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 勇长老

玛拉基论到漂布的硷、炼金的火。(玛三2)马太说:「……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廿三24)提摩太前书三章16节论到敬虔的奥秘,被天使看见、被世人信服、被圣灵称义、被接在荣耀里。被圣灵称义意即在灵性上称义。启示录十九章讲到穿细麻布的衣服,就是圣徒所行的义(8)。廿二章论神的话不可删,也不可加(19)。三章论老底嘉教会(14-20)。二至三章论及七个教会,其中示每拿教会和非拉铁非教会是好的;其他五个教会是不好的。老底嘉是最后一个教会。请看这教会的没落。

第一点,神对没落教会的意见,其中有三个境界:

(1)老底嘉的名字。

(2)老底嘉不冷不热。

(3)老底嘉教会看似富足,却是贫穷。

老底嘉教会自欺、其实无有;看自己富有、自以为是。所以神对没落的教会有三个警戒。

第二点,神对没落教会的劝勉有三点讲到「买」。第一买「火炼的金子」。第二买「白衣」。第三买「眼药」,买眼药才能看见。

神对没落教会的警戒,老底嘉的字意,「老」意即人、「底嘉」则风俗或意见,老底嘉即人的意见、风俗。风俗含有遗传,他们把遗传当作道理教训人,如洗手、洗脚都属遗传。风俗另一意思是里面的喜好,照心中所喜好而行;他们把信仰变成一套外表的仪式。耶稣在世上时,和撒玛利亚妇人谈话,那女人说:「我们拜神在这个山上;你们说拜神在耶路撒冷。」耶稣说:「不是在这个山上,也不是在耶路撒冷。」山和耶路撒冷都是外面的东西:「拜神要以心灵和诚实。」耶稣来到世上,那时代的信仰已经没落了,已经变成一套外面的仪式;所以耶稣要把他们从外面导入里面。人喜好的神迹,喜动不喜静;动则注重工作;静则注重生命;而人喜好工作,不喜好生命。耶稣在伯大尼,他说马大是好动、好工作的;马利亚是好静、好生命的。主对马大没有称赞,只对马利亚有称赞。今天教会也是以工作代替生命。这是人喜好之一。

老底嘉教会既是讲到人,他们决定事情,并非向神寻求他的旨意,乃是大家一起寻求人的主意,非以圣经作根据;乃以人数多少作根据,因此教会中充满了人的意见;教会成为人治而非神治。只有人在其中,神却不在那里,气氛毫不严肃;只是发表个人的意见,没有求告神的旨意。这是没落教会的光景,主把这种光景公然指出。

没落的教会不冷不热,按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也是基督的器皿。「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一23)既是这样,充满者如何,被充满者也如何。耶稣在世上作甚么,使徒教会也应作甚么;耶稣在世上时叫瘸子起来行走,使徒的教会也叫瘸子起来行走;耶稣在世上叫死人复活,使徒也照样叫死人复活;耶稣赶鬼,使徒保罗也赶出污鬼。所以那充满者作甚么,被充满的器皿也照样作甚么。这是我们从使徒教会看出来的。但是老底嘉教会并非如此;因其教会中不是充满神的万有,乃是充满人的万有,人的意见才能,充满人的肉体和血气。耶稣祷告「愿祢荣耀祢的儿子。」天上应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我还要再荣耀。」这里有两个荣耀,第一个是耶稣来荣耀;第二个是等众教会来荣耀。没落的教会所充满的不是神的东西,而是人的东西,神、耶稣怎得荣耀呢?

不冷不热正如温水一样,就是「一半一半的意思」今天基督的教会,我们所见都是一半一半,道理如是。神的儿子是耶稣,名字的意思是要把人从罪中救出来;又叫以马内利,意即神与人同在。应当传神的儿子,我们只传耶稣,没有传以马内利,不过只传一半。耶稣曾说过「初熟的果子」。既讲初熟,理应讲继熟;初熟味道是甜的,形状是圆的,颜色是红的;而继熟的样子却难看了。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林前十五)福音,一个字是「死」,一个字是「活」;可是今天传的福音,只传死没传活,只有一半。还有,属灵的事,圣餐是属灵的事情,浸礼也是属灵的事情;我们领圣餐把饼擘开把杯举起,有饼有杯,这是物;吃饼饮杯,这是事,属灵的事情,一部分是事和物;另一部分是意义。饼擘开的意义,就是耶稣的身体擘开;杯里葡萄汁的意义,就是耶稣流下的宝血;可是人领圣餐,顾及事物而没顾及意义,这都是一半。浸礼入水中是事,这是事物;事物之外另有意义,浸入水中与主同埋葬,从水中出来与主同复活。许多人行浸礼,只顾及事物不顾及意义,一半一半。我们聚会,用耳朵听神的道,也要用手脚来行神的道;若听神道不行神道,也只有一半。老底嘉教会,就是一半一半。神怎么接受呢?

所罗门时代,有两妇人,其中一个把孩子压死了,彼此争夺活的孩子;所罗门劝她们别争论,叫人拿刀来,要把活孩子分开各得其半;活孩子的生母不忍孩子被宰开;自愿把完整的活孩子给对方。一半一半的,人都不能接受,神怎能接受呢?

老底嘉教会,道理一半一半;属灵的事也是一半一半。理应荣耀神,但摆上的却仅一半。这是老底嘉教会被责备的第二件事。

没落的教会自满富足,实际贫穷。曾有人到罗马参观圣彼得堂,该堂富丽堂皇,金银满目;领人参观的神父自夸地说:「从前彼得没有的;现在我们有了。」参观者中有人回答神父说:「但是从前彼得有的;你们现在却没有。」从前彼得进入美门时,有个生来瘸腿的求彼得赒济,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

老底嘉教会是个自欺的教会,我们应该注意的是生命,应该有的是能力;但老底嘉教会所供应的道理,只不过增加头脑的知识却没有生命。我们应当讲究丰盛和长进的生命;丰盛生命就是「他必兴旺,我必衰微。」耶稣在我们里面兴旺;这才是丰盛的生命,我自己在我里面衰微,才是生命的长进。我们应该有的是能力。「……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廿三24)蠓虫是很小的,骆驼是巨型的。罪对付属灵的事。

各位弟兄姊妹!我们的信心是一辈子的,悔改也是一辈子的。我们常为小罪悔改而大罪不悔改。小罪是显而易见的,是一般人普遍有的,不至引以为耻;大罪是隐未现不为人知的。若泄漏出来,会被人讥笑;所以不敢认罪,没有能力承认大罪。「他来的日子,谁能当得起呢?他显现的时候,谁能立得住呢?因为他如炼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硷。」(玛三2)这里给我们清楚看见,布是外面的东西,表面的行为;金是含有矿物质及其他金属,必须用火提炼。炼金的火代表人的个性;人的行为容易对付,然而个性是难以对付的。教会需要能力,才能对付个性上的软弱。

我有个学生,个性特别,和任何人都合不来;他的心胸狭窄,脾气暴躁;弄得学校苦无宁日。此类学生,就算成绩多么优良,毕业之后在教会怎能牧养羊群?他承认自己毛病却无力改过。为了造就他,我就派他到工厂去,和不信主者在一起;那厂长是位弟兄,我告诉厂长;因这学生不合群,我想藉此磨炼他;过了两周,厂长告诉我;此人来了之后全厂大乱了。于是我对这学生训话;你到处与人不和,怎能为神工作呢?有一天,他参加一个聚会,禁食祷告;神的能力降在他身上,他完全改变了。

弟兄姊妹!教会有的应该是生命,不应该是知识;教会有的应是能力,不应单有仪式。老底嘉教会,却非如此,而是困苦、贫穷、可怜、瞎眼、赤身,何等痛苦!教会中充满意见的纷争、圣经亮光的纷争、权位的纷争。真是痛苦可怜!好像毕士大池旁,许多瘸腿、瞎眼、血气枯干的。老底嘉教会正是如此!礼拜堂富丽堂皇,主却不在其间;聚会多,却有名无实,不能供应生命。示每拿教会也贫穷,但她是物质上的贫穷;老底嘉教会并非物质贫穷,而是灵性贫穷;信徒只喝奶不能吃干粮;恩赐上贫穷,缺乏各样的人才;瞎眼,对神的道,神的启示都看不见。老底嘉教会赤身,圣经说我们应当穿上全副军装,用真理作带子,公义作护心镜,平安的福音当鞋穿,信心作盾牌,救恩作头盔,神道作宝剑。老底嘉教会却一无所有。

神对没落的教会劝勉说:要悔改!要买火炼的金子、买白衣穿、买眼药。

「买火炼的金子」就是信心;我们的信心必须经过试验。试验有两种:一是贫穷苦难的试验,一是富贵安逸的试验。今日极权的世界就有这些试验,试验结果有真有假、有信有不信;试验越多里面越火热越坚固;教会受此类试验后,非真则假,非信则不信。在自由境界的试验,这就是安逸富贵的试验,和另一种试验的境界完全不同。我们在香港,受的是世界的试验,结果模糊地作信徒;不爱主、不追求、不恋慕主。基督徒从世界中间出来,按理应有所分别;但结果仍和世人一样,基督徒理应是光、是盐,是有功用的;可是经试验后,却变成无功用。世界有事、有物,我们有工作的事,有读书的事。至于物,我们衣食住行都是物。神造亚当时,许可他有事,叫他修理看守、治理管理,这就是事。园中果子都可吃;果子是物;事是神许可的,物也是神许可的。到了有一天,事物累住我们的心;这样的事物就谓之世界。比如我们看小说不是世界,可是一旦看到入迷,费了多半的时间,损害了身体精神,再也无暇追求神的话了;这样,小说就叫做世界。人需要运动,因不运动胆固醇增高,身体肥胖;但如果运动太多,连周日也拼命运动,连礼拜时间也去运动;这样就叫做世界。

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罪和世界哪样可怕?罪叫人污秽,世界也叫人污秽;但是世界也会叫人很文雅的;既如此,为何世界比罪更可怕呢?因为世界能迷惑人、霸占人。我们是自由世界的基督徒,和极权世界的基督徒不同;可是他们越试验越坚固;我们却发现越试验越软弱。圣经告诉我们,「买火炼的金子」,就是要追求经得起试验的信心。

「买白衣穿」白衣不是基督的义;如果解释为「基督的义」是错误的;因为基督的义不必买,是白白赐给的。启示录十九章说的白衣是信徒所行的义。「大哉,敬虔的奥秘……」(提前三16)「敬虔」,就是神用你的肉身将他发表出来,这就是信徒所行的义。

有位太太的丈夫忽然死了,他是当厂长的,工作时被机器压伤,以为小小的伤略为消毒就包扎起来;遂即搭飞机往日本接洽生意,次日发烧,至第三天仍不退烧。到医院检查,发现患了白血病,急忙打电报通知他的太太,到达时病人已奄奄一息而死;于是遗体火化,骨灰带回台湾。这软弱的妇人最大的儿子仅四岁,小的两岁;她痛不欲生。住她隔壁一位本堂姊妹把这情形告诉我内子,内子就去陪她,她说太阳下山时最害怕;因为每天那时,她丈夫下班,孩子放学回家;如今丈夫不再回来了,那个时刻是最难挨过的。因此我内子每天去陪她,都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经过数星期,她说:「吴太太,谢谢你!时间能把感情冲淡,经过了这些日子,我已渐习惯了;这个时间不但是我忙的时候,要为儿女烧饭,也是你忙为儿女烧饭;我已可以面对现实,明天你可以不必来陪我了。」

「敬虔」就是神要藉着他的儿女,将他的爱活出来。「……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世人信服基督徒,并非你懂得礼拜,懂圣经知识;乃是你能作他所不能作的,说他所不能说的。如果你能够灵性称义、行为上称义,你就被接在荣耀里。你有基督的义吗?当耶稣再来之日,你被提至天空;但如果单有基督的义,不一定能接在荣耀里;当你被提到天空,主要审判你,这审判与得救无关;但与得赏有关。如果你有基督徒所行的义,在圣灵里称义,你就可以进而与他一同坐席。当耶稣从天空回来,他荣耀的再来,他带了千万圣者同来;那时你若在其中,就被接在荣耀里了。所以我们不但要有基督的义,还要在圣灵里称义,在行为上称义;基督的义只能叫你得救,行为上称义才可以叫你得赏。

「买眼药」叫你能够看见,看得见是很重要的。有一天,耶稣从约但河走过,约翰说:「看哪!神的羔羊。」约翰和耶稣是表兄弟,他从前没看见;现在看见了,圣灵叫他看见。西缅也是如此;当马利亚抱耶稣到圣殿,他接过耶稣来称颂神为大:「主啊!祢可以释放仆人安然去世,今天我亲眼看见祢的救恩。」那时耶稣才降生几天;一事不作,一言不发;西缅能知道是神的救恩,因为圣灵给他看见。

传道人应当看见,讲篇道不是说内容、组织、比喻、口才如何;应有两个条件,一是圣经的根据。启示录末章所载,圣经是神的话不可加也不可减。加的意思,不能在神的话之外找话;删的意思即不能在神的话里否定神的话。所以传道人讲道应以圣经为根据。还有一点很要紧的,要有圣灵的解释,就是圣灵给他有所看见;看见的问题要对,传道人负上的责任是很重要的,尤其对基督徒更是重要。世界使我们昏昏沉沉、软软弱弱,所以我们需要看见;因有看见,才能站得起来。

亲爱的弟兄姊妹!约翰劝勉我们要买三样东西,买是要付代价的,我们得救是本于恩,白白得来无需代价;有的人因此误解,既可白白得来,便无需付代价。但是这里明说「买」,买是要付代价的。不错,得救不需付代价,但得赏却需付代价。我们应付何代价?有的人清早起来,把最好的时间亲近神、读神的话,这就是代价。今日世界,忙忙碌碌,虽有悠闲却把时间牺牲了;追求事奉主就是付代价。这时代物质发展快速,地上的水喝了再喝;但有人以为这是身外物,都要过去,少赚些没关系,不想把全身精力投入;因到头来不过两手空空,所以不被世界物质迷住,一切视为淡薄。这就是代价。

求主施恩!苦难的试验,这一端虽然可怕;但是富贵的试验那一端更加可怕。所以要追求经得起试验的信心;不然将会被消除,被推出去。

在这时代,我们应当付代价,万勿落到老底嘉教会地步。

要付代价!起来追求!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