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經文:(路十九1-10)

今天晚上要和大家分享一點我母親的見證,她的中文名字叫戴永和。生長在基督徒家庭、從小認識聖經、她的母親是位老師,父親是煤礦炸藥的商人,他們在美國某處有煤礦。我母親年青時就信耶穌,在教會事奉主,一向有個人佈道的恩賜。她和我父親在美國讀大學時認識,婚後準備回中國;當時他們在美國華府牧養教會。當頭生女兒出世不久,生病進醫院,因護士給錯了藥,我的大姐就被主接去,所以我沒見過她。雖然我父母遇到這樣悲慘的事,但是他們對主的奉獻絲毫不搖動。1926年來中國,開始在河南一個小鄉村傳福音工作;正當北伐時期,局勢不安定,我的二姐因患肺炎也被主接去。我父母共有四女三男,我是長子。從1926至1946年,我父母都在中國內地事奉,只有一年到美國述職。1939年日本軍佔領了開封,河南的工作不能順利進行,我母親曾數次騎自行車入城,挨日軍打。家父擬帶全家暫避美國,等抗戰結束再回來繼續傳福音。預定了船票,當時可以說我們門也開了。有一年之久全家都在山東煙台;那時我和兩個姊姊和弟妹在那裏讀書,整整一年全家團聚。我永不忘記每天早晨我們都有家庭禮拜。家母有音樂天份,把詩篇91篇和以賽亞書55章配上調,每天早晨念一節、唱一節;直到如今、我們兄弟兄姊聚在一起時都齊聲同唱這兩章聖經。從小背誦聖經得益良多。就在那一年中,我父母決定不要離開中國,雖然當時內地不安定、有戰爭、有危險;雖然門已開了,屆時可以離開中國;但是神對我父母說:「不要走,還有工作。」所以退了預定的船票,雙親到內地去了;經河南到陝西、西安、寶祁一帶。五年半我們和父母沒有見面,在那五年之中,我們兄弟姊妹們都被日軍俘擄,在集中營過了三年。當日軍轟炸珍珠港那天,消息傳開,我母親極為關心此事,因為有四個孩子在日軍之手,她一看見報上大字標題,日機轟炸珍珠港。她知道孩子們一定給日軍俘擄,她帶著沉重的心情進臥室跪下,但不能禱告,心極痛苦、不斷地哭。忽聽見主的聲音問:「你為何哭,你是否忘記我的應許?」我們在煙台時,主的話曾臨到雙親:「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有位老牧師用他自己話來解釋這節經文:「如果你先關心神的事情,神會關心你的事情。」主對家母說:「你能否先關心我的事情,西北一帶有千萬中國同胞不認識耶穌,你能否關心他們嗎?因為他們是我所關心的,你所關心的那四個孩子我都知道,我會關心他們的,只要你關心我的事情。」謝謝主!這話擦乾了家母的眼淚,十年多她堅持在陝西繼續工作。到了80年,我有機會帶家母回去看看,到開封、陝西、西安,她看見許多朋友,有不少人在那一段期間認識耶穌。那次的旅行,給家母極大的安慰;並且給我明白為何那五年半我們和父母分開。

神的應許永不落空

昨天晚上,我們看見,我們不但有肉身的眼睛,也有心靈的眼睛。撒但把人心靈的眼睛弄瞎了;可是主開了我們的眼睛,使我們能看見耶穌。

樹上撒該想見耶穌

耶利哥是舊約時代,約書亞攻陷的城,城牆倒塌;主耶穌最後經過耶利哥城,然後到耶路撒冷,朝向祂的十字架走。

撒該這名是聖潔的意思,可是他毫不聖潔,口袋裏充滿骯髒污穢的「黑錢」;他是為羅馬帝國作事,素為猶太人憎惡,認為他是傀儡、是賣國賊。當耶穌經過耶利哥,他有渴慕、好奇的心;他想見耶穌,因為他聽過耶穌的名。可是那時人群擁擠,無法靠近耶穌,所以他向前急走,帶著迫切的心,好像那少年的官一樣,虔誠渴想見耶穌;撒該身量矮小,只好爬上桑樹,要見耶穌;一個稅吏官,爬樹似乎有失尊嚴,可是渴慕的心軀使、竟然不顧一切。

耶穌經過時,撒該在樹上沒有作聲,耶穌抬頭一看,對他說,撒該,快下來。耶穌關心撒瑪利亞婦人;關心巴底買;也關心這個財主,知道他的需要,知道他心裏的光景;耶穌主動地對撒該說:「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裏。」這是耶穌第一次主動地說這樣的話;伯大尼的馬利亞和馬大,她們常請耶穌到家裏住;可是主耶穌這次主動要到撒該家裏。我們的主有時主動要幫助我們,我們未曾渴慕,而祂的恩典已擺在我們身上;我們還未尋找,祂已知道我們的需要。當主耶穌說要住在撒該的家,眾人都私下議論說,他竟到罪人家裏去住宿。可見眾人都認為撒該是個可憎惡的人,偉大的耶穌怎可到他家裏住呢。我們的主不是看人的外表,乃是看人的內心;祂知道撒該的渴慕,主動地說:「我來了。」撒該看見耶穌,甚至到他的家裏,這是何等大的榮耀!耶穌是世界的光,我們若在光明中行,我們彼此相交、主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撒該願意在光明中行、他歡歡喜喜接待耶穌在他家裏住;但是這樣還不夠,因為在心裏,家裏,有許多應當對付清楚的東西;必須悔改,與罪惡一刀兩斷;他必須償還從前訛詐人的錢。耶穌在撒該家裏,有許多旁觀者,撒該站起來,神的時刻來到了,世界的光照亮他的心,從此他的一生完全改變了。正如保羅說:「我們在基督裏成了新造的人。」撒該對耶穌說,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以往他不關心窮人,如今要把所有的一半賙濟窮人。並且說:「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他對付罪多麼徹底!難怪主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身為基督徒,需要在神面前求主來鑑察我們的心。大衛在詩篇禱告說:「神阿,求你鑑察我,知道我的心思。」我們也需要主來鑑察我們的心,照亮我們的心,有沒有應對付的罪;有沒有隱而未現的罪,人所不知道的罪,隱藏在自己的心裏。「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我們能否「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來十二1-2)

我17歲才清楚認識耶穌,那時剛從日本集中營出來,我們全家準備離開中國,我父母在開封收到從安徽來信,邀請他們領佈道聚會,大概那是在國內最後一次領佈道會。我父母帶我同去,主的靈光照我;我知道必須對付罪,我就寫信給校長,承認我在校作弊、不誠實、偷東西;我請他饒恕,同時附上一些錢作償還。後來我們到美國,我在大學一年攻讀,暑期作油漆匠。有一天,我們在一農夫家裏工作,中午休息時、有隻小雞走過;我對同事說,這塊小石頭我可以打死牠;其實平時我不一定瞄得那麼準確,可是那次正對準打死小雞。我不敢告訴別人,因我是基督徒,過了數星期,教會舉行奮興會、神的靈在我心裏作工,主說:「農夫的雞你肯對付嗎?」我為了面子不肯去對付,又不捨得賠償;但是我想、若不對付罪就得不到主的平安、一定不要給魔鬼留地步。

關於對付罪,茲題出三方面:

第一對付從前不正確的宗教信仰,可能我們從前拜偶像,不認識耶穌,或生長於拜偶像的家庭。信主之後,沒有與罪惡一刀兩斷;可能偶像已經除掉,然而還有部份留在家裏。還有迷信留在心中;你必須除掉,必須對付清楚。

保羅有迷信留在心中,在帖撒羅尼迦,帶領那些拜偶像者認識耶穌,他們見了耶穌以後,改變了,離棄偶像歸向神。但以理第一章論到但以理的見證,他在拜偶像的環境中,他不肯妥協「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沾污自己。」因為王的膳和酒經過獻祭給偶像。

數年前我在新加坡,有位姊妹已經信了耶穌,可是把從前異教的信仰帶入基督教。她相信邪教於是她的家人死了,連續就是要死三個;當時她家裏已經死了兩個人,家裏只剩下她和母親。母親還未信耶穌,她想此次輪到死的人是她和母親二者之一,她想以自殺來救她母親。迷信就是給魔鬼留地步。耶穌曾設比喻,一個身上有許多鬼附的人,鬼都除乾淨了,可是沒有請新的主人進來作主,以致後來的情況比前更壞。耶穌用此比喻提醒我們,對付罪必須對付清楚,並且要尊主為大。

第二我們處於淫亂的社會 當保羅向以弗所傳福音,那時該地是有名的貿易中心,是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是個淫亂的都市,是大港口。許多人聽福音悔改信了耶穌,他們的價值觀改變為基督徒的人生觀,道德標準和從前不同了;凡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徒十九17-20)以弗所的信徒願意對付罪,他們聽福音,知道耶穌是誰;他們覺得應該把家裏的骯髒,心裏的東西對付清楚。我們在香港,也是生活在淫亂的都市,敗壞人的雜誌、黃色的書籍、圖片、錄影帶,這些都是敗壞人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應當有不同的道德標準。你雖然沒有直接犯淫亂的罪,但是看淫亂的書;若心裏動了淫念就是犯罪;約伯說:「我與眼睛立約……」這話很美,榮神益人的,我可以看;敗壞人的我不看,我與眼睛立約。我們是一群願意見證耶穌的弟兄姊妹,難道還容許眼睛看犯罪的東西嗎?主耶穌要我們過聖潔的生活,心裏的意念如不對付清楚將會變成行動。今日美國有個口號「完全的性行為」根本不講是否合乎聖經,把人看作動物一樣。

神的話給我們清楚的標準,我們是屬於神的人,是祂的選民,應當過祂所喜悅的生活。

約瑟實在是今日基督徒最好的榜樣;波提乏的妻子引誘他犯罪,他屢次拒絕,後來他說:「我怎能作這大惡得罪神呢?」約瑟怕對不起他的主人,更怕得罪他的主,一個敬畏神的人一定怕得罪神。約瑟受試探時,四周是淫亂的社會,但他不願同流合污,他持守聖潔;雖然他家裏的人犯罪,他不明白神為何讓他在埃及,但是他始終不願犯罪。

保羅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這話多麼寶貝!巴不得我們抓住神的應許。雖然我們生活在這污穢淫亂社會之中,主與我們同在,我們倚靠祂,活在祂裏面,主必幫助我們過聖潔的生活。「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豫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1)今天許多人沒有成為合乎主用的貴重器皿,因為給世界給社會牽著鼻子走;我們不肯站起、不願捨己、不肯對付罪、不求主為我們開一條出路。

第三,撒該是在商業世界之中,成為不誠實的社會人物。過的是貪污、不誠實。收的是黑錢,撒謊也算不得甚麼的生活。當他認識耶穌後,毅然與已往的罪一刀兩斷;開始新的道德準則,他的價值觀改變了,因他見了耶穌。

我們這一群人,可以改變香港,震動中國,只要肯為真理站起來,無論擔任何職,在同一陣線齊站起來,過主所喜悅的生活。主耶穌已經為我們付了生命的代價;我們必須願意為祂,徹底對付罪。撒該肯付代價,肯對付罪,救恩就臨到他的家,他充滿了喜樂。

當我們走向公元2000年之時,全世界的基督徒面對著最大的挑戰。無神主義原是很高無私的理想;但是當否認神的存在時,就無法過無私的生活。弟兄姊妹!我們認識神,認識耶穌;我們可以擺出一個新的見證給世人看,好像新約教會,看見在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便認出他們是跟隨耶穌的。主耶穌到撒該的家,祂今天也來到我們裏面。

多年前有個傳道人,傍晚時騎馬進村莊,向某家叩門,問說:「主耶穌是否住在這裏?」屋子裏的婦人不曉得如何回答,置之不理;傳道人再三地問:「耶穌是否住在這裏?」婦人仍然不曉得回答,於是傳道人轉身騎上馬去了。婦人的丈夫回家,她向丈夫提及剛才的事,她的丈夫聽了,說:「你為何不告訴他,我們是本村教會的會友,丈夫是教會的執事。」婦人說那人沒有問這個問題,只是問耶穌是否住在這裏。

各位弟兄姊妹!耶稣是否住在你心里?你是否过着主所喜悦的生活?你该对付的对付了吗?该放弃的放弃了吗?该遵行的是否遵行了?弟兄姊妹!主等待着要把大的祝福赐给我们,你是否渴慕见耶稣?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