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陈济民牧师

近年,企业界里流行一个名词叫做“远景”,有“远景”的就能够继续生存,否则便被淘汰。业界所说的“远景”其实是《圣经》中所说的“异象”,在今天现实的社会中,我们可能不再多谈“异象”了。然而,《圣经》告诉我们:异象乃决定我们在世的生活取向。许多时候,基督徒不知道神的旨意,其实,基本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异象,没有异象就不晓得神的旨意。《约》所载的耶稣是个以神旨意为中心的人,所以基督徒必须以神和耶稣基督为生活的中心。《约》为我们介绍耶稣基督如何以神为中心,又如何活在神的异象中,熟悉《约》的人可能发现其中有些特别的现象。《约》所载的耶稣十分讲究时候,也记录了蛮多犹太人的节期,其中有个重要节期特别在几个很关键性的要点中出现(约二13),在(十二)打后,又不断看到犹太人的逾越节。神安排他儿子到世上来,除了定下他人生的方向外,所行的每件事都有他的时间,又藉着他的事迹来提醒我们他来世的目的,换言之,耶稣基督的命运老早就确定了。

使徒约翰在序言里(一1-18),藉施洗约翰向世人介绍耶稣是神的羔羊;耶稣虽是神的儿子,但他在世所扮演的却是神的羔羊。门徒跟从耶稣之后还没有真正认识他,直至看到神的使者在人子身上上去下来,才晓得他来是要成为神、人沟通的管道,叫神的荣耀藉此彰显。然后,在迦拿婚筵上,我们再看到神的荣耀,于是,犹太人马上向耶稣发出挑战,要求耶稣向他们再证明他自己是谁。耶稣回答他们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二19)犹太人不明所以,门徒也不明白耶稣的答话,而耶稣说这话乃是指着他的身体说的。门徒明白耶稣这句话是在他复活以后,圣灵动工叫他们想起来的。有张圣诞咭的画面很有意思,主题是个摇篮,背景却是个十字架与坟墓,主题字句写着:“他来受死(He came to die)!”耶稣基督清楚知道这是他人生的方向,也是神要他走的道路。所以《约》与其他《福音书》有很不同的地方,打从开首就把耶稣基督和他的十字架摆在读者面前。耶稣基督得荣耀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是他人生的方向活画在我们眼前,毫不抽象。耶稣在世工作的时候,教人怎样真正体现神与人同在及敬拜神的方法(四23),他又教人怎样得生命(五25)。有了方向,就有优先次序,耶稣在世既然有方向,行事就有所为、有所不为,也知道甚么时候该作甚么事!

马利亚要耶稣解决缺酒的问题,耶稣很简洁地应曰:“妇人,……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二4)相信“妇人”一词是作为任何一个母亲都难以接受的称呼,为甚么儿子与我的距离变得这么大呢?然而,耶稣的答话很清楚的告诉马利亚说,在事奉神的层面上,她绝非耶稣的主人,也不能像一般母亲那样管这、管那。马利亚所要学的是让耶稣去做决定,而事实上,她很快就学乖了,于是跟仆人说:“他告诉你们甚么,你们就作甚么。”(二5)走耶稣十字架的道路,就得超越人间的关系和控制;耶稣基督的生命非传统的家庭伦理可以决定的,他最终要听神的决定。在此,我愿勉励弟兄姊妹:不要被家庭的阻力去拦阻你事奉神,我本身有很多朋友要走上事奉的道路,都受到很大的压力。我也亲眼目睹年青人到神学院念书,甚至有家人跑去抓人的,这情形发生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由于家母是基督徒,所以我自己走上事奉道路则比较轻松点长老、执事的子女要走事奉的道路可能比任何人更难。然而,说真的,儿女事奉神的生命,为人父母真的管不着,马利亚尚且不 能管耶稣,何况你我呢?同样,为人子女也要知道,事奉神的道路非父母可以管得着。耶稣基督在其他的《福音书》很清楚的告诉我们:“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6)事奉最终的对象乃父神自己。

犹太人另一节期-住棚节快到了,耶稣的弟兄就对他说:“您离开这里上犹太(耶路撒冷)去吧,叫您的门徒也看见您所行的事。”(约七3)耶稣的弟兄说这话,原因是他们以为耶稣来世是为了要宣扬名声,可是耶稣却回答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七6)意谓他生活并非依这些法则而定。然而,耶稣最终还是上了耶路撒冷,向世人宣告活水的信息。

耶稣基督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他向撒玛利亚妇人谈道的事迹载于(四),按熟悉《圣经》地理的人都晓得,耶稣从南面的犹太上北面的加利利去,其实不必一定要经过撒玛利亚。况且,撒玛利亚人与犹大人本是老死不相往来,虔诚的犹太人倘要路经撒玛利亚也会绕道而行的。所以,当耶稣开口向妇人谈道的时候,连撒玛利亚妇人也惊奇起来。门徒这时把东西买了回来,看见耶稣还在跟一个女人谈道,就催促耶稣进食,耶稣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四32-34)这就是他选择途经撒玛利亚,并与一个有罪的撒玛利亚妇人谈道的缘故,耶稣就是如此重视要遵行神的旨意。他并要向世人宣告:“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四23)

(五)记载耶稣在安息日治病,按犹太人规矩是不行的,但耶稣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五17)耶稣在世最后一个逾越节晚上,他说:“时候到了!”(十七1)不是指他死的时候,而是说他要离世重返天家的时候。那时他要带着荣耀回父家去,但必先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而从现实来说,耶稣在那时是个站在彼拉多面前的囚犯,生死存亡都系在彼拉多一句话之上。然而,在他们两人的对话中,我们会发现不是彼拉多在审问他,反而是耶稣在挑战彼拉多。彼拉多一再向耶稣问话,他都毫无惧色,只是默然不语,单说了一句:“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亳无权柄办我。”(十九11)反观彼拉多似乎很有权力,可以决定耶稣的生死,他也晓得这是犹太人的一场闹剧,所以几次想释放耶稣。其实,彼拉多微有良知,对神也有点儿畏惧,但可惜最终把耶稣交付刑场,这显然是敌不过群众的压力-若不处决耶稣就非该撒的朋友(十九12),有叛国之嫌。彼拉多着实也明白是非对错,但可惜他的人生由群众决定,而非由神决定。耶稣清楚知道自己的生命非受世人决定,所以必须向神负责,走在神的道路上,因而晓得他人生应如何抉择;既勇敢而能有所坚持。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