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卢家駇牧师

今天适值是会考(联考)放榜之日,全港大为震动。不但如此,今天我心中暗叫不妙,因我选择在最后一天以差传为题。有一次,某间教会曾邀请我讲道,亦以差传为题,出席人数仅得十四人。究其实,耶稣以之重要的,世人甚至其学生却不以为然。有一次他主动约会门徒到山上去,向门徒宣讲大使命(太廿八 16-19),耶稣吩咐他们要去,这是他工作的重点。他深知自己所传的范围终究有限,故训练门徒,着他们往普天下去,直至他复活后,他唯一的使命也是叫他们去,使万民作他的门徒。耶稣常说他快回来,但时至今日,他还未回来,彼得为他解说,他不是耽延,只是宽容我们,让信主的人多去传福音。大使命里耶稣要万民作他的门徒,万民是指所有的群体。我们常逃避抗拒大使命,然而即使我们没有感动,我们也要依从命令而行。耶稣并不是说待我们有感动就去,而是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19)二千年后,时至今天,这大使命尚未完成。

英国弥珥会督写了一本以差传为题的书籍,并以“未完成的使命”为这本书的题目。有个故事说耶稣钉十架回到天家后,遇上天使长,跟他闲聊起来;天使长问他现在他已回到天上,地上的人又怎能相信他呢?耶稣说他已吩咐门徒传福音给万民;天使长再问他若门徒不从,他还有甚么办法呢?他也无从回答。

我们若然抗拒使命,会出现下列危机:

(一)缺乏委身

耶稣已从坟墓里复活,亦以复活的形象来显现,也有人去敬拜他,然而还有人疑惑(17)。若我们视神为神,便会去敬拜赞美他。但有人却不然,他们随着自己的意欲或定义,竟不把神当作神来敬拜,因此他们不会委身。我们在世时会痛苦万分,感到爱父的心与爱世界的心彼此争战,我们常会战败。我们也有自我中心的信仰,自有一套的神学,自行定义神是一位怎么样的神,他要如何爱我们,要如何保守我们,我们要得着甚么、甚么的祝福等。有一首诗歌,歌词有言:“众人涌进神的国度,十架少人负;众人都要神的赏赐,世界有谁辞。”可见我们爱世界,以致建立了自我中心的信仰,抗拒了神的主权;神本是神,他是掌权的,但人却不理不睬,故意抗拒,以致不肯委身,也不遵行神的旨意。

我常提醒神学生,当他们尚未进入神学院时,心里最爱主、最忠心,但当了神学生后,灵命便见倒退,心里只管念书,只顾交功课、修学分,我们当时刻反省:神予我们的使命及责任。试问使徒可有听闻“大使命”?我们明白它吗?若我们不太明白,又不加理会,把它视为可选择的,可行亦可不行,或与自己无关,甚或放弃。这纯粹出于自己的想法,亦不委身。否则,我们常以父家的事为念,当大使命尚未完成,我们便继续委身。

(二)缺乏信心

耶稣从死里复活,全然得胜,拥有着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他以此权柄来吩咐门徒大使命。然而有人却不相信耶稣已复活、已得胜,以为他尚未胜过死亡及撒旦,也未能胜过罪恶的权势,他们不相信他已拥有一切的权柄,以致仍无感动,缺乏信心。有些教会似没有教导信徒信心;信心实在太抽象,教会里有不少精英分子,他们精于电脑、财务,晓得计算、开会,以致他们觉得无须祈祷,无须信心,自可解决疑难。

主曾说我们要去,使万民作他的门徒;我们却怕遇上困难,怕遇上危险,怕资源不足,怕这怕那,终致不敢走上此路。《希伯来书》第十一章满载着信心的伟人,此外,教会史也有无数信徒认为神是可信可靠的,信心是合乎理性;不但如此,信心也是超越理性。有时我们或会以自己的方法来计算,测度到最远只可向邻舍传福音,这样我们便不信耶稣吩咐我们使万民作他的门徒,或以之为不合理。

此外,信心也是一种冒险,世人总渴望有安全感,但是基督徒本着信心来从事时,却常要冒险,因为神从不会向我们透露我们的未来,信心的对象本是信,我们唯有时刻仰望他,任由他来带领。亚伯拉罕本是拥有不少物业,神却吩咐他离开本族本家,往他要他去之处,却没有明言他的目的地;可是他却深信不疑,神总不会出错,当神呼唤时,他便去。

信心也要备受考验,学生通过考试才可升级,信徒也要经历考验后,致令信心得着进步。摩西带领老百姓到红海,若有些老百姓不懂水性,他们又如何渡过红海?他们又如何愿意踏进红海去?唯有他们敢踏足红海,才得见河水分开站立不动,让他们从干地上走过去。昔日马礼逊要到中国传福音,他辗转到了美国,再乘船到中国去;船夫质疑他单凭他的能力,又岂可令迷信古老的帝国归信耶稣?他说不是他能作甚么,而是神万事都能作。若马礼逊没有信心,今日中国、香港不会有这么多基督徒。他信靠神,又遵从使命,便走上信心的道路。

(三)知而不行

在《四福音》里,耶稣常跟门徒争辩不休,但门徒听了大使命后,却没有争论。后来耶稣升天后,他们没有遵从大使命。他们只顾担当耶路撒冷的使徒、耶路撒冷教会长老,以致耶稣在《使徒行传》第九章拯救了扫罗;扫罗本是迫害基督徒,耶稣竟让他洗礼,还选任他为外邦人的使徒。耶路撒冷教会享有最多使徒,有最好的圣经教导,有美好的属灵生活,本是得天独厚,可惜渐趋犹太化,向心力甚强,凡事以自己教会为首。耶稣挪开了耶路撒冷教会,兴起了安提阿教会。

我们可有知而不行的弊病,从未践行其中的真理?或许有人觉得差传是西方教会的工作,然而现在第三世界的信徒比西方的还要多,那里差去的宣教士数目跟西方的差不多了;也许有些教会觉得差传令自己教会损失了金钱及人才,然而差得愈多的教会,愈蒙神的祝福;也许有些传道人担心不获会友支持,然而会友反觉得牧师不带领他们多作差传事工;或许有人推说迟些才做,然而我们到底何时才去差传?教会理当从事差传事工,但现在香港约有三分之二从不作差传工作。

以下跟大家讨论转机

(一)教会总动员的转机

大使命说:“所以,你们要去。”(19)文句是以命令式来表达,教会应总动员去进行差传工作。保罗劝提摩太要为万人祈求,万人是指所有未信主的人,全世界约有四十万万人未领受福音,我们当殷勤地为他们祈祷。此外我们还可奉献,虽然香港经济出现问题,然而香港人依然富裕,我们应奉献支持差传事工,叫福 音传遍普天下去。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你的参与也在哪里。再者,教会亦应差遣宣教士,香港平均六间教会便差遣一位宣教士,或许我们未能差遣宣教士,但也可以认领宣教士。加拿大某间教会聘请牧师,教会跟牧师候选人详谈教会的问题,唯是教会赤字一项秘而不宣。牧师上任后,要求在教会讲道七日,主题为差传,执事才宣告教会的赤字,认为不可讲差传;但牧师仍坚持在讲坛上教导信徒奉献支持海外布道工作;日后这间教会甚为蒙福,也成了加拿大鼎力支持差传的教会。

(二)普世差传的转机

大使命说:“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故传福音应有三种布道方式,即同文化布道工作、近文化布道工作及异文化布道工作,每间教会都应努力地进行这三种布道,认真地跨越障碍。大使命不应只限布道而不作差传,否则,我们只作了极少极少的工。正如我们不能只遵守十诫中的一、两项条文,故我们也当全然地遵从大使命。有一次我们要为塞班岛建立两座短波电台,香港远东广播公司捐献了六十四万美金,因这笔数目庞大的金钱,以致我们在会议上大获全胜,争取了十五个小时广 播时段。有位美国同工心里难过,觉得香港人岂可单顾华人?当抱持跨文化布道,关顾万民,当时我尴尬万分。普世差传,关乎万民,应有所行动,将福音传予万民。

(三)足够呼召的转机

大使命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今天我们决定是否念神学、当传道人、当宣教士,必先考虑有否神对我们主观的呼召。大使命没有指明我们必须当宣教士,我们也可以在当地当传道人、牧师、圣经教师;有些人则接受神的引导,成了宣教士。那么到底神是否呼召我当宣教士呢?我们可向牧师、知己相谈,以作客观印证,他们对我们有所认识,彼此同感一灵,他们的意见可供参照。

此外,我们要多所祈祷,求问神的旨意,若然当我们不断祈求,其感动依旧或渐次加深,以致确知此为神的呼召。我们也可藉恩赐来加以印证;传道人需以说话来表达,讲道要有条有理,又要能传福音,并能作领导。有位神学教授说,宣教士应有比平均水准高一点点的恩赐。总括而论,若然我们拥有长者知交的印证、祷告的印证、平均水准以上的恩赐,即是客观的印证。昔日,我献身传道时,一位朋友跟我说我尚欠异象,他说宋尚节看见四围有不少人险些儿溺毙,他看见远处有十架,便拼命往前游。听罢我便四出寻找异象,但终不获。后来我看了一本书,作者是差会的领袖,他收纳了千多名宣教士,大多没有异象。异象即是神的默示、神的 话语,若人已清楚了神的话,也再不用异象了。有异象的人跟没有异象的人的工作果效也差不多。尤为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愿意将自己献予神,走上奉献的道路。

威廉克里本是平凡的补鞋匠,他一面研究世界问题,一面研读《圣经》。一日他讲道时说:“我们当向神盼望大事,为神成就大事。”别轻看自己,神若要用我们时,我们必能成为大使命的一部份,向神盼望大事,为神成就大事。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