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我应该谢谢大家,在这十天当中,我相信讲者比听者得更多的福气,这是神的恩典。也谢谢陈牧师和我一起配搭。相信许多弟兄姊妹用祷告来托住这个讲台,这是祷告的能力。

培灵大会实在有神的带领。本届的题目都是针对着神的国。这个永恒的国,不改变的国,荣耀的国度;谁才能进去呢?就是门徒。

我们也看见神的国常有破口;因为人远离神。这几天我们一直在看旧约圣经几位堵破口者。在一年前,我所思想的题目不是“堵破口者”我本想讲主祷文,每天晚上讲一句;但是祷告中感到不通,最后才决定这十天所讲的题目。我觉得圣灵的带领实在很奇妙!

未讲尼希米见证之前,我先讲些关于我家的见证:家父生于苏格兰,他是孪生子,身体非常软弱,医生告诉我的祖母,这两个孩子活不到六小时,过了六小时,医生说活不到六天;过了一个星期,医生说活不到六个月;可是当六个月时,我的祖父母已经把他们带到中国。家父活到84岁才回天家,他也是在内地会学校读书,毕业后离开山东烟台到上海。他是个药剂师的学徒;他发现老板的女儿很可爱,就开始和她谈恋爱;但老板很不高兴,因觉得戴某没有甚么出色,所以禁止女儿和他来往;可是他俩仍很相爱,常密约外出相会;正在那时,神带领一位宣教士由日本来沪举行布道大会;家父赴会,神的话打动他的心。罗马书一章,保罗题及许多的罪说:“世人都犯了罪。”这章长论罪的经文,其中有一罪“不孝敬父母。”圣灵在家父心中说话:“你是孝敬父母的儿子,很听从父母的话;可是现在你常带那女孩子出去;明知她被父亲禁止和你在一起,虽然你们没行差踏错;但原则上你叫她违背父母的话,叫她不孝敬父母。”家父受圣灵责备,当晚作了决定,从此不再见这女子,除非她的父亲许可。同时,家父真正得救了,已往他虽生长在宣教士的家;但他不认识主;布道会那晚,耶稣基督成为他的救主;他的一生改变了。实在很奇妙!有个时期他在河南开封内地医院工作,后来到美国进修大学。神奇妙的带领,他认识他祖父戴德生的神也是他的神。他离开上海时,他的旅费不足,只够由上海搭船到西雅图;如要到达读书地方,费用没有;当他到西雅图数日,都不向任何人启齿,他只对主说:“?知道我的需要,求?为我预备。”感谢主!当他打算去买火车票时,有人把信封交在他手中;神的供应极其奇妙!信封中的钱正好购买火车票。亚伯拉罕的神是我们的神,以利亚的神,今日也是我们的神。家父进了大学,在那里认识了家母,他们念完大学便结婚,之后,来中国传福音,在河南、陕西,廿年之久传讲主的福音。一九四六年我父家要离华赴美,我们四个孩子已经出了集中营;和父母分离了五年半才团聚,就在那段期间我认识了主耶稣,在皖北地方,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救主。到美国,本拟在纽约教会学校读书;可是当我们到了美国,从西海岸要往东走之时,忽接消息说纽约州没有房子住,学校却是没有问题;我们分开五年半刚相聚,父母不想把我们安置在校舍;所以临时改变计划,我们没有去纽约,停留在麦芝根,那里有座房子,也有教会学校;我父母深感这是神为我们预备的。我在麦芝根读大学二年级时,大学一年级有位小姐,她生长在麦芝根,她小的时候,有一主日上午牧师讲道时,给青年有机会献身,这女孩到前面,当她祷告,心里听见主问她说:“你真是全心一意把自己奉献给我吗?若然,你肯否作个宣教士?”她心里回应主说:“主啊,若?许可,我愿意作个宣教士。”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下来。当她念高中时,有个宣教士到她们的礼拜堂,是刚从中国来的,报告在华传福音的情形,再次给弟兄姊妹和青年献身机会,那晚,这女孩子深感神要她在华人中传福音,她献身。想不到她开始在台湾传福音,她的姓和那位宣教士一样,因为她嫁给那宣教士的儿子,她就是我的母亲。当内子莱茵读大学时,我们彼此不认识;主步步带领我们,当时完全不知道她有心在华人中传福音;事实上,我一直拒绝在华人中传福音;因为我心想一定许多人认为我是盲从,曾祖父、祖父、父亲,都在华人中传福音;所以我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抵抗;我想读法律。但是,神真奇妙,当我在光明中行时,带领我认识莱茵,然后我才知道神在她身上的带领;那时神也让我清楚知道应该在华人中传福音,不是因着祖先的关系,乃是主自己此时要我在华人中传福音。谢谢主的恩典,神所配合的事,实在奇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神为他的儿子以撒所预备的;我想在我一生事奉之中,神有如此奇妙的预备。今天当我这见证要结束时,我愿意补充几句话:常有人对我说,你们戴家对华人教会的贡献如何如何......。我觉得不应该这样讲;如果我们是顺服神的人,一切是神的恩典;并且我觉得应该反过来讲,以我戴绍曾而言,我从华人教会所得的祝福,远超我给华人的恩典,这话是由我心深处讲的。我的儿子继宗,十一年前来香港,时在第一届华福会。他生长于台湾,读的是中文学校;虽然他长大在宣教士之家,却不认识主。有一天,林治平弟兄来找我,他是宇宙光主编,他说艺术团准备在华福会中演“庚子年”一剧,问我可否帮忙参加演出,剧中需要一位宣教士,请我扮演。我不反对;但我在中华福音神学院实在很忙,我提议请我的儿子代替,他个子比我高比我壮;林弟兄连忙说好。林弟兄邀请他,他立刻答应。数星期他们一直在排练;圣灵开始在他心里作工,一九七六年正式在此讲台上,和其他演员一同演出,其中对白:“义和团的人要来,需作个很重要的决定,到底要不要逃避,要不要离开中国?......如果在这里的中国基督徒死,我和他们一齐死,我不走。”当时他讲这话,并非口头讲而已,他心里对主说:“主啊!我愿意一生奉献给?。”所以我说,我们家从中国教会所领受的恩典实在很丰富。那年继宗回到学校时,有人问我:“戴继宗为甚么变了,和过去不同了。”我说:“是的,他重生了,变成一个新造的人。”谢谢主的恩典,他今年五月底从神学院毕业,六月底在美国东北波士顿华人教会,和李寿全牧师配搭,学习事奉主,过两年,他盼望在台湾和香港华人之中传福音。神的恩典很奇妙!约书亚说:“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求主给在座每位青年这样的心志。

今天晚上,我们不可能讲完尼希米的见证;因为只有几十分钟的时间。

尼希米的确是位堵住破口的人,请各位特别注意!工作的开始是从心里的负担开始。

第一,尼希米是位关心的人,这位原来在非常安全的地方,工作单位相当重要,地位很高的尼希米;他和但以理一样,在巴比伦一带工作。四围大多数人非犹大人,他所服事的王也非犹大人;可是有一天他看见自己的同胞,便问:“耶路撒冷的光景如何?”由此可见,他的心绝非忘本的人;虽然他处于安全之地,他想知道耶路撒冷的光景;神百姓的情形。当他听到报告,心里非常难过,他肯接受报告;他虽然明知所报告的必是耶路撒冷城极坏的光景。

我不知道今天一般的基督徒,是否更清楚更深刻地了解世界的需要,许多未听过福音者,走灭亡道路者的光景,他们在何处,我们是否了解?有时我们从不过问,似乎与自己无关。

第二,尼希米以祷告为工作的开始,当他听到有关于耶路撒冷的光景,他并非一时之感动而已;他四个月之久祷告且禁食,因所听的报告大大感动他的心。尼希米的祷告,如何地崇拜,如何地认罪,为同胞代祷,向主祈求帮助,求主在他采取行动时,把当说的话放在他口里,引领他的脚步,走主要他走的路。

尼希米的祷告作我们的榜样,盼望大家读尼希米记,有关四个月之久的长篇祷告。

神的工作,堵住破口的工作需要祷告;没有祷告的基础,工作不会成功;得不到神的启示和带领,工作由始至终是靠祷告。

第三,工作开始时尼希米采取行动,当他听到报告,可能有很多的思想,很多不同的反应;或者他想,祷告了四个月,已尽了本份,贡献不少了,可以卸任了;也许他想,这事与我无关,我在皇宫是王的主将,担任重要的工作。因为当时的王害怕人以毒药谋害,所以担任酒政是保护王性命的人,有的当酒政者甚至是宰相。尼希米向王请假回耶路撒冷,他毫不顾虑,王是否准许,是否因此大发雷霆,以后回来是否仍保留工作地位?王发现尼希米心中有事,问他要求甚么?尼希米立即回答:“王啊!求你差遣打发我回去。”尼希米要亲自回祖国,他不以金钱派别人代替;虽然重建城墙需要钜款。我发现有不少青年以钱换生命;神所要的是你的生命,你的一生;可是我们对主说:“别人去,我可以奉献金钱来支持。”神要的是尼希米自己;他说:“主,我在这里。”他对王说:“求你打发我去。”于是工作就开始了。

我们看见堵破口工作进行之时,有两件事情大家注意。有很多的祷告,我已说过尼希米的祷告;但这里有两件事,一是尼希米的计划和组织。二是敌人的反对。在教会,有时一些基督徒错误的观念,以为有计划有组织就不属灵;这是错的。如果我们的计划和组织代替圣灵的工作,这工作必不成功;若在圣灵引导之下冷静思想,订计划,工作有组织,有条有理;因我们的神是有计划有组织有条理的神,我们看见,神创造天地的次序,建造会幕的计划,圣殿工作的进行,以色列支派的排列;就知道神是有计划的神。为何我们觉得,根据临时的感动比较属灵,而冷静下来,祈求圣灵带领我们的思想,为何不属灵呢?

尼希米是个有计划的人,在他四个月祷告之时,他一面祷告一面思想。何以见得?因为王问他要离开多久?需要甚么?他一口回答,可见他曾经思想过此些问题,早有准备。一个堵破口者,必须有好计划;并且工作必须有好的组织,计划和组织都由祷告中圣灵的感动而产生。他向王要诏书,如果到了耶路撒冷才想要诏书便来不及了,必被敌人拦阻他的工作。王给他诏书,他所要走的路就通行无阻了,建造城墙所需材料也都备齐了。第二章讲到尼希米半夜出去巡视,虽然很危险;但他觉得必须亲身了解耶路撒冷的需要。一个堵破口者,为了工作需要,应亲自有认识,然后才能向同胞讲话;次日他招聚以色列的领袖,向他们说话,激励他们的心,动员他的同胞;若不事先观察,实在作不到。他把黑暗的光景告诉同胞,他不肯敷衍地说不成问题;因他晓得共处于极度恶劣环境之下,所以就开门见山地对他们说:耶路撒冷的光景如何如何,然后他开始作见证。在第三章,两次有句同样的话:“我神施恩的手怎样帮助我。”(三8-18)他题及神的手在他身上,他为何要离开书珊的王宫,他告诉同胞,这异象是出于神的。

各位青年!如果神带领你一生事奉他;相信许多弟兄姊妹已有这样的带领。当困难来到,能够藉着神拣选你之时,见证神如何将异象给你,你在一切逼迫困难之下可以站稳;因为你知道是遵命而来的,是出于神,是神的手带领。

尼希米身居高职安闲的位置,居然回耶路撒冷,绝非出于自己。以斯拉也是用同样的这句话:“神的恩手在我身上帮助了我。”这句话决定了三件事情,第一是神的供应,当尼希米和以斯拉从远方到耶路撒冷之时;神用奇妙的方法把金银供应他们。神的供应,神的恩手!

兄弟站在这里,真是愿意见证神是信实的。内地会一百廿多年的历史,每个月神供应他仆人生活的需要,今天全球内地会同工有千人之多,是不向别人开口,这是神知道的,神感动弟兄姊妹的心,实在很奇妙,我们数月来新加坡总部重建办事处,两年前当这异象来时,我们觉得工作扩大了,同工增多,特别是亚洲的同工;需要扩建办事处;但当时一个钱也没有,工程进行时,每月主的供应都超过我们所当付出的,到了工程的尾声,距完工前三个月,我们又看见主的供应。

我想到新加坡有个华人女孩名莲达,她有很美的见证。她读神学期间,有天从家里出来,邻居的马来人太太对莲达说:“最近我观察你的生活和一般人不同;我们的女儿可以和你作朋友吗?”莲达非常高兴;因为她正盼望带领她信耶稣,如今终于实现了,马来女孩归入了主的名下。后来,有一次她到莲达家里,看见莲达的母亲独坐,似乎非常难过,就问她是否因不久莲达将到外地当宣教士,无法按月供应生活而担忧?说:“是的。”马来女孩对她说:“莲达走了以后,以往她供给你多少,让我来负责。”这是神的供应。神是信实的,神要你作个堵破口者,难道你看不见他是信实的吗?他施恩的手在你身上时,他供应你一切的需要,在人才方面也供应,在路途中也保守你。以斯拉和尼希米都有此经验,神的恩典在他们身上。

尼希米进行工作之时,敌人来攻击,内忧外患。这几天,我们看见神所拣选的人,当他们堵破口时,都处于风雨中,在相当考验之下。尼希米也是如此,人嗤笑他,威胁他,甚至采取行动和他打架;可是尼希米以祷告胜过他们。可能你读第三章觉得索然无味,诸多名字,诸多的门,诸多专用名词,毫无意思!我倒觉得很有意思;因看见尼希米的计划,看见神儿女的同心。

教会中,常常个人主义太强,基督徒领袖各自为政;好像许牧师所题的,有时宗派主义太浓厚,超过一切。我们没有想到神的国,我们所见的是自己的范围,没看见我们所建造的是神的国,我们所堵的破口是神国的工作。孙中山先生说中国像一盘散沙。多少时候教会岂不如此,教会中信徒之间不和睦,领袖之间互相轻看,教会团体彼此不和,彼此竞争。

尼希米带领同胞,同心合意重建圣城,把破口都堵住了。这是神的工作。

尼希米带领同胞在属灵的奋兴中,城墙完成,尼希米带领同胞读神的话,以斯拉讲解圣经。到了第九章,全以色列民伏在神的面前,认罪悔改;神大大作工,外面工作已经完成,内在的事正要修理。到了第十三章,尼希米看见社会不对的地方,看见神的百姓没有分别为圣,圣殿中有不洁之物,许多人没有奉献十分之一,导致神的工作不能顺利进行,许多神的百姓忘记安息日,甚至信与不信者通婚。尼希米看见有圣殿,有城墙;可是他知道更重要的,是神的儿女的心,要完全向着主,完全归主。过去,神的忿怒临到他们身上,如今归回,重建圣城圣殿,尼希米带领他们彻底悔改。我们看见神赐福,看见工作的发展,看见福音传开。尼希米是个堵破口者。

今天你看见教会的光景,看见许多的破口,你也知道自己属灵的光景,你肯不肯作个堵破口者?我不晓得我们还有多久,有没有十年,有没有更长时间?

在新加坡有个弟兄给我作个小见证。两年前薛医生到中国西安参观。那天是礼拜六,他到秦始皇陵之后,他问向导,西安有没有礼拜堂,他想去礼拜。那人说该地似乎没有基督教会。于是薛医生心有所感到那边开个礼拜堂,每主日有聚会;当晚他上床睡觉,心里不安,他想到西安是大都市,有很多同胞却没有教会;他在睡梦中看见一个穿短裤的中国男孩子走过来,就问他是谁叫甚么名字?答说:“我是耶稣。”薛弟兄一惊,耶稣问他:“你要我何时回来?”他马上说:“不要现在回来,我们还未预备好,还有,你所交给我们的工作还未作完。”耶稣说:“好吧!我再给你一代,我必与你同在。”我不知道薛弟兄的梦是否带着预言的意思。主对我们说:“还有一代。”

今天在华人之中和华人之外,还有千千万万人未认识耶稣;在我们的地位,我们的工作,我们是否不关心,我们肯否像尼希米说:“主啊!请差遣我。”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