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焦源濂牧师

(经文:得一1-15)

上次我们谈到,士师时代虽然充满败坏,但神仍看顾他的儿女,在那时代兴起救恩,神用了两种人,先是那些英雄豪杰,满有才能的人;再用一些平凡的和命运不幸的人。士师在工作上事奉,路得则用生活来事奉;工作的事奉有一时的果效,惟有生命与生活的事奉才有长远的功效。因此,士师的影响是暂时的,但路得等人物的影响是永久的。因为在他们的家中出了大卫王,当大卫出现时,士师时代便一去不返了。大卫是个预表耶稣的人,当他将生命来事奉的时候;便将耶稣带到这个世界,惟有耶稣能使世界有希望。同时,这里告诉我们两种事奉的方式;士师的事奉,是一种个人主义的事奉;而路得记里面的事奉,是少数人同心合意的事奉。那里有一个小家庭,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在波阿斯的田庄,他们是以色列人的希望。可见每一个人的家庭,都是神所使用的所在;每一个教会都是神要赐福给这世界的根据地。这些家庭和教会有甚么特点呢?路得记告诉我们它唯一的特点就是爱。住在爱里面,就是住在神的里面;神也住在他们里面,这就是神赐福世界的办法。因此,在家庭一教会之中,那些作领袖的人便有极大的责任;他们的本质和才能,不但要有美好的生活和爱心;并且这爱心和生活,不是出于天然,而是在基督里面。一个属灵的领袖,不单是一个好人,并且要有属灵的美德;有美好的灵性,能够承担起危机出现时的压力;在回顾茫茫的时候,认清解救的方向。

我们今天要讲第二个人──拿俄米。拿俄米是一个好人,一个好妻子。她的名字叫做甜,是个甜太太;她是一个好婆婆,连她的媳妇都称赞她。虽然她又寡、又老、又丑,而且很穷;这样的老人家,竟能得到两个媳妇的疼爱。

我在美国牧养教会,里面很多都是在美国结婚的年青夫妇。有时候,弟兄姊妹常常找我,要求我为他们祷告;原因是家姑将要到访,祷告是希望家姑早点离去。这个问题拿俄米就不会遇到。她虽然一无所有,只会累人,但她的两个媳妇也舍不得离弃她,这就是以证明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人。因此,让我们来效法拿俄米。

现在要学习怎样做一个甜人,不管你们从前甜不甜,但是盼望你们经过这次聚会,身上多少添了些拿俄米的味道,有甜味出现。

要作甜人,首先要学习口甜。读了今天的经文,相信大家都会被拿俄米的话所感动,她的话多么甘甜。人是言语的动物,藉着言语,人与人能互相了解、沟通,藉着言语,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带到一个更深的层次。爱一个人,起码会用言语来表达爱意,因此我们中国人说“谈恋爱”。我甚少看见谈恋爱的人是不谈话的,也很少看见相爱的夫妻是不说话的;婚后多年的夫妻仍然有许多话要说,这说明这对夫妇的关系很好。然而,说话的内容同样重要。一8:“你们各人回娘家去罢,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和我一样。”这话真美,不单为她们祝福,并且为她们所作的好事念念不忘。换上别的家姑,恐怕会认为儿子结婚不到几年就死掉,这个媳妇定是克夫相了。拿俄米记念媳妇对儿子的好处,不把莫须有的罪名归咎媳妇身上,实在难得。要做好的基督徒,首先要学习说甜言。夫妇在新婚时说过甜蜜话后,现在有没有再讲呢,试想想上一次对配偶说甜话是甚么时候呢?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甜;那么竟对哪些人才会说甜话呢?希望藉着今次聚会,向最亲近,或在我们周遭的人,我们的晚辈说甜蜜的话,不要常常指责他们。年青人若要被神所用,首先要学习讲甜话。保罗劝提摩太凡事要作年青人的榜样;最重要就是在言语上有好的表现。中国人在这方面特别缺乏;在外国,那些售货员十分有礼貌,不单笑面迎人,就是你烦了她半天,没有购物而离去;她仍要说谢谢,令顾客感到舒服。相反地去到中国人的商店,好像受刑罚一般;相当可怕,真是敬而远之。不少人在教会里好久也不说一句话,更谈不上说甜言;弟兄姊妹在教会内,若能以言语互相勉励,自然就能吸引未信主的朋友进来。

拿俄米第二个特点,就是心甜。光是口甜心不甜,长久以后就会令人反感!听那些阿谀奉承,油头滑舌的人说话;真恨不得给他两记耳光。那些话听来叫人倒胃口。惟有口甜心又甜的,才能教人感到舒畅。如何心甜呢?就要注意在受苦时候的表现;苦难能把人的心试验出来。人在受苦时,一向都是怨天尤人,嫉妒别人享福,恨上帝使我受苦;责怪周遭的人不了解,不同情我,不帮助我……一天到晚在痛苦里面徘徊!心变得非常狭隘,思想有偏差:人变得非常自私,心便不够甜。拿俄米受了大苦,她并未变得孤独;没有只为自己打算,也想到别人。我相信她要回伯利恒的时候,心里其实盼望两个媳妇与她一起;她们已走了一段路,只是当她想到两个年青人,还有她们的将来,她就不愿把她俩带到痛苦里去。拿俄米实在是个心甜的人,平时待人好,受苦的时候也待人好;这才真是好,富足时能帮助人,贫穷时能帮助人,那就更好。因此,我们中间若有弟兄姊妹受苦,切记不要灰心,要紧记神在这时要知道你的心如何,同时也让你知道自己;如果你有一个甜心,能感动人,亦能感动神。

拿俄米不但口甜、心甜,更重要的是人甜。心甜的人亦不一定人甜。相反,有的人心甜但却不被人了解,甚至不为人接受。我相信每个做儿女的都承认母亲的心是甜的,但却往往受不了,担当不起母亲善意的噜苏。有些妻子爱丈夫如同爱儿子,甚么都要管;吃的,穿的,都要管,怎样用钱也要管;丈夫却往往不能忍受这样的妻子。人甜就是人见人爱,不论到那里,都自然能吸引别人。就如有蜜的花,定有蜜蜂在附近徘徊不散;如果花没有蜜,蜜蜂便不会飞前去。拿俄米就像满载蜂蜜的花一样,两个媳妇也赶不走,能做到这样,就真是为人的圆美;为何一个人心甜而儿女和配偶却来能领受呢?乃是因为她为人遇有不少缺点,不够圆美,只有圆美的东西才能吸引人。中国人有一句话:“穷在路边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困时途人看见会躲得老远,富足之时,亲戚也多起来。就如很多人自大陆出来,再回家乡探亲;亲朋戚友忽然间多起来,因为你身上带有港币。拿俄米身无分文,两个媳妇还要跟从她;照理说在这种时候,谁放她在眼内呢?在美国很多人闹离婚,常为了争取子女的抚养权而对簿公庭;却从没有听闻为人子女的为了领养父母而争个你死我活,只有你推我让。拿俄米只是家姑而非母亲,尚且得两个媳妇的爱戴;可见她为人的圆美。

一个人在言语行为上的见证非常重要。我们在主内,可看清楚神为何要使用拿俄米。别以为这样受大苦的一个女子没有多大的用处;中间有弟兄姊妹一无所有吗?你年纪老迈吗?不要以为一生没有希望;在人看来可能是这样,但我们的神,知道谁是真正爱他的;他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那些向他的心存诚实的人。

拿俄米这样好的人,为何神让她受苦呢?这个极大的奥秘;也是个时常困惑我们的事,必须要看看内里的原因。时间的关系,留待下次再讲。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