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 勇长老

未讲人才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世代;因为知道世代如何,方知人才如何。

我用五点思想世代:-

(一)人生痛苦的世代,我想大家都有同感。从娱乐界音乐方面来看,音乐可以表达情绪;现代在台上唱歌的,又喊又叫又奔又跳。这是唱歌者,发泄内心痛苦的表现;他们有时简直发泄到癫狂;若唱得好,千万人都齐声响应;因为他把人心中的痛苦发泄无遗。我们常听到一种心脏衰竭病,心脏如同一部机器,用得太多,性能衰退。心脏为人体输送血液,使血液

循环,此外,还负担人和事;做人多不顺利,常使人苦恼麻烦,致心脏负荷沉重;今世代人的心诡诈,不易相处,又难以应付;短短几十年人生,重担不时起伏。除个人心中痛苦,还有家庭的痛苦;报载离婚率越来越高,原因是很多男人讲究交际,多在色情场所活动。女的讲究自立,旧礼教的三从四德,于今不存在了,所以常常见家庭不睦;虽生活一起,但是都冷冰冰的;除怨叹的话,彼此无言可说;你摔我掷,非争则吵;因此家庭气氛,时而沉闷透不过气,时而紧张至鸡犬不宁。此外尚有儿女问题,因失教育,学业与为人,无人管教;家庭毫无温暖,非常乏味;为夫者视回家如畏途,为妻者觉得在家中受罪;家不成家,实在痛苦!

(二)战争边缘的世代,历史家告诉我们,三千年的历史,仅三百年是和平的,有二七○○年都在战争之中;世界经过一次两次的战争,遗留惨痛的教训。继续有内战,如南北韩之战;南北越之战;有外战,如两伊战争,以色列和阿拉伯战争;现代又加上核子战争的威胁,星球大战的威胁。不久之前,科学家举行会议,联合国作出报告;核子战争一旦爆发,可能世界上3/4的人被杀;文明完全摧毁,世界退至石器时代。他们又发表一篇伟论,原子尘将遮盖太阳;气候极大变化;地球可能回到冰河时代,人和生物都无法生存。至于战争的原因,有人说是经济问题,因贫穷没饭吃,不得不找出路,或偷或抢。国家经济贫穷,民不聊生,就向外侵略。这是理论。实际上,我们看见中日战争;中国人很穷,时遭旱灾水灾;日本人自明治维新后,国家进步,渐趋富足;但是中日战争的教训,并非贫穷的中国打富有的日本;乃是富有的日本攻打贫穷的中国。所以战争并不是经济的问题。有人说是教育的问题。两只狗争骨头,咬得皮破血流;两虎争只死牛,拼到死去活来;这些都是兽的野性。进化论者讲及人的野性,还未进化到顶端,尚须教育,以达完明的地步。事实并非如此,世界许多殖民地,不是野蛮者占据文明人,而是文明者占据野蛮人之地。战争原因既非经济,亦非教育问题;而是私欲问题。政治上看见一个名词,你为自己的利益;我也为自己的利益,大家都为自己的利益。故此,人类就无路可走,战争一定无可避免。这是战争已迫到边缘的世代。

(三)信仰妥协的世代,我们从圣经可以找根据;但以理书载,但以理的朋友不肯妥协;尼布甲尼撒造个大像,命令行开光礼,违命者丢入火?中。但以理他们是犹大人,从圣经得到教导;除神外任何偶像都不可拜;他们宁被丢进火?,也不向大像下拜,这是不妥协的例子。但以理不妥协,波斯王下令,一个月内不可向自己的神下拜,违者被扔进狮子坑;但以理不遵王令,仍然一日三次,打开窗门面向耶路撒冷祈祷,与素常一样。这也是不妥协的例子。

王明道先生写了一本“我们是为了信仰”的书。内容是,你们所讲的耶稣是从妇人所生,耶稣的死是博爱的死,耶稣的复活是精神的复活。我们所讲的耶稣是从童贞女所生,耶稣的死是为赎罪而死,耶稣的复活是精神的复活。我们所讲的耶稣是从童贞女所生,耶稣的死是为赎罪而死,耶稣复活是身体的复活。我们怎能和你们站在一起呢?他因不肯妥协,被判无期徒刑;平反后才被释放。这也是不妥协之例。

我们看见今日信仰渐趋妥协。人有层皮,分皮内皮外。城有一沟,以沟分城外城内。我们的信仰并非皮也非沟;乃是藉圣洁分别信与不信;但现在我们有何妥协呢?论丧礼,有的人主张公祭奠祭,然后举行安息礼拜。婚嫁的事,如不用酒,怎谓之酒席,无酒不成敬意,遭人闲言闲语;所以一边摆酒,一边不摆酒。这也是妥协。

(四)教会冷淡的世代“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一23)万有者怎样,被充满者也应怎样;万有者是丰富的,奇妙的,荣耀的,光明的。既是这样,被充满的器皿也应该是奇妙、光明、荣耀的。但是今日教会我们所见的不是这样,乃是可怜贫穷黑暗羞耻。为何被充满者和万有者适得其反呢?因为今之基督教会,充满者不是这位万有者,乃是充满人的金钱,学问,才干。故此,今日教会怎能不羞耻不黑暗呢?按照圣经告诉我们,教会应该是“神的名超乎万人之上,神的灵贯乎万人之中,神的儿子住在众人之内。”可是今天的教会是人作主,所以神的名就不超乎万人之上,神的灵就不贯乎众人之中;神的儿子就不住在众人之内。这是教会冷淡的事实。我们不必谈过去,只谈现在,现在教会讲更新。罗马书讲心意更新,为神传话,言词不可轻浮,要郑重。聚会应更新,主日崇拜有数百数千人;祷告聚会只有几十人,几个人,气氛沉闷至极。今日教会所讲的更新,是用方法来更新;可是圣经所讲的更新,惟有圣灵才能更新;然而教会不讲圣灵来更新,乃讲人的本事,人的方法来更新。

(五)主要来的世代,这是个大题目,我没法讲很多,只以尼布甲尼撒的像略讲。

耶稣的门徒问耶稣再来时有何预兆?他说:外邦日期满便是了。外邦日期不但指犹大亡国,这是外邦日期满了的开始。犹大亡在巴比伦手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见个又高又大的像,金头,银膀臂,铜腹,铁腿;半泥半铁的脚,这像代表整个外邦时代,这时代愈来愈坏;从金,银,铜,铁直到泥。

如今世代,也是每况愈下,我们看见:

居住环境坏,空气污染,海洋污染;心态环境破坏,愈加严重。

道德坏,犯罪技术高明,手段愈辣,人心愈狠;不但杀青年人,连婴孩也杀。至于男女关系更不得了!罗马书讲顺性的用处;但却变成逆性的用处。有男有女,女为妻,男为丈夫,这叫做顺性;但今日却不如此,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其实同性恋并非现代的东西,不过早期同性恋尚有顾忌,不敢公开;但现代同性恋不以为耻,且要求合法化,争取社会地位;已到了不知廉耻地步,人的道德坏到极处。

政治坏,有土地,思想,宗教,种族的冲突。

如果读路加十九章,主人回来时,有的仆人一锭银子赚了十锭,有的赚了五锭。十个仆人每人一锭。马太廿五章的记载,仆人所得的银子有多有少。路加十九章记载,每个仆人所得的银子都是一样。这两处记载的分别,马太所载是恩赐;因为恩赐有大有小。路加所载是恩典;因为恩典大家都是一样。马太记载主人要算账,路加记载主人也算账。所以当耶稣再来时,无论恩典恩赐都要算账;虽然恩典白白得来,但是我们怎能徒受呢?

今天的世代需要甚么人才呢?

(一)怕神不怕人的人才,这样的人才能忠心传神的话;对人不讨好不奉承,才能站在神的一边;不顾自己的得失生死,才能说神要他说的,只要是神吩咐,无一言不敢发。好像耶利米作先知时,犹大人处境危险,又被巴比伦攻打;神吩咐他传话,不是传奋发人心的话,而是传打击人心的话,他吩咐犹大人要投降,把头置于巴比伦刀下,这样就能存活。他所传的话,人非但不接受且不要听。耶利米自知传这话的后果如何;但是他仍旧传,因为是神所吩咐传的话。结果,一点也不错,犹大人打他,把他下监;到了城将破时,犹大王差人领他出监,问他“神有甚么话,快说吧!”他把从前那些话重说;因他怕神不怕人,忠心传神的话。

如果怕人不怕神的,不会持守真道,不敢说神所吩咐的话。有的传道人,在教会不敢讲圣洁,因教会的长老不圣洁;传道人不敢责备罪,因教会的长执犯了罪。传道人若怕人不怕神,就无法忠于神的话语。

(二)用舌头舔水的人才,基甸和米甸人打仗,有三万二千人跟着他;神说:“人太多,害怕的人可以回去。”于是有二万二千人回去,神说:“一万人还是太多,让他们到河边喝水,接受试验。”结果,用舌头舔水的只有三百人。神说:“用这三百人去攻打米甸人。”舌头舔水有很多解释,其中有一解释;水在日常生活中很重要,代表人生的需要;有种人对人生的需要永不满足,欲无止境。有的人适可而止,就算不够也无所谓;人对物质的需要,若没这种态度,就贪爱世界,魔鬼用世界来迷惑你;若你没有这种心志,魔鬼就用贫困来打击你。人对物质若没正确看法,在神的工作上,你没有用场,你是会变节的。士师时代,有人问米迦家的祭司“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一族的祭司好?”结果,他就离开米迦;他想,作一家的祭司不如作一族的祭司好;因为一族大于一家。现在美国的职业,不讲情面,不讲工作年历;讲的是钱之多少。若我们对物质没有好的看法,也如米迦家里的祭司;这种人不讲求神的旨意,只讲求自己的需要。至于吃苦的问题,信徒有种观念,以为主的仆人命定要吃苦,所以很多教会不想改善神仆的生活,作为神仆,穿破的衣服,吃青菜豆腐,才是好仆人的凭据;并且如今是势利的时代,用钱的多少衡量人的价值;所以传道人常被鄙视,因传道人所得的钱都是少的。还有一种不争气的传道人,不以神仆自尊,反因进款少而自卑,这种人在神的工场上没有用处。

(三)能说能行的仆人,作主的工人,有属灵的权柄,权柄是神所赐;耶稣派门徒出去,就给他们权柄;所以鬼服人服。(本想讲鬼服的见证但没有时间)现在讲人服的见证:

有位高贵的太太,当我清晨五点多钟正在灵修时,大哭大喊来到:(她属别的教会)我对她说:“有话慢慢说,何必哭得这么伤心。”她说:“我们在上海是江长川证婚的,如今我们要离婚,没法找江长川为我们办离婚;所以我想请你代表。”我心想,传道人向来为人证婚,没有为人办离婚的。我就问她为何要离婚,她说:“我丈夫年纪比我大,已经六十多岁了。”我说:“既已从年青容忍到如今,为何年纪大了才要离婚呢?”她说:“我再不能容忍下去了,自从嫁给他第九天,他就开始作坏事,至今卅八年我一直忍着。”我内人在旁说:“我刚读约翰福音第五章,有个患瘫痪卅八年的人,耶稣叫他起来行走。”我想,今天神指示我们,神叫卅八年的瘫子走路;也都能叫你卅八年淫乱的丈夫离开罪恶。”经她一讲,我胆壮了;逐即打电话约她丈夫吃饭,他表示希奇;一般都是传道人被请吃饭,没有传道人请人吃饭的。我说:“谁请都无所谓,不过我今天较忙,所以就在对面饭馆,准时十二点吃饭,最要紧须准时。”我就对他的太太说:“已经约好你的丈夫了,让我们看看神可行大事;你先回家去吧!”我如约到达,他早已等着,一看见我,连忙趋前握手;他的手冰冷,谈话时下巴一直发抖。我看他是个做大生意的富翁,而我不过是贫穷的小传道人;他见我却像见了皇帝一样。他说:“我晓得我的老伴来见你,我现在神的仆人面前,也在神面前,我不敢少说多说,我已活了这大把年纪,来日无多;见神的日子也快到了;所以我定要在见神之前;办清楚此事;那女人我可以给张支票打发她走。”我说:“你办得到吗?”他说:“今天我必办妥,我办妥之后,你可否陪同我回家?”我们一同吃饭,祷告,而后各自回家。到了下午四时,那男人打电话告诉我事情办好了,立刻开车接我,希望我陪他回家。当我们进他家门,我说:“江太我给你带个卅八年的瘫子回来;因他已离淫乱。”

如果你有权柄,人会服你,鬼也会服你。权柄是很重要的。可是神的权柄赐给能说也能行的人。神给亚当权柄修理看守,给禽兽命名;因亚当服神的权柄,才能掌神的权柄。服神的权柄,就是听神的话并且遵行,这样才能执掌神的权柄。

大 卫是个有权柄的人,因他是个能说能行的人。何以见得?太卫祷告说:“神啊!?曾使我宽广。”(诗四1)他的心能容小人,示每咒骂他,将军要砍侍者的头;但大卫说:“他咒骂我是神吩咐的。”示每不过是小百姓,大卫能容小的,当然也能容大的。扫罗屡次要将他置于死地;大卫有几次机会报复,大卫却没报复;因他也能容大的。神的权柄,不随便赐给人,只赐给能说也能行的人。

(四)被圣灵充满的人才,使徒被圣灵充满,讲道叫人扎心,虽然他们是无知的小民,但大有胆量;他们被圣灵充满,所带领的教会,人人凡物公用,充满爱心,信的人恒心遵行主的道,且有神迹奇事随着他们;教会不断向前增长,短短数年,从耶路撒冷直到犹太全地,并且人才辈出;劝慰子巴拿巴,传福音的腓利,外邦使徒保罗,都是那时一一产生。圣灵充满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圣灵充满所带领的,乃是这样的教会。

今之教会,神的道传出,人无动于衷;虽有学问,但是没有胆量;人人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没有爱没有温暖;信者只听道而不行道,且没有信心,没有神迹也没有奇事;十年八载的教会,毫无增长,只有萎缩,人才难产。

(五)有信心的人才,信就能,不信就不能;神的能在信者身上。

有次我有感动要到阿根庭,我到领事馆办手续;看了我的护照,说:“中国人不能去。”我说:“既有领事馆设立在中国地方,为何中国人不能去?”回答说:“我没时间和你讨论。”我说:“今天我很空闲,你先办你的事,我就在此等你。”他不理我随即走了;等了半个多小时,他从上醉酒下来,摇幌到我跟前问“你是谁?”我说;“你这么健忘,我刚才要办理手续到阿根庭的。”他叫我过去,用手指地球,说:“阿根庭就在这里,台湾在那里,要绕地球一大圈,真难得!快把护照拿出来。”我出示护照,他翻开看说“原来是传道人,我不好意思收你的钱,可以免费签证。”他找印鉴,因醉眼目昏花,遍找不获。我说:“我替你找好吗?”他答应,我进去;他吩咐我找到了印后,自己可盖印,我就照办;后来他写上几个字,因手发抖字迹歪斜;写完了叫我盖上另外个钢印,说:“全部办好了,祝你有好的旅程。”他还客气地送我到门口,行了180度鞠躬。我拿了签证到了阿根庭,移民局研究半天都不明白;其中有人认出写的字是“外交官”,立即吩咐海关免查放行,且派人为我提行李;于是我轻松摇摆入阿根庭国境。我顿然当了天上的外交官,通行无阻。那次我在阿根庭作了很好的工作。但各位要记得!“能”不是你的事,“信”是你的事。好像当时以赛亚,神说:“我能差遣谁呢?谁肯为我去?”能是神的事,信是我们的事,肯是我们的事。神说:“谁肯为我去?”巴不得有人愿把心献给主;但要知道,不是你能而是他能;只要你信,他的能就临到你的身上;因为神的能是赏赐给信的人,赏赐给肯的人。

最后我再讲个见证,我信主时,实在清清楚楚,且我信主就服事主。我们住青年会地方,每日要从楼上搬凳子下楼,大家搬得满身大汗而后礼拜。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应舒舒服服礼拜才是;所以我对主说我愿意奉献每周六搬好凳子,清洁并排列。有次我去搬凳子,青年会总干事叫我听电话,是石油公司总务处长打来的。他说:“找到你就好了,真是急死我了;我们公司总经理弟妇祝寿,托我请位传道人讲道,我却忘记了;下午二时开始举行,现在十一点多了,我没法找到人,所以找你帮忙。”我大惊失色,叫我置身于一班大学教授的场合中讲道。我信主刚数月;旧约圣经没读过,连新约尚未读完,我讲甚么呢?他说:“你素来热心助人,找到你没解决不了的事。”那时我廿多岁,给他戴上高帽,我就昏三倒四了。他叫我记下地点时间;不由分说,就挂上电话。我不知如何是好,连忙回家告诉内子,她说,你为何答应?“我说我没有答应,”她说:“赶快进去祷告”。我说:“预备讲道都来不及,还要祷告,实在没有时间。”我连忙翻圣经,从马太,马可,路加,约翰,翻得头纷乱。内子看见我这光景,对我说:“讲道要先祷告。”既然圣经我翻不到,我就祷告,约有一小时的祷告。神给我一节圣经;我写了几个大纲,随即出发。教授家的人问我找谁,有何贵干?我不敢说是来讲道的。金教授出来了,我们彼此不相识;我问他:“是否请石油公司的总务主任找个传道人来讲道?他从我头上看到脚底然后说:“好啦,进来吧!”我进去,满堂卅几位秃头的大教授,我越看越害怕,索性闭眼祷告,时间到了,请我传信息。这是首次经验;没有一个教授不感动的。于是我得了一个经验:

“能”不是我的事情,“信、肯”才是我的事情。这个世代需要这样的人,只问你肯不肯?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