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卢家駇牧师

耶稣写了七封信给教会,我觉得第一封最为重要。就让我们从(启二1-5)看神给予以弗所教会的信息。以弗所教会约在主后五十二年由亚居拉及百基拉建立,保罗约在主后六十一至六十二年间写以弗所书,他曾牧养这间教会,牧养时间达三年之久,他亦派遣提摩太牧养教会,使徒约翰也在此间担任重要角色。可见这教会满有神的恩典。《启示录》在主后九十五年写成,《以弗所书》与《启示录》两书相距三十多年,教会已出现不少变化。

“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1)“教会的使者”令人联想起长老、监督、牧师这些教会负责人,这叫我们担任牧者的特别小心及警醒,而“七星”则是指七个教会的使者。每个信徒都是个使者,马丁路德提醒我们信徒皆祭司,另保罗写书信时说他是教会的执事,他与教会关系亲切,又爱护教会。让我们都以保罗的观点,来关爱教会。“金灯台”是指教会。神是教会的元首,他在金灯台中间行走,四围视察,察看我们可待改进之处,可有责备之处,可有悔改之处。耶稣的态度严肃,他要求教会细察自己的问题,并作悔改,否则就把金灯台从原处挪去(5)。司徒德牧师曾 写书论述金灯台,提醒我们神已将不少教会挪去。求主怜悯我们及教会。

神知道我们的行为、劳碌、忍耐(2),不论我们是牧者或信徒,我们都会不停做事,但我们可有想过我们这个人与行为是否相称?最近我常在电视新闻节目里看见美国克林顿总统,他外貌俊朗,地位显赫,可是他从前的行为却叫自己蒙羞,也令人对他的话打了折扣;让我们反省自己的行为。世界讲求民主,令我们不停开会,令人疲累不堪,世人也愈来愈自我,叫我们难以合一。马盖文牧师倡议教会需淘汰一些与增长无关的活动,方可令教会增长。故此我们不应太劳碌、太民主。 此外有些教会领袖因着不愿解决问题而只管忍耐,对罪忍耐;致对付人与事,解决问题,实在艰难。另一些教会则对不结果子而忍耐,他们多年不结果子,只觉自己亏欠、软弱,强作忍耐。以弗所教会不能容忍恶人;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2)。现在知识与信仰不断进步,以致我们不能容忍恶人及异端,这是好的;然而我们的知识可会进步至超越了圣经对教会的指示及对信徒的要求?的心,肯定自己遵行神旨。

耶稣在(4)提出责备,铿锵有声,以弗所教会的使者,当留心倾听,他们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我觉得当我主持婚礼时,新郎新娘都不太留意我,他们互相对望,甜甜蜜蜜,正享受着最美、最完全、没有保留的爱意。“起初的爱心”是指信徒起初信主时爱神的心肠,不论神说甚么,我们都誓言“我愿意”或“神阿!我爱你!”爱是又深又热,又纯又洁,是新妇爱新郎的心。我已信主卅八年,我爱主跟起初时有没有分别呢?我坦然承认我自觉有问题,起初爱神的心是布道、追求、事奉的重要动力,因着爱主,我们努力事奉主,遵照神的旨意,拼命传扬福音,免得一人沉沦,因着信徒有爱主的心,渐渐进而爱肢体及世人。在信主卅八时间,我时刻反省自己对神的动机、关系及动力。最近我喜欢观赏一电视广告,婴孩喝一瓶水,当那瓶水挪开时,电视传来“清纯”一词;我自觉已没有清纯的爱。各位弟兄姊妹,你的光景又如何呢?神是否也用《启示录》来责备你离弃了起初的爱?到底有甚么因素形成这个危机?

1.是自己信主太久了,信主愈久,愈难维持起初的爱心;

2.是信徒贪爱世界,当我们愈来愈贪爱世界,对神的爱心就改变了。初信主时,尚未有机会做团契职员,以致主动关心别人。现在当了执事,常要召开会议,教会工作变得形式化;

3.信徒也变得信仰更为自我,只想自己属灵好处,只盼望自己更属灵、更爱主、更平安、更得福。义与罪不可并存,情欲与对神的爱亦不能同在,因些情欲与罪驱赶了爱心。然而圣经明言我们要爱主比爱妻子、儿女,比爱自己的性命更多,方才配作主的门徒。

4.知识及金钱虽增多了,爱主的心却变得冷淡,世俗的事物牢牢地笼罩了人心,令得人不再爱主。耶稣说:“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4)耶稣的责备甚为可怕:“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5)中世纪时以弗所已变作废墟,昔日的光辉已不再。我们当趁早求主怜悯,化危机为转机。

耶稣教导我们化危为机(5):

1.回想──在我们休息时,我们有时间来回想;在灵修时让我心安静下来,读毕圣经后,我们细心思想,到底神要我们得着甚么信息,细听圣灵的话,神从不会罢工,只因信徒无暇细听他的话。让我们回想现在光景,自己是否已离开团契?信徒们在团契里一起唱诗敬拜神,一起追求,一起事奉,一起传福音。团契是基督徒的少林寺,若信徒未受团契之锻炼而乱闯江湖,他们很快就死在乱刀之下。我们当在团契里得着属灵的经历,叫属灵生命变得有根有基。让我们回想现在光景, 自己已结婚生子,家庭比教会更形重要。无论如何,以神为首,神深爱教会。若我们以家庭为重,我们就在此堕落;若我们升职,购买股票,人也变得世俗,世界比主更为重要;“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4)让我们回想自己的光景,我们是否被情欲缠绕,多所犯罪,少了赤子之心,爱心也变得冷淡,以致落在这光景里。我们当像修道院里的隐士,他们常常安静,不被世事缠绕,只管诵读圣经。唯有我们享有这种与神亲密的关系,方可得着复兴。

2.悔改──耶稣还教导我们“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堕落的,并要悔改。”(5)悔改是指自知自己犯错,心里难受,觉得自己做得不对,愿意改变过来,重新回转到神的跟前。我建议信徒多在神面前多流泪,如我三个月不流泪,我知我变得心硬。我们也要认错,有时人知其错处,但却固执坚持,不肯认错,我们不论在神或在人跟前都面不改容,不肯承认。税吏公开承认自己是罪人,承认自己骗人钱财,并愿意还他们四倍。让我们能流泪,能认错,重新在神面前悔改。浪子回家后,他说自己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他父亲。我们也得罪了神,得罪了人,愿我们回到神跟前,愿意真正悔改。

3.复行──接着耶稣指导我们“行起初所行的事。”(5)我们当检讨自己与神的关系,自己可有灵修?自己可有参与主日崇拜?回想昔日我初信主时,九号、十号风球高悬,我依然回到教会崇拜,那里还有廿多人,令我得着激励。时至今日,我们可会因着种种因素,改变了昔日单纯的爱主之心?求主教导我们重新爱主。昔日信主初期,遇上了朋友就向他们热心传道,谈谈见证,但今天我们不再讲论耶稣,求主教导我们重新见证基督,并将自己的时间、金钱、恩赐作重新投资,为教会作大事。

各位弟兄姊妹,请大家化危为机,并且切勿掉以轻心,需将“回想、悔改、复行”同时施行,缺一不可,否则,不能化危机为转机。剑桥大学有七位毕业生,他们前途无限,但他们总觉不妥,1885年他们踏足上海,当了献身传道的宣教士,生命得着复兴。其中一位叫史达德,他在上海、印度热心事主,他在中国时领事馆派人跟他说他可以领取爸爸的遗产,他将那笔遗产分为五分,全然献予慈善团体及差会,领事馆的来人以为他血气方刚,不肯按他主意而行,两星期后他仍坚持己见。他将遗产派毕后,仍剩余三千多磅,他就全数送予女朋友。女友收到钱来,并无跟史达德商议,便将金钱如数送予差会,史达德得知后,便写信予她,说如今他爱她,不是因她美丽,而是因着她爱那呼召他的主。

我们有何问题,都源于我们与主的关系不妥,求主怜悯,与主恢复正常的关系,再次回复起初的爱心。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