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焦源濂牧师

(经文:得一15-18)

前一讲提到路得受到三方面的考验──自由的考验、现实的考验,和孤单的考验。在神来看,这是祝福而不是考验,但是我们知道对于路得来说都是考验。

谈到自由的考验,自由愈多,考验也愈多、要胜过自由的考验,则须有确定的人生目标。就如路得说:“我定意要跟从你。”有志向才懂得使用自由。基督徒应有基督徒的目标及志向;没有目标,便会错用自由。另外是现实的考验。对于女子来说,婚姻及子女是最现实的问题。不错,我们是活在现实中,有些现实是不可少的;然而,不要以为只凭对现实的眼光便能解决问题。爱神的人虽然超现实,神仍能把我们放在更美好的现实里面。雅各和以扫便是一个例子。以扫是个很现实的人,长子名份对他来说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实在没有意义。雅各则是超现实的人,他渴望得着长子名份;有一天,终于用一碗红豆汤来交换以扫的长子名份。在以扫看来,当时的红豆汤是最现实的,以致出卖了长子名份也不觉。今天,我们已看见谁才是真正现实的人。雅各的后裔一直是神保守和赐福的对象;以扫的后裔在何处呢?俄珥巴和路得也是一样,当时俄珥巴很重视现实,但是今天她的名字在哪里呢?路得当时不现实,然而今天我们发现她的名字仍在现实中。

这样看来,现实有两种,一种是眼中的现实,一种是真正的现实。我们若凭自己的眼光,则只能活在眼前的现实中,若活在神的现实里面,那才是真正和永不会成为过去的现实。一个不爱主的人,永远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的现实的。

至于孤单的考验,也许我们对其中的领会不太深刻;然而对于爱主的弟兄姊妹来说,有一天将令经历知心朋友的离去,最同心的信徒都离去.在做基督徒的过程中,有时大家都热心追求,谁知说不定当一个时代的转变来到,很多人都退后离开主;连最好的朋友,信徒或甚至是牧师也要跌倒。孤单的考验,如何能胜过呢?切记在主的里面提醒自己,孩单虽然是一件痛苦的事,同时也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就像路得要作的选择,结果她选择了拿俄米,认为有婆婆便够了。这样路得便轻易地胜过考验。她向婆婆作了大胆的保证,无论到哪里都愿意跟从,这也是满有爱心的奉献。故此,拿俄米也就不再劝她了。从此便决定了路得的一生,也决定了以色列命运的开始;甚至决定了全世界人类的将来。因为路得是大卫的祖先,也是耶稣基督肉身的先祖。

从路得对婆婆所说的一段话中,看见她不是说要为婆婆作甚么,乃是表达出她与婆婆的关系。这个关系也是神所重视的。人所注意的是工作。然而服事神与服事人是不同的,在工作中,雇主所重视的是员工的工作能力而非个人的品格,抑或是个人与雇主的关系;下属在家中常常打妻子也不要紧,只要工作上有表现便足够。服事神则不同,神所重视的是事奉他的人与他的关系;这方面好,工作一定也做得好,这是圣经中服事的意义。(约十二26)说:“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这是主耶稣的话,服事他的人,不是说要做他的工,乃是要跟从他。工作虽然重要,关系更加重要;这样的服事,不但主满足,连父也要尊他。弟兄姊妹!你到教会事奉,是否只注意工作或是注意追求与主的关系呢?关系若不好,工作就常常做得不好?很多做主工作服事主的人,他们的人缘非常恶劣。教会的问题往往非由信徒引起的,多数是由于那些服事神作为领袖者的问题。太热心作主的工作却忽略了与主的关系,这样的事奉有何意义呢?

多年前我在菲律宾,参加了一个有总统在座的聚会。当时,大家正在客厅热闹非常,忽然,气氛紧张了起来,原来是总统到了。我看见有很多辆车子停下,从车上跳下了一群非常高大神勇的人,下车后便站在两边;然后车上跳下另一个人,这个人瘦且黑,个子又小,这便是总统;他走起路非常神气,那些高大的侍从则必恭必敬地跟随总统。我心想这些人很写意啊!总统到哪里他们也到哪里,总统乘车或搭乘飞机出国,他们也一样;好像甚么事都不必做,非常快乐。其实,表面上看来他们像不必做任何事,只进进出出地跟着总统,实际上甚么都要做。总统吩咐他们出外买东西,他们立刻便要出去,若有人要暗杀总统,这些人便把生命也拚去保护总统。服事神便是这样,所要追求的是与神的关系,而不是只注意实际的工作。

路得对拿俄米所说的一段话中,有几个特点,盼望我们一起学习。

路得对拿俄米说:“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紧紧的跟随,亦步亦趋,形影不离,随时听命。弟兄姊妹试思想一下,是谁在指引你的路,甚么力量你参加该教会?找工作时是甚么原则支持你选择该份工作呢?这些问题非基督徒也许很容易便解决了,但你是基督徒,若希望神喜悦,这便不是简单的问题。今天很多基督徒都是人往哪里,我也往哪里去;只跟随好朋友,或是牧师,结果人家跌倒我也跟着跌倒。故此,要把跟随的对象弄清楚;只有主才不会错,他是我们应该跟随的对象。有时候,我们有另一种态度,便是要主跟随我们,我到哪里去,主也要到哪里。用这种态度事奉主,休想得到神的赐福。有些人婚姻失败,便坦怨神不赐福自己的婚姻;应细想当初结婚时主批准了吗?神未批准便结婚,后来婚姻发生问题难道要神负责吗?一个服事主的人有没有前途,在这一点上便可看清楚。

保罗是一个事奉主的人,我认为他在归主时就与人不同;参(徒廿二8-9):“我回答说,主啊!你是谁?他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与我同行的人,看见了那光,却没有听明那位对我说话的声音。”这是保罗的经验。主向他显现时,他发出两个问题,首先问主:“你是谁。”保罗在这已称耶稣为主,但是他希望更清楚这位用大光把他打倒在地的主,他的名字是甚么;主回答他以后,他立即便把耶稣当为主。跟着,保罗随即问第二个问题:“我当作甚么,”这两个问题很重要,很多人连第一个问题也未弄清楚,所以信仰上糊里糊涂。有些人虽然知道主是谁,但是没有关心过,“我当作甚么”这个问题。保罗是一个非常有主张的人,他很聪明很有才能;难道他一信主便一无所能,不知道自己应做甚么吗?他乃是一得救便将自己的一生全然奉献,做主要他做的事。他不再凭自己的聪明才智来做决定,而是注重他与主的关系;紧紧地与主连结,可见他得着事奉的秘诀。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主开始,主负责任;人开始,人负责任。这也是成功的秘诀。有些人事奉看见神迹,有些人事奉只有开头而不能成功,关键在于开始时错了,只有将主权放在主的带领下,主必为自己的名引导义路。这是一个人善用生命的秘诀,唯有这样,才有永恒的价值。故此,保罗在临终时唱凯歌:“当跑的路我已跑尽了。”何谓跑的路,与他开始时问主“我当作甚么”那句话有很大的关系。他所跑的,是主要他跑的路;在一生的路上有主的同在。临终时回顾所走过的路,有无限的甜蜜和安慰,能够欢然见主。盼望我们能学习常常跟从主。

兄弟今日在这里讲过,心里有很多感触,也充满感谢!我在一九六二年从中个大陆出来,当时实在非常灰心和丧胆。由于经历一连串的事故,我对事奉主感到非常惧怕;虽然蒙神的恩典,奇妙地把我从中国释放出来,但是我于前途有自己的打算,决定不再当传道人,实在传怕了。当我在澳门会见妻子,想到我们能够在好像不可能的情况下相逢,心里充满了快乐和感恩。那天晚上,我跪在旅馆的房中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我说:“神啊!我感谢?,因为?将生命再一次还给我,若不是?,我怎能够有这样快乐的团聚。”当我在那里感谢时,心里有一个感动;你这个感谢有多少份量?你感谢我,就用一句话便能表达你的真情感谢吗?我呼召你传道,你不肯听我的话,现在要走自己的道路。我给你有机会再渡你的一生,你的感谢有甚么意思?”我心里受了责备,在那个时刻向神作出第二次的奉献。我明白除了奉献来感谢主之外,没有其他途迳可以向主真正表达我的感谢。这次的奉献,我非常清楚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做主要我做的事。

后来,我回香港。岳父家那边全家都是做出入口生意的,刚好我在大学念的是经济科,未信主时很希望做生意,及后奉献做传道便没有这念头。当时,我的亲戚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公司,因为他们正需要我这种人才;若果没有在澳门时的祷告,我一定会认为这是神的安排了。现在我则不敢接受这项邀请。我的岳父是个热心的信徒,在教会里当长老,他叫我好好的向神祷告;为前面作打算,看看神有何带领。并给我一些零用钱,嘱咐我不必介意,他全力支持我。真是非常感谢,我打开一看,那时是一九六二年,岳父一下子给了我六佰圆;由于这笔钱是岳父给我的,退回去就不对了。但是,我心里知道,以后不能再向他人要钱了,既然做传道,便要定睛看神如何带领,做传道还要亲人供养,那简直太没有见证了。故此,我决定搬出来住,完全独立,与妻子一同向神求一间房子。感谢神,终于给我找到了房子;由于先前有弟兄王国显送了一套西装给我,房东看见我西装笔挺,便很乐意租房子给我;当然,我入伙时她心冷了一大半,因为我连睡板也是自己用木块乱钉起来的。

一切安顿下来,跟着便要找工作,有教会的领袖见了我,只是说为我祈祷,并没有解决我的需要;又有教会请我做干事,我推辞了。道路愈来愈没有希望。后来有人请我到建道神学院代课,也算是有一点的收入;可是出入长洲的交通费也不廉宜。经济又愈来愈拮据,无论怎样穷困;房租一定按时交,以免被赶走,有失见证!况且钱就快没有了。有一天,早上离家时衣袋里只剩两块多钱;我扣除来回的船费,将剩下的几角钱交给内子,作为买菜的钱;并叫她做我最喜欢吃的菜(豆腐豆芽菜),那天,正当放学后我要走时,有一个学生跑上来,说有一封信,是灵实医院的一位护士长托她交给我的。我打开来看,里面只有壹佰圆的现钞。事实上,我到医院团契不过讲了一次道,那个护士长我并不认识,她却记得我,就在这种时候托人从调景岭送到长洲来,我欢喜得不得了。当天晚上,我买了“叉烧”回家,有一点肉做菜;不再吃“但以理”餐了,丰丰富富地享受神的恩典。

然而,工作方面还是没有着落,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菲律宾薛玉光院长从菲律宾来的电报,邀请我到菲律宾圣经学校任教。收到电报时,虽然在环境上有一条出路,但是我不敢贸然接受;我刚从大陆来港数个月,到菲律宾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何况当时菲律宾正在排华反共。在等候中,我想起临离开国内时,有一位属灵的老前辈叫我到香港后,一定要前往菲律宾,当时我不以为意;也不知他为何会这样说,现在他的话却不谋而合了。使我感到其中有神的带领,于是便答应了薛院长的邀请。怎知,答应了以后,香港的路却开了;有大教会请我担任牧师。我只好拒绝他们,因我已决定前往菲律宾;那些兄弟姊妹认为我一定不能去,因为最近菲律宾领事馆不会签证给华人进境的。然而,几个月后领事馆没有查问我从那里来港,便糊涂地签证批准我入境。当飞机到达菲律宾时,海关的官员一看见我是华人,却认为我的护照是伪造的。但碍于国家的形象,只能扣留我的护照,再进行调查;这样,我们便在那里做教书的工作。当我们在那里作工时,心里充满着欢欣喜乐,因为知道我们所站的地方,我所做的事情,是神要我来,也是神要我做的。

一直到今天,我回头看自己走过的道路,若有一些不值一提的事,都是我自己任意妄为的结果。一些我感到欢喜甜蜜的事,都是因为“他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故此,弟兄姊妹,在服事主的过程中,要注意与神的关系。这不但关系工作的成败,也关系到人生的福气和祸气。

叹气,一声叹息,因为我们都是在虚空里建造。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