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苏颖睿牧师

引言

还记得当我初结婚时,太太突然在房里大叫救命,看她样子,惊惶失措,吓得我心乱如麻,我连忙冲入房间,看个究竟。她一见到我,便像见到救星一 样,指着墙角,大声尖叫:“蟑螂呀!蟑螂呀!”心想她竟被一只小小的蟑螂吓破胆。但我想起美国大文豪马克吐温所讲的一句话:“我不信有鬼,但我怕鬼!”这似乎很不合情理,然而“惊怕”这情绪就是不可理喻的。

我太太怕蟑螂,而我却被太太的尖叫吓怕。记得某星期日,我回到家里已是六时了,发现不见了太太及孩子,唯有在家等候他们。一直至七时,他们仍未回家,也没有致电回来。心里有些惊怕,想到最坏的情况:发生交通意外、掳劫……,我致电给几位教友查询,仍无结果。正踌躇之际,太太带着孩子们回来,我问她往那里去,令我忧心忡忡,她有点不高兴,反问我:“现在才七时吧了,为甚么你会这么紧张呢?”她说得一点也没错,我真是个“紧张大师”。还记得有一天女儿致电回家,说团契完毕后就回来,约要晚上十二时多了。但我竟在十一时已站在窗边观看,当她十二时仍未回来,心里就妄自猜想。或许这跟我背景有关。小时候,母亲、弟弟和妹妹突然离我而去,这次分离一直影响着我,以致我非常惧怕家人生离死别。

张戎是个旅居英国的文学家,她的著作《鸿》是本极畅销的小说,道出中国一家三代女人的故事,也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反映亿万中国人在大动乱和大变迁中的悲剧命运。在那书的跋里,她说:“中国人生活的主要特征:恐惧。”一九八九年春她回国,目睹成千上万人示威,恐惧似乎被忘记得一干二净,居然没有人感到危险近在眉睫;直到军队开枪时才惊醒过来,恐惧始终没有离开中国。我想,这一代的中国人,“恐惧”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永远不会消灭。事实上,恐惧与人生是分不开的,因着我们的背景、际遇、心理,带给我们各样的恐惧,我们怕失败,怕见人,又怕人太了解自己,又怕被人轻看,怕失去自己的亲人、财产、 爱。正如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说:“人可以被消灭,但不可被打倒。”从前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本来担任银行经理,可惜经济不景,有不少银行合并、裁员的现象。令他失了业,他便写信申请职位,却遭受多番被人拒绝,太太又常催迫他。结果他独自一人驾车,走到警局去,在众多警员跟前吞枪自尽。他手里握着字条,说:“我不愿再作个失败者。”

人生中,难免有暴风雨,究竟那儿才是我们真正的保障?那里才得享真正安全呢?耶稣说:“是我,不要怕。”

耶稣的怕(约六14-15)

耶稣也会惧怕,他怕跌入撒但的陷阱,怕自己不遵从神的心意。当他行完五饼二鱼的神迹后,那些群众说:“这真是那要到世间来的先知!”(14)原来《旧约》记载:“耶和华你的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申十八15)犹太人期待着这样一位先知,尤其当他们亡国后,更渴望先知来拯救他们;现在看见耶稣行了神迹,又医治病人,又喂饱他们,所以他们认定他就是那要到世间来的先知,他们希望怂恿他作王,解救他们。

耶稣看出众人的心,但他却退到山上去。为何他不乘胜追击?不趁机大肆宣传、抬高自己,以图积存政治本钱或令更多人认识及信服他呢?其实这正是魔鬼的计谋,把权力、万国的荣华摆在他跟前引诱他。魔鬼曾带耶稣到殿顶,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太四6)若用现代话语来演译,魔鬼说:“现在是个英雄的世代,讲求权力,人们岂会相信一位被打不还手、被骂不还口、被人钉死的弥赛亚?十架只不过是个无能、无助、软弱的象征。你倒不如在黄昏时分邀请全城传媒光临,走到全港最高的大厦顶上,在那里跳下来,快到地面时,突然有只怪手托着你,这样不消一瞬间,全球的人都相信你,拥你作王!”魔鬼再引诱他,叫他试看万国的权柄,只要拜一拜它,这一切都属于他,但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10)有时我们未能接受自己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惧怕给人拒绝,惧怕自己名声受损,总希望藉不同策略来抬高自己,令人接纳自己、维护自己,这样我们正中了撒但的诡计。

耶稣怎样回应这诱惑呢?他独自退到山上去,独处安静,默想祷告,回归上帝的身旁,叫自己重新确定上帝赋予自己的使命。正当群众欢呼颂赞时,我们的视野变得蒙眬不清,唯有在独处时,才叫我们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及内心的争战,让自己在上帝跟前省察。今天,我们太忙碌了,四周太嘈杂了,我们对周围恐惧、愤怒、贪婪的声音太敏锐了;人与人之间不是因着爱联系着,彼此充满了愤怒、恐惧,以致忽略了上帝微小的声音。究其实,我们怕错了对象,故此耶稣在《圣经》里责问我们:为何惧怕那些取去生命的人,而不怕可夺去灵魂的?唯藉独处及灵修,叫我们对上帝的声音更敏锐。

门徒的怕(约六16-19)

从伯赛大到迦百农去,大概是四哩,约翰告诉我们门徒摇橹行了十里多(即3哩半),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原来据《马可福音》记载,耶稣喂饱五千人后,就吩咐门徒先行,他自己步行到迦百农与他们会面。这晚是逾越节,是月圆之夜,行路比较方便。然而当门徒快要到达之际,忽然狂风大作,海就翻腾起来。这旅程就好像人生之旅,出发前风和日丽,一切都似乎很宁静,而且只得四里而已,路程不算太长,谁料狂风大作,波涛汹涌。令我想起:“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作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甚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雅四13-15)这话一点也没错。父母为子女努力地铺路,为他们付上心思时间,然而人生往往布满了崎岖的道路,暴风雨骤至,我们为何不训练他们行走崎岖的道路?我教会有一位弟兄受洗,他的见证叫我们落泪。他是我中学同学,后来到美国念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又进了大公司工作,他在工作上扶摇直上,又拥有高尚的豪宅。有一回,公司为开拓市场,委派他到北京工作。一次,在贵州公干,所乘的汽车跟泥头车发生碰撞,他昏迷达八个月之久,醒过来时,双目失明,声音模糊不清,脚也折断了。太太每天载他做物理治疗,令她身心疲惫。一天她在公路上驾车,却睡着了,终于发生交通意外,太太当场死亡。从此美满的家庭毁于旦夕。此时我跟他研读《圣经》,他信了主,他说自己开始第二个生命,他满有从主而来的盼望,生命反而比前更喜乐。从前他所追求的只是肥皂泡,终会失去。从前他害怕失去这,失去那,现在他不再恐惧。

就在此时,耶稣突然出现。他们看见耶稣在海面上走,渐渐近了船,他们就“害怕”。首先我们要了解何谓“在海面上走”,有些新派的解经家以为这时天已黑了,门徒又累又惊,一时看错了,以为耶稣在海面上走,其实他只在海边走。他们更引经据典;但这不太合理,他们距离海边约半里,而且天又黑;再者,他们若是看到耶稣在海边走,又何以惊怕呢?《马可福音》正好给我们一个好答案:“但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以为是鬼怪,就喊叫起来;因为他们都看见了他,且甚惊慌。”(可六49-50)显然,他们看见耶稣在水面上走,以为是鬼怪,就惊怕起来。

耶稣怕不能遵照上帝的话,又怕走群众路线。门徒却怕暴风雨,怕鬼怪,怕失去生命。你又怕甚么呢?你恐怕失去些甚么呢?

是我,不要怕(约六20-21)

耶稣对他们说:“是我,不要怕!”在原文里,“我”是加强了语气的,即是说:“不是甚么鬼怪,是我,不用怕!”“是我,不要怕!”这句话多么令人舒畅,使人感到安慰、安全,这里表明了下列几项:

1.他是看顾我:他没有遗弃忘记我们,他一直垂顾着我们,即使在暴风雨里,他也不丢弃。只是我们被世界弄瞎了,未能看见他。有人遇上水灾,他满有信心,认为上帝必来拯救他。有人驾车经过,叫他快走,水坝已倒塌了。但他不愿离开,以为上帝必来拯救他,用不着人来拯救。水位愈来愈高,再有人坐船叫他离开,但他仍不离开。最后他爬往屋顶,有人乘直升机来救他,但他仍依然故我,不愿离去。最后他终被淹死。他死后见到上帝,满心愤怒,直斥上帝不听祈祷。上帝却告诉他,他已藉海、陆、空三路前来救援,却不得要领。其实,上帝对我们满有恩典,有时我们却漠视了。

2.他扶助我们:他不独看顾,而且他更扶助我们,当他们在暴风雨时,耶稣说:“是我,不要怕!”跟着,他上了船。约翰告诉我们,船立即到了他们所要去的地方,他的活现正解决了他们的问题。

3.他赐人平安:耶稣赐下平安,正如他所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加拿大有一次绘画比赛,主题为“平安”,有人画上美丽的小屋,有人则绘画重门深锁的屋。而冠军之作则画上一只小鸟在母亲的羽翼下,四周暴风雨大作。耶稣不是叫我们一帆风顺,他所赐人的平安是超越一切环境际遇,有主在我们生命中,叫我们得着平安!

我们可会接受耶稣作为救主,把一切重担都掷给他呢?

中国人常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总有不少忧虑,惧怕失去这、失去那的。耶稣在登山宝训里,教导我们不必忧虑。在希腊文里,“焦虑”是 指将我们的心分割出来,令人不能集中精神。在英文里,“忧虑”(worry)则是指扼着颈项,引致窒息。耶稣说我们怕错了对象,我们当敬畏上帝,别当他死了,别当他瞎了,他看顾一切。求主帮助我们,叫我们看清自己生命里满有惧怕,晓得我们怕错了对象,叫我们多去敬畏造天、造地、造万物、赐人永生的真神。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