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生命的解释

李既岸

约壹书一章的信息

在未讲本题目以先,得将本书的大概,述说一下:本书共分五章,是主耶稣的爱徒──约翰──在晚年时所写的。写的动机:是要勉励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这七个教会,除了士每拿在上帝前得有生命的冠冕为他存留外,其余的多是名生而实死,或半死而半生,因未有完全和丰盛的生命之故。故约翰在本书,特注意生命这个题目,务使他们都了解而且接受耶稣为他们的生命。

本书的开端,就论到生命的事情,一1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但到本章的结束,却论到偶像的事情,五21说:‘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为甚么首尾好像不相合?各位须知偶像是些甚么东西?诗篇一一五4-7形容偶像说:‘他们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却不能出声。’故偶像的别名,就是没有生命的东西。没有生命的东西,我们既当远避,则有生命的主宰,我们便当接受了。我们既接受此生命之主,则我们的,口可以言,言主为救主,眼可以看,所未看的主,耳可以听,所未听主的声音,鼻可以闻主的馨香,手可以摸主的十字架,足可以行主所给我走的道路,因与生命之主,发生生命的关系呢。这是本书对于那七个教会最大的贡献,同时也是老约翰对于今日我们最大的贡献。

今晚弟的目的,也是圣灵的目的,是要各位明白(1)生命是甚么?(2)用何法可以得着生命。

(一)生命的所在──我们内面……自己知之

生命是在我们内面,所谓内在的生命,你有生命,我不知道;我有生命,你也不知道。个人有此内在的生命与否,只有自己知之。从前北方某国王,在自己诞辰的那一天,大张筵席,欢宴群臣。所以有许多人送礼物给王。至晚上,王问其年仅六岁的幼儿说:今天那么多人送礼物给我,你是我的爱子,也当送给我礼物才成。他答道:我的礼物,早已预备了。遂急携出小包来,双手献与父王,王解开一看,包内仍有小包,再拆了,拆了,五层之后,才看见中有一‘心’字。王问其送一心字,有何意义?他答:我没有甚么礼物可送,只有奉献我的片心而已。王说:你献心给我,我甚为悦纳,不过为何用五层厚纸封包,岂非有意弄巧吗?他答道:不是,你看我衣服不是在外吗?但衣服之内,尚有皮,皮之内,尚有肉,肉之内,才是心之所在,此‘心’字用五层厚纸封包,是表我所献给父的心,是在我最深处的心之意。国王始恍然明白。我们有内心,亦有外心。属肉的可听肉心,属魂的可听魂心,属灵的可听灵心。在我们里面的心,既可分成此三种,那么我们不应用魂心或肉心来接纳主,惟有用灵心来接纳主为我们的生命。

约翰廿一章记载耶稣一连三次问彼得说:‘你爱我么?’为甚么耶稣这样重复?有人谓彼得曾三次不认主,故主这回三次问他,使之引起前尘,导作新人,但还有别的意义,或者耶稣是先问他用肉的心爱我么?继问你的魂的心爱我么?最后才问你是用灵的心爱我么?请问彼得最后如何答主:主阿!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这个‘我’字,自然是指悔改之后的我,即已脱离了属肉属魂的我,而是个属灵的我。这是彼得进入属灵的第一次的表现。耶稣得到最满意的答覆后,承认彼得已够程度,可以坦白地告诉他:‘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了。’

复次;保罗尝作证自己曾被主提到第三层天上去。第三层天是甚么地方,就是乐园的所在。乐园是谁的居所?不是上帝和众使者众圣徒的居所吗?所以为保罗必将联想到我们的最深处,就是上帝的殿,上帝不是要住我们的肉里魂里,乃要住在我们的灵里。

从前以色列人的会幕,共分三层:(1)外殿(2)圣所(3)至圣所。至圣所里有一特别的东西,就是施恩座,这是表示上帝的所在。我们的全人,亦像会幕之有三层:肉表外殿,魂表圣所,灵表至圣所。我们灵的部分,亦有施恩座,为上帝的灵所居住的。约翰壹书一10说:‘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上帝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这里说:道在心里,道是甚么?道即上帝永生之言,质言之,道即上帝。道在心中,即表明上帝的灵可在人心灵中之意。我们的灵里有上帝之灵,故保罗谓:‘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

其次,道在其中,即生命在其中,盖道就是生命。腓立比一6说:‘我深信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可见上帝在我们心里,不是呆呆地坐着,乃是要作工的。此处用一个‘动’字,则知上帝不是要肤浅的住在我们的肉里或魂里,便从此罢手,乃是要深入地进到我们的灵里,才得满意。在这里,复可令我们知道一件:即上帝在我们的灵里动其善工,同时魔鬼也要在我们的肉里魂里动其恶工。所以谓肉与魂都无益,只有灵才有益处啊!

雅各四5说:‘你们想经上所说是徒然的么?上帝所赐住在我们里面的灵,是恋爱至于嫉妒么?’这样看来,上帝不止动善工‘在’我们里面,更要永远‘住’在我们里面,不是作客人,只在那里暂时的休息,乃是作主人,作君王,要在那里永久居住,并且要在其中立了国度。我们多人没有耶稣住在心中,因先有魔鬼在我们的魂里或肉里动了恶工之故。因为善与恶不能同时并存,犹之光与暗不能同时并在,真与假不能同时并立一般。

各位,你有圣善的灵住在里面否?若还没有,则主今晚要叩你的心门,请你快快谦卑用灵与诚来接纳主吧!恐有人说:像我这样卑微的人,上帝的灵,那肯住我的心中呢?那也不然,只要你愿意便得。看耶稣昔日降生于伯利恒,那时客店没有余地可容纳主,只有那肮脏的马槽,肯虚心接受,主也不嫌弃它,藉他作出世的摇篮。故我们对于这件,尽可不必挂虑的。

(二)生命的征实──我们外面……人皆知之

约壹书一7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上帝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有生命在里面,则必有生命之光显于外面,而在光明中行,所谓‘有诸内必形诸外’是。马太廿五章记载那十童女的故事,其中有五智五愚。那五愚女为甚么要被关在门外?是因她们灯里没有预备油。我们的灵里若没有圣灵,则行为上必没有光亮显出。马太七16,17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就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里面有甚么?外面不能不表现出来。耶稣最痛恶那些里面没有生命,而外面假装著有生命的人,故常斥责他们为有祸。他们外面是装饰的坟墓,里面是枯臭的骸骨;外面是驯良的羔羊,里面是凶狠的豺狼。外面使人得知他是敬虔的善良仁翁,里面实际是假冒为善的乡愿。所以然者,没有内在的生命之故。

美国有位牧师,在某旅店住了月余,临行时算账,对司理人说:我是牧师,请你在旅费上,减少一点吧!旁的一个工人即抢着说:他不是牧师。牧师说:我有名片为证,你怎样说我不是牧师?那工人说:我见你吃饭前没有做祷告,平时也没有读圣经怎么是牧师?牧师很惭愧的无话可答。哦!没有属灵的生命,自然不能表显属灵生命的动作。没有属灵生命的动作,为旅店的工人看不起,更将何以为上帝看得起呢?

北方有一小教会,在六七年间,突加进二百余教友,其所以有此进步非关传道人之力,乃一哑吧教友所作的工。怎么说呢?因这教会有一哑吧教友,富有基督的生命。他见己既不能用口作证主道,乃因用行为宣扬主名。他住在附近,有一条很小的沙河,既没有船资可过渡,也没有桥可利行人,故行旅每过此河,必须脱除鞋袜以涉水,多人苦之。那哑吧教友就利用此河来为主作工,每日用三四点钟时间,坐在河边,自动的背人渡河。渡后,则指示那人看他预先在沙地上所写就的‘信耶稣得救’的五个大字,历数年而不懈。因而许多人受感而归主。他也曾背我,我请他指示我看见那五个大字,他摇首示意,意即你已信了耶稣,可不必看了。这是北方某教会奋兴的缘因。那哑吧的教友,不会讲话,也没有甚么动人的新奇方法,他只凭着一腔热血,喜背他自己的十字架。他每次背人,则当作背十字架,故能救己而救人了。今日中国教会不是很需要此等教友吗?腓立比二15,16说:‘使你们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庛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听我在基督的日子,好夸我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有好生命,必有好行为,电光是从电流生出,好行为是从好生命发出。信徒的好行为,好像‘明光照耀。’马太五16说:‘你们的光也当照样的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信徒最要的本分有二:(一)荣神(二)救人。这些都是积极的。某信徒说:‘若上帝愿意失去他的荣耀,我则愿意失去我的灵魂。’此话是有深意,倒过来说:上帝必不肯失去其荣耀,犹之我们必不愿失掉其灵魂然。上帝宝贝自己的荣耀,既如我们宝贝自己的灵魂,那末,我们若亏缺主荣,或羞辱主名,是无异于用脚践踏主,令主大蒙损失了。信徒当知现在我们践踏主,将来主必亦践踏我们,因圣经明说:主将先审判其家人,然则我们当如何谨慎儆醒呢!

某地有一位可爱的弟兄,他是个木匠,当日告诉我一般经验,说:一次,邻家请他作工,他用刨削旧的木板,那知板有钉子,刨子碰着钉子,钉子乃将刨子碰坏了,他恼极骂了一顿。回来心中极其难过。我不是基督徒么?为甚么竟破口骂人?乃即祈祷求神赦免。明天,又到那里作工,仍旧是刨旧木板,仍旧是碰坏了刨子。此时,他的口像被封闭了似的,绝口不骂了,但口虽不骂,却从心里骂。回来,良心仍受责备,乃再祷告说:‘神阿!我的口虽不出污秽的言语,惟心里仍充满詈骂的念头,我真是个该死的人阿!’第三天,再往那里作工,刨子仍是给钉子碰坏了,这原是当心不来的事。那时候他口固不骂而心也不恼了。他喃喃地唱着赞美的诗歌,身心也得着一种莫名的平安喜乐,他已战争得胜了。这是证明里面有得胜的生命,外面才表现得胜的行为。

我们信徒是一部活的圣经。信徒每日看圣经,世人亦每日看圣经,即世人每日可看见你我信主之人。我此次搭港沪轮船时,船内凡和我邻居的人,都知我是个基督徒,因见我有圣经随身之故。我们当随时随地表显主,高举主,若辈隐藏主的信徒,适足证其没有基督生命而已。

表显主,外面似乎要牺牲一点,然亦是值得的事,当思牝们做罪人时,其牺牲岂不更大吗?

末了,再说到两件事情:(一)马太五13-16,耶稣曾指我们当为光,为盐,为城,这是信徒当备的美德。盐的本体如何,我们知之但其体虽可以见,其味则不之见。光的本体我们亦可以见,但若电的电流,我们则不可得而见之。城的本体,亦人人有目共睹,惟埋藏在地下的基石,谁人得而见?可知没有不可见的里面的充实,则断没有可见的外面的功能。请问我们愿意做此三者么?(二)有内在的生命,又有外表的行为时,我们便当小心,不可有属灵的骄傲许多人在此失败。但当牢记下面两节圣经:约翰壹书一6,7说:‘我们若说是与上帝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上帝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里有两件事:(一)耶稣的血能洗净我们的罪。我们得有生命,乃洁罪后之自然结果。(二)我们有好行为,是因与上帝相交,多得他属灵的感动。二者都为神的工作,一为神消极破坏的工作,一为神积极建设的工作,然则我们又有甚么可夸呢?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