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徒八1-8)

宣教士包括哪些人?谁是被差派的人?参与差传工作的是哪些基督徒?可能有人马上回答:初期教会所差派的是使徒。耶稣拣选了十二个门徒和接续他们工作的人。可是,我们看使徒行传,发现参与差传工作的,不只那十二个门徒;司提反,腓利,巴拿巴,保罗,西拉,提摩太,他们都参与差传工作。

差传人选不能限定狭窄。基督耶稣打发门徒时,马太廿八章最后几节经文,耶稣对门徒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这是工作的目标。接着,主耶稣又对门徒说:“凡我所吩咐你们的,(包括“你们要去”这个命令)你们都要教导他们遵守。”所以,这些要听福音,要接受耶稣基督的人,从使徒领受耶稣基督给他们的使命─差派的使命,使万民作门徒的使命。这使命不只是给那十二位门徒;因着他们的见证而成为门徒的基督徒,也要遵守这吩咐;可以说十二位门徒是代表所有的门徒,他们代表全教会;主怎样吩咐他们,也就是怎样吩咐我们。使万民作耶稣基督的门徒,是所有门徒的责任,是全教会的责任,每个基督徒都有责任。这是我们必须明白的事实。

第二问题是工作地区的问题。到底工场多广?第一章8节,耶稣对门徒说:“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由此可知,工作范围何等广泛。

这几个晚上,我们已渐渐看见,神如何开导门徒的心;特别是彼得,他本不明白这真理,他还不知道福音要传到地极;虽然耶稣在四福音已有这样的命令,在行传一章也有同样的命令;可是彼得不完全明白。到了第二章,圣灵已降临在教会,彼得向他们解释,这是约珥所应许的,是旧约的应许。旧约时代,先知已有这样的看见。早在约珥先知时,神藉他的仆人,已经把工作范围题出“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不只犹太人,也包括希利尼人,并包括全世界各国的人。到了第二章,五旬节彼得讲道时说:“凡求告主名的人,都必得救。”当时彼得用“凡”和“都”字,他自己不知道范围到底多广;他以为凡犹太人,凡是自己的同胞都包括于这范围内。到了第十章,彼得才醒悟“说……我真看出……原来各国……都为主所悦纳。他是万有的主……他是一切的主宰,是世上所有的人的主。”(34-36)“凡信他的人……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43-44)由此,我们看到,神如何带领彼得一步步明白这个真理。我想彼得的反应和我们的反应是一样的,首先关心自己的人。

旧约圣经有个不遵命的宣教士约拿,神吩咐他往西到尼尼微城,他偏偏往东到他施;因为他不喜欢尼尼微城的人脱离神的忿怒,不愿他们得救。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基督徒,我们这些作门徒的,已经领受主赐的福份;主的恩典在我们身上是那么丰富,我们的责任如何?

在华福会议,兄弟代表基督使团,有机会发言,我把心里负担告诉大家,也向华人教会提出挑战。我特别提及日本;其实,华人感到向日本传福音是件难事,因半世纪之前,日本在中国及东南亚一带的行为,于日本手下受害的华人实在很多;且人们都认为日本是个工业发达,教育程度很高的国家;各方面及生活条件都很不错,毫无想到他们是传福音的对象。可是,以日本人口而言,是世界第六大国,亟需福音。基督福音使团,单在日本,就需要廿五位同工。我们向主祷告,是否在廿五位新同工之中,差派14位男同工。感谢主!香港差派的宣教士已有苏恩觉姊妹代表,她在日本北海道忠心传主福音。但是,那边的需要很大,那里的人极其需要耶稣基督的福音。谁肯关心呢?

我们又想到菲律宾,也许认为这是个天主教国家;其实,在南岛很多回教徒;许多部落根本没有福音。海外基督使团只有一位女同工在那边。弟兄在哪里?还有哪些人可去协助呢?须要把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话,在少数民族之中,须要设立教会,需要新的同工。

至于泰国,人口有四千六百多万,福音在泰国已有百五年;然而信主的人,不到十万。感谢主!从香港已有些代表到泰国,有的向华人传福音,有的向难民传福音,有的开始做超越文化的差传工作。

上述三个国家,不过是代表东亚的需要。到底福音范围多广呢?使徒行传告诉我们:“要往普天下去。”巴不得主开导我们的心胸,把世界放在我们心里;使我们以基督的心为心,以耶稣基督的事为念。

差传使命的范围(八1-8,十一19-21,十三1-3)人才方面包括全教会。工作地区方面包括全世界。

有三种不同的宣教士,(关于这方面,我得到菲律宾青年工作副总干事玛嘉烈之助)。

第一,守本位者。当逼迫临到教会,基督徒四散,大部份不能留在耶路撒冷;惟有使徒们留下来,我想他们绝非避免逼迫。路加叙述这段历史说:“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八3)这是当时耶路撒冷的情形。(二十六10-11)告诉我们,留在耶路撒冷是不能避免逼迫的;但是这些使徒,因带着使命,所以留下来,他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他们觉得留在耶路撒冷是他们的本分;虽然面临危险,仍持守本位。

抗战时期,神带领家父留在中国;我相信那时他作此决定是很难的。本来他决定把全家从日本占领区带去美国;因他的工作既不能进行,孩子们也有危险,为父母者自然会这样做;可是家父祷告,我相信是圣灵感动他,他改变原意;家父母到了西北去,在那里继续传福音,设立圣经学校,训练同工。孩子们都留在山东。感谢主!去年我回去,有机会看见我父母的许多同工,他们有不少的学生就在那时得救。神的美意,当时让我父母决定不离开本位,愿意冒着危险继续工作。到了去年,我才明白为何那时父母撇下孩子们,五年多不相见,因为神要拯救一些人。我也看见我父母的同工们,卅多年来忠心为主而活,忠心为主作见证;是否当时受训练,更清楚认识主的话。宣教士持守本位是不易的,相信在一九四九年,有千千万万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都考虑离开中国,等平静下来,再回到自己的地方;可是经过祷告,决定不能离开,就忠心留下来带领神的教会。我听过一个见证:当一九七五年越南将变色时,有位牧师,该宗派的教会派他去美进修;那时留在越南相当危险。有人问他“你是否离开?”他说:“牧者离开,神的群羊怎么办呢?”就在那年四月,西贡沦陷了。他留在本位,持守本位。

我们可以说,那些使徒就是宣教士,在圣灵带领之下,忠心守住神给他们的使命;面对危险,靠着圣灵,不惧怕,他们成了中流砥柱。这种宣教士所接受的使命最难。

第二,随走随传者。这是主自己吩咐门徒的。当逼迫临到,这班人觉得不能留在耶路撒冷,不得不离乡别井;逼迫并没拦阻他们传福音,虽无家可归,但耶稣基督的福音一定要传。所以他们随走随传。路加叙述一些被圣灵充满的人,他常说:“他们放胆传讲神的话。”

例如腓利,是个随走随传者,他本非十二门徒之一;当教会面临分裂之时,教会选出七位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有智慧的人,其中有腓利,他有好见证,有能力地为主作见证。到了廿一章8节,路加称他为“传福音的腓利”,(英文称为布道家)他有力地传福音,他的见证从他的家开始。圣经记载,腓利有四个女儿,都有好的见证,都说预言,都能传讲神的话。我相信她们的父母影响力很大。这位传福音的腓利,绝非逃脱不负家庭责任;他传福音乃基于他的家庭先有好见证,然后他出去传福音。本来教会选他管理饭食,因为使徒们曾说,“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是不应该的。”腓利是位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的,让他管理饭食,未免大材小用;但是腓利在耶路撒冷时,持守本位,忠心管理饭食。我们在小事上忠心事奉主,在大事上主也要用我们。

各位青年,万勿想在教会中,一跃登天,应一步步事奉主;在微不显眼的小事上忠心,必有机会在大事上事奉主。如果在小事上不肯忍耐忠心事奉,恐怕有一天在大事上会挫败。你看!忠心管理饭食的腓利,当逼迫临到时,他离开耶路撒冷到撒玛利亚。该地的人一向不欢迎犹太人,照样,犹太人也不喜欢撒玛利亚人,他们彼此鄙视如犬,他们之间的仇恨很深。门徒曾到过撒玛利亚,看见该地的人硬着心,不接受耶稣;就对耶稣说:“你要我们祷告,求父降下火来,烧灭他们吗?”彼得这样的态度当然不对,耶稣严严责备他。腓利虽然无家可归,他来到撒玛利亚;放胆为耶稣作见证,带领多人归主。后来他从北方到南方,从都市到僻壤,在旷野向那位太监埃提阿伯传福音。他对于主的带领,有敏锐的反应;主叫他北上,叫他南下,他都听从。虽然历史对这事记载不详;但今日在埃及阿比西尼亚的科普特教,是否当时因埃提阿伯太监一人接受耶稣的缘故,有人说很有密切关系。是否腓利随走随传,在撒玛利亚,在旷野地方影响了北非。

此次在华福会,有几位讲员特别强调一件事,我也起了共鸣。鲍会园院长题及基督徒为主作见证。唐崇荣弟兄题到今日许多基督徒无动于衷,在日常生活中为主作见证。正在那段时间,我有很特别的经历。华福会之前,有一晚我刚从海外回来,约有六周时间在外奔跑,到了新加坡已相当累,理应多事休息;可是过了两天,我必须到西马;因海外基督使团的学校在那里,该校是从前山东烟台学校的后代。名叫曲阜学校也叫烟台学校,是宣教士的子弟学校,也是我的母校,时逢百周年纪念,于是勉强搭夜车,心里向主埋怨。主责备我,提醒我此行有工作。车开了,我发现有个马来亚青年坐在旁边,他是新加坡控制吊动车的工人。我开始对他传福音,发觉他的心完全预备好了;正等人传福音给他,当晚他表示愿意接受耶稣。我低头向主认罪,因我发怨言上车,没想到主把工作放在车上;要我在车上传福音,带领这青年认识主。

随走随传的宣教士,其中有些无名英雄,圣经没有题名。第十一章19节:“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门徒……”四散的门徒也是随走随传的宣教士,他们北上,一面离开耶路撒冷,一面传福音;有的向自己的同胞犹太人传福音,部份有新突破的也向希利尼人传福音。主与他们同在,信而归主的人很多。这是安提阿教会的开始,是教会做差派工作的开始。安提阿教会的基础,是随走随传的宣教士;神使用他们,把福音传开了。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