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盼望藉著本屆培靈聚會,在講道之前,簡略見證神在我家的恩典。

神的恩典臨到我家,開始於八代之前,1776年美國尚未立國,我的先祖都在英國戴德生的曾祖戴雅各,他和常人一樣,信仰在表面上;當時的英國,視酗酒、淫亂、賭博為三大罪;但是,有些旅店廣告標榜:一個辨士可以喝醉!兩個辨士可以爛醉!若無法回家,還可供稻草免費住宿!十八世紀的英國如此腐敗。當時神興起約翰衛斯理,帶動全英國福音復興,戴雅各參加教會的詩班;可是除了禮拜天之外,他卻喜歡跳舞;當他知道衛斯理和同工們將到村莊來,他站在反對前列,全身的口袋裝滿臭雞蛋和蕃茄,預備講道時飛擲。當晚講道的經節是「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廿四15)講員向聽眾挑戰;神的話如劍打動戴雅各的心,他把這節經文帶回家。1776年二月一日是他結婚之日,他從未認真思想結婚的事,更沒考慮把這事帶到神前 ,但是哪天清早,他忽然想到結婚是件終身大事,所以他找個靜處坐下思考,他不想禱告,但神的靈在他心中說話:「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他不存心思想但這話在他腦中盤旋,直到他悔改;他跪下認罪,接受耶穌,成了新造的人他專心與主面對面說話,世事盡都忘懷;不覺行婚禮時間已到,立即回家換上禮服,飛跑到禮拜堂,新郎到達才鳴鐘開始婚禮進行,禮成之後,新郎坦誠向來賓宣布:他今日信了耶穌,立志做個誠實的基督徒;所以婚宴中謝絕跳舞,新娘大不高興,心想:「難道我嫁給衛斯理的傳道人嗎?」婚禮既成,也無可奈何。戴雅各自從結婚之日開始,一直禱告神說:。「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可是新娘心愈剛硬,不願接受;有天回家,他看見新娘滿臉愁容,他實在盼望她能得主的平安,能得主 穌作她的救主他突然行動,把新娘抱到樓上,迫她跪在床邊,用手緊壓她,流淚禱告;聖靈在她裡面動工,她開始哭泣,接受了主耶穌從此我們。的家成了基督化的家庭,至今216年了,這是神的恩典。願榮耀歸主聖名!

阅读全文...

經文:(太二1-12)

去年我和戴師母離開新加坡時,有人問我在香港將逗留多久?戴師母說:「我們在臺灣事奉主25年,在新加坡11年,盼望在香港10年。」謝謝主給我們這個機會事奉祂,這個時候事奉主實在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很大的榮幸;更是主給我們的權利,求主叫我們忠心事奉祂。

阅读全文...

经文:(约一29-34,三22-30)

我相信有许多人看过戴德生传的电影,如果我在场的话,青年人一定问我说:“你从哪里来的?”因为电影中戴德生的妻子马利亚,小女儿和儿子都死了。其实那电影不完全,我的祖父并没死。今晚我要从我曾祖母马利亚的父亲(也就是我曾祖父戴德生的岳父)作点见证。严格地说,我不是第四代在中国传福音,乃是第五代。我曾祖母马利亚的父亲中文名叫戴尔,他是宣教士,也在华人中传福音,他原在剑桥大学攻读法律,他的妻子是英国圣经公会总干事的女儿。他们结婚后,1827年到马来亚槟城华人中开始福音工作,那时中国福音之门未开;马礼逊能立足中国,是因为他加入东印度公司,戴尔没有加入,所以无法立足中国。他知道东南亚华人很多,有个时期就在那里从事福音工作,他较重要的贡献是福音文字工作,他离开槟城到马六甲,和梁发一起配搭传福音,梁发是华人教会第一位传道人。到了1842年在新加坡,我的曾祖母马利亚就生在马六甲,她幼年时一直在新加坡。戴尔本有四个孩子,有一个很小时回天家,正当孩子病重,他写信说:有时候我看见孩子非常痛苦,就对他说:可爱的baby你回天家吧!你可以成为主耶稣冠冕的一颗珍宝,可是有时我却不舍得。对他说:“留下吧,不要走。”当我站在死荫幽谷,我从这立场来看中国,我的心是敞开的;我的心满溢似乎要爆炸,如果有任何物拦阻我,不为中国殉道,我要拒绝;我只有个愿望,要为中国而活,为中国而死。要帮助许多中国人知道主耶稣的道路。1843年他来香港,到了1883年第一次教会会议。东南亚华人教会的西教士都聚集在香港,伦敦会议安排他在福州,他被选为大会书记;想不到在大会之中有许多人病倒,医生为戴尔诊病。在他病重时,医生问他说:“马礼逊埋葬在澳门,你要不要葬在他的身边?”他说:“不要,要葬在中国。”(因那时澳门属于葡萄牙)他1843年在澳门去世,年39岁,给他埋葬在马礼逊坟墓旁边。(到了1999年澳门回归中国,他的愿望便可以成就了。)

阅读全文...

经文:(约三1-21)

戴德生得救的經歷,我已題過,他17歲才清楚認識主;他自己說他17歲才重生。雖然他生長在基督徒家庭,但他沒有基督徒的生命。至於他蒙召到中國傳福音,我找不到任何資料;他似乎沒個馬其頓異象。其實,保羅的馬其頓異像也不是他蒙召的異象,只不過他在事奉主的道路上,主調整他的路。戴德生得救之後,有心為主而活,並且特別關心中國,竭力尋找有關中國的書,且深入研讀。關於他的裝備期間,略題五方面:

阅读全文...

经文:(约四27-42)

有本書名戴德生與馬利亞,戴馬利亞是我的曾祖母,她是戴爾的女兒,生於馬來西亞的馬六甲。戴德生認識馬利亞,是很奇妙的見證,今晚講些他們戀愛的過程;在座許多青年弟兄姊妹也許需要聽這方面的見證。戴德生有段時間曾在汕頭傳福音;因為認識了馬利亞,所以沒有再回到汕頭。戴德生和一位從蘇格蘭來的宣教士丁威廉同工,這人是有名的佈道家;在英國、加拿大、中國,神重用他;他到中國就把天路歷程譯成中文。1856年和戴德生配搭,從上海南下汕頭傳福音,後因戴德生病倒,無法逗留,他就送戴德生登船往上海養病。戴德生來到上海,想不到他存放物件的倉庫火警,福音單張、聖經、醫療器材全被焚毀;那時差會未寄款來,貧病交集,極其困難;還好有基督徒關心他︴接待他。當他接英國女友來信,心中大喜,希望從中得些安慰,不料卻是一封「哀的美敦書」說:「你若不離華回英,我們的婚事就此不談;我父親同意我們婚事的唯一條件,就是你必須放棄中國的工作,回英國當牧師事奉主。」次日早晨,他雖然身體軟弱,仍上街分發單張勸人信耶穌,他帶著沉重心情,他本以為這位女友是神要給他為妻的,但如今他曉得必須遵行差他來者的旨意。他在上海,因為失了醫療儀器,所以決定南下寧波,那裏有一位早期在中國做醫療福音工作的醫生,可能有多餘的器具供他使用。那時在寧波有一個廿歲的女子名馬利亞;她六歲時喪父,十歲時喪母,後來有人送她到英國,和她的兄姊在一起讀書。她父親臨終曾寫封信到新加坡給妻子說:我每逢高興時有兩種想法,第一、巴不得主名在中國得榮耀。第二、盼望你和三個孩子在這神聖的工作上有份,要為基督的名在中國得榮耀而活。弟兄姊妹!未知今天我們的理想是甚麼?是否活著為基督,叫基督在眾人中得榮耀。

阅读全文...

经文:(可九1-8)

戴氏家族的见证

从戴德生的曾祖父至今八代,戴家的经训是:「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戴德生和马利亚有八个儿女,五男三女,我的祖父是长子,按着中国传统起名叫戴存仁,存义,存礼,存智,存信。戴德生在中国传福音,工作了七年,因病和马利亚于1860年回英国。有人以为他不会再到中国,可是神奇妙的带领;一方面给他机会翻译圣经的工作,特别翻译宁波语的圣经;同时也完成他医学方面的课程,可以正式地行医他们回英国四个月,我的祖父生下了,他四岁时,内地会成立;五岁时随父母到中国开始内地会的工作一直到九岁,在中国四年;我所知道的不多,但都是相当困难的经历他六岁时住在杭州,有日,一只野狗闯入家里,把存下的肉都吃了,存仁打狗,给狗咬了一口;还好后来没事了不到两个月,他的姊姊回天家,幼年时 就遭遇这些痛苦的事。当他九岁时,他父亲觉得需要送子女回英国求学,想不到过了几个礼拜,他们的母亲在中国竟然回天家了。马利亚在1870年被主接去,我的祖父就留在英国求学,他本拟和他父亲一样学医;但是当他廿岁那年,因内地会同工日渐增多,戴德生在山东烟台设立内地会宣教士英语教育的学校因为他觉得把宣教士的子女送去英国求学,长期远离父母并非办法,所以就寄信给他的长子(我祖父)要他放弃所学的,速来烟台新创立的学校任教;我祖父遵父命任职教师,没有完成学医,一直在中国内地传福音51年之久。到了1932年,我的祖父母退休,他认为英国不是他的家,所以没有回英国,他大半生都在中国的烟台,任教退休仍继续传福音十年;那时我也来中国烟台就学,才开始认识我的祖父至于曾祖父戴德生,我从未见过,因他于190 5年已回天家了七七事变,日军占领烟台,1942年我们全家被俘掳,连八十多岁的老祖父,也在集中营三年;那时我有机会和祖父一起,照顾他老人家,天天为他送食物那三年之间,从祖父身上学习良多;他爱慕神的话,每晨五时起床,散步后读圣经,祷告,唱诗;他最喜爱诗篇15篇要赞美耶和华,他教我每日读箴言一章,一个月可以读完;他最喜欢唱的诗,内容是要有胆量,依靠主,行公义日本

阅读全文...

经文:(可十46-52)

戴家的见证

我祖父有五个孩子,我父亲是双胞胎之老二,名叫戴永冕; 1894年生于苏格兰,正是我祖父母回英述职之时他是宣教士的儿子,所以在山东烟台内地会宣教士的子女学校接受教育;毕业后到上海找工作,从事药剂工作四年那时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1919)我父亲还未清楚认识主,虽然生长于宣教士的家当时上海有联合布道大会;事后他对我说:「那时我多么骄傲,我赴会,讲道的经文在罗马书第一章,保罗把许多罪一一列出,其中一罪是不听父母的话我自问虽非基督徒,但听从父母的话,也读经祷告;可以说是个读经祷告而不信的人」我父亲有个女友,是药剂公司老板的女儿;老板不准他们交往因瞧不起这个伙计,认为他没有出息;但他俩总是秘密约会圣灵作工,使他忽然醒悟虽然自己听从父母的话,可是促使女友不听她 亲的话我父亲立时悔改,作出了很困难的决定,不再和她来往,除非老板同意;于是就分手过了不久,我父亲加入内地会;在上海的学习已告完成,就到河南开封内地会福音医院做福音医疗工作他学的药剂正适合在医院服事主,但他总不感满足,因为他在日常生活有软弱,对不起主;常过失败的生活,他觉得基督徒应该靠主得胜,为此他常禁食祷告。医院有的同工以为他发神经,太过份这样追求祷告。开封循理会的谢老牧师夫妇,认识我父亲后,很关心他,常请他到家里,为他祷告,鼓励他灵性长进,给他很大的帮助。在他们带领下,让他感到圣灵洁净他的心,给他能力过得胜生活,他似乎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就像戴德生在工场工作时,觉得自己力量不够,神特别帮助他读约翰福音耶稣所设的比喻,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 主里面的,可以从主支取所需,在主里面得胜。

阅读全文...

经文:(路十九1-10)

今天晚上要和大家分享一點我母親的見證,她的中文名字叫戴永和。生長在基督徒家庭、從小認識聖經、她的母親是位老師,父親是煤礦炸藥的商人,他們在美國某處有煤礦。我母親年青時就信耶穌,在教會事奉主,一向有個人佈道的恩賜。她和我父親在美國讀大學時認識,婚後準備回中國;當時他們在美國華府牧養教會。當頭生女兒出世不久,生病進醫院,因護士給錯了藥,我的大姐就被主接去,所以我沒見過她。雖然我父母遇到這樣悲慘的事,但是他們對主的奉獻絲毫不搖動。1926年來中國,開始在河南一個小鄉村傳福音工作;正當北伐時期,局勢不安定,我的二姐因患肺炎也被主接去。我父母共有四女三男,我是長子。從1926至1946年,我父母都在中國內地事奉,只有一年到美國述職。1939年日本軍佔領了開封,河南的工作不能順利進行,我母親曾數次騎自行車入城,挨日軍打。家父擬帶全家暫避美國,等抗戰結束再回來繼續傳福音。預定了船票,當時可以說我們門也開了。有一年之久全家都在山東煙台;那時我和兩個姊姊和弟妹在那裏讀書,整整一年全家團聚。我永不忘記每天早晨我們都有家庭禮拜。家母有音樂天份,把詩篇91篇和以賽亞書55章配上調,每天早晨念一節、唱一節;直到如今、我們兄弟兄姊聚在一起時都齊聲同唱這兩章聖經。從小背誦聖經得益良多。就在那一年中,我父母決定不要離開中國,雖然當時內地不安定、有戰爭、有危險;雖然門已開了,屆時可以離開中國;但是神對我父母說:「不要走,還有工作。」所以退了預定的船票,雙親到內地去了;經河南到陝西、西安、寶祁一帶。五年半我們和父母沒有見面,在那五年之中,我們兄弟姊妹們都被日軍俘擄,在集中營過了三年。當日軍轟炸珍珠港那天,消息傳開,我母親極為關心此事,因為有四個孩子在日軍之手,她一看見報上大字標題,日機轟炸珍珠港。她知道孩子們一定給日軍俘擄,她帶著沉重的心情進臥室跪下,但不能禱告,心極痛苦、不斷地哭。忽聽見主的聲音問:「你為何哭,你是否忘記我的應許?」我們在煙台時,主的話曾臨到雙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有位老牧師用他自己話來解釋這節經文:「如果你先關心神的事情,神會關心你的事情。」主對家母說:「你能否先關心我的事情,西北一帶有千萬中國同胞不認識耶穌,你能否關心他們嗎?因為他們是我所關心的,你所關心的那四個孩子我都知道,我會關心他們的,只要你關心我的事情。」謝謝主!這話擦乾了家母的眼淚,十年多她堅持在陝西繼續工作。到了80年,我有機會帶家母回去看看,到開封、陝西、西安,她看見許多朋友,有不少人在那一段期間認識耶穌。那次的旅行,給家母極大的安慰;並且給我明白為何那五年半我們和父母分開。

阅读全文...

经文:(约十二20-36)

戴氏家族的见证

戴家的第七代,现在有两个代表人在这里我生在开封,有人说我不像中国人;但圣经说:「不要按外貌看人」我生下来不到两岁,身患重病;我有两个姐姐小时就被主接去,家父很耽心我;有位高牧师特来帮助他,要为我祷告我今能站在这里,是这位中国弟兄的祷告,神垂听他的祷告。

阅读全文...

经文:(约二十1-23)

今天晚上,我要先讲关于我家族的第八代。

二百多年前,戴德生的曾祖父作了个极重要的决定;接受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并且根据约书亚书廿四章15节的经文;“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谢谢主!戴家每一代都有事奉主的人,其中也有许多的困难,失败,但是神的恩典够我们用。

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