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薛玉光先生

请先看几处经文:(帖前一9-10)「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报明我们是怎样进到你们那里,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事奉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 从天降临,就是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林前四6-7)「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甚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佛不是领受的呢?」还有(林前十二12-20)。

今天我们要思想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就是教会事奉的合一。我们每一位都是属乎主的教会,虽然所属教会的名称不同,却同是一个属灵大教会,就是主的身体。教会就是神的家,是属于我们的;而教会的工作,包括对内的栽培和牧养,对外的传福音,我们应当有份。第一,神的要求就是要我们事奉他。神救了我们,把我们仍放在世上,就是为要事奉他。帖撒罗尼迦前书那里讲得很清楚,我们以前是拜偶像,属于偶像的;但当我们离弃偶像,归向真神之后,便要事奉那位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从天降临,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忿怒。神为了要用我们,才救我们,所以基督徒要作一个有用的人,要作一个服事神的人。服事神并不是重担,也不是责任,乃全然是恩典,是特殊权利,绝对不是被神勉强的,这个我们必须记住。不信神的人,即使有再好的才干,也没权利在神的教会中工作,这是神儿女的特权。

还有,不服事神的人,是很大的亏欠。(耶四十八10),「懒惰为耶和华行事的,必受咒诅,禁止刀剑不经血的,必受咒诅。」一个不为神工作的人,就是懒惰的人,神的百姓不应懒惰,因为神的百姓就是神的军队。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时候,圣经说;那一天,耶和华把他的军队从埃及带出来。以色列每一个男丁都是军队里的军兵,教会也是神属灵的军队。新约很多地方说我们要打属灵的仗,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这是对每一个基督徒说的,不单是对传道人说。当兵的人在打仗时若不打仗,便要受军法的审判,非常严重;同样,一个不为神争战,懒惰不事奉的人,圣经说他必受咒诅。耶稣在比喻中提到的那个懒仆人,他领了钱之后,连想也不想,就把钱埋在地里,结果他被主人丢在黑暗里。可见事奉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的,我们有神所赐的恩赐,便应该用来事奉神,而且要把事奉看作是恩典,是特别的福气。

第二,我们的事奉应该有合一的见证。教会合一才是正常的,若分裂则反常。我们若在事奉上不能合一,便不能荣耀神。今天很多神的工作,不但不能合一,而且彼此明争暗斗,这是非常羞辱神的。教会往往有过这样的事,基督徒为了争礼拜堂打架而被刊登在报纸上,成为大新闻的也有。社会上打架的人到处都有,而且打到头破血流,但报纸不登出来;而教会只不过打一次架,报纸便把它列为大新闻,因为这实在是太反常、羞辱神的事。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在教会中事奉,应该合一,合一才能荣耀神、才有力量。如果我们相咬相吞,即使没有敌人来攻打,也会自己消灭自己。所以合一是必须的。

第三,我们要思想怎样来达到合一。有三样事情要注意的。

(一)灵性和工作的问题,二者应该有平衡。但有些教会只讲灵性的追求,要多读经、祷告,要作属灵的人,但不注意工作、不向外发展。他们还解释说,这是重质不重量。耶路撒冷的教会,开始的时候,一次便有三千人加入教会,另一次则有五千人加入,很快便由一百多人变成一万多人。这不是彼得的工作,乃是圣灵的工作。圣灵在教会中作栽培的工作,使人灵性长进,又使得救的人数增加。另有一些教会则拚命工作,用各样新的方法来工作,开研讨会,但却忽略了与神的关系,忽略了往下扎根,这也是错的。二者必须有很清楚的关系。当保罗在沉船遇险的时候,他没有害怕,还安慰同船的人。他说:「我所属、所事奉的神。」他把属神放在第一,事奉神放在第二,二者都需要。教会若要合一,便要注意灵性的长进,和工作的发展;把与神的关系放在第一,然后根据神的心意去工作,便很自然达到合一。

(二)我们所担任的工作,是神工作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我们要明白属灵工作的整体性,才能达到合一。神把各样不同的恩赐给不同的人,但这些人都属于一个身体,就好像身体上的肢体,不是完全独立的,乃是彼此需要,又彼此合作的。这样合作不是一时的,而是从有生命就开始,便要合作,直到生命的结束。譬如说,一个人眼睛有毛病,需要戴眼镜,这本来是眼的事;但是眼镜却偏偏不是挂在眼睛上;而是挂在耳朵上,和被托在鼻子上;这就是肢体彼此之间的关顾,是需要密切合作的。很多人为主工作,以为自己做的最重要,而别人的都不重要,这就成为不能合一的原因。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所负担的工作,不过是主工作的一部份,需要别人的支持、帮助、合作,便很容易达到合一。

有些不是教会单独能做却又是很重要的工作,像福音广播、学生工作、文字工作、神学教育等,都需要众教会的支持。有人有广播的技术,有预备节目的恩赐,但却缺乏钱,需要别人奉献。他们不能单靠自己的才干,更需要别人的祷告;其他的工作也是一样,我们是彼此都有需要的。教会应当看这些是他们的工作,因为这是主的工作,而教会是主的教会,所以关系是很密切的。从事福音工作的人,也应该知道他们需要教会的支持,他们不能代替全教会,他们也不是教会,他们自己也应该有所属的教会。他们的工作只是帮助教会的,他们需要教会的支持,而教会也应该积极的参与和支持。

(三)甚么事情最会妨碍合一呢?当我们不高举主,只高举人的时候,合一便受破坏了。保罗责备哥林多教会分党分派,破坏合一,把人高举起来;有的拥护保罗,便成为保罗派,有的拥护亚波罗,便成了亚波罗派;一共分有四派,彼此不合作,常有争吵,保罗和亚波罗对此有甚么态度呢?保罗说他把这些事转比他的亚波罗,意思就是说,他教训信徒的话,他们自己先实行、先应用在他们身上。怎样应用呢?保罗不要他们拥护,不要他们高举人。教会今天的毛病也是在此,看见某人被神重用,便高举他,以他为夸口,于是便破坏了合一。他们不明白某人之所以被神重用,是因为神用他,而不是他有甚么了不起。宋博士被神重用,不是他本身的了不起,而是有千万人为他祷告。葛培理被神重用,也不是他有甚么特别,乃是全世界有数不尽的人为他祷告,这些祷告的人,和葛培理的工作是合而为一的。所以信徒和做教会工作的人,不要高举任何一个人,而那些属灵和特别有恩赐的人,也不要接受别人的高举,不高举人已经不容易,不接受人的高举更不容易。耶稣变饼给五千人吃饱之后,许多人拥护他,甚至强迫他作王;但耶稣不接受,他们退到山上去。

一个真正属灵的人,是不接受人拥护的,因为当人拥护他的时候,宗派便开始了,合一就会受到破坏。高山是怎样形成的呢?是泥土里重叠泥土而上的,到最高的时候,只有一点,所以愈高愈孤单。而且愈是高山的泥土,愈没有用,不能种东西。但大河流的河底是非常低的,有很多水,大大小小的支流都汇到河里,成为大江河,江河所到之处,浇灌土地,使树木生长。我们不要像山一样,愈爬愈高,没有真正的用处;乃要像江河一样,能容纳许多的水;当有神丰盛的生命,能滋润许多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受人拥护,得自己的荣耀。

我们为主工作,在教会事奉,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先有生命,然后有生活的表现,跟着才是工作。有属灵的生命,有美好的生活见证,然后才工作,这工作必然是金银宝石,而不是草木禾楷的。那些为主所蒙福的工作,能够经过一百年,二百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我们从其中也可以找到这原则。今天,很多人的工作刚好相反,他们先注意工作,但生活没有见证,生命也大有问题,这样的工作不能蒙主赐福。

英国有间神学院,以前是没有的,是由三间的福音派神学院合并而成的。这三间神学院虽是福音派,但工作发展很困难,老师不足,学生又少,经费总是不够。后来,其中一间学院的董事和另一间学院的董事商量,看是否可以合并。经过长时间的祷告,他们便决定合并,最后第三间也加入合并;三间神学院的名称都没有了,他们用一个新的名字代替。这新学院开始以后,非常蒙神赐福,教师多起来,除了三间原有的教师之外,还有新的教师加入,学生也多,经费也够了。后来他们训练出来的学生,远超过三间神学院加起来的,他们的见证,也好过三间神学院的见证。这说明了甚么是合一。为了主的荣耀,我们自己的工作应当随时可以放下。香港的神学院很多,是否也可以合作,或者实行合并呢?神学应该领导教会,如果是神的意思,如果对神的工作更有帮助,应该愿意如此合作。神学先有合一的榜样,才能带领教会合一。我们做合一运动,不能建立自己的巴别塔,我们只能顺服真理,遵从真理。

今天中国的教会,人数少、力量弱,就是因为分门别类,不能合一,所以力量抵销。我们要紧记,只有耶稣基督,才是惟一领袖。各宗派教会的不同,只是名称的不同,但都是属于基督的肢体,都有同一的生命,并且都服事那位复活的主,将来都要受主的审判。求主怜悯我们,在教会的事奉上能有合一的见证。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