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焦源濂牧师

(经文:得一8-18)

今天要看神所重用的一个人──路得。她是一个好人,但好人不一定是神所要用的。常听人说,信仰是劝人为善,基督徒也常有这种观念。然而,圣经给我们有更深的要求,这个“好”要在神眼中看为“好”。(弗二10)“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豫备叫我们行的。”“善”是神要我们作的事。路得是士师时代所看重的人,四百年的士师时代充满败坏,有谁可被神所用呢?参孙,底波拉,耶弗他等,都只能被神暂时使用;路得才是神所重用的,她到底有甚么好处呢?

路得是软弱的女子,又是个外邦人,更是寡妇。神所要用的是她的品质,在苦难的考验中显出她真实的美丽来。可以说,路得不但是好人,更是得胜的好人,在神的道路上得胜。今天所读的经文,显然是神看中她的起点。拿俄米本着好意有三次的劝告,也就是三次的考验,而路得全然得胜。

第一次的考验是记载于8-9节。拿俄米叫她俩个儿妇回娘家,是释放她们自由;自由是一个考验,也是神给人最好的礼物。曾经很多人为自由说了很多感动人的话,例如:“不自由,毋宁死!”另外,著名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可知道人看自由比生命、爱情更为宝贵,人人都会珍惜!不自由或失去自由的人,更渴慕得着自由,就如小孩子,坐牢的,还有一种人,是身为媳妇的人。在美国,很多作媳妇的听见家姑要来,便非常紧张。去年加州的卜其利发生一件事,有一个中国女子在校被人强暴后而被杀。我认识这个女子的父亲,他是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的著名教授;为何这女子有这样好的家庭,却要从波士顿这种文化城,走到西部的加州呢?相信是受时代的风气所影响,稍为长大便不择手段地要得着自由,这是没有原则的自由。

现在拿俄米主动地给她们自由。各位姊妹想想,这是福音还是祸音?相信大家都会为有这样开明的家姑而感谢神。然而,这处给我们看见非常重要的事──自由有时候也可以成为考验;这是一件可怕的事,误用了自由,走到错误的道路也不知道。路得和俄耳巴都胜过了自由的考验,她们选择不自由的路。

过往我常在查经班里事奉,前来参加查经的人有些是自由,有些却是不自由的,原因是很多人在周末没有节目,全宿舍空空如也;尤其是在新年时,其他同学都有节目,自己摸摸口袋,实在不自由!故此才到一些基督徒的圈子来,一起参加查经班,这是因为不自由才来的。毕业后,也就说再见,从此再没有来了。有些人立志奉献给主,是因为得了癌症,不自由了,只要神医治他,便一定做传道。也有人非常爱主,只因为失恋;若果女朋友爱他,便神也不要了。在教会事奉也一样,不是自己自由选择,是迫不得已被人选中逼上梁山的;下次怎样也不想再当选。也有些人为了家庭生活而拒绝事奉;这些人都是太爱自己的自由,懂得用自己的自由来事奉主,才是可贵的。

在我们一生中,自由时多时少;年纪成长的和有钱的人则多自由。健康的、本事大,条件好之时便多得自由;自由愈多,考验也愈多,失败的机会也多。这样看来,自由虽是好,但也同时带来考验。神给了我们自由,然而,我们如何能胜过自由的考验,以及分辨哪种自由应放弃,哪种自由可以取呢?这便要向路得及俄耳巴来学这种秘诀。

(得一10)说:“不然,我们必与你一同回你本国去。”

自由可以考验人生是否有固定目标。不懂得使用自由的人,往往没有人生的目标及方向。有一回,小儿在夜半发高烧,我立即驾车出去买药;走了没远,便看见很多人在打架,我一向非常爱看打架,若是在平常时候,我看到一大群人扭作一团打架,一定会停下来看。但是,现在我有一个目标,要买药救我的儿子,故此,我就懂得使用的自由。有些小孩整天游玩,有些则会先完成功课才玩耍;虽然看见门口很多小孩玩得很高兴,但他有自己的目标,便懂得运用自由。交异性朋友是一种自由,但是一个人订婚后,既有立定的目标,再拈惹其他的女子,恐怕未婚妻也不能忍受;因为目标已定,虽可交异性朋友,但自由已受到一定的限制。又例如我是传道人,平常喜欢吃大蒜,这是我个人的自由;但是今天晚上我要去探访,那就不能吃大蒜;免得人家难以忍受我的口气。因此,有目标时便懂得运用自由。

何谓自由呢?主说:“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自由并非为所欲为,乃是有一种力量叫人做应做的事,这便是真自由。今天神要求我们爱他,是用自由的选择来爱他。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这里的“若”字很重要,就是说你可以跟从或不跟从。但如果要跟从呢,就要甘心乐意地将自己献上。希望各位兄弟姊妹思想一下,你做了这么多年基督徒,有没有基督徒应有的志向?保罗说:“我奔跑不是像没有定向的,我打拳不是像打空气,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得神从上而召我来得的奖赏。”如果你有这样的心志,便不会埋怨身为基督徒不能做这个那个,因为你心里非常清楚应怎样做。

经过了第一个考验,拿俄米又给了第二个考验;让两位儿媳思想跟从的意义。她们跟从拿俄米,既浪费青春,又增加彼此的痛苦。相信拿俄米也希望她俩能跟从她;但是想到两位年青人跟从自己只有受苦,便把这个现实的问题提出;这是一个现实的考验。有何好处?有甚么好结果?热心是好,但不要热昏了头……就如很多年青人一样。现实确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是活在一个现实的社会中,有现实的需要,常劝人信主,人家会问信耶稣有何好处;事奉有甚么利益,牧师事奉还有薪水,但做执事不但没有薪水,还要多出钱;这个现实,是很大的困难。

我在一间美国人的教会聚会,有一个执事是开车行的,他参加教会很多活动。有一天,在一个长执会上,他说:“牧师,我明白每个信徒都应奉献十分之一!但奉献是不能单以金钱计算,时间也是金钱。每个人看时间有不同的价值。例如我是开车行的,礼拜天做礼拜约二小时,可能已失去卖出五部车的机会。这其实已是一种奉献。”可见这位执事的账项算得很清楚;故此,做礼拜时,他心里正记挂着那些卖不出的车子,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当为奉献罢。

我们若要看现实的话,路得和俄珥巴的现实是更现实的问题。对于古代的女子来说,一生人之中只靠丈夫和儿子,否则,要生存实在很困难。拿俄米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但两个年青的媳妇前面还有一大段日子,必须考虑这现实的问题。所以拿俄米的劝告,我们不能说她不对,只能在神的里面有更美的现实,不过当时她们还不知道而已;这对路得来说,是很厉害的考验。俄珥巴立即便清醒了,惟有路得还是那样的不现实。如何才能对现实的问题有一个正确的观念,并且能胜过这考验呢?

(得一14):“两个儿媳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

“舍不得”便是爱的意思,只有这种力量胜过现实,因为“爱”是超现实的,太现实的人便不懂爱情。试想一个男子在谈恋爱时,每样事情都要与对方计较,写信一定要对方也回同等字数的信;上餐馆抑或是婚后的开支,都要求对方与自己付出同等的价值。请问谁人愿意跟这样的人来往,这等如与一座机器相爱一样,毫无意义。爱情感动人的地方,在于它是超现实的;对方根本不漂亮,别人不觉其特出之处,他会认为她与别不同。人家说“爱是美酒”便是如此,非常香令人陶醉;人在爱情中,有很多幻想,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有一回,我到医院探访一位产妇,恭喜她生了个好儿子(其实她的儿子很丑),这个姊妺开心得很,还告诉我说她的儿子很爱国;看见美国人便哭,看见中国人便笑;母亲对儿子的爱是超现实的。若果父母爱子女不超现实的话,便会生下孩子后,先订下合约;说明将来儿子应如何回报母亲,然后才好抚养他的儿女;假如这样,小孩可能长不大了。父母必须超现实,好像欠了子女的债一样,只有自己会错,儿子不会有错的时候,稍为做得不足,父母往往责怪自己,这便是爱情。

路得是个超现实的人,拿俄米又何尝不是?否则,她一定叫两个媳妇留下,好等以后生病有人照应,生活上也有人可以倚靠。现在,她因爱两个媳妇便超乎现实。事实上,最不现实的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若要讲现实的话,大可在上十字架前,先看看哪些人可被救赎;这样,他便会免上十字架,因为没有人配得!他的代赎受苦也只有白费爱心,他钉十字架为了救人;下面站着的人还嘲讽他若是神子,便请跳下来。若果耶稣是现实的话,一定跳下来再跳上去给那些人看看,那十字架便没有意义了。感谢神!他荣耀所发出的光辉,从亘古到永远常存的那位,他甚至爱我们,为我们舍己。十字架感动我的地方,是愈久愈新;因为我们愈来愈感到自己不配被爱,愈感到及发现自己的败坏;但是我的主为我挂在十字架上──超现实的爱。他叫我们真正地爱他,岂是多余的吗?

我们再看第三个考验,就是孤单的考验。第二个考验有一个人跌倒,现在剩下路得一人。这是很大的考验。我们每个人都喜欢找朋友,没有朋友的人是非常痛苦的!若我们一辈子都有好朋友,在最需要别人扶持时连好朋友也没有,实在是一件极难当的事情。试想有谁人像俄珥巴对路得来说是那样亲密的呢?二人同样年龄、种族、性格、同样的家庭及命运,就是嫁给犹太人及后又死了丈夫……等。如果说何时是路得最需要俄珥巴的话,恐怕是到了犹大地后。然而,一直在身旁的朋友,现在忽然退后,这个打击甚大!对于一个事奉的人来说,孤单是很大的考验,往往当痛苦达到最深时,也是最孤单的时候。约伯在失去一切时,撒但对他还有一个厉害的打击;就是妻子的离开,并叫他弃掉神,自己死去罢,是多么沉重的打击!耶稣在十字架上最沉重的打击也是孤单的体验,没有人安慰他,门徒全都离开他,故此他呼喊:“我的神!?为何离弃我?”一个人在这种时候仍能得胜,相信祝福也跟着来到。所有其他的试探和试炼都不能使他动摇。路得的秘诀是这里的一句话:“我并不孤单。”当然,最好是俄珥巴能一起走。若不然则路得要做抉择。感谢神!路得选了拿俄米,同时也是拣选上帝的福份。在世上我们常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但有一天朋友因为不跟从主而离开了;盼望我们能像路得那样,拣选那位受苦的主。有他才有一切,好像路得有了婆婆,便得着从神而来上帝的赐福。故此,实际上来说路得并不是孤单的。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