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看两处的经文:(耶二36)「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亚述蒙羞一样。」(耶六16)「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那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他们却说,我们不行在其间。」

过去四天我们已讲过教会合一的真理,就是关于我们对三位一体神正确的认识,对圣经全部的相信和遵守,这些话都告诉我们,应该在基督耶稣里合而为一。既然我们认识了真理,便应当遵行。我们每次听道时应该注意,我们听道是有责任的,耶稣说,多给谁便向谁多要;今天教会有一些听道专家,也有些游行听道家,所有好的道理都听,但灵性却没有长进,因为他听的道理多,愈听便愈骄傲,而且还会批评别人讲道。听道是要行道的,我们明白真理,真理要求我们去遵行,不然明白道理也是无用的。既然圣经教导我们要在基督耶稣里合一,我们便该去实行。但怎样实行呢?从谁开始呢?这是一个问题。而且,要达到合一的地步,不是人的力量,乃要靠圣经的能力,圣经将合一的心放在我们里面,又帮助我们克服一切拦阻合而为一的东西。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怎样达到合而为一,和谁应该做这事。如果我们用自己的聪明,而达到合一,必然是做不到的。

过去多年来,教会都看到合一的需要,很多的文章和讲道,都提到我们应该怎样合而为一,更有些教会领袖,开始进行促进教会的合一。有的用基督教的名义,组织一个很大的会,是世界性的,来协进教会的合一。初开始时这会的信仰还不错,但后来却变了质,新派的人也加入了,直到今天,这个会并没有实际协助教会达到合一,只是把一些基督教的教派拉在一起做会员而已。这不是神所要求的合而为一。另一个组织,是立一些基要信仰的信条,凡是赞成的,都在信条下签名,加入为会员。但是,他们所注重的是信条,不是耶稣基督的生命,结果也达不到合一的目的。有时我们想藉一个属灵领袖,能在众教会中最有号召力的,组织一个会,促进教会的合一,但这些仍是人的方法,不是神的方法。这样的合一,没有稳固的基础,不符合神的旨意。真正的合一,是应该先有真理的基础,我们从神的话中明白甚么是合一,有甚么方法能达到合一,然后跟着去做,便可以成功。

当我们实行合而为一的时候,谁应该开始呢?我认为应该由神学开始,因为神学对教会的关系非常重大,神学院是栽培传道人的,神学院怎样,将来的教会也是怎样。西国有句话说:「甚么样的传道人,就带出甚么样的教会。」我们也可以说,今天中国的神学院如何,未来的中国教会也是如何。所以从事神学教育的人, 有很重大的责任。神学是决定教会的;神学的信仰,影响到教会的信仰;神学生的生活,影响到将来教会的生活,神学教育的成功或失败,也直接影响到将来教会圣工的成功或失败。我深深的觉得,神学院应该作众教会的榜样,而这榜样应该是好的榜样。所以从事神学教育的人,责任非常大,要办神学院。作神学的董事或信托委员,责任也非常重大,如果不好好的做,在神面前要负很大的责任。

神学教育有甚么责任呢?神学院的职责是甚么呢?我觉得这时代的神学院,就像神的先知一样,在所处的时代中,代替神向当代的人说话。神学是领导教会、教导真理的。神学所教导的真理若有偏差,便会大大的影响教会。还有,办神学是应该为神而办,因为教会是神的,不是人的组织,所以应该单纯是为神而办、求神的荣耀,而不是为宗派或为着人。神学也应该是属于神、高举神的,要绝对顺从真理,不然便失去它的意义,不能对神的国度有贡献,甚至会对教会带来害处。神学院最重要的是信仰,信仰应该放在第一,彼得后书第一章说先有信心,然后有德行、知识。信心就是人与神的关系,也就是信仰,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信仰不清楚而追求知识,那知识便有问题。今天特别是西方的神学院,比较着重知识的追求。因为西方的文明,是注重科学技术的,这是世上的东西。当教会效法世界时,世界的东西便跑进入教会,使教会信仰堕落、生活不圣洁。神学院的信仰偏差,便会效法世界,注重知识,甚至于改变信仰,不讲信仰。所以信仰在神学中是最重要的。

随信仰而来的,便是生活。先有信心,后有德行,德行就是生活。若单讲信仰而无生活,这信仰便是空的、是死的。我们有称为死的正统派,有些教会信仰没有错,但里面却死气沉沉。神学院若单讲信仰是不够的,他的生活、行事为人,是否照着他的信仰呢?有了信仰和生活,然后才加上知识便很有用处。

今天中国人的神学院,一般都是跟着西方的神学院跑,因为最早的神学院是西差会所办的,跟着才有凭信心办的神学,而这种神学院是占少数的。现今在神学教育中负主要责任的人,多半是在西方神学院受过训练的;那些留美、留英的博士,站在神学院最高层的领导位置上。试问西方神学院的光景怎样呢?就像耶利米书第二章所讲的,他们是东奔西跑的信仰方向不一定。先是西方哲学影响了神学,有些所谓神学家,只不过是哲学家,他们把圣经中的一些意思断章取义,渗入政治的思想。讲出一套理论,更成为当代的前进神学,这是跟西方跑。但今天的西方人,因为心灵空虚,又厌烦了西方的哲学,便转向东方。美国有很多人追求东方的哲学,接受东方的宗教信仰,印度教在美国非常吃香,这就是东奔西跑的做法。我不是说所有的神学都如此,而且一般的神学,能持守纯正的,少而又少!

现今西方的神学,就像圣经的士师时代,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德国的神学家有一套,英国的神学家有一套,美国的神学家又有一套,非常混乱。前几年菲律宾有位青年,在中国人的圣经学院中读了两年,对神学院不满意,觉得他们的方法太古老,神学院内的生活训练太束缚,所以便跑到美国去,两年中转换三间神学院,后来便不读了,因为看见西方神学信仰太混乱。这是个事实,如果你经历多几间西方的神学便会看见这样的情形。因为信仰上混乱,所以根本无法合而为一。今天的宗派主义,高举宗派过于耶稣,也是从西方来的,是西教士传入来的。西教士来中国传福音,我们钦佩他们的牺牲,感激他们的爱心,但同时他们也带来了一些错误,这并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很多西教士自己也承认,宗派主义的思想,是从西方来的。所以很多神学院,都有宗派主义的观念,还有各种不同的神学思想所产生的工作,方法也常改变。中国领导神学教育的人,从西方训练回来,把西方那一套的东西全搬回来,而没有自己的东西,他们所教的一些新的东西,都是从外国来的。中国教会提倡的一些运动,都是从西方学来的,没有一种运动,是中国传道人自己看圣经,从圣经发现的。

神学院和神学教育的地位,就像先知与使徒一样。旧约的先知,新约的使徒,都是像今天办神学的人一样。先知以利亚,以利沙都训练过学生,先知撒母耳也办过先知学校;耶稣在世上训练过十二个使徒。保罗是外邦使徒,他训了提摩太和提多,这是圣经中神学的样式,是圣经为我们留下的模样,都是注重信仰,和与信仰符合的生活,注意圣洁和敬畏神。因为这缘故,这些办神学的人,能影响全国的属灵空气,保罗影响当时的教会,撒母耳领导当时的以色列复兴;但今天的神学院,因为信仰变了质,所以便失去了该有的地位。神学院应该领导教会,指责世界的罪恶,但西方的神学院不能领导教会,而且破坏了教会。

另一方面,因为神学院没有注重信仰,所以不能训练出合神使用的工人。在整个属灵的工作上,旧约时代是看先知,新约时代是看使徒。今天神的教会需要属灵的领袖,好像先知和使徒的一样。但今天很多神学院所训练出来的人,不是先知,也不是使徒,而是文士。他们懂得一点圣经的知识,但没有属灵的经历,没有敬畏神的心;和神的关系不清楚,所以不能使教会走上合一的道路。

圣经告诉我们,要寻找古道,就是古老的一条道路。教会若要复兴,便要走古老的路,不要走新派的路。科学的技术,愈新愈高明,但信仰则愈古老愈高明。 新派就是不信派,圣经中所讲的新神就是假神。今天我们要达到合而为一,首先要注意神学的信仰,是基要的信仰,是根据圣经所讲的基要信仰,而且把它放在最重要地位。其他如仪式、制度,或解释预言的亮光等,都是次要的,不应该成为合一的拦阻。今天很多神学院说明是为宗派办的,他们非常看重该宗派一些特别的仪式和讲法;但也有一些没有高举他们的宗派特点,而他们所设立的神学院,是为众教会办的,这样就能促进教会的合一。不过,另外有些不是由宗派办的神学院,也可能太着重自己的特点,自以为最属灵,所以不能与别人合作,其实他们在无形中已成为一个的宗派。

所谓在基督耶稣里的合一,并不是指所有的事情都要相同,乃是指生命的相同。正如一个家庭有五个兄弟,他们都是同一对父母所生的,虽然他们的容貌、高矮、肥瘦各有不同,但他们是自然合一的,并不需要组织五兄弟合一的促进会,外面的不同并不影响兄弟间的合一。教会的合一也是这样,是生命的合一,而神学信仰直接关系到属灵生命。神学院需要信仰相同,才能合一。今天一个很可惜的现象,就是应该合一的不愿合一,不应合一的却合在一起。福音派的神学院,都是信基要真理的,但常常不能合作;可是另一方面,有些福音派的神学院竟和新派的神学院合作,接受福音派的信仰,但却参加不信派的活动,这就是不应该合一的,却合一起来。

今天,神学院应该注意基要的信仰,至于次要的东西,不要高举。福音派的神学院应该合一,彼此密切合作,因为他们都是为神而办,为训练神的工人而办神学。求主帮助我们,在实行合一之时,神学院首先走在前面,作教会的好榜样。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