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陈济民牧师

请看(约十五18-25)。有回当我收看电视新闻,偶然看到“新闻快讯”节目报导:一个美国中部的年青人在加州杀了好几个人,其中有两个死者都是住在洛杉矶附近的,一个是好莱坞的女孩,另一个是与凶手素不相识的男孩;凶手后来落网了,警察问他为甚么要杀人?凶手答曰:“是神告诉我的!”警察要求他重演杀人的一幕,凶手于是乐意地重演一次;警察再问他为甚么要杀那好莱坞的女孩,他又答曰是神着他去杀一个漂亮的女孩。最后,到了裁决的时候,陪审员很难有一致的裁定。年青人要求上台讲几句话,他重申:“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奉神命令而行的,若各位不把我处死,我仍会坚持干下去。”记者后来访问那些陪审员,他们都认为这年青人疯了,记者又问:“既然他是疯子,为何又要判他死刑呢?皆因法官和陪审员都一致认为:这年青人犯案时十分清楚自己所作的事?”这事件反映出现世代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有甚至比这年青人更疯狂的行径,然而最可怕的是,许多人在干些没人性的事件时,往往说是奉神的名而干!

在《圣经》里,特别在《约》中对人性有很深刻的描述,尤其刻划出人对耶稣的反应。其实,但凡瞭解《圣经》的背景,你我对基督的死都会感到是极大的冤案。我们每个人都深受教育背景的影响,讲求公义、公平,也晓得争取个人的权利,在耶稣受审的过程中,也许换了我们,就绝不会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然而,假设我们身在现场,可能我们每人都会杀耶稣。原来耶稣与世人的冲突主要有二:其一,耶稣犯了安息日的规例;其二,耶稣称神为父。耶稣后来跟犹太人谈到这个问题,提醒他们注意他在安息日作事的动机(约七19-24)。其后又记载耶稣叫拉撒路复活,这事的本质既是好的,所以,接著有不少犹太人归信了主。法利赛人和祭司长于是紧张起来,生怕有更多的犹太人信从基督,罗马人就以此来犯了。大祭司站在国家立场,要保护他们的子民与宗教传统,也深恐触怒罗马人,认为耶稣非死不可,只要他一死,整个国家就都得救了。现在让我们来看(十八、十九),耶稣受审期间所发生的两件事,耶稣被拿到大祭司的岳父该亚法那里初审,实际上可说甚么也没有审过,只问耶稣所传讲的是甚么,并他的学生是甚么样的人;然后,大祭司的仆人就打了他两下耳光,跟着就把耶稣送到彼拉多那里去了。

群众在毫无证据,没有定罪之下,把耶稣送到彼拉多那里去,彼拉多就问:你们把这人送来干甚么?你们有犹太人的律法,可以审理他罢,然而犹太人自知没有判刑的权(十八31),要定人的死罪必先把人送到你这里来。彼拉多其实就像橡皮图章一样,根本不用审讯,只要盖印,就能定耶稣的死罪了。然而,彼拉多毕竟算是个罗马官,最讲究法律,还是按照罗马法规去审讯耶稣。彼拉多经过两次盘问,就得知耶稣没有罪,但犹太人坚持要钉他十字架,纯为了他自称是神的儿子,犯了亵渎之罪,就必要死!彼拉多受了政治的压力,就把耶稣处以背叛罪。按刚才所说,群众好像疯癫了一般,再也不晓得何谓公义和真理!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持守《圣经》和传统的礼仪,所以把耶稣送至彼拉多那里时,但坚持不肯进衙门(认为衙门是外邦人不洁净的地方),因为他们要吃逾越节的筵席,守这节的礼仪。累得彼拉多要跑来跑去的跟他们对话,甚至与犹太人讨价还价,问他们要释放巴拉巴还是耶稣?其实,巴拉巴是个真正的革命分子,是耶稣在世时带动犹太人闹革命的头号人物。耶稣不闹革命,却被处以革命背叛之名,一个真正搞革命的人倒被统治阶层释放了。彼拉多拿群众没有办法,但也得承认所要杀的是犹太人的王,然而犹大祭司长竟回答说:“除了该撒,我们没有王!”(约十九15)

犹太人盼望弥赛亚来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除了耶和华,他们再没有别神。约翰用了极大嘲讽的笔法来写基督的受审与受死,把犹太人为律法、为公义、为真理而战,却要把基督置诸死地的罪性,描写得非常深入。人犯罪甚至可奉神之名而为之,打起神的名义,不对的都变成对;犯罪者毫不自觉,以为在替天行道。《圣经》与我们谈一个严肃问题:何谓真理?真理何在?耶稣曾与杀害他的犹太人有一轮对话(约八37-59),言谈间显示这些人否认自己有杀害耶稣的动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从来只信奉一位神,然而仇恨杀人的行动又怎可能从神而来呢?苏牧师昨天这么说过,离开教会的人从不肯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在我牧会的经验里也有同感。信徒从一所教会转往另一所教会,往往对旧教会说长道短。若问信徒为何放弃信仰,他们总爱对别的信徒说三道四,谓他们的表现令他们失去信心。这正如一个人在生气的时候,永远觉得自己是对的,就算心生怨恨也不算有罪。很多人很喜欢看武侠小说,其中的主角多半从小立志长大后要杀一个人,因为这是他的杀父仇人,父仇报了之后,对方的儿子长大之后又注定要来寻仇。有仇不报非君子,仇杀于是变成了孝道的表现,好像有了杀人的伦理基础。杀人不过是替天行道,不也是对的吗?然而,《圣经》说:这是仇恨,这是罪。

今天,我们的确活在一个充满仇恨、仇杀的世界里,不要以为只有回教徒才胡乱发动“圣战”,到处杀人。勿以为只有中世纪的天主教徒才会乱杀人,近代西欧有一件极其伤害基督教的事情,在德国基督教会完全没有抗议声音之下,曾把六百万的犹太人送进煤气炉内断送性命,这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内发生的惨剧。今日,北爱尔兰尚未有平安,主要在基督徒与天主教徒在仇杀。让我们顺服在神的真理之下,每有仇恨在我们心中滋长时,意味着这是从魔鬼来的,因为神绝不赞同仇恨的出现。若不靠着神的恩典,仇恨甚至能叫我们把耶稣送上十字架。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