,使他经历到一个真正基督徒所有的喜乐。他的诚实就鼓励了其他同学都诚实起来,随后其他同学都纷纷站起来承认自己的罪。非常明显,神的灵就降到这群同学全体的身上。有人甚至要求在讲台上用扩音器作见证,承认自己的罪;许多同学都走到台前等候作见证。一时间,整个房子内都充满了喊叫声和欢呼声,彼此的仇恨就在神圣的爱里溶化了,他们心灵里得着释放和喜乐。曾有一位教授站起来说;六年来,我自己灵性失败,他请求同学宽恕他。又有一位师母在聚会中说她对她的教会充满愤恨,求她的会友宽恕他。随即她的丈夫,那作牧师的也站起来,个别提名请会友原谅他所做错的事;然后他见证神如何将爱心充满他的心。当日大概有一百多人站在讲台上求神的宽恕。

在校园里这样的奋兴,从早到晚,每日如是;一百八十五小时的复兴并没受拦阻。我们只好暂停上课,再没有人打篮球,或是约异性朋友。惟一所关心的,就是必须与神恢复优美的关系;在祷告中等候神,又出外宣告神美好的工作。复兴的火焰一直伸展到其他校园里,他们都感觉到这所学院发生的复兴在他们身上的影响力。随之同学们分批到千间以上教会作见证,以至那一带教会都有了复兴。当圣灵管理一个聚会时,我们会见到神是大而可畏的。只有经验如此复兴的人,才会体验神如何藉着破碎的心灵来彰显他的作为。我们要将假面具除去,真诚的相待。有人说:复兴-是开始不计较别人的罪,乃是承认自己的罪。

今天晚上,你有罪要向神承认吗?你心里有愤恨、嫉妒吗?你的生活是否仍带着假面具?你虽是教会会友,但在你心灵里所有的都是失败而已!在你里面失去喜乐,没有爱心的洋溢。你所过的生活,实在不像基督要你所过的丰盛生活。你有没有向神承认自己罪恶的需要呢?承认自己是软弱无助的呢?约沙法向神说:“神阿,我们不晓得怎样行,现在这敌军来了,我是软弱无助的!”然而约沙法还向神这样说:“耶和华阿,我们的眼目,单单仰望你。”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软弱无助;但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坚定相信神的信实,将注意力放在伟大的神,他的荣耀、权柄上。

列王纪下第六章另外记载一件事情,十五至十六节:某天,以利沙见到在他城外有敌军围绕他们,目的是要捉拿他。当那少年仆人见这情况时,就跑到主人以利沙面前,说:“主人阿,我们要怎么办呢?”你要明白为何这少年人惧怕起来?因为他们没有防御敌军的进袭。但以利沙知道他的帮助是从高处,是从神而来。于是他转过身来对少年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之后,他开始祷告,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祈祷。他说:“主阿,求祢开这少年人的眼,让他能看见!”你有没有听过有人这样祈祷呢?神却应允了祷告。圣经告诉我们:正当少年人看的时候,见到四周围有耶和华所赐的火车火马围绕他们的城。这少年人现在所见到的,正是先知早已看见的异象。神早已知道这个形势,神十分愿意帮助他的儿女;神深爱他的子民,愿意将拯救给予属他的人。但愿我们张开眼睛,看见神的能力、荣耀和权柄!

多少时候我们只是四顾环境,要从人得着力量;只看见自己的难题,自己的麻烦。我们何等需要将注意力放在耶稣基督的荣耀上!那位永生的耶和华,是我们的主,是整个宇宙的创造者。不要惧怕,也不要气馁。我们的神明白我们的情况,是人不能测度的。他将能力赐给软弱的人,看哪!这是神的话语,在他伸展的手臂里,他能创造天和地。在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呢?他是我们的神,我们的保卫者。他会将恩典、荣耀赐下,对那行动正直的人,他未尝将一样的好处留下不赐给属他的人。在神的话里还有成千上万的应许。

我们既知道神如此深爱我们,就让我们的注意力放在他永恒的话语上。若耶和华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他甚至将自己独生子舍弃,拯救我们,难道他不会将一切白白赐给我们吗?

各位,是否你有试探难挣脱?是否因世界的难题,吓怕你不能为主作见证呢?留心历代志下廿章:当约沙法王祷告完,犹大众人与王都一同站在耶和华面前;圣灵感动其中一青年说出预言。(二十15),他说:“不要因这大军恐惧惊惶,因为胜败不在乎你们,乃在乎神!”17节:“你们不要争战,要摆阵站着,看耶和华为你们施行拯救。”十八节:“约沙法就面伏于地,俯伏在耶和华面前;他深信神的先知所讲的话。犹大全军和所有耶路撒冷的人,都俯伏敬拜耶和华神。”留心廿节:“现在敌人进来了!翌日清早,这作王的站在众百姓面前说:你们要信耶和华你们的神,就必立稳;相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劝告完后,王就设立歌唱的人,吩咐这唱诗班唱诗称颂神的慈爱永远长存。在敌人面前能够歌唱,各位,你能否想想这美丽的情景!亚扪人、米乌利人和摩押人一同向这犹大王国进攻,在军事上来说他们的情况是没有指望的。但现在他们不会因四周围的敌人惧怕,原因是他们听见神的话,又深信他的话。王说:现在我所关心的,是这唱诗班;因为现在是机会,让他们的生命发出诗歌。我的军队残缺,人数又少,这诗班要作他们的前锋,看清楚战场的情形。但他们要唱出安息日所唱的诗歌,就是要赞美耶和华,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请注意廿二节:当众人刚唱歌赞美的时候,耶和华就派伏兵击杀敌人,所有敌军都战败了;他们见到神的子民唱诗赞美神,就竟然惊慌至互相残杀。

当世人看见基督徒竟然提起来歌颂这位全能的神,他们都要惊惶起来。在战争的历史上,写下了难忘惊奇的一页!各位,这是历史的事实,这是一个明证,要将我们今日的属灵生命境况来作一个儆惕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下,你我都要面对仇敌今日多少人受到异教的影响;!。我们的生命要受威吓;容易叫我们灰心,而怜爱自己离开主让我们认定,靠自己是不能战胜敌人的,没有人能靠己活出基督徒的生命来;教会必须将她的眼目单单仰望神;让主充满我们,使用我们,好活出优美的人生来!

卫斯理约翰垂死时,一直在唱歌他说:“当我呼吸最后一口气时,我仍要歌颂我的救赎主”当我们心灵面对死亡时,惟有颂赞才能唤醒我们他见到周围的人为他灰心难过,他就对他们说:“一切最好的,乃是神仍与我们同在”他告诉那恐惧的人一同跪下与他祷告,向神发出赞美这位垂死的人伸开他的手,望着说:“我仍要赞美他。”病房里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听见卫斯理垂死的呼叫:“我要赞美他,......”让我们不论活着或在死亡的边缘,都要赞美他!

各位,今日你的生活是否如此呢?如果你还没有这样经验,你需要复兴!你需要进入神深愿你过的生活景况里──一个得胜的生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