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苏颖智牧师

相信各位都会同意,“希望对一个人十分重要,希望是所有人在疾苦中唯一廉价而普通的治疗法,是俘虏的自由,是病者的健康,是恋人的胜利、是乞丐的财产。”莎士比亚说:“希望是苦难者唯一的药方,是为痛苦而吹奏之音乐。”富兰克林说:“希望是生命的泉源,失去它,生命就枯萎!”歌德又说:“希望是生命的灵魂,心神之灯塔,成功之指导者!”

记得几年前,一位同工分享他教会一对中年夫妇的经历,他们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四岁的时候发现患了血癌,七年以来不断的进出医院,抢救过后又回到家中休养,如是者,到了十三岁那年,女儿进院的时候情况已十分危殆,医生告诉她父母,可能在两周之内,女孩便要离世,作为父母的虽然难过,但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一天,这女孩指着医院窗外的树,对陪伴她的母亲说:“当那棵树的叶子都凋落地上时,我便会去见耶稣了。”母亲一看,见到只有十多片树叶仍在树上,她知道女儿是认真的。她一方面为女儿有成熟的心态面对死亡而得安慰,但另一方面,又为着女儿不久于人世而心情沉重担忧不已,但稍后竟灵机一触,找人在晚间把一 些类似的叶片系在那棵树上。结果,所有真树叶都凋落了,但女儿因那些系在枝上的假叶仍有盼望,过了一个月、两个月……四个多月,还没有死。岂料,一天晚上,大风雨过后,窗前矗立着一株秃树,因为树枝都被吹断了,母亲翌晨醒来触到女儿的手,只见她已全身冰冷,被主接去了。母亲掉头望出窗外,“叶子”都不见 了。但毕竟是“希望”使女儿多活了四个月。

(一)从神而来之刑罚(启八1-6)

当羔羊揭开第七印的时候,天上有半小时寂静,神命令天使暂停敬拜,为的是要交付他们,将号赐给他们。其次,他要聆听信徒(仍在地上者)的祷告及殉道者的呼冤由此可见,神是何等重视信徒的祷告,当祷告上达天庭、天使随即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大自然灾难,神的审判旋即展开。

1.陆地遭污染及破坏(7)

有人说第一号带出的雹子、火混着血乃是核子之灾害。但我个人相信这是天灾,是神给人的警告讯号。这灾带来的结果,是三分之一的地、树和一切的青草均烧毁、生态环境平衡尽失、氧气来源减少?而患肺癌者的增多很可能与此有关。所以今天日本的东京已经有人用钱去买新鲜的氧气了,据说每两分钟花费1.25美元,就可以吸到南极的新鲜空气,而且有各种花草生果的味道任择。由此说明,这地球上的空气愈来愈不适合我们呼吸,到七年大灾难的时候则更不堪想像。

2.海洋之污染(8-9)

这灾较前严重了,有彷佛是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我个人十分相信这就是陨石撞击地球的情形,以致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般,海中生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事实上,很多的学者专家已经对海洋的生态环境感到忧虑,而美国经济学家Dr. Christo于1984年已经预言大西洋在1995年左右会变成死海,是因为辐射、核试、工业废料等种种缘故。海水届时定会发臭,无人敢吃海鲜,我相信这亦是天灾,也是从天降下的。

3.食水之污染(10-11)

第三号吹响的时候,灾害就更厉害了,不止是大山倒海,乃是大星,我个人相信这里所说的大星即指彗星。一位研究今年七月十六日彗星撞击木星的观察员指出;太空中二千多颗的彗星,它们经常会偏离轨道,这烧着的星会掉落在三分之一的江、河及海水上,这些星浸于水中令水味变苦,好像茵陈一样,茵陈(Worm Wood)原是一种极苦的草,此星令水变苦,故以此为名。根据美国国立地理学的报告提出:全球主要的河流约共百条之多,美加居首位,约共三十条之多,中国次之。美加和中国的河川、湖泊加起来已经占地球总河川的三分之一。若彗星真的坠落在美加的五湖区及中国的长江及黄河流域,其爆炸力不但使江河的资源破灭。 同时,沿岸的人因为饮了这些含铅或幅射的水便会中毒而死。故此,这灾肯定带来多人的死亡。

4.宇宙之破坏(12-13)

头二灾都可能有些人为因素,但到了三、四灾则不可能是人为的灾害。特别是本章的第十三节所说:“他大声说:三位天使要吹那其余的号,你们住在地上的民、祸哉、祸哉、祸哉!”这时候可以说是大祸临头了,前三号的预告可以视为警告,但第四号吹响的时候,宇宙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会被击打,以致变得黑暗,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黑夜也是这样。各位弟兄姊妹,我们在这里很明显的看到神震怒了,他不断的在容忍,等候得救者与及殉道者的数目都添满了,到他忍无可忍的时候,他要再来,但仍希望人找着他自己,就是唯一的出路。许多人都问我一个问题:“若然上帝充满慈怜,何不及早宰了撒但?”但当翻看圣经就很清楚明白了:“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三9)

若果神在今天马上消灭撒但,则会有很多的人一同被毁灭,因为撒但置身于人世间,犹如癌细胞于人体内,纵有厉害的抗癌药仍不可使用,以免玉石俱焚。如今治癌之道就在于如何将癌细胞聚拢成团,以致能一举切除。同样,神今天看见撒但在人心中工作,叫人甘心乐意的成为它的差役、他必先把撒但的工作聚显,叫人 透过认罪悔改而把罪细胞割除,人一天不悔改认罪归向主、罪恶就继续不断控制人的内心。神若治死撒但,就连人也受到摧毁。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看见头四灾虽属严厉的天然灾害,特别是第四灾,若非神的批准,根本不可能发生,但神依然给人类一条出路,为的是叫万人都可以悔改得救。

(二)从撒但而来之攻击(启九1-18)

第二期的灾难中,头四灾均与人命无关,那些只属大自然的灾难,是神对人的警告讯号,但从第五灾开始,灾难便直接威胁到人的生命了。这些灾难也是经过神容许的。第一节题到的星应是指神的天使,因神不会将无底坑(捆绑撒但)的钥匙交给魔鬼本身的。无底坑将要打开,第五灾随即开始,到那时,世上的毁坏者将要夺去人的指望。

1.无底坑的王(1-11)

这无底坑的王名叫亚巴顿(希伯来文为abbadon)叫亚玻伦(希腊文为apollyon),原文意思有:“毁坏者”(destroyer)或“灭 绝者”(exterminator)之含义。换言之,这就是指着撒但而言,因为一切毁坏均是来自无底坑的王。撒但首先从无底坑的烟中差出了蝗虫,这些蝗虫明显不是真正的蝗虫,而是灵界的“蝗虫”-邪灵。它们除了是由无底坑出来,其能力倒像蝎子(参启九3),它们不会伤害植物,只伤害人,就是单单伤害那些没受神印记的人(参启九4),它们不单止装备不同凡响,就是形像也特别过人,像那出战的马,头戴金冠,脸面像男人,长着女人的头发,狮子的牙齿、胸前有铁甲,翅膀的声音好像许多车马奔跑上阵的声音,更有蝎子的尾巴。各位,我本身认为,这些都是超自然的灾难,却都是直接从撒但那儿来的,并且这些灾难与神给人 的管教都是大相迳庭的。神的管教,旨在取去我们的身外物,以致我们能完全的归向神,至于来自撒但的灾害则旨在攻击人、伤害人、胁持人、奴役人。因为现今正是撒但在世可以苟延残喘的时候,只要得救人数添满,基督就要马上再来,捆绑撒但的作为。所以撒但必须要倾全力的去蒙蔽人,俘掳人,阻止人归向神,以延迟它接受审判的大限。

2.杀人的军队(13-18)

从本章的第十二节开始带出了第六灾,这所言的第一样灾祸其实是指启八13那鹰所宣告,第四灾后接踵而来的三样,故即指第五灾而言。第六灾紧接第五灾之后发生,神将那四位被捆绑于伯拉大河(即今日伊拉克境内的幼发拉底河)的使者释放了。他们拥有二亿马军,有人说是指中国以及东方国家的联军,他们之所以使用坦克与及火箭炮等加入这杀人的行列,肯定是受了撒但的指使,他们最终要杀害地上三分之一的人。由于经过第一期的灾难(六印)之后,地上已死了四分之一 的人,所以第二期的灾难(六号)过后,再死去三分之一人(3/4 x 1/3),到那时地上只剩下一半人口了。各位弟兄姊妹,这可说是史无前例的大灾难,我们务要认清撒但的诡计、消灭它的作为,把灵魂从它手里拯救出来,劝世人进入耶稣基督爱子的国度,以致得救人数早日添满,基督再来接我们进他的国度,同享永远的福乐。

(三)彻底绝望之世人(启九19-21)

人到尽头的时候,理应是对神最开放之时,但是很可惜。虽经多次大灾难,地上死亡人数已达一半,然而人仍旧死性不改,“还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今天世界的光景正是这样,生活艰难、地球越乱、经济越差、人的道德便越败坏。人们只想到自己,拜偶像只为自己理想期望得实现,他们所拜的只是被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

苏格兰一位宗教改革家贺柏Hooper,因着脱离天主教,坚持圣经乃唯一之真理而被绑于木柱上活活的烧死,行刑前刽子手劝他放弃改革和信念,或可幸免一死,贺柏回答说:他绝不因此而放弃,因为第一次死不及第二次死那样痛苦,而第二次活要比第一次活更为快乐。我如今只需一次的死,却有第二次的活,第二次活是好的得无比,真真正正的活,如果没有第一次的死,到第二次死的时候要永活在哀哭痛苦中,在他处死的顷刻,他大声的赞美主,高举基督。

各位朋友,我们应今日信主。时间根本不是由我们控制,越迟信主就越迟脱苦海,我们根本就活在死惧、无知和迷惘之中。有主同在的生命是无终的盼望、无主同在的生命是无盼望的终结!(Life with Christ is an endless hope, without Christ, a hopeless end!)弟兄姊妹,愿我们从今天起,认定盼望何在,并清楚知道世界至终走向穷途末路,但我们在基督里,肯定不会绝望!我们根本就活在一个泥泞满布的陷坑中,不断被九七问题困扰着,也被工作、家庭、生活等问题所羁绊着;我们越早带领人认识耶稣基督,便越早把他由陷坑中拯救出来、叫他得享一个丰盛人生;得救的人不单止有永生,更确实拥有一个充满盼望、意义、大能、安全和被爱的人生,愿我们继续把希望放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身上。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