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苏颖睿牧师

引言

一九九一年某个星期二晚上,我正带领查经班之际,儿子走到我身旁,静静地告诉我:“妈发觉眼有闪光,她很担心,自己在房里哭。她想到超级市场买点东 西,我陪她去好吗?”我听后心里一沉,也不知道眼有闪光是甚么意思。我跟弟兄姊妹分享这事,希望他们为我太太代祷。怎料一位姊妹紧张地催促我带她去看医 生,否则会导致失明,原来她爸爸就是这样失去一只眼睛的视力。我听后吓了一跳,便飞跑到附近的超级市场,找到他们。发觉她还是眼红红的,我们便立即驾车到 她工作的医院,寻求急诊。在途中,我不敢直言告知她事态严重,只有安慰她,其实,她早已知道,并对我说:“假如我瞎了眼,不知如何是好!”我一时语塞,因 为心里一想起“失明”,已感不寒而栗。经过两小时的等候和检查,医生终于对我们说她视网膜暂时没有分离的迹象,叫她再往眼科专家作详细检查。后来专科医生 也作这样的诊断,只是吩咐她每半年检查一次。其实,当我们想到失明,完全活在黑暗里,心里甚是惊恐。还记得儿子小时,我们不晓得他对腰果产生极大的反应。 有一次,他吃了一些,隔了两小时,双目肿得像鸡蛋那么大,又张不开眼,完全看不见东西,他非常惊怕;直至医生诊断后,打了针,消了肿,重见光明时,他才平 静下来。

失明是非常可怖的,然而心眼的失明更是可怕。保罗告诉我们:“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 像。”(林后四4)当人心眼被蒙闭时,他变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电台节目讨论克林顿性丑闻时,一位女听众打电话发表高论,她说:“那有不喜欢吃鱼的猫? 个个男人也想搞婚外情,总统搞男女关系,有甚么大不了呢?”这人“心眼”已瞎了,视而不见,看不清神的公义,看不清自己的罪,不叫荣耀的福音光照他们,这 是非常可怖的。

耶稣所行的神迹里,以重现光明最多,至少有七、八次(详见(太九27-31,十二21,十五30;可八22,十46;路七21))。今天我们所研读 的经文非常独特。因为第一,在众多瞎眼人中,只有这个是自出生以来便瞎眼了,其余的却没有记载。第二,耶稣医治的方法亦非常独特,他用口水加上泥,然后叫 他到西罗亚池去洗;在我们现代人看来,这似乎太不合卫生了。第三,对约翰来说,神迹并非指超自然的事,它是个征象,有特别的属灵的意思,究竟这神迹向我们 宣告甚么信息?

何罪之有(约九1-3)

据记载,这个瞎子一定非常有名,而且人人都知道他是生来瞎眼的。但门徒见到他,不是怜恤他,也不施舍他,而是提出学术的讨论:“拉比,这人生来是瞎 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原来犹太人认为罪恶为人带来苦难。有犹太人说:“死是从罪来,苦难也是由于人的罪。”另一个著名的拉比也说: “所有疾病皆由于人的罪过。”门徒看见这生来瞎眼的,心里满是疑问,若这人生来就瞎了眼,怎可说因他犯罪而致盲呢?难道一个人在母亲肚腹里便犯了罪吗?若 说是他父母的罪,这更不合情理了。于是他们便去问耶稣,以求解答。

在今天的世代里,人们其实跟门徒所作、所想、所问的也是一样。我们一如那些门徒,看见人们受苦,不去同情他、怜恤他,反而视他作为一个“个案”,进 行学术性讨论。我们今天讨论苦罪缘由,你辩我论,但那些受苦的人仍在受苦,无济于事。我记得当太太第一次怀孕时,怀疑染上德国麻疹;当时我们非常惊恐,生 怕孩子生来残废。于是我和一位同学分享此事,并要求他为我们祷告,谁料他擘头第一句便说:“你们不可以坠胎!”接着大谈他对坠胎的理论,听后我十分反感, 他竟把我的痛苦视为学术的个案,这是非常不仁道的。此外,我们也跟那些犹太人一样,当遇到有祸时,我们便以为这是出于神的刑罚。有一次一位小朋友入了医 院,他妈妈见到我探望他,就说:“牧师,请快为我祷告,是我犯了罪,不去教会,所以神惩罚我,叫我儿子生病。”我对她说:“神不是这样残忍的,你儿子患病 与你没有回教会是两回事,完全没有关系。”

耶稣回答得很妙,他并没有陷在没有人性的讨论里。他先否定了那种毫无情理的讲法:“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究竟为甚么这人生来是盲 的呢?他用了一个很强的字,但中译本却没有翻译过来,可译作“但是”,且是个语气强烈的“但是”,即是说以下所讲的跟上列所论的意思相反。跟着他说:“是 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这人生来是盲的,不是源于不幸,也不是倒楣,而是有目的、有意义的,是叫神的作为得以彰显。门徒所说的是讨论为甚么 (Why),为何他生来瞎眼?但耶稣却认为他们问错了问题,他活在这个光景里,当向神求问:“神啊!我当作甚么(What)?”保罗在大马色路上瞎了眼, 他不是手握拳头,责问神为甚么,而是求问耶稣他当作甚么。澳洲有一位女子,她患了病,四肢全都割去。她非常痛苦,天天咒诅神,终日问神:“为甚么?为甚么 我要受这些苦楚?”她不曾得着答案,不能开怀渡日。她开始尝试从另一个角度看她的不幸,她问神:“你要我作些甚么?你让我落得如此光景,究竟你的目的为 何?”当她态度改变时,她对痛苦持不同的看法,她不再问为甚么,而是看上帝在她身上的目标。有一天,她看到《约》的一句话:“从他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 来。”(七38)她想自己没有手,没有脚,但却还有腹,大可如经文般,从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来。于是她镶了假手,学习打字,尝试写信去安慰那些受痛苦的 人。一年里,她领了二千人信主,这正是耶稣所说:“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我教会的何辉弟兄亦复如此,他遇上两次交通意外,第一次脚跌断了,眼瞎 了,也失去了声音;第二次则失去了太太。他本可紧握拳头,责问神为甚么,但他却问神他想他作些甚么。他穿着写上经文的衬衫,在商场上四处徘徊,引起途人的 注目。另一位美国人,他是奥林匹克摔角选手,每天在沙滩跑六哩路,又是高空跳伞能手、音乐家、电视演员、哈佛大学心理学家。这个来头不少的人原是个瞎子, 然而他不斥责上帝,反而求问他他生存的意思。若然我们尝试为受苦者解答苦难的问题,只会羞辱他们。上帝并没有给予我们理性的答案,他自己成了受苦的仆人, 明白及体谅你我的痛苦。

耶稣说:“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作为”一字解作“工作”,即是说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工作来。“工作”一字是《约》专有的用字,共出现了 廿七次。其中十八次指耶稣所行的神迹。当耶稣刚出来传道时《路四18》,他引述《以赛亚书》,说明自己就是弥赛亚,弥赛亚来临时,会出现这样的征号:“传 福音给贫穷的人;……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厌制的得自由。”这正是约翰所述的“工作”、“作为”。此外弥赛亚还要到世间,完成一项“工作” ──死亡和复活。耶稣将水变酒、五饼二鱼、治好瞎眼,叫我们知道弥赛亚已道成了肉身,住在人当中,满有恩典及真理。最后,他要完成另一更重大的工作,钉身 在十架上,为我们牺牲,启开新生命,新纪元。正因如此,耶稣接着说:“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我在世上的时 候,是世上的光。”(约九4-5)原来犹太人将一天分为十二小时,早上六时至下午六时,是为日,下午六时至早上六时,是为夜,黑夜没有光,人不能作工。耶 稣到世间来,要完成神的工,完成神的救赎,瞎子得见光明只是彰显了神的工、彰显神的救恩和救赎。他不独自己完成神的工,我们也要完成他的工,故此神的灵降 临在我们身上,成了耶稣道成肉身的延续,教会弟兄姊妹也是如此,将真理及恩典活在人身上。耶稣在世间有着一份逼切的使命,我们也不例外。黑夜已深,白昼将 近,主快要来,我们不知在世上年日多少,我们要快快儆醒,好好预备自己见主面。

奇特医治(约九6-7)

然后,“耶稣说了这话,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西罗亚翻出来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 头就看见了。”(约九6-7)当我们读这段经文时,多会质疑耶稣医治的方法,却忽略了重要的讯息-西罗亚池子。究其实在古时口水医病非常普遍,不足为怪。 无论如何,这不是重点,反之,约翰特意写出西罗亚的意思。

犹太人的首都在耶路撒冷,食水源于Virzin's Fountain,这泉水位于Kidron Vally。他们凿了引水道将水引到耶路撒冷的水塘去,但若敌人来攻,只要截断引水道,那里便不攻自破。希西家时,他深知亚述会攻打耶路撒冷,亦晓得耶路 撒冷的弱点,故他启开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开凿一条暗水道,共五百八十二码,阔二尺,高六尺。而西罗亚池是此水道流入耶路撒冷城的大池,不大也不小,这池 称为西罗亚,是因水是从Kidron Vally差来的,西罗亚就是被差遣的意思。

耶稣吩咐瞎子到西罗亚去,显明他是被天父差遣而来,人若信被差遣的,就是信天父,耶稣就是那位救世主,他叫瞎子能看见,瘸子能行,聋的能听见。他到 世间来,给人希望与救赎。事实上,我们都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看不见自己的软弱、罪恶,也看不见自己的贫乏,今天我们都要来到被差遣的耶稣,来到西罗亚 前,重见光明,因为他就是世上的光。

我们的心眼是否已重见光明呢?抑或仍在黑暗中呢?我们会否紧握拳头问神为甚么?或被世界的人弄瞎,而未能看清那被差遣来的弥赛亚?求神打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被差遣的耶稣基督,也看见我们也是被差遣的,晓得我们和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也是道成肉身的延续。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