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薛玉光先生

今天的经文,是在(太二十八16-20),和(徒一6-11)。

教会唯一的使命,就是向世人传福音。耶稣在升天之前,把这使命交给门徒,他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那就是说,他是得胜的大君主,所以大使命就是大君王的命令。在这命令的后面,耶稣给了一个非常宝贵的应许,“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教会和其他团体的不同,就是教会有主的同在,所以教会不可能被消灭,被打倒。

教会是以传福音开始的,圣灵降临建立了教会后,立时就有传福音的工作,有三千人信主,加入教会;而到使徒行传最后一章,仍是传福音,虽然保罗坐监牢,但没有停止传福音的工作。所以教会在世上,无论得时不得时,都是传福音。教会在耶路撒冷刚开始的时候,困难比较少,所以他们传福音较易,但后来逼迫困难来了,在使徒行传的末了,困难很大;最重要的使徒,手上带着锁炼,身体失去自由,但没有停止传福音。所以今天的教会,一定要传福音,若不传福音,便是放弃了主对教会所交托的使命。

今天西方有些神学家有这样的谬论,说传福音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不须再传福音了,因为各国都有自己的宗教,而且各宗教都是一样;如果硬把福音传给他们,就是干涉他们的自由。所以他们认为宣教士应该回家,宣教士的时代已经过去,这种说法是荒谬的,他们不是神的儿女,是假先知。有一个凭信心设立,专门向 非洲人工作的差会,今天便缺少二百五十位宣教士。包括医生、工程师、圣经教师等等;他们找不到这许多人,他们盼望各国的教会能差派这样的人才,肯进到非洲国家去。耶稣对门徒说,要到普天下去传福音,直等到他来。今天耶稣还未来,所以我们仍要传福音,而且要加紧传福音,因为耶稣快来了。

另外我们要思想的,就是中国的教会对传福音负了甚么责任?我们和别的国家一样,不过是基督身体内的一个肢体,我们要和其他的合在一起,负起传福音的责任。有人认为传福音的工作就好像接力赛跑一样,犹太人跑了第一棒,跑完之后,便把棒交给欧洲教会,欧洲人跑一段;又把差传的棒交给美洲的教会,到现在,轮到中国教会接棒了。我并不赞成这样的讲法,因为是不合圣经的,圣经说教会要传福音,教会存在多久,传福音就要多久,差传工作是每个教会都要作的,棒子不 能放下,更不能交给别人来代替。我可以举出事实来证明。很多人以为犹太人没有传福音了,但是今天的宣教团契中,仍有犹太人的福音会存在,而且在欧美等地发展。而在欧洲国家,如英国、德国,犹太人还有数千人在宣教的工场上继续工作。至于美国人的犹太宣教士,则占数量最多。今天全世界的宣教士,大约共有五万多人,其中美国人占三万多。如果这宣教的棒,全落在中国人身上,中国人能接得起吗?中国能派出五万多名跨越文化的宣教士,去取代现有的宣教士吗?感谢主,近二十年来,中国人在这方面已有醒悟,今天参与差传工作的华人教会,大概已有一,二百间。

可是,如果我们用圣经来对照一下,便会发现中国的差传,有一些缺点,是应该改正的。

第一,今天的差传,多半是差钱,而不是差人。差传应该是差人,圣经第一次的差传,是安提阿教会把保罗和巴拿巴二人差出去,后来他们把福音从亚洲带到 欧洲,果效非常好。可是那里并没有提到钱,但今天中国人的差传却是注重钱,注重差传基金,却没有多人作宣教士,只是把那些钱用来支持已有工作的传道人,这样的差传是有缺点的。内地会的创办人戴德生牧师,他作工有一个原则,值得我们学习。他说:“神的工作,如果合神的旨意,用神的方法,神的供应是不成问题 的。”

第二,圣经所讲的差传,是先有教导,后有行动的。安提阿是建立在外邦的教会;建立教会以后接下去即有教导,由保罗和其他一些人作教导的工作,共有一年多的时间。后来他们灵命长进了,生活也有良好表现。(徒十一26)说:“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这是安提阿教会最美的见证,他们的生活和不 信的人完全不同,他们圣洁,谦卑,彼此相爱,使外邦人非常希奇,觉得他们就像基督,所以称他们为基督徒。可见他们先有信仰的根基,生命长进,生活有表现,然后才有差传的行动的。

中国教会为甚么没有宣教士呢?因为我们对信徒没有教导,特别没有关于为主受苦的教导。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已,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作为基督的门徒,是要受苦的。我们不是自己找苦来吃,乃是要预备受苦的心,这就是我们的兵器。有的教会很有钱,但却从来无人肯献身传道,他们出钱很容易,而且出的很多;但是传道就不同了,传道是要受苦的。我们不敢作宣教士,是因为怕受苦,我们太缺少这方面的教导。

中国教会今天差传的工场有多大呢?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做了二十年的差传,但大多数都是差钱,也有的是差人的。可惜是借别教会的人,大教会出钱,小 教会出人;是做那些富足教会的宣教士,而且他们多数在中国人中间工作。我们支持一个人在泰国,马来西亚,沙巴等地工作,但他向谁工作呢?向中国人,广东人,客家人,福建人工作,所以只是中国人向中国人工作。但(徒十一19-21)告诉我们:“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门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 并安提阿,他们不向别人讲道,只向犹太人讲。但内中有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们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传讲主耶稣。主与他们同在,信而归主的人就很多 了。”起初教会的差传,就是那些因逼迫四散的犹太人,他们只在各处找犹太人传福音,但后来有人也向希利尼人传福音,圣经特别说:“主与他们同在,信而归主的人就很多了。”当他们传福音,跨越自己的民族、文化的时候,神便格外的赐福他们。因为耶稣的使命,是要他们向万民传福音,包括各国各族人。中国人作差传,只注意自己同族的人,不注意外族的人,这是我们的弱点。如果我们只向本国的人传福音,便等于把耶稣的命令打了折扣。

有些外国专家说,中国人若要传福音,不必到别的地方去,就留在亚洲好了,因为亚洲信徒占全人口的比偷最低。这是确实的,一般亚洲的国家,在全国总人口内,基督徒所占的比例少而又少,有的不到百分之一,有的是百分之二或三;最高是韩国,据说已经达到百分之二十,但是再没有更高的。所以西方专家便劝中国 人只留在亚洲,不要到别处去。这样的说法对吗?今天世界很明显的分成两个壁垒,就是信神的和不信神的;照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分法,则非洲和亚洲同属第三世界。到底耶稣说向万民传福音,是否也包括非洲在内呢?全非洲现在有四万万的人,他们当中仍有许多人没有听过福音。初期教会,福音曾经达到非洲的北部,使徒 行传中有亚力山大城的名字。今日仍叫亚力山大,是埃及一个很出名的城。但回教兴起以后,便把这些教会通通摧毁,非洲人陷在黑暗之中,有一千二百年之久,埃 及和埃塞俄比亚虽然有教会,但却是死的教会,因为教会不传福音,所以没有发展。

直到三百年前,才有李文斯敦到非洲去,藉着医疗服务,用他的一生在非洲传道,最后死在那里。当时非洲被称为黑暗大陆。后来到一八九三年,北美洲有三个青年,他们要到非洲内地传道。那时的西非洲,还没有独立的国家。当他们初到海岸的时候,遇到一些年长的白人宣教士,他们告诉这三个青年人不能进去;因为当时的非洲内地,根本没有路可通,各样的疾病,野兽,非常可怕。但这三个青年人仍遵照主的命令,继续前行。不到一年,三人之中已经死了两个,剩下的一个又得了重伤,只好返回北美洲。他回国后,报告非洲的需要,有些青年人响应,于是他们第二次再起程,可是却无法进去,各人都得了重病。后来第三批再去,经过很久很久,才在内地建立一个小小的茅舍,这就是外国宣教士在非洲内地传道的开始。他们在那里辛苦的工作。起初整整十七年的时间,但只得十三个黑人信主,而十七年中,宣教士死在非洲的,比黑人信主的数目还要多。他们付了这么大的代价。到如今这三个青年所建立的工作,已经发展成一个很大的差会,他们凭信心工作,有一千多个宣教士,从世界各国加入这个差会,分布在东非和西非工作,所建立的教会,共有四千间之多。

在东北非洲地方有一个国家即叫依索比亚,是苏丹内地差会的重要福音工场,曾经有三百多位宣教士在那里工作,建立了两千多间教会。到了一九七四年,这国发生政变,当地的政党掌权。当时苏丹内地差会曾来信给两个很有名的西差会,向他们请教,可是没有回答。就在那时,神便带领我到非洲工作,先到非洲工作,先到依索比亚,共八天的时间帮助信徒机会去工作。我发现非人十分欢迎且渴望有中国人去帮助他们,传福音给他们听。

当然,我并非说每一个人都要到非洲去,如果神差遣你,那么我们都应该同心说阿门。另外有些人,虽然自己不能去,但他们知道这是神的工作,所以愿意尽上本份,用金钱去支持差传的工作,用祷告,去支持差传的工作。一个宣教士,背后需要很多人的祷告,一个差会也需要很多人的经济支持。所以,传福音给万民听是教会当行的事,是合乎圣经教训,我们应该切实照着去行,不要把神的命令任意打折扣,中国教会应当快快差派更多宣教士,去到给万民中传福音,远如非洲南美洲的工场也是我们的传福音工场,我们应当关心,应当有分。这样才能够见证我们教会传福音的工场是合而为一的工场。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