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张慕皑博士

今天我们要藉着以斯帖和她所处的时代,并她所作的事情,来思想今日中国信徒所应具备的时代感。犹大人被掳之后七十年,神恩待他们,让他们有机会回国,重建圣殿,并耶路撒冷的城墙;只是能够回国重建家园的犹大人数目极少,大部份仍留在波斯的地方。以斯帖记便是记载这班留在波斯地的人和他们的遭遇。今天我们集中思想该书卷的第四章7至17节的这段经文。

首先我们看见以斯帖是处身于一个绝境的时代里面。以斯帖是住在王宫里的,她不知道外间所发生的事,也不晓得同胞正是面临绝境;因为奸臣哈曼要将末底改并所有波斯地的犹大人灭绝。今天,教会以外的人,都像当时的犹大人一样面临绝境,只是我们躲在教会内,不知道外面的人的需要。

到底这个时代的人,对自己的看法是怎样呢?是否像以斯帖时代的犹大人,感到自己毫无希望,要渴慕得着救恩呢?如果我们看人类近代的历史,便知道人类一直到中世纪的时代,他们的生活、世界观,都是以神为中心;但其后,人文主义抬头,人开始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来衡量宇宙万物一切;后来又有科学主义,将人慢慢带到无神的生活去。二十世纪又有一种叫做实存主义的思想,专门研究和关心人生的问题。他们要找出人生有甚么意义,人为甚么要生存等问题的答案,这思想对现代人的影响极大。

我们举些例子来看看教会外的一班人,怎样落在一个绝望的光景中。实存主义的鼻祖尼采,提倡人类要进化到超人的地步,但他对人生有极大的失望,觉得人生全无意义;就如一个人行钢钱,行到中央时,被人推了一把,倒在地上而跌死,人生也是这样充满危险,了无意义。另一位实存主义作家琼乌,形容人生就像处身在一个流行瘟疫的城市内,虽然为着蔓延的疫症焦急发愁,但是却无法幸免,只有死路一条。又有一位作家形容人生像一堆垃圾,肮脏、无意义。小说家海明威在一本著作中说,人生根本无可救药,死是解决一切不幸事情的最有效方法。另一位剧作家说,人生唯一的意义就是死,它在寒冷的冬夜中一张温暖的毛毡一样,所以让我们来爱它,不要憎恨它。以上就是现代人对人生的看法和评价,他们发出绝望的呼声,非常可怜。

昔日的犹大人也是一样,面对绝种的困难,救助无门,王后以斯帖虽是犹大人,却沉醉在王宫享乐的生活中,对外间同胞的痛苦毫不知情,有人到王宫将这消息告诉她,但她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无能为力。今天,教会有听见世人绝望的呼求吗?我们在教会的温室内,享受一切属灵的福乐,却忘记外面的人,没有一点时代感。因为我们忘记神怎样带领我们。神的带领有三方面:第一是藉圣经的话来告诉我们处身在一个怎样的时代里面。第二是用教会的历史,藉前人的经验来让我们知道时代的需要。第三是藉圣灵在我们周围的环境工作,给我们看见时代的需要,让我们知道自己的使命。很多时候,我们忽略圣灵在我们四围环境所做的工作,以致看不清神所交托我们的使命,就如以马忤斯路上的门徒一样,因着主的死而忧愁悲伤,眼睛模糊,看不见复活的主就在他们身边。又如以利沙的门徒,只见敌军重重包围,而看不见神的火车火马,正四面护卫他们。今日,我们属灵的眼睛也太过模糊,看不见神的工作,以致我们过一个毫无意义,因循苟且的生活,在属灵方面失去使命感。美国人很喜欢搭顺风车,他们把想去的地方写在一个牌子上,然后挂在身上,在公路旁等顺路的人接载他们。但有一次,我发现有一个牌写得非常特别, 他的目的地是「任何地方」(anywhere)。很多时候,我们的生活也像这个人所挂的牌一样,没有目的,随波逐流,失去神给我们的时代使命感。

王后以斯帖就是这样,自己可以在宫廷内享福便算,毫不顾同胞们的苦情,后来末底改便警惕以斯帖,告诉她今日她有皇后的身份,完全是神特别的恩赐,神既然给她这样特殊的地位,就是为现今的机会。今日,神也是将我们放在特殊的地位上,为要叫我们能帮助在绝境里的人,但很多时候,我们不单没有以自己的身份为荣,反以作基督徒为羞耻;有人怕带圣经到礼拜堂去,因为不想人知道他是基督徒。求主恩待我们,我们要珍惜我们基督徒的身份,圣经说我们是大祭司,是在人和神之间做沟通的工作,我们的职责是传福音,劝人与神和好。特别在这末世的时代,神把传福音的责任放在中国人身上;今日最多失丧的灵魂是中国人,而最能把福音传给他们的,就是中国的信徒,是华人的教会,是我们这班人。在普世的华人教会中,香港教会的地位又显得特殊,我们看见,香港有很多神学院,属灵机构,有神很重用的仆人信徒;他们可以把教会做得好,把福音传得完备。而且信徒中,很多又有特别的恩赐,青年的弟兄姊妹又多,其中不少更有奉献的心志,愿意献身事 主,这是香港教会特殊的条件,我们有否为此感谢神?并更觉自己责任的重大?

其实,神在这时代已经藉着各方面预备人心,但问题却在于我们,今日传福音最大的拦阻不是这班不信的人,而是我们。就如尼尼微传福音最大的拦阻,不是尼尼微城的人,而是神的仆人约拿;我们有太多的藉口推搪,不愿到外边去,只沉醉在教会属灵的享受中,像以斯帖沉醉在王宫的享受一样。研究教会增长的人说,今日教会增长缓慢的一个现象,就是信徒和未信主的人的接触愈来愈少,于是慢慢听不到外间的呼声,不知道外间的需要,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今天,神已经在中国教会中兴起教会增长的异象,差传的异象,但这只是个开始,还须我们积极去实行。很多人问,福音还未传遍香港,我们就往外面传吗?初期教会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安提阿教会虽然是个新成立的教会,但他们没有等福音传遍安提阿,便立即差派保罗和巴拿巴出去,做宣教的工作。由此可见,差传的工作是极需要的。另一方面,当我们做差传工作的时候,最要紧的不是金钱,而是祷告和工人。祷告是最要紧的,祷告能带来复兴,能产生属灵的能力。耶稣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差派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祷告是第一重要的,只有祷告才能开始差传的工作,其次是工人的差派。神要在这时代兴起许多合他使用的人,作传福音的工作。过去这几年内,神在北美的青年中间做很厉害的工作;很多从香港或台湾去的大学生,在那里信主、蒙召、将自己奉献给神,每年都有几百青年人献身,乐意事奉主的。我们应该珍惜他们的奉献,好好带领他们走上事奉的道路。香港教会也有青年献身的好现象,我们应该对这些弟兄姊妹多加鼓励、教导,让他们能成为神合用的工人。

耶稣设过一个比喻,说一个被鬼附着的人,鬼虽然离开了他,但找不到歇脚之处,看见原来那人的地方打扫得非常干净,便去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进到那人里面。今日神藉着种种灾难,已经把人的心打扫干净,这些人心灵空虚,正等待神的福音,但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使命感,撒但便很容易乘虚而入,掳掠人的心灵了。不久以前,我看见一本美国杂志中有一篇文章,论到现代人渴慕救恩;这杂志不是属灵刊物,但却指出人心何等渴慕神的救恩,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洛杉矶有一个人,自小有向往宗教的心,但可惜找了多年,仍找不到一个能满足他心灵的宗教;后来他有一个醒悟,觉得不需要继续寻找,因为他自己就是神,于是便创立一种宗教,劝人来报名。今日人类心灵苦闷空虚,只有耶稣基督的福音才能满足人心的需要。

当以斯帖听完末底改所讲的一番警惕的话时,便有所醒觉了,她请犹大人为她禁食三日三夜,然后她违例去见王,倘若死就死吧。今日,我们听见世人绝望的呼求时,我们能否对主说:「主阿,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我们不要像约拿那样,被神用苦难管教之后才愿顺服;乃要像以赛亚一样,对神的呼召有即时的回应。但愿我们各人都在主面前,尽上传福音的责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