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在以色列的历史,神的百姓常常遇到破口;神兴起亚伯拉罕、约瑟、摩西、约书亚和迦勒要堵破口;虽然他们出生的时间不一样,当时的需要也不同;可是神都使用他们。

当我们看撒母耳生平时,也许我们会感到那时处于政治方面的危机;因在他们西边的非利士人常常进攻威胁以色列人;但是破口不在此,真正的破口不是非利士的威胁,也非敌人的压力。如果要知道破口是甚么,我们必须了解以色列人的光景;我们若不注意他们内在的情形,社会,道德的堕落,他们属灵的光景;只看他们的历史,只看敌人的威胁;我们会忽略那破口。

当撒母耳起来时,他主要的是面对百姓属灵方面的需要;把神的道传给他们。撒母耳是士师和君王中间的桥梁,他是祭司;虽然他不是亚伦的后裔,他是利未的后裔。利未有四个儿子,暗兰是亚伦的父亲,第二个儿子生了一子名叫可拉,此人嫉妒摩西,起来反对;神的忿怒临到可拉。撒母耳是可拉的后代,虽然可拉大大失败;可是神仍然关心他的后代,也使用他的后代,撒母耳是个很美的例子,他是祭司,他的孙子希幔会唱歌;在大卫设立圣殿诗歌时,希幔负重任。我们看见,从失败,神就兴起他的荣耀。

撒母耳是祭司也是先知,扫罗的仆人说,“这城里有一位神人,是众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说的全部都应验。”(撒上九6)甚至新约圣经题到撒母耳说他预言耶稣的时候,圣灵降临的事情,(徒三24)可见他是伟大的先知,当时不叫先知,叫做先见;因他先看见了。

以色列国当时的破口到底有何现象?我已讲过,外来的压力是非利士人的攻击,许多以色列人害怕这些敌人;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士师记四次题到,当时“以色列国没有王”无人领导国家,政治方面是个真空,属灵方面更是如此!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这是很可怕的情况;事实上国王太多了,而每个王都任意而行、为所欲为,不顾他人,不关心他人的需要;当时也没有属灵的领袖,以利老先生,在他年青时也许有其魄力有其贡献,可惜圣经只字不题;当以利在圣经上出现时,年纪已经老迈,圣经描写这位老先生,都是静坐他的座位;大概年纪老了行动不便。年纪大是自然的现象,每个人都必走上此路;可是到此阶段,许多工作不能进行,已不能扮演原来的角色了。

圣经记载以利尊重儿子过于尊重神,这话很可怕!如果我们尊重儿女或父母过于尊敬神,一定会发生问题。这个领袖怕得罪儿子,怕惹他们的气,他没想到影响别人;虽然以利知道两个儿子犯罪作恶,他没有阻止他们;没尽为父的责任,以致他们随己意而行。以利对儿子极其宽容;但对别人却非常严格。有一天,以利在会幕坐于自己座位,他看见一妇人进来,他眼花耳聋,只见妇人嘴唇抖动,但听不见声音;所以怀疑这妇人喝醉酒。因为这样的事素常发生;可见当时社会的腐败。以利不问青红的白,破口就责备哈拿到底要醉酒到几时?过了一段时间,撒母耳听见主的声音,次日早晨,以利和这青年讲话:“昨天晚上主向你讲的话是甚么。你要告诉我;如果你不全部照实讲,严重的后果便会临到你。”以利对撒母耳那么严格,对哈拿也那么厉害;而对自己的儿子却不干涉不拦阻。

我们为父母的,有没给儿女作榜样、教导、拦阻、鼓励他们,尽父母的本分,在神的家,我们有没有做到这些呢?

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和非尼哈很坏;第二章记载,他们不认识耶和华。我想,第二代第三代的基督徒,都是同样的危险。以利认识神,一辈子要顺服神,可是他两个儿子,继承父业,根本没有生命;虽是以利的儿子,但是他们不属于神。可能有些生长在基督化家庭的青年,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认识主、爱主、会祷告、喜爱神的话;可是自己至今尚未重生得救,父母给了好的榜样,在教会常有机会听道;可是自己还没有属灵生命。兄弟一直到十七岁处于这样的环境,我父母是宣教士,我生在中国内地会学校读书;所以在家在学校,都有机会读经祷告,可是我没有生命;一直到我从日本集中营出来那天,在安徽参加布道会,我看见一些青年归向耶稣,我受了感动;他们是第一次听福音的,他们接受耶稣;我多次听过福音,在我心深处有声音说:“你是该死的。”意思是,主说:“你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上这样好的学校;抗战时期许多人死亡,我保存你的性命,有机会和你父母团聚,你不懂得感谢,还不肯将心归我。”我看见中国青年归向主之时,我受感动,十七岁时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我常讲“我的同胞”因为我生在中国,重生在中国,是在中国青年归向主之时,我才认识耶稣。朋友!你生长在基督化的家庭;如果你没有生命,你真是要接受耶稣作你个人的救主;你父母的信仰不是你的,他们的信仰可以感动你的心;可是不能代替你去相信。我们真是需要谦卑在主面前,接受耶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

以利两个儿子,这两个不认识耶和华的祭司藐视神的祭物;神责备以利和他两个儿子,圣经用“服己”来形容,他们利用宗教信仰发财,他们只想到自己的享受。众弟兄姊妹们把祭物带来会幕;因为他们有罪,深深感觉神的忿怒会临到,盼望这些祭司作为中保,接受他们的祭物献在祭坛上,帮助他们的罪得赦免,与神和好。真是可怜的光景!这两个祭司到圣所,不是为了神和人之间的中保,乃是为自己的肚腹,为了肥己。他们贪污,在圣洁的神圣所里与来敬拜的妇女犯奸淫。

今天在教会事奉神的人,身为牧师、长老、执事,我们扮演的到底是甚么角色?是帮助人亲近神吗?还是只顾自己的前途自己的享受?

各位!我们看见当时国家的破口,宗教堕落,信仰和生活完全脱节。今日基督徒多有同样的情形,礼拜天,使徒圣经背得滚瓜烂熟;到了礼拜一上街、上班、上学,忘的一干二净,信仰和生活脱节了。

何弗尼和非尼哈不听父亲的话,不孝敬父母,犯了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在当时,宗教的形式最重要;可是信仰的实际完全没有了,形式漂亮,实际没有了。我们在信仰,在宗教,有很多的符号,十字架代表甚么?旧约的约柜代表甚么?这些都是符号;但这些符号已经失去内容,只成了一种形式,没有真实,没有意义。

当非利士人进攻以色列,以色列人害怕;有人提议请何弗尼非尼哈把约柜搬出来战场上,这样,非利士人定不能胜。约柜是神与人,人与神立约的符号,约柜很漂亮,外面都是金的;但价值不在于金子,不在于漂亮;价值乃在于神与人,人与神立约;当人偏行己路,约柜还有何用呢?这约我们已不承认,已经不要了;各人照自己的意思过人生,已经没有约了。可是敌人也很迷信,他们害怕,因为他们懂得以色列人的历史,甚至比他们更清楚;他们听见以色列人喊叫,约柜出来了。照敌人的判断,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与他们同在,他怎样救他们脱离埃及,经过旷野,进入迦南地;这位神现与他们同在,我们没有办法了;只好大家勇敢吧!可是那天敌人却未遭遇到困难,很容易把以色列人打败,两个祭司被打死了,约柜被掳去了。事实上,约柜已失去意义。在旧约圣经,我们看见扫罗也有这样的观念,他和亚玛力人打仗以后,没有顺服神;把上好的牛羊带回来,当撒母耳来见扫罗时,扫罗对他讲了很属灵的话:“你吩咐我作的事我都作完了......我们把最好的牛羊留下要献给神。”撒母耳对扫罗说,你错了,神要的不是你的祭物,神要的是你的顺服,顺服胜过祭物。弥迦书六8告诉我们:“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在教会,我们多少时候有同样的迷信,有的人受过浸;可是没有重生,没新的生命;水不能代表新的生命;因为没有接受耶稣作个人的救主。有的女孩子颈项挂个十字架,十字架是顺服耶稣的意思,追随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如果我们天天犯罪,明知故犯,挂个十字架不过是装饰品,毫无意义。有的人,把圣经搁置,没有读经,也没有遵行圣经的话;圣经不可能把神的恩典带给我们;如果我们像以斯拉一样,专心查考神的话,遵行神的话,教导神的话,这样才有意思。

在以利那时,神的话稀少;甚至可以说神的荣耀离开了;以色列人大声喊叫,可惜他们没有能力,没有办法胜过敌人。请看!面对这些破口,神如何兴起撒母耳并使用他。有解经家告诉我们,在整本旧约圣经,以色列人达到第一个高峰就是摩西帅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第二个高峰就是撒母耳时代,神如何地使用撒母耳,并将当时的情形扭转过来。

“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又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上三21)在此,我们又看见一位堵破口者。

撒母耳的父母有虔诚敬畏神的态度。父母影响撒母耳太重要,真有决定性。我们晓得孟母三迁,对儿子有很大的影响。哈拿对撒母耳的影响当然很大。西谚说:“摇摇篮之手,统治天下。”这句话值得各位父母思想;这些人忠心敬拜神,虽然当时四围是腐败的环境,虽然以利加拿,到了节期,都忠心到会所去;可是哈拿带着沉重的心情;因为好像神没有听她的祷告,当她很痛苦之时,以利还责备她,真是火上加油!可是哈拿仍谦卑对以利说话,她倾心吐意,把心中隐忧向神申诉。在第二章,我们看见哈拿真是个会祷告的母亲。第一章记载她心中有负担,生活有困难,她把这些问题都带到神面前。正如诗篇所说:“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卅七5)哈拿明白了,把心里的负搪带到神面前,她的祷告充满了赞美,她九次说神是主,她知道神是历史的主,是国家的主,是她家中的主,她尊神为主:他是救主,是圣洁的,是独一无二的,可靠的,全知全能的,供应一切所需要的;是审判世人的主。神听了哈拿的祷告,照他所求的把撒母耳赐给她。我想,撒母耳出世以后,哈拿或有许多的想法;这是我的独生子:示罗地力腐败,以利两个儿子太坏,我没法实行所许的愿,相信神会了解,不如把撒母耳留在家里,自己好好照顾他。哈拿并非这样的人,她怎样许愿必照看行:她的信心,相信神听了她的祷告,把儿子赐给她,她更相信神必保守她的儿子,她把儿子带到以利的家,她相信神是信实的,神必保全一切。

撒母耳个人的生活是很美丽的见证,无论他四园环境如何恶劣,圣殿中有淫乱的事:可是撒母耳持守他的圣洁,过神所喜悦的生活,忠心事奉神。他也尊敬以利老先生,虽然以利两个儿子不听话,可是撒母耳却很尊敬他。有一天,撒母耳听见神的声音,他再三地跑到老先生那里,以为老先生叫他:他的言行毕止都有很好的表现,虽然老人家有很多的困难,到底他是神的祭司,撒母耳尊敬他、伺候他。

撒母耳也顺服神,神所说的,他都作了,他留心听神的话。在示罗地方,他听见主的声音,在伯利恒地方,当他要选个王代替扫罗,他的心亲近主,敬听主的话;他得到神的启示,听了就顺服。主与撒母耳同在。

撒母耳一切公开的事奉 当神向他显现,神对他说话,然后他忠心地把神的话传达给以色列人(三21)他不折不扣不保留地把神的话都释放出来:撒母耳召集他的同胞。向他们传道,要他们悔改,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七3)一心就是全心,归向并顺服,要归回神的家,要顺服神,过去约柜已经失去意义了;可是现在要重新与神立约,要一心归顺耶和华:要把外邦的神一概除掉。亲爱的弟兄姊妹!这里有个布道大会,有个奋兴大会,撒母耳呼倾百姓要归向神,要离开罪恶,离开偶像,除去那些代替神在他们心里的事,要专心一意事奉神。

宋尚节在中国教会历史中,他在中国内地,和海外地方,大大蒙神使用。“宋尚节传”的英文版本,司徒德先生写序言,他题及神使用宋尚节的四个重要原因:第一,宋尚节是完全奉献的人。有人说:“若没有大的舍去,就没有大的使用。”我相信宋尚节的见证也是这样:他如何放弃美国的生活、放弃他在大学的写作,放弃教书的机会:甚至他的父母对他很失望,可能他的同学也是如此,他把文凭丢到大海:并非他看不起学问,而是他真正破釜沉舟地要跟随主:因他晓得这些东西是试探,他愿意不保留地追随基督。神使用这样奉献的人。

第二个原因,宋尚节懂得能力的来源──神的话。他用很多时间祷告,他晓得十字架的重要:在自己的身上,生活,信息:十字架是能力的来源,还有圣灵都是能力的来源。

第三个原因,司徒德告诉我们,宋尚节十分真实,毫不虚假,他不怕得罪人:但他又常常得罪人,他问宣教士,问牧师得救了没有。记有家父告诉我,他到河南开封,有位上官医生还未信耶稣;我父母特请他来听宋尚节讲道,他根据圣经讲“罪”,那医生愈听愈气,会毕,他对我父亲说:“我不再来啦,这人讲道由始至终都在讲我的事,他为何如此得罪我?家父对他说:“宋尚节”不认识你,也没人把你的事告诉他。”宋尚节不怕得罪人,只怕得罪神:好像约瑟一样,他要的是神的喜悦。我想,撒母耳也是如此。

第四,宋尚节一切的工作都是透过教会。神使用宋尚节。

各位!今天神在香港,寻找合乎他用的人,要堵破囗。我们的社会和撒母耳时代的社会不一样,那时是农业社会,情形较简单:今之社会非常复杂,是科技社会;但是很多方面也有相同之处,社会的腐败,神百姓的需要,今日亦然。

撒母耳的父母都很敬畏神,亡得祷告,许过的愿一定要偿还。撒母耳无论是他个人的生活,外面的事奉,大大蒙神使用:因为他要讨神喜悦,他得着神的话,然后在自己生活中活出来:别人看见他,都喜欢他:因他十分真实。路加形容耶稣,说“他蒙众人的喜悦。”撒母耳也是这样,神和人都喜悦他:因为他的信仰是真实的。

弟兄姊妹!当我们面对将来,面对许多的破囗,面对今日的社会,让我们看清楚,第一步是要抚心自问,问题是否在自己里面?孔子说:“修身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天下平是从修身开始。如果我们想,社会那么多问题,九七那么多的问号,却没想到自己的需要,可能我们将犯上何弗尼非尼哈的错误,那是何等可怕!可是如果我们肯在神光照之下,对付罪,跟从主,忠心把主的话传开:神会用我们堵住破囗。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