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欧 达牧师

我们可能活于一个有史以来叫人最兴奋的年代,葛培理说:“今日乃是信徒们期待已久的日子。”神已为我们成就大事,这在五至十年前,说出来也是教人难以置信的,我自小已跟从父母定期的上教堂去,每次主日崇拜完毕,神父由坛上下来,转身面向圣坛,带领会众为俄罗斯代祷。在我成长过程中,一直都对俄罗斯人有所畏惧,因为平素上课期间经常要演习,大家躲进桌底下,以防敌人突袭;畏惧与不信任,令我们对俄国充满恨意。

日前,曾告诉大家,我在一天主教的修道院里当修道士九年之长。当我离开了修道院,就加入了美国的陆军任情报军官,受训期间主要为瞭解苏联的集团,当我投入这一项情报工作里头,更加深了我对俄人的仇恨。一九九一年我应戈巴乔夫的秘书之邀前往克里姆林宫,很意外地竟可参观苏联的主脑地带,并在前苏联共和国的高官面前讲话,及由国家的电视台直播,我当日以“和平之君”为题与在场人员宣讲耶稣,会后又有机会参观俄国特务总部(KGB),我们走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两旁站着该国的特务,然后登上总部的大堂,堂内矗立一幅特务头子的巨大画像;之后有一位将军进堂,向各人讲说他如何护送戈巴卓夫安返克里姆林宫,在飞机着陆的一刻,即被擢升为空军上将,并主管俄国特务总部,他形容当时的决定是他生命中的十字架。在他讲话完毕,我立即把握机会向他传讲福音,而他亦激动得在众多的镜头前拥抱我,并称我为:“同志!”此后,我经常有机会到俄国去,并曾在该国住了两年半的时间。如今,这位韦将军已经成了国会的要员,亦已悔改归主,他成了我主内的弟兄,并告诉我:他一生中只哭过两遍,一是他母亲离世的晚上,另一是他听信基督的那晚上。

如果有人十年之前告诉你,在今日的俄罗斯,宗教信仰方面会比其他国家有更宽大的自由,也许会叫你不能相信,但今日神确为我们成就了一件令人如此惊讶的大事。我们身为传道的,可以向苏联的高层政要,特务机关讲话,也可以握着戈巴卓夫的手与他同祷,更可以进到医院里向病人传福音,亦可拜访他们的学校,向青少年人讲论耶稣,亦可在街上与途人攀谈,他们就单纯地接受福音。盼望中国在未来的五年至十年内会有同样的情形发生,而伟大的神学家亦在期许中国会步俄国之后尘,而成为最庞大的宣教工场。然而,让我告诉大家一件事,今日最伟大的宣教工场并非在美国,亦非在俄罗斯,或在中国,而是在你我周遭可以接髑得到的地方;因为你我都是耶稣基督的大使,衪呼召我们在工作的岗位上见证神、宣扬天国的福音。因此,不论你是在医院里护理病人,抑是在大学里授课,或是在工厂里工作;是计程车司机,抑或是主妇,你都是神的大使,在你面前的岁月里,我祈求圣灵催迫你起来履行这大使的职责。

耶稣基督复活以后,把大使命交给十一个门徒(太廿八16-20),这可说是主复活之后的首个山上的呼召,主所发出的大使命记载于每一卷的福音书里头。当我们读的时候,不同经卷记载着门徒略有不同的反应,使我们不会忘记门徒就像你我一般,是个有血有肉,有疑惑、畏惧和不信的人。其实,每当我们看圣徒受苦,邪恶战胜善良的时候,我们的内心也不免有所疑惑。我们当中也许是硬心的,徨惑的,致令我们抗拒神的道。耶稣基督拣选单独与门徒在山上,乃是要把他的使命重新铭刻在门徒的心版上,期望他们活出基督的一言一行;衪并非判断门徒的言行,而是鼓励他们分担这天国的使命。耶稣基督在世时,常与税吏、罪人与及职业低微的妇女一起,为的是要竖立榜样,叫我们去爱这世上的人,言衪所言、教衪所教,甚至情词恳切的哀求别人接受福音。耶稣基督颁下这大使命是值得我们珍贵的,正如我珍视美国政府颁予我陆军情报人员的委任状一般。我的教会亦同样颁发委任状予牧师,授权他努力的传扬福音。今日,你我既为福音的大使,就必须瞭解这任命是甚么!耶稣基督所发的任命很清楚:“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浸,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19-20)其实,主的命令是一个指标、两种关怀,就是说:去使万民作主门徒,但并非指人人都要踏上宣教的征途,我们只要在所属的岗位上竭力领人跟从耶稣就是了。传道并非单是传道人的本份,如果我在此呼召谁愿作宣教士,我认为每一位都当站立;就是说,在各位生命的每时每刻中,都应为主宣扬真道。我有一位当外科医生的兄弟,当他做眼科手术的时候就告诉病人,神把人的眼球造得何等优美;又在手术进行过程中,播放基督教音乐以作背景音乐,并告诉病人听见这些音乐,开刀时手也比较稳定。但愿你我都能学像这位弟兄一样,尽可能把握每一机会向人见证基督。我们要使他人作主门徒,首先是向他们传讲福音,然后是教导他们接纳基督,并透过浸礼向众人宣布归入基督和衪的国度。

此外,我们更应当教导那些信而受浸的人,该如何遵主的吩咐而行,并将神所交付的,一一传授予他们,先是登山宝训(太五-七章),我们英文《圣经》中把这宝训用红色印行,人称之为红字经文。当我进入神学院之初,对于《圣经》还不甚熟识,但对于红字经文却特别留意,深切的感到神要透过这些红字经文向我们表达一些信息。当主在山上对万民说话完毕之后,只向门徒发出一个命令:“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换言之,既要传福音,亦不忘要教导他们作主门徒。

世上的信徒比比皆是,但他们不一定是得救的门徒,正如雅各所言:“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二19)。神的儿子死在十字架,为要召我们分别出来过圣洁的生活。我们若存感恩的心,就理当如此的分别为圣,并非为着得救才如此行。这正如我深爱我的妻子,故自动自觉地对她忠诚。今天,我们选择履行主的大使命,是因为主先爱我们,故而令我们归顺于衪。这就是救恩与成圣的表里关系,教我们体会到所信的并非廉价福音,十字架的意义亦非空洞无凭。主耶稣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8)衪先爱我们,以致我们回应衪的爱,并依靠圣灵的能力,过着讨主喜悦的生活。这并非说我们已经完全 了,乃是说要天天与旧我争战,并让神在我们生命中彰显!我衷心期望:香港教会能够远离美国教会的传统陋习──当人邀请耶稣基督进入心中以后,又依然固我的毫无改变地生活下去!其实,当耶稣进驻你我生命当中,一切都要改变,否则的话,衪就称不上是神!

培灵会早、午、晚三堂的参加者,都很可能有不同,在座的各位兄姊之所以来到这堂聚会,可说是神的呼召,正如昔日信徒追随主耶稣登山,要听衪的宝训一 样。主发出的大使命,历世历代都一样,我们每一位只要克服彼此的差异,与对人的冷漠,就能遵守主的吩咐。我们实在很容易忽略这世代的需要,只要我们举步踏 出这个会场,就会轻易把这失丧世代沉沦地狱的事实,抛诸脑后。对于世人走向灭亡,我们断不能置诸不理;今日,你也许会遇见一些人不论是你所认识的和关心 的,都应当向他们传讲耶稣。事实上,也有基督徒缺乏分享福音的逼切感,他们认为这是牧师、传道的职份,但其实,这是你我的本份。你我都是基督的大使,应当 充满信心地去宣扬福音;只要带出:“神爱世人,甚至将衪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衪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的信息,就是这么简单,连小孩子也可以清 楚表达出来,这是关乎耶稣的降生,受死和复活的福音。为要召人悔改,接受神白白赐下的救恩,我不想令各位有罪咎感,但我期望大家有决心地去遵行主的大使 命,因为这是你我的责任。有些人虽然有心向人传福音,但却不晓得从那里开始,就让我告诉大家:最好从这刻开始!就个人而言,我们要除去分岐和冷漠;就团契 而言,我们要除去小圈子的观念,因为我们隶属某一团契,就很容易只为某些团友、某些家庭去着想。然而,神的心意并非如此,衪透过以赛亚先知的预言,道出了 衪切望救恩传遍地极(赛四十九6),因为这应许非专为犹太人而是为全球的人。有些人并不热衷于传福音,是因他们相信全球人士终能得救并进天堂。倘若你今天 并不相信这理论,就应赶快抢救灵魂,免他们陷在地狱永远的刑罚里!神只要我们向人传讲这爱的信息,人相信与否却由神来负责。

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我们应当把自己交付予神的绝对主权,因为耶稣亲口对门徒说: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这是一个断然的命令,但衪的名字就是以马内利,即神与我们同在之意。同时,耶稣的教训有绝对的权 威(太七29,八27,九8,十1,廿四35),衪愿意把这权的权柄给你给我,只要我们勇敢和谦卑的受命,就能藉基督所赋予的权力去作衪的大使,奉主名去 呼召人归入衪的国度。正因主必快来,所以这方面的工作不可延误(徒一11)。主再来的日期可能比你我想像中要短(帖前四13-18)。我在美国军中当情报 人员,一幌眼就是廿年零两个月,在我的颈项上一共有两个牌子,倘在战争中不幸殉难,夥伴就马上将之扯下,并将之放在死难者的口中,然后用脚踢其下腭以印上 齿印,其他人就会藉此而核对得知死者是谁,包括了他的姓名、官阶和编号。当我离开军队之时,亦照样把基督再三的吩咐烙记在心头上,常提醒我时日无多,要尽 速作基督的大使。各位香港的弟兄姊妹们,你们实在是置身于一个庞大的宣教工场,应当彼此勉励,多作主工。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