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祖国,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这对香港和中国来说都是一个大日子,亦是全球注目的一天。一个月后,我们自八月一日在这 里举行一连十天的港九培灵研经大会;此举乃是港九众教会每年一度的盛事,今年经已步入第六十九届;据我估计,在往后的十天内,每天早、午、晚三堂的聚会, 相信将有二、三万的人次出席聆听神的话,并要在此受栽培、得复兴。香港回归祖国无疑是空前绝后的盛事,而港九培灵研经大会则已有六十八年的历史,可说是一 个传统。倘若我们说香港在往后的五十年中不变,港九培灵研经大会则已经六十九年不变了。与其说培灵研经大会在九七之后可以依旧举行,足证香港过渡九七可以 五十年不变,倒不如说因为这是神的工作;是神让我们继续有自由、有机会去举办培灵会,好得着神话语的供应。

阅读全文...

《但以理书》首章说及,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如何在一个转变世代中,尽上自己的本份为主作见证。但以理处于一个多变的世代,这一点与我们今日颇为相似。主前七二二年,北国以色列亡于亚述,但这一度雄霸天下的亚述大帝国,如今即将面临崩溃,并且深受南面的埃及和北面的巴比伦所威胁。巴比伦王子尼布甲尼撒,于主前六零五年击败埃及,再乘胜挥军南下,围困耶路撒冷(一1),在圣殿里大肆抢掠,并把犹大国的精英份子掳去。适其时尼布甲尼撒的父王驾崩,他便立刻班师回朝,但无论如何,经此一役,巴比伦已经确立其领导世界之强国地位。

阅读全文...

《但以理书》的主题有两大焦点:

(1)神的主权──神掌管历史及人间的一切,成就他的旨意;

(2)人经历神的信实,特别是信靠神的人经过不同的困难和考验,仍能为主作美好见证,足证有神的保守。《但》第一章告诉我们: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如何坚守信仰,遵守摩西所颁洁净饮食的条例,结果留下美好的见证,最终还得到王帝赏识,委以重任。从此可见,但以理及其三友确在一个转变的世代中,为神作美好的见证。

阅读全文...

我们生活在香港,可说是个相当自由的地方;有着言论、出入境以及信仰等的自由,这都是极其宝贵的。过往殖民地时代如此,相信特区年代开始后,亦盼望继续如此。香港虽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回教等众多宗教,但教派之间向能和睦共处,互相尊重。单说基督教已经有不少的宗派和堂会,彼此间的传统各异,却保持主内一家、互为肢体的精神。因为当今确是个多元化的世界,许多不同的种族、宗教和政制,都会引发不少的争执和冲突,造成了不和谐的现象。不少东南亚地区,在宗教信仰上及不上香港的自由,往往因为政治和种族上的隔膜,使某些宗教受到排斥。今日,我们若以牧师的身份往访某些国家,很可能在入境时就被迫要乘搭下一班航机离开。又在某些国家,基督徒也会列入不受欢迎之列。在香港不可用法律或权势,去强迫人家接受某种宗教;纵使我们知道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法,也不可以勉强人去相信耶稣。神虽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但衪宁愿人受感归主,也不欲强制人去跟从衪。今天,众多的宗教与我们并存,更加挑旺我们传福音和宣教的热诚,让更多人有机会选择归信那一种宗教!

阅读全文...

《但以理书》的主题讲及神的主权,他如何掌管人间的历史,叫信靠神的人经历他信实的保守。但以理记述不同君主的名字,一方面因为他在宫庭里任职,所经历的事情莫不与巴比伦王有关,另一方面,作者欲藉此点出,天上也有一位君王管理诸世界,而地上君王俱为他所立。地上诸君统治年期有限,天上君王的国度却永远长存。神掌管历史,王的权柄亦为他所赐,他本着公平、公义,惩恶、除奸;倘有君主滥用权力,自高自大,目中无神,甚至凌驾法律之上,其本身亦当受审判;如果人间的法庭无法检控,使其得到应得的惩治,在神的审判台前,不会视若无睹,置诸不理。神追讨世人的罪行,包括君王在内,无一幸免,而知法犯法的人更罪加一等。王若滥用大权,随便生杀,任意升降的话,那神必拦阻骄矜的,赐恩给谦卑的;正如撒但,本为天使,但因骄矜,欲与神同等,而堕落为魔鬼。

阅读全文...

今天继续讲述神的子民被掳至巴比伦,但以理及其三友处身于一个转变中的世代,他们如何经历神的主权,忠心于主,为主做美好的见证?犹大人被掳之时,正值巴比伦大帝国的崛起,但神应允他们七十年之后,可以回归故土。神的说话是真实的,衪的预言,到了时候,必要应验。巴比伦到了伯沙撒王的时候,神用指头在墙上写字谓:“巴比伦的时候到了”,就在那一个晚上,巴比伦帝国突然结束,波斯帝国起而代之(但五)。强如巴比伦帝国,国历竟不到一百年,令我们想到,从没有一个人间政权可以长存,因为神是改变日期、废王、立王的那一位。波斯王古列,以一个解放者和拯救者的姿态出现,轻而易举的,就把当时衰败不堪的巴比伦帝国夺取过来。波斯王古列,派其手下猛将大利乌为开路先锋取了巴比伦;奇妙在这次政权的更易,是毋须经过任何战争的。波斯帝国掌权令犹大人面对一个转机,神感动古列王的心,叫他容让犹大人归回原籍,同时又感动犹大人,愿意返回家乡,在耶路撒冷建造圣殿(拉一)。如果以斯拉是位历史学家或是社会学家,他断不会如此写法;因为古列并非一位敬奉神的王,他甚至不认识耶和华,岂可说他受神的感动呢?然而,在《圣经》的作者眼中,从属灵的角度去看,每一件事的成就都有神的旨意。

阅读全文...

十数年前,当香港九七问题呈现之时,不少人视之为信心的、经济的和政治的危机,但亦有人认为危机中会有转机,而今我们经已平安过渡至特区的年代,危机是否就一扫而空呢?其实不然,因为在转机中仍酝酿著有危机;所谓居安思危,在平安中,我们不要忘记危机的存在。危机是客观环境中的主观感受,所谓内忧外患,构成一严峻的局面。危机在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只不过是一个危险的讯号,若处理得不好,就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是这个意思了。危机可能是明显的或酝酿的,又会是可预料的或突发的,只要及早防范就能化险为夷了。犹大人昔日重建圣殿和重修城墙,对我们今日有何启示呢?在属灵的诠释上,是指着建立耶稣基督的教会而言,就是说信徒履行神的使命,追求灵命成长,把活石建造成为灵宫,就是圣灵的居所。教会强大,满有见证,始能建立基督的身体。至于修造城墙,意指建设社会,贡献教会,提供弟兄姊妹一安全成长的环境。今天让我们来看,尼希米带领百姓建造城墙时遇到甚么危机?从而反省我们参与教会事奉生活时,会遇到甚么困难?第一类困难来自外面,第二类困难来自里面,第三类困难来自领袖的个人。我们知道种族的仇视、宗教的分歧,与及政制的不同,都会造成国家民族之间的磨擦,究其实不外源于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利益冲突。犹大人毗邻的四方居民,首先是讥笑、恼恨他们,其后则演变为武力威吓(尼四1-6),并图谋攻击他们,使城内扰乱,企图用武力去制止他们,藉以迫使他们停工。尼希米面对这重大危机,作了以下的三件事:

阅读全文...

今天是研经会最后一课,过去七天我们思想到:一个转变世代中神子民的见证;在犹大人被掳至巴比伦七十年,及后返回故土,这段重要的历史时期之中,《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所带出的信息,让我们得知神是掌管历史的,并同时显示出衪的主权。但凡信靠神的人,就如但以理和他的三友一样,忠于神和他们的信仰,就必蒙神的保守。过去两天,我们看到他们可以重归故土之后,就马上重建圣殿和耶路撒冷的城墙,期间备受外来的拦阻,和内在的困难,但靠着神的恩典,终可一一渡过,结果耶路撒冷的城墙,在第六个月完工了,七月初一日定为吹角日,初十日为赎罪日,十五日为住棚节,一连七天庆祝过后,第八日为严肃会。换言之,犹大人自七月初一日起,如同一人的聚在水门前,举行一连八天的“培灵研经大会”(尼八1-4)。

阅读全文...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