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 勇长老

耶稣曾说他不去,圣灵就不来;他去了圣灵就来。圣灵既来了,我们要追求才能经历神。我们知道,我们认识耶稣,就追求耶稣;可是今天有个怪现象,很少人认识圣灵却追求圣灵;头脑有很多关于圣灵的知识,生活上一点都没有经历。

十几年前我被邀请去讲道,要我讲圣灵的题目;那时我里面空空,脑子空空,很少关于圣灵的知识;身体也空空,很少有圣灵的经验。我知道要讲这题目,知识和经历二者缺一不可;我只好博览群书,逐一收集点滴。很多书写的都是参考圣灵来的;人家可以讲,我也可以讲;然而经历则非如此,人家的经历,不一定是我的经历;虽然我也有一样的经历。我开始传道时,从圣经找到根据:“有拣选,一定要有装备。”

出埃及记第三章载摩西被拣选,第四章载他被装备;且利未记第八章有“承接圣职”四字,承接圣职要举行礼节,就是摩西要被抹油。在新约也找到凭据,保罗在大马色蒙召,并非蒙召就可以工作,而是必须装备方可;神差亚拿尼亚,就先要装备他。我从圣经找出许多根据,我既蒙召,我要工作,我必须装备。我刚蒙恩,思想简单,我上山祷告,有时窜进防空洞祷告,有时窜入草堆祷告;有一天,神给我经历圣灵,这经历现暂不提。后来我传道,发现有件很希奇的事,当我领唱短诗时,有人前来悔改。神给我看见,不是讲道给人悔改;乃是神自己叫人悔改。不是你的工作,是神自己工作;所以我说:“主啊!我有过这样经历;可是我听人说,昨日的经历不能作为今日的资本;因神的恩典每日是新的,不能单靠从前的经历,应有现在的经历。”我一直为此事祷告。有一天,我在乡间讲道,因患感冒声音嘶哑,毫无气力;和两位瑞士人一同吃饭,我实在吃不下,就回房间休息;当我经过讲台,忽打冷战,有涕无声;我想,今晚我怎能爬上台呢?于是入房,自然而然跪下问主:“我怎么办?”办字还未出口,神给我首次说方言,我又惊又喜;那时会场已开始唱短诗,我在方言中一直与主交通。我对主说:“外面等我工作,我必须停在这里。”当我进入会场,三百多人齐站立;我受宠若惊,我算得甚么,他们居然对我必恭必敬。我上讲台,声音恢复了,力量也来了;会毕病人要求祷告,手碰病者,病得医治。我满心感谢主!我继续带领聚会,势如燃烧,如水沸腾;散会之前有见证会,有个知识份子,他看见数百人中这个哭那个哭;不明到底是何玩意。他想出来讲攻击的话,他的脸色难看,用鄙视的眼光看会场;突然间,神的灵在他身上,他跳跃,且跳的很高,方言从口而出,人完全改变。这是那次会中所见。于是我想圣经的事情,神要以利亚找以利沙,把衣服披在以利沙身上;不是以利沙要的,是以利亚作的。我想,那个要讲鄙视言语的人;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不是他求的,乃是神自己给的。“......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么?”(路十一13)我看见“更”字,我很高兴;因为不求他都给,求他岂不更给吗?

今晚,我只讲两点,第一,我要答覆很多的问题。

在行传中,耶稣叫门徒要等候。若耶稣还没有去,圣灵就不会来。叫他们等候是有道理的;但耶稣已去,圣灵已来;还叫他们等候甚么呢?仔细来看,不论自然界或灵界,每事有时间有次序。在自然界,一粒种子在地里,必须等候;发芽长枝叶,开花结果,都有次序有时间。生物界也如此,母体怀胎,婴儿的四肢五官都看不见;过此时候,四肢有了,五官也明了;到了二百七十天就生下了。有时间也有次序,灵界也是一样;神造天地,并非一口气呼成,乃是说有光就有光,这是一天。然后把水上下分开,这是第二天。都是有次序有时间的。所以神要我们等候。

我想,有两个问题要等候;等候真理的问题解决,等候拦阻我问题除去。圣灵的问题,有很多真理的问题。“......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一 5)许多人对圣灵的洗有个讲法:“重生就是圣灵的洗,圣灵的洗就是重生。”大概现在很多人这样主张;因为当时耶稣说:“过不多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你们”乃指使徒;难道使徒没重生吗?圣灵的洗和重生,不能合为一谈。

有圣灵为甚么还要追求圣灵呢?这样的说话很多。以弗所书一章说,信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圣灵。如果没有圣灵,你就不会认罪,不会承认耶稣是主,不会认神是父。你认罪,信耶稣是主,神是父;这就是你有圣灵的凭据。有圣灵还要追求圣灵才合逻辑呢?神并不在逻辑里面;如果神限于逻辑之内,就不谓之神了。我们姑且不管这些理论,从耶稣基督身上来看,他有圣灵还要追求圣灵。当天使找到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说:“你要怀孕生子。”她立刻说:“我还没有出嫁。”天使说:“因为你怀孕是从圣灵而来的”所以他有圣灵,他要开始天国的事业;他在约但河受洗圣灵降在他身上,好像鸽子一样。路加四章说他被圣灵充满,满有圣灵的能力。他有圣灵又充满圣灵。使徒也是如此,当耶稣钉在十字架以后,他们非常害怕,躲在房子里;耶稣进去,向他们吹口气,说:“你们受圣灵。”到了行传一章,耶稣说:“过不多几日,你们受圣灵的洗。”所以,耶稣有圣灵,使徒有圣灵,还要追求圣灵,这是有根据的。

有人曾说,五旬节以前,圣灵在耶稣里面,五旬节以后,圣灵是在身体里面;身体就是教会。所以行传二章,使徒被圣灵充满,使徒是犹太人。行传十章使徒在哥尼流家里;他们是罗马人,是外邦人;圣灵在他们身上。教会包括犹太人也包括外邦人;既然圣灵已经把犹太人进在身体里面,也把外邦人进到身体里面;圣灵的工就成了,圣灵的事就完成了历史。因此,今日不必再谈圣灵的洗。但是“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徒二29)“你们”是一代,“你们的儿女”又是一代。圣灵的洗,没时间限制;既有远方的人,当然也有近处的人;圣灵的应许,没有空间的限制。

希伯来书说:“各样的洗礼。”有很多人说是指滴礼和浸礼。因为以弗所书说:“一信一洗。”所以有人只能指一样,不能指两样而言。滴礼是洗礼,浸礼也是洗礼;各样洗礼乃指水洗和灵洗。我们从圣经看,基督徒不仅是器皿,而且是器具。杯子是器皿,用来盛茶;碗是器皿,可以盛饭。基督徒是器皿,神要把他的灵盛在里面。我们也是器具;笔是器具,脚是器具,可以使用;所以基督徒是器皿也是器具,是信徒也是门徒;基督徒听道还要学道,有了水洗,还要灵洗,这是有圣灵根据的。所以等候真理的问题要解决,否则你的拦阻就一直存在。等候我们拦阻的问题要解决。我们有许多拦阻的问;害怕拦阻问题,欲追求圣灵,却追求到邪灵;我看见了多次,有人追求到邪灵的事。遇到这样的问题该怎么办呢?路加十一章说,儿子求饼,父亲不会给他石头;求鱼,不会给他蛇。人向神求圣灵,难道神给邪灵吗?父亲都不至于如此,何况我们的天父呢!既然这样,为甚么有人求圣灵反而得着邪灵呢?当西门看见使徒们按手,人就被圣灵充满;他们吩咐鬼,鬼就被赶出去。西门看了觉很希奇,认为这是得利的门径,就给钱使徒,请使徒把这恩赐给他。使徒对他说“你的银钱和你一同减亡吧!”由此可见,西门居心不正,他所求的不是圣灵,而是自己的利益。求圣灵反得邪灵,问题在于居心不正;他所求的是圣灵以外的东西,所以害怕是多余的。

理性的拦阻问题。这问题很麻烦,我们所信是头脑想得通的,不能相信头脑想不通的。我的毒瘤没有取出,至今已卅六年了。有位高官为人很孝顺,他父亲患的和我一样的结肠癌;他听说我的病经已痊愈,就和我连络来访问我,问我治病秘方;我说我的秘方就是神迹,他始终不相信;因他的头脑想不通。知识份子只能接受头脑解得通的事,这时对于理性是个很大的拦阻。基督教已渐变成早期的犹太教;犹太教有祭司有文士,祭司负责圣殿礼节的工作。

现在基督教也渐落进礼节仪文里面。灵里的需要,仪文不能解决,于是就落到文士里面;文士本是研究圣经的。今日基督教研究高深学问;我并非说这些不好,不过这些未能满足灵的需要。今日基督教走情感路线,大喊大叫大奔大跳,发泄内里的情感;我从前很不以为然,觉得这样很不斯文,不成体统;但后来我想通了,我并非赞成,而是我发现神乃重感情的。何以见得?当耶稣到拉撒路墓前,他哭了;还有,耶稣在拿因地方看见寡妇哭送已死的儿子,就动了慈心。感情是心里面的东西,如你不敢用感情,就等于不敢用心;人若不敢用心,怎能接触神呢?昔日大卫迎接约柜时,在约柜前唱歌跳舞;他的妻子米甲因此轻视他,说以色列的君王在百姓面前露体。后来米甲被诅咒,她终身不能生育。这是理性的拦阻。我并非说理性不好;但别以理性拦阻圣灵的事。

“人怕人”的拦阻问题。彼得和外邦人同吃饭时,看见犹太人来了立即走开;后来保罗看见他在此事上不对;因为福音是为犹太人也是为外邦人的;彼得看见犹太人来就避开,这和真理有所抵触;所以保罗当众指责他。

各位!关于真理的事,不必怕人;接受耶稣是一部分,接受圣灵也是一部分;接受耶稣又接受圣灵,才是全备的救恩。现在的人都喜欢一半一半的,从前的人也是喜欢一半一半;神叫亚伯拉罕从米所波大米出来;他走一半到吾珥就停下来,然后才继续走下去。雅各从巴旦亚兰出来,走到示剑就停止;他也是走了一半。还有老底嘉教会好像温水半冷半热,也是一半一半。各位弟兄姊妹!属灵的事,一不作,二不休;要走就当走到底,不能只走一半。所以神等候你的问题解决,也等候你拦阻的问题解决;这是在追求之前。你在追求之时,神也在等候,等候你发觉自己软弱无能;我们无论对自己对整体,都何等没有能力,在得胜上何等没有能力!当雅各从巴旦亚兰回迦南地,代表他走上追求的路;他需要先解决的,是他和他哥哥的问题;因他们之间有仇恨。“弟兄和睦同居......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诗一三三1-2)问题解决了,膏油才能浇灌下来。当雅各经过以东地带,靠近他哥哥住处时,他边走边跪七次,七代表完全;向他哥哥仆伏下来,直到饶恕,仇恨消失为止。但是我们常发现,一而再,总不能成功就不作了。在得胜上何等没有能力!

人生的拦阻问题。人的一生有许多遭遇,我年青时曾经被日本人监禁,曾经患癌症;如同经过死亡的边缘谷。人生有很多挫折很多打击,须有能力才能得胜。

我曾经探访一位老将军,他要我为他祷告,他对我说:“你祷告,神必垂听;请你为我祷告神,叫我快快死。”我问他为何要这样祷告?他说:“如果你这样为我祷告,我今晚睡觉,明早就不起床了;也许我没这样福气,明早起床后我就脑溢血离世;若再没这样福气,我明天上街必被车撞死。”我问他为何要这样祷告?他说:“弟兄,我问你,你岂忍心叫我过这样的日子吗?”他一家三口,女儿因婚姻挫折,神经分裂,精神崩溃;他的妻子原是小儿科医生,因被电单车撞伤,脑子不清楚。他现年76岁了,要照料神经病的女儿和神志不清的妻子。他在得胜苦难的事上,是多么没有能力。我们的事奉多么没有能力;和他人配搭事奉,发现自己个性特别,脾气暴躁,心胸狭窄;遇事一触,脸红声厉;见人态度不好,立即吃不消;听人说句逆耳的话,立刻受不了;虽曾受过教导,理应温柔,应忍气吞声逆来顺受,道理虽懂;实际却做不到。我们生命上没有能力。

“我们坚固的人,应该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罗十五1)我在福建时,有次出门,到没有车的地方,我就步行;但我内人走不动,只好坐轿子。中午,轿夫停下吃饭,他们和卖饭的人谈话:“所托的事办了没有?”“办好了,请放心!”“坚固吗?”我很好奇,到底所托何事边问坚固吗?因此,我问卖饭的,他说:“托我找配偶。”我说:“为何不问漂亮贤淑却问坚固与否。”回答说:“他要的是个挑水,劈柴,养猪,耕田甚么都能干的坚固人。”“坚固”原文甚么都能之意。但是我们发现甚么都不能,攻克己身不能。所谓攻克己身,就是被毁谤,面不改容,心不跳,手不冰冷;被人称赞,不洋洋自得,不得意忘形;我们谦卑不能,温柔也不能样样不能。我曾说过,能不在你,神要“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诗八2)弟兄姊妹!婴孩是软弱的意思,耶稣因软弱被钉十字架,你应该与他一同软弱。圣经中有两种软弱,一是不好的,好像“心灵愿意,肉体软弱。”还有一种软弱的,耶稣因软弱被钉十字架,这种软弱的意思,是他对神不顶撞,不抵抗;凡出于神命令,他完全顺服。神的能就在这样的人身上。可是我们发现了件可怕的事,我们甚至连软弱都不能。固然不错,神的能要能在婴孩身上,婴孩非常软弱,任你抱,任你摔,毫无抵抗;但是连这一点我们都无能,这是我们的光景!我们需要圣灵的能力,教我们对神软弱。若非圣灵工作,我们连这都做不到。

我们还有整体的需要。今日教会,虽喊叫“增长”美名,实际却是退后;去年一百人,今年仅九十人,可能明年只有八十人。还有种是停住的,十年前后,同样一个礼拜堂,同样这些人。真是越看越胆寒;因这班人越来越老,教会老气横秋,我们对于整体也无能。

个整体各有需要。个人的需要对神就是对人;对人就是对神。耶稣曾说:“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我在监牢,你们没有来看我。”(太廿五42-43)他们说:“我们没有看见你饿了,也没看见你在监牢里。”耶稣说:“你们既不作在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所以,你对神如何,乃是决定你对人如何。你应按圣经的教导对待人,但约翰十六章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若非圣灵的工作,虽然脑袋知识一大堆;但生活的实际毫不见得。

今天我从《华侨日报》看见一篇攻击基督徒的文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论到人来信耶稣之前自由自在,信了耶稣后很不自由;一次礼拜天不到教会,牧师便追问,实在令人厌烦。

弟兄姊妹!基督徒应该进入实际,真理不是一些知识,乃是从实际活出来的;要等真理的圣灵来了,才能帮助我们进入真理。现在有许多人很苦恼,知道饶恕而不饶恕人;知道谦卑但不能谦卑,知道当顺服神但代价太大无力支付。个人问题需要能力,整体问题也需要能力,处处需要能力。

我觉得基督徒的苦恼,不是知和不知的问题,乃是能和不能的问题;为何不能?因没有能力,为何无能力?因对圣灵的问题,没有清楚认识。“我来要把火把丢在地上,”(路十二)吕掁中牧师的圣经新译:“他盼望能够烧起来。”甚么都需要火,昔日在圣殿,有火才能烧香,点火,献祭。今日在家庭也需要火,才能烧饭,烧水。工厂也需要火,才能制造产品。我们为主作出口的也需要火,没有火,我们只有些字句;有火才有经历。唱诗也需要火,没有火就没有声音,不能感动人,所以在在需要火。

火就是圣灵“......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么?”(路十一13)“更”意思是你没求,他都赐给你;你求,他更赐给你。

求神给我们看见自己个人的需要,教会整体的需要;追求圣灵得着能力。但神在等候你真理的问题弄清楚,等候你拦阻的问题挪开;因为很多人对真理尚未清楚,很多人仍是拦阻重重;特别是理性的麻烦。

求主让我们渴慕圣灵,其非人的才能口才可以突破这个世代,唯圣灵可以突破这个世代。我们应当起来渴慕圣灵的充满!各位!是吗?若是,请说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