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陈终道牧师

经文:(赛六1-13)

以赛亚在乌西雅王驾崩的时候看见异象。乌西雅总算是一位好王,在位的年日亦颇长;但可惜稍有成就便心骄气傲,擅进圣殿烧香;而长了大麻疯,故此,不能正式执政,只好由他的长子执掌王权。当国家渐走下坡时,一个大致上称得上好的王却驾崩,就会使人更落入失望中。何况,接任继位的约坦王更坏得多,亚哈斯王就更不用说了。当时,北方以色列国已接近灭亡,令到南国大感到悲观。这时,先知以赛亚看见异象,他看见神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乌西雅王虽然晚节不保;但坐在宝座上的神,却是永远不改变的。

旧约中,除祭司以外,连王帝也不能在圣殿烧香。(代下二十六16-20)清楚记载乌西雅王擅进圣殿烧香的事;因此,他长了大麻疯。祭司的选立,除了只指利未支派外,还须指明要由亚伦的子孙才可以选立;故此,旧约中很多人羡慕作祭司的事奉。连大卫王也不例外,他更渴慕能在神的殿中事奉。乌西雅王因为心高气傲要烧香,结果长了大麻疯。耶罗波安所犯的罪,除了设金牛犊代替神之外;还选立凡民作祭司,即按立亚伦的子孙以外的人做祭司,实在是罪上加罪了。其实事奉神的权利并非每个世俗的人都能得到的。因此,今天我们因基督能成为祭司的国度,有权利事奉神;就不要轻忽这个权利了。何况,这在旧约,是很多君王所羡慕,甚至要争夺也得不到的福份。乌西雅王虽然作了不该作之事,但他到底也是羡慕这福份。可惜,今天的基督徒虽有这等权利,却不晓得爱惜!

然后,以赛亚描写他所看见的异象。他看见神高高的坐在宝座上,衣裳下垂遮满圣殿。我相信以赛亚必定是在圣殿中,敬拜神的时候看见异象;然而,他所看见的却是天上的圣殿,只有天上的圣殿才有宝座。衣裳遮满圣殿,有两个解释:其一是指神的荣耀充满圣殿,“衣裳”其实是征一种荣耀,充满圣殿。我个人则更喜欢另一种解释,我相信先知所看见的,是真正的衣裳。这不但以赛亚曾看见,使徒约翰也曾有同样的看见;还有其他先知,看见人子身穿白衣,同样是看见衣裳。衣裳遮满圣殿;意即连同地上的圣殿,也在神的衣裳荫庇下,先知在圣殿中敬拜,显得自己极其渺小。地上的君王已成为过去,然而天上的神却永远存在;他的荫庇、眷顾、荣耀和能力,要保护属他的人。地上有一九九七、天上的神却没有所谓一九九七;因为他从亘古到永远,坐在宝座上;永远不变,他的衣裳遮满了圣殿。

此外,“其中有撒拉弗”,有六个翅膀,分别遮脸、遮脚及飞翔;表现出不配的含意,可见就是最接近神的人,也不敢面对神的荣耀。这异象特别之处,是天使们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这是他们对所事奉之神的形容词。有人说,将来在天堂的生活一定是非常的烦闷,要整天唱诗赞美,必定缺少乐趣。但是,从天使们彼此呼喊赞美神,却表现出有未尽赞美说话之感。相信大家也认识有些老人家,他们在人前不断诉说儿孙的趣事,永远不会生厌;还总感到未能讲尽种种可爱的事,每次提起都像新事一般。天使之表现,就像怎样呼喊赞美,也无法唱尽神的荣美及圣洁;故此,他们还不断地唱着,互相呼喊赞美神。

接着,以赛亚看见圣殿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这个圣殿料必是指地上的殿。于是,以赛亚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其实,天使没指责以赛亚;但从天使的赞美声中,先知已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嘴唇不洁的人。从天使的颂声中,先知已领悟了神是何等的圣洁。于是,他将自己与天使比较;却只能说:祸哉,我灭亡了。先知深深感受到自己的不配。试问,我们曾否有这种体会和光照,使人从心灵醒悟的体验呢?事实上一个人若没有圣灵的光照,就不会看见自己的罪,也不会去认罪。

何以先知特别提到嘴唇不洁的罪呢?雅各书曾说:若有人在言语上没有过失,这人便是完全人。事实上,在我们一切生活行为上,说话是占最多比重的行为;每个人都是说话多过做事,因为开口说话在所有行动中,是最方便的一种。故此,以赛亚强调自己是嘴唇不洁之人,又是住在嘴唇不洁之民中。意思是不但自己会讲不洁的话;同时又会受人的影响而多说不洁的话。例如是非、毁谤的说话,只会愈传愈多,愈讲愈难听。故此,以赛亚看见异象时,就说:祸哉,我灭亡了。当先知有这种醒觉时,神便洁净他的嘴唇;天使从坛上取下红炭,沾先知的嘴,便除掉罪恶。这“坛”必定是指献燔祭的坛,这坛首次点着的火,是神从天上降下的。因此,燔祭坛又是预表基督的十字架;他将自己献上,如馨香的祭,为人赎罪。

我们凭甚么来洁净自己呢?是凭基督赎罪的功劳。只有将自己完全献上,让燔祭坛的火燃烧我们,才有资格为主传讲讯息。嘴唇的影响遍及人的全身;当我们懂得谨慎言语,为神而用时,这嘴唇才是洁净的。以赛亚被燔祭坛的火沾他的嘴唇,他便得洁净。因为一个人能在言语上谨慎,他所受的造就,将是整个灵性生命也包括在内。

其后,先知又听到呼召──“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真正照神的话语,而发出的警告、责备或劝勉,是不受人欢迎的。以赛亚也心有同感。故此,神再次对他发出呼召,因为愿意去的并不是很多人。尤其是这个世代,人从小便给宠坏了,是不受责备的世代。以赛亚的使命更是非常艰巨。因为他的听众虽是再三听道,也不受感动的。(赛六9-10)新约中,保罗曾引这段经文向犹太人传讲。(徒二十八23-29)形容那些听众的硬心,是“恐怕”──害怕因听道而受感动。然而,神却不改变他的信息,表明神一再的忍耐;仍然差遣他的仆人来劝告硬心的百姓。这便是以赛亚所肩负的使命;他的使命艰巨,讯息无人欢迎,但仍然要忠心去传讲。

“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以赛亚回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求主施恩,让我们在神面前看见自己的不配,又看见神的伟大;使我们能洁净自己的嘴唇,有胆量在这悖逆的世代中,为福音作美好的见证。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