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杜伟力牧师

许多时候,我们视而不见;甚至在路上偶遇迎面而来的朋友,只是直眼呆望却不自觉。有次我向朋友借本书,他遍找不获;其实那本书就在他眼前。

耶稣和门徒在一起看的东西,耶稣真正看见了;但门徒虽看却看不见。耶稣不住地呼召门徒看他所看见的。他们经过各城各乡,看到成千上万的人,耶稣看见,门徒看而不见;所以耶稣对门徒说,你们看见我所看见的吗?现庄稼已经熟了。(太九35-38)他们到了撒玛利亚,看见了一个撒玛利亚妇人;门徒也看,可是只看而不见,耶稣问门徒,你们看见我所看见的吗?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另一次耶稣和门徒由加利利上耶路撒冷;加利利居北,犹太省居南,中间是撒玛利亚有捷径可达犹太省;但因撒玛利亚人与犹太人有仇恨,所以加利利人如要南下犹太省,都绕道经比利亚;耶稣和门徒也是绕道而行,因撒玛利亚人不准他们经过。(路九)

因偏见以致视而不见耶稣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当求庄稼的主,打发人出去收他的庄稼。”(路十2)说是耶稣在比利亚说的,他见到那些群众,但门徒看不见;我想原因在于偏见,观点带着角度。人有时戴著有色眼镜,观看事物五光十色;有时戴另一种眼镜,看人的教育程度、看人的贫富;有时戴社会所给的眼镜,从文化历史上遗留的偏见来看事物。加利利人一向被鄙视、被看为毫无价值;耶路撒冷和犹太人,则被公认为高贵的。人都认为从加利利出来的,没有好东西;其实、耶稣的门徒多数都来自加利利,门徒对于自己的穷乡存在低微的价值观。歧视加利利人,也歧视自己;因此就忘记耶稣对加利利人的真正看法。

我们常忘记周围的人,以致失去对他们的负担和异象;想到远处的非洲或美洲而忘记近邻自己的同胞、家族、在座中很多弟兄姊妹来自非基督教的家庭背景,家中惟你一人信主;你对家人有否关心呢?要记得这是你首要的责任;神要为他们向你讨账,你天天和他们相处,不要为了偏见而忘记他们;甚至因他们的讥笑或反对,极力远避;整大在教会和基督徒们交往。这样,本身是没错的;但是如果你不关心,不为他们祷告,不寻找他们;谁来领他们归主呢?

一般人常提起加利利,撒玛利亚,犹太诸省;却不提及比利亚省,无人理会;但却引起耶稣注意这里是个等待收割的工场。

千万莫受偏见影响,把某些人置之度外,忽略他们。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怎能忽视?数年前神把这样教训提醒我。

有次在印度搭火车,车里有个好像乞丐的孩子,当他走近,我以为他来乞钱,我不理他,不想和他讲话,觉得令人讨厌。但他仍不放弃,对我说:“我不是求乞的;因父母把我逐出家门,我父亲是个醉酒汉,母亲离家跟别的男人去了;我举目无亲,我不想求乞,只希望找到工作。”我遂即听见神对我说:“这孩子是按着神的形象所造的,你竟然把他当乞丐看待,置之不理。”自从那时开始,我就小心起来。我所见的虽是个衣服褴褛的孩子,但耶稣却问:“你有否看见我所看见的?”

约翰四章载,耶稣坐在井旁。昔时撒玛利亚的居民都是靠水井供应用水,早晚妇女们都到水井打水;藉此大家闲话家常,交谈甚欢。有一女人在中午时候,到水井打水、因她想避开那些专门论断批评人的妇人。门徒从水井处去到村落买些食物,在必经的通道上可以看见那个撒玛利亚妇人,但他们却视而不见。

撒玛利亚人是饱受仇视的人,加利利人是饱受歧视的人,比利亚人是饱受忽略的人;耶稣看见这三种人,都有特别的感受,认为他们都是等待收割的庄稼。人的本性常承袭别人的偏见,没有耶稣基督的眼光看见别人的需要。

保罗说:“从今以后,我不凭着外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林后五16)保罗又说到基督的十字架,耶稣为我们死了复活,从今以后我们怎能为自己而活呢?我们应有新的角度来看人,十字架把我们看人的角度扭转。我们看人,不管是犹太人,法利赛人,我们应以加略山,耶稣十字架的角度来看。整个人类可分许多群体,好像美丽的图案;语言,肤色,形状,表达都有所不同;如果全人类都是一样的,未免太单调。神对每种群体都有负担;我们怎样看法?有没负担?

我和香港差传事工联会的弟兄姊妹聚会,发现从香港派出的宣教士,只有62%单向中国的传福音,其他全世界还有八亿五千万的回教徒,他们有的说阿拉伯话,有的说土耳其话,有说波斯话的,这许许多多人都没有听过福音;但我们看不到这些需要,因我们的眼睛还没睁开。神岂不向我们追讨这笔责任吗?耶稣向门徒呼吁:“你们需要看见我所看见的!看加利利人!比利亚人!撒玛利亚人!不要给偏见所限制!”香港有许多回教锡克教徒、印度教徒;有何教会对这些群体有福音的工作呢?在座有谁每天为他们代祷呢?在印度我们很关心锡克教徒,他们一千五百万人之多,教会和我们都忽略了他们;印度锡克教徒成为社会的大患;神提醒我们要分担这个责任,或我们以为他们很难接受基督;但你有否为他们祷告?有否尽力传福音给他们呢?香港教会有否为未信主者分担工作呢?我们有多少工作是向着其他宗教群体作的呢?主对门徒说:“举目向田观看!”受歧视的加利利人、被憎恨的撒玛利亚人,被忽视的比利亚人,我们应以耶稣的眼光来看他们。

因偏见存有的印象致视而不见门徒从加利利和耶稣一同旅行,耶稣沿途行伟大的神迹宣讲天国福音;他们全神贯注,只关心自己的灵性的长进;但看不见耶稣所关心的。这正是今日教会的许多基督徒面临的危机,只关心自己教会的增长,自己教会的群体,建堂,计划,活动;对于未闻福音者却视而不见。

我在印度的城市作牧养教会的工作,四围都是印度教和回教徒,有阿拉伯和中东来的人,有一年圣诞,我们初次计划要请他们来一同庆祝,会友们都心存恐惧,担心他们家有恶狗,怕他们凶性大发;但是当他们到来时都非常兴奋,准备到时欢迎他们。有个回教徒还说他从来未踏足礼拜堂;有个家庭说他们不明白基督教的圣诞是甚么节期,他们只知道基督徒在这节期可以吃喝唱歌跳舞。你又怎能怪他们对基督徒如此看法,因未曾有人向他们宣扬圣诞节的意义。另有一家庭还请我们到他们的家庭唱圣诞歌。

弟兄姊妹!千万勿忽视任何人,以为请他们必不会来的,今年葛培理将来香港,这布道大会并非只为基督徒,香港有许多锡克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岂可忽视?

耶稣和门徒到了撒玛利亚,他们肚子饿了,门徒只顾为肚子饿去买食物,专心贯注于食物,虽然这是合情理的事;但却看不见耶稣要他们看见的。我们可能传神贯注自己的事业,家庭、需要,顾虑,这并没错;但不要专心为这些事物而忽视耶稣要我看见的。我为香港的信徒和教会很有负担,所以说这样的话;我们只牵挂九七问题,却忽略当前的任务,现离九七还有七年,耶稣要我作些甚么?不要只顾生存而忘却前面的良栈;神安排你在香港,这里有很多机会,有许多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人,你为他们作甚么?是否整天为九七年思虑?主要你思考的不是这个,乃是叫你为着永恒。

耶稣所看见的有三点

耶稣看见群众的困苦意即受苦、饱受苦楚,因罪受苦,他们心里呼叫:“我怎可能从罪恶里得着赦免?”有个印度教青年住在印度北部,他很想罪得赦免,因而请问了许多不同宗教的人;教师告诉他要读印度教经、但仍不得答案。有天见了个异象──十字架,他不明白是甚么;他的心更加乱,就继续请问人,他在百里之外找个基督徒:介绍他认识了十字架的意义且信了主。之后、他因信耶稣被家庭逐出脱离关系、家产也不给他;但是他却因得赦免满有喜乐,他对我说:“我到处寻找赦罪的道理,终于在圣经中找到了;除了基督别无拯救。”

世上充满了心里有罪咎感以致苦楚的人。印度某地区在宗教节期中,有的男人用铁枝穿透舌头、表明赎罪。许多人因罪咎饱受苦楚。你我已经知道罪恶得赦免的方法;可是有没看见其他的人像耶稣所看见的呢,西藏的宗教对赦罪的字眼不存在念,西藏人握着小纸头(他们的祷告文)向佛祈祷,把小纸头放在草丛中,不断地谂。西藏人从未公开接受福音,他们天天过着惧怕邪灵和惧白死亡的日子。全球有八亿五十万回教徒;有个在中东工作的人告诉我们,他是航海差会的会长,有次他和朋友驾吉甫车,忽遭一个全身武装者拦阻停车;等他上了车命令开车,全车的人都沉然无声。宣教士为这位强蛮上车的人默祷,求主感动他的心;接着那人咳嗽,宣教士问他是否身体不适?那人就开始说他害病怕死。从外表看,他全身武装、威风凛凛,实际上他非常怕死。宣教士向他传福音,说耶稣基督来“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为奴仆的人。”(来二14-15)许多回教徒内心都有死亡的恐惧、因回教教义不题死后的前途,为此恐惧所苦害。

耶稣看见困苦流离的人“流离”意即无人帮助,无人关心被人践踏,如跛脚有病的羊站不起来。在一高楼大厦里有个极其孤单的妇人,每至午夜不能入寐,直到电台播完节目听众说晚安;因为际此之外无人和她说话。我们有没耶稣的眼光看见这样的人呢?我们看见许多人有需要竟然麻木不仁!世界宣明会的创办人罗拔;战后到韩国、他看见许多人的苦楚,看见人的需要;看见因战火造成的孤儿寡妇,他说:“令神伤心的事现在伤我的心。”各位!你有否看见耶稣所看见的──受苦,饥渴,贫穷,许多人在属灵事上迷茫。

耶稣看见迷失人他们同羊没有牧人。有次我到澳洲,朋友带我参观羊场,位于路旁;如果羊从篱笆窜出去、就不认识回羊圈。羊需要牧人带领不致迷牧失。印度有许多宗教,佛教起源于印度、印度教、回教、锡克教、沙地新教等……教徒都诚心敬拜假神。耶稣基督才是唯一的道路;如果他们没有听过耶稣不信耶稣,他们就将迷失,他们需要救主!世上有何职业,道路值得你献上生命去带领人归向基督呢?青年们!你将生命透支在哪里?是否在于引人归向基督,成就你人生最伟大的事?世上一切都会过去,天地都要废去、唯神的话永远常存,信耶稣得永生、永远与主同在;如果拒绝耶稣基督,将永远沉沦下地狱。若商人投资在神的话语上、向人传达、叫人明白神的话语,领人归主得永生,你的喜乐何其大!只要把你的人生投资这事工上、你永不失望。人若没有基督!就永远灭亡。耶稣说:要放开眼光看人,又说现在要收的庄稼多,庄稼已熟、收割急不容缓!生命很快将过去、良机勿失!

耶稣说:“你们要求庄稼的主”耶稣不是叫你单单祈祷,叫别人出去工作,祈祷不过是向主委身的要求;但如果要结果子,必须付上代价。东德有个神学院教授,当德国分裂、许多人走向西德;但神吩咐他留在东德,他生活虽饱受限制;但仍然留着,他四个儿女非常失望,认为失去了很多机会,埋怨父亲让他们受害。经过了卅年之后,儿女反而谢了父亲有明确的决定,他们都事奉神,绝不后悔改有的人应神的呼召,还顾虑子女的问题,其实神乃向你全家庭呼召,神必照顾你的家人;不会叫服事他的人有所损失,半信半疑的人潦草委身以致受苦;但是全心全意奉献者绝无损失。我本身可以见证,初出传道时月薪90庐比,我身为长子,还要供养父母,栽培弟妹,但我从未受过苦,主给我应许:“凡尊敬我的,我父必敬他。”神真是负起全责,我绝不后悔。从来没有因事奉神而损失;神没欠任何人的债。

前面有荒凉之地没人去收割,没有果子、如同旷野;庄稼之主手中满有麦子、他渴望收割,众麦子在主手中跳动争相出发,分工合作,弹琴,唱诗,讲道,福音广播、文字工作、各尽所能;相反地,麦子跌在地里、被埋在黑暗潮湿中甚至死了。耶稣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地里死了,仍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弟兄姊妹!可能你自己的计划渴望;但尚有成千上万人未闻福音,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除非你成为一粒愿意死去的麦子;不是真正的死去。乃是欲望、计划、主张,向世界的吸引死去,对主说:“无论何时何地我愿意去,无论何事我甘心去作;无论任何代价,我愿意付上,至于我的家人,主?必照顾。”你愿意对主这样说吗?

在这危机四伏的时代,我们当把握机会,把你的一切奉献给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