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陈黔开牧师

在上一世纪,人类行为研究者William Issac Thomson提出四个人类基本需要:安全感、身份认定、新鲜经历、爱。有人以为安全感是人类基本权利,保护自己乃是与生俱来的责任,因此人们常为着个人安全来打算。《圣经》里却满载了那些为主受苦的人,他们为义受逼迫,为着真理公义,将个人生死、幸福置之度外。但以理及他的朋友忠于真理,敢于拒绝拜偶像,并向着耶路撒冷祈祷。耶稣接受神的旨意,敢于面对苦难;彼得劝他万不可如此,但耶稣直斥其非,骂他体贴肉体,贪生怕死,与魔鬼同一阵线(太十六21-26);耶稣勇于面对逼迫、愁苦、生命终结,终能起死回生,并能让信徒得以重生。司提反为主殉道那一刹那,看见耶稣接收他的灵魂。可能保罗看见这事之发生而深受感动,后来在大马色的路上遇见主时,心中涌出司提反殉道的景象,并在圣灵感动下,愿相信救主耶稣,并为主受苦,备受外邦人及犹太人逼迫,终生忠心到底。彼得告诉散居各地的基督徒,他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彼前一6),并已预备为主受苦,最后甘于倒钉十架,为主殉道。我们事奉时,也会遇上阻碍或疾病,魔鬼兴风作浪,神允许这些困难临到我们,好叫我们更依靠他,心中满有喜乐。保罗提醒我们,当我们成了神的儿女,进入神的国,努力作工时,会遇上不少艰难(徒十四22),为主受苦,付上代价。

《新约》共有两个希腊字可解作逼迫、受苦或灾难,其中一个翻译成英文是thlipsis,在《新约》用为名词共四十五次,用为动词共十次。可见在《新约》里逼迫、受苦或灾难占了不少篇幅。Thlipsis一字有如风吹在人的身上,令人不能抵挡。《圣经》所提的灾难,都与末世相提并论,信徒遇上灾难,跟末世所遇的相似,如(太廿四21;可十三19)。耶稣快再来,信徒遇上灾难,应早作准备。耶稣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承担我们的罪,使徒也跟从他的脚踪,受尽凌辱苦难,为主殉道。今天港人平安过渡,信徒也应有所准备,神若容许灾难、压力、疾病、重担临到我们,我们依然坚信神能拯救我们。即或不然,疾病依然未愈,肩头上依然担承着缠绕的重担,求主赐我们恒心力量,为主而活,领受他的安慰及同在。

耶稣曾说,我们在世上有苦难,但他已胜过世界。这位胜过世界的主常与我们同在。不论遇上甚么境况,主仍关心、保护我们,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如他允许苦难临在时,他必有美好的旨意。再者,耶稣已首当其冲,为我们受苦。热心事奉主的人未必身壮力健,也未必不用承受苦难,他也许容许考验临到我们,正如诗篇说:“义人多有苦难。”(诗卅四19)然而,他已胜过死而复活的神,在每位属他的信徒身上,他都有最美好的旨意。“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基督已受了患难,被挂在木头上,担当众人的罪,让救恩得以完成。他被钉十架时,门徒中除了约翰外都鸡飞狗走,耶稣与马利亚肝肠寸断,他将奉养母亲的责任交予约翰;当他奄奄一息时,他仍不忘在地上的责任。最后他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圣洁的神担当众人的罪,世人的罪都在他身上,他的神也掩面不看;他受尽苦难。我们乃是跟从他的人,又岂可轻看患难,逃避患难呢?耶稣明明的跟他的门徒说,他们在世上有逼迫苦难(约十六33),直到今天,这句话仍有同样的意义。由香港政权交接至今,我们仍享有传道、崇拜的自由,但未来的日子又如何?让我们都铭记耶稣的吩咐,我们在世上有苦难。我们在工作上忠心为主作见证,同事却处处跟我们作对,我们极需晓得既在工作上作美好的见证,又能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好叫他们归信耶稣。卅年前,香港某大学流行玩弄新生,有旧生要求基督徒新生在他们跟前吸烟,但基督徒坚拒,旧生再强迫他吃烟草,令他不是味儿;他深信自己不能伤害圣灵的殿,站稳立场,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不但个人会受逼迫,《新约》教会也深受苦难,就如耶路撒冷的教会(徒十一19)、哥林多教会(林后一4)。若神容许香港及澳门教会遭受苦难,我们能否甘心忍受?能否以为主受苦而引以为荣?一位属灵的伟人为主殉道,旁人教他只要否认耶稣即可,但他却说耶稣从未亏待他,并为他挂在十架上,他岂可出卖他呢?信徒“必须”遇上苦难(徒十四22),耶稣也对门徒说他们“必须”遇上患难,我们当存着遇上患难的心志。如果我们未遇上患难,反倒要自我反省,究竟自己是否与世界同流合污?是否已改变了立场?“要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难道基督的救赎有所缺欠呢?

其实,就救恩而言,耶稣被挂在木头上,已完成了救赎,但可惜仍有不少人未听闻福音,未相信耶稣,故尚有所欠缺,仍有人未能领受耶稣的丰盛。所以保罗冒死叫人得闻福音,叫人重生,尽力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一方面他活在人前,显出神的爱与荣美,一方面他受尽一切逼害与痛苦,被交到死地。

当我们遇上逼迫时,约翰教导我们:“务要至死忠心……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二8-11)不论所受的苦难如何,我们已早作准备,为主至死忠心,将一切献上坛上,将生死幸福置之度外,以回报主恩,神就赐我们生命的冠冕。保罗穷尽了他的字汇,来说明信徒会遇上的苦难:逼迫、饥饿、赤身露体、危险、刀剑等,“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八35-37)没有甚么能令我们跟耶稣的爱隔绝。而且神的平安喜乐也不会离开我们,我们倒觉欢乐(西一24)。神必成就应许,他与我们一同得享荣耀(罗八17)。保罗在亚西亚遭遇苦难,毫无盼望,甚至快要被交到死地时,他不靠自己,只靠着神,因为不管从前或现在,他都救拔他脱离死亡,而且还指望未来他仍拯救他(林后一8-10)。

教会本是受苦的群体,倘若教会安逸,便失去了作用,不再是灯台,终被神挪移弃绝。教会唯有在狮子坑、豺狼圈方可发挥作用。信徒当认定我们随时会因信受逼迫,并早作预备。当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时,我们不致随波逐流,仍坚守立场,至死忠心,忠于耶稣,甘愿为他受害,然而神的同在、神的喜乐平安必会充满我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