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当福音传入中国时,在一八○七年,马礼逊离开英国到中国;可以说,他的工作是以圣经为基础。他自己没有设立很多的教会,也没有带领很多人信耶稣;可是他一到广州,即开始把圣经翻成中文,经许多困难。十二年之久才把新旧约全书译成中文。欲知详情请参阅“圣经与中华”该书写马礼逊如何学习华语。当时,外人学华语实在不容易;因清廷不准中国人教授外国人。据说马礼逊的老师不是基督徒,他身藏毒药,一旦被清廷发觉,拟服毒自尽。学习语言,如此困难!那时香港一带地方,天主教极力反对马礼逊,不容他留在澳门。印刷方面,从前均用木刻字排版,在华南都有白蚁为患,刻成的字版常被白蚁毁坏。东印度公司也非常反对马礼逊的工作,他要离开英国时,该公司不让他搭他们的船;所以他只好搭比荷轮船,先到美国而后转到中国。有人问马礼逊:“你到中国作甚么?”他答:“传福音”。那人说:“你以为像你这么年青的人,能够影响古老的国家吗?”他说:“我不能,神能。”神藉着自己的话,影响了那时的中国人。今晚我们在此举行培灵会是怎样开始的呢?乃在百七十多年前,有个英国青年马礼逊到中国,学习中文,把圣经译成我们的语言。感谢主!是由圣经起首的。

如今在许多宣教工作上,仍然是如此;数月前我在泰国北部,住在同工家里几天,在少数民族中间,看见不少同工正作翻译工作。如今海外使团一些同工也进行翻译圣经的工作;因为还有些地方的人,没有自己的圣经。在中国也有许多弟兄姊妹渴慕神的话,去年我在中国,曾看见他们的手抄本;因为在某时期,圣经都被焚毁了。有一个爱主的老弟兄,他家曾遭三次搜索,为的是找圣经焚烧。到了一九七八年,圣经在中国极其缺少,幸存一本,大家便借用抄录,有一位弟兄用了五年时间,把全部圣经抄了两次。未知在座弟兄姊妹,爱慕主的话的程度如何?也许家中有圣经多本,却很少打开,真是可怜!饱经风雨的教会,弟兄姊妹懂得圣经的宝贵;在自己生活中,福音工作上,神的话多么重要。

圣经是神的话和差传工作是不能分开的。让我们看初期教会,神的话扮演甚么角色?当时圣经,不比现在方便,大部份用口传;在一些会堂中的领会者可能有古卷,每逢安息日应用;一般家庭极少有,几乎没有。保罗给提摩太写信,吩咐他把那些古卷带来;是否圣经,不得而知,但很可能是圣经。

我们读行传,全书不断题到神的话,神的道,圣经。逐字引用旧约经文,至少有廿五次以上题旧约所发生的事。不计其数次题神的话。当时使徒们对于神的话,其态度值得今日传道人,宣教士,事奉主的弟兄姊妹所注意的。

第六章载,教会面临分裂,有些寡妇发怨言;使徒们极关心此事,立刻召集全会众,说:“我们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原是不合宜的。”这里潜伏一种危险,教会有属灵的供应和物质的供应,彼此攻击,两方面都要做;寡妇被忽略,众弟兄姊妹也需要神的话,二者不可兼,到底熟轻熟重?使徒站稳立场,说:“我们不能撇下神的道,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这话极其宝贵!可见他们对神的话何等看重。结果“神的道兴旺起来。”(7)因为使徒们不肯撇下神的道,不肯轻易将神的话交给别人,他们守着本位,遵行耶稣的吩咐。

有时我想,今天神的话不能兴旺起来,是否在香港在台湾在华人教会中,专心祈祷以神的道为事的人没有这样做呢?也许有人要说,保罗也是带职事奉的;不过,那是不得已的。第十八章载,保罗在哥林多织造帐棚;因为当时哥林多教会不明奉献的真理;加以有些所谓“走江湖”之辈,渗杂教会中。保罗要弟兄姊妹认清他传福音非为钱,乃为抢救失落的灵魂。第十八章题保罗在哥林多时织造帐棚,当西拉和提摩太来的时候,他立刻放下工作,专心传道。

感谢主!我们看见使徒们的见证,他们重视神的话;伟大的宣教师保罗,也同样重视神的话,初期教会对神的话何等重视!

初期教会有一个称呼“求告主名的人”,由此可知使徒时代的教会,是个祷告的教会。另有一个称呼“信奉这道的人,”“这道”就是神的道。马丁路德时代,高举神的话,以神的话为信仰生活之准则。各位青年基督徒!不应有双重标准;在教会做个规矩的基督徒;进入学校,踏入社会,接受社会道德观,接受社会论理观;成了个两面的人。使徒时代的基督徒被称为“信奉这道的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神的道,以身作则,到处将神的话活出来。在行传中,每题大卫的话必题明乃由圣灵感动而说。题摩西说的话,乃由神的灵感动而说。他们认识神的话,不是传统,不是哲学,乃是神的道圣灵感动人,真理来自神。

初期教会引用神的话有多方面;不过,我们着重差传方面,余者略为一题。

初期教会的祷告,他们常引用圣经的话。在第四章26节,他们提醒神,早日大卫说:“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要敌挡主,并主的受膏者。”祷告的人对主说:“现在这事已经应验,且发生在我们中间。”摩西祷告向主讲话之时,他提醒主说“主啊!祢是信实的,祢以往怎样说,现在要怎样作。”我们敢不敢向主这样祷告呢?我们应当抓住主的应许向主祷告。

第二方面,我们特别注意他们传福音,讲道时怎样应用神的话。行传中至少有廿四篇讲章,九章是保罗讲的,十章是彼得讲的;还有司堤反讲的,也有其他的人讲的。他们讲时善用神的话,结束时总有个目标;不单讲些旧约圣经故事,不只叙述旧约历史;无论保罗或彼得,都有个共同目的,吩咐听众要悔改接受耶稣为救主,罪才能得赦免。传道并非讲完故事就算了,他们讲道过程中,有时题神的话,讲一些预言;且说:“看哪!旧约的预言现已应验了,从这样的神迹可以看见神的作为,看见神的伟大。”

王明道先生曾说:“以色列复国带给我极大的鼓励;因为神早在他的话语中,应许了这事。亡国千多年的国家竟在一九四八年复国,完全照着神的应许。在我受逼迫时,经重大考验时;神应许的应验,坚固了我的信心。”

圣灵降临,当时许多人都不明白。彼得告诉他们,这是约珥所应许的,末世时有此现象。主耶稣的死,许多人不明白他们的弥赛亚要受苦,受死,复活。彼得和保罗把圣经的预言,让听众明白,相信这位死而复活的耶稣。他们常用圣经预言证明神的大作为。彼得说:主耶稣升天坐在神的右边,大卫所讲的话现在应验了。耶稣基督是主乃根据大卫讲的。神对亚伯拉罕应许要赐福给他,万人也要因他蒙福。(创十一,十二)神召亚伯拉罕出来,应许要赐福他。也许我们想到流奶与蜜之地,就是那时神所应许给他的福。我们也想到犹太人很会赚钱,是否这福呢?彼得解释,说明都不是这两方面,乃是罪得赦免的,这福先临到犹太人;其含意很宝贵,不只临到犹太人,而且先临到犹太人──当时代住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另有一个含意,这福份也要临到凡求告主名的人必然得救;我们也可享受神应许亚伯拉罕的福。

司提反引用圣经时,不大讲到预言,他好像个历史家,他讲的是一篇历史,目的要听众明白,真正敬拜神的意义,明白圣殿是甚么;所以他讲解一段很长的历史,以证明两件事:

第一,神是无所不在的神。

第二:从旧约历史看见,总有人硬心抗拒神,神兴起的先知,许多人不接受,拒绝他们,杀害他们;到了今天,仍有人拒绝耶稣。司提反讲历史,目的乃高举耶稣,劝听众接受耶稣,不要硬着心拒绝耶稣,免得神的刑罚临到。

腓利受感动,走过去和埃提阿伯太监谈话,他正读以赛亚书不懂得解,就问腓利。腓利藉着该段经文向他传讲耶稣,从神的话介绍耶稣。结果,这北非人听了福音,接受了耶稣。类似之例实在很多。

弟兄姊妹!用神的话要有智慧,尤其在差传工作上,滥用神的话,不能感动人;因所用的方法,不符合听众需要。

上列数例是使徒向犹太人传道,他们讲旧约,讲经文使听众明白。当使徒向外邦人传福音时,他们引用神的话就不同了,可能不是逐字引用,保罗工作上有实例:他在安提阿会堂讲道(十三章)开始时对犹太人说:“以色列人和一切敬畏神的人。”由此可见听众有两种人。行传中曾数次介绍“敬畏神的人”,好像哥尼流,吕底亚,他们原非犹太人,亦非以色列人,他们开始接受犹太教的影响,叫做敬畏神的人,他们的背景不同,可是稍为接触旧约经文。十三章保罗讲道,显然是对一些懂得圣经的人,因他不断引用圣经。如果我们再往下看,十六,十七章保罗在欧洲,腓立比,帖撒罗尼迦,庇利亚;特别在雅典,他讲道用词不同。向犹太人他不断引用圣经;对那些不明圣经,从未接触圣经的人,他很少引用圣经的话。

我们应该学习,有时不是不用圣经,而是用的方法要特别小心,要按照听众的背景和理解力引用。

今日华人教会对福音与文化一事,有很大兴趣;不久之前,在星加坡召开第二届华福会题及此事,有些人要进行研究福音与文化的关系,这是值得做的;可能一百五十年前许多地方因西教士对中国文化不够了解,福音传开,要求加上和减少一些,必要和不必的东西;所以研究这问题,使我们在差传工作上,更有效地传福音;不过,有句话要题醒大家:当进行时,对神的话够不够熟悉?台湾有位很爱主的弟兄写了本书,他的背景相当不错,读大学时研究文学;但是对神的话不够清楚,对解释孔子思想也许他是权威;可是解释圣经,或两者参在一起时,却有点危险。我常劝这位弟兄早日进神学院,然后写这本书,可以写得更好,可能对教会贡献更大。

教导工作和差传工作是分不开的,使徒时代的教会非常重视教导神的话;刚得救者,不论在耶路撒冷,安提阿,哥林多,如果不教导,他们怎能站稳?怎能以神的话为生活基础呢?五旬节三千人归主,五章42节有同样记载他们如何专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巴拿巴和保罗在安提阿,重视差传工作的教会,在教会未开始差传工作,先有系统的教导,使信徒和圣徒们站稳在神的话语上。这教会也成为差派工人的教会。

华人教会需要注意训练教导的工作,特别是圣经的教导。我们的主日讲坛,是有计划的或是临时的感动而讲呢?我们可以在讲台上供应弟兄姊妹各方面的需要。基督徒有种观念,觉得临时的感动较为准确,长期的计划乃出于人。我觉得很奇怪,为何长期计划不能出于神呢?为何临时感动才算是神的感动呢?摩西在山上四十昼夜,神把会幕蓝图告诉他,神把十条诫命的律法告诉他;也是经过了很长的时间。神是有计划的神。教会当有计划教导圣徒。我觉得主日学是个很好下手的地方,藉此可对全教会进行教导工作。以往我们对主日学抱着狭窄的观念;很多教会以为主日学是儿童主日学,所以成年人和老年人都没参加。近数年来,渐渐有些教会改变了,许多教会的主日学是为全教会预备的,各等年龄都有自己的班,按照程度,按照生活需要,有系统查考圣经。

数年前,张明哲博士写“伤亡率”一书,题及青年,特别是学生工作。有的青年读大学时信耶稣,离了大学进入社会谋事,结婚,难免遇见新考验。张博士说:按统计,过了十年,本来爱主的青年,有百分九十与教会脱节。真是可怕的现象!我相信有很多原因,暂不分析;但是我觉得如果华人教会,给廿五至卅五岁的青年,在教会有系统查考圣经的机会,大可减少可怕的伤亡率;因为这段时间,是青年遇考验最厉害的时候,最迫切需要神道的时候;如果教会有他们的查经班,亦即他们的主日学班。年龄差不多的青年刚踏入社会,他们可以一同根据圣经,讨论家庭问题,社会问题,道德问题,和个人工作上遭遇的困难,遵照圣经神的话的教导。

如果教会的主日学,不单为小朋友,也是为全教会;我相信神要大大赐福与教会,神的道要兴旺起来,福音要传开,不只在香港;我们将看见差传的工作进行。

愿主赐福他自己的话语。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