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陈济民牧师

人世间言之有爱,但这爱实在十分不可靠,也不长久。有回一个记者访问一位明星,在言谈间被访者表示过去他经历两次的真爱。原来现代人的爱并非一生一世的,真爱之外还有其他的爱,而真爱都已成过去,将来还可有多几次哩!这又怎么说得上是真爱呢?原来人间的爱就是大概如此而已。其实,基督徒也好不了多少,我们不过胜在晓得喊口号,喊口号的时候可能自觉很伟大,直到死亡临近,本性也就彰显出来了。耶稣跟门徒最后一次的谈话,气氛凝重,针对门徒的现况劝他们不要忧愁,在死亡的阴影下,门徒真正失去了方向(约十四至十六)。昨天晚上,《基督教周报》的记者访问我一个问题,问道《约》中有哪一位门徒值得我们效法?我的答覆是真正而言,《约》所记的门徒没有一位值得我们羡慕,除耶稣以外,唯一值得我们羡慕的只有施洗约翰。当耶稣和门徒一起面对饥饿的时候,门徒的表现非常现实,腓利甚至一晃眼间就可以算出用多少钱才能买足够的食物给群众充饥。安得烈比较好一点,懂得去找出一个有五饼二鱼的小孩来。又有一次,耶稣的朋友拉撒路病了,正要往他家里去的时候,门徒第一个反应是犹太人要杀您,您还要去送死么?多马说了句风凉话:“我们也去和他同死吧。”(约十一16)

耶稣真是个大傻瓜,明明是死路一条,还是要去寻死吗?逾越节晚上,耶稣对门徒表明这次他去,不是走人生的末路,乃是返回天家去,并且到那里去为门徒预备地方。门徒的想法我们不得而知,但如何能往天父那里去,他们是知道的。多马竟这么说:“主啊,我们不知道您往那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十四5)多马跟随耶稣三年半了,仍发出了这个疑问。耶稣再对他们明言,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腓力请求耶稣将父显给他们看,好叫他们知足。耶稣很伤心,再向他们重申:但凡看见了子的就如见到父一样(十四9)。在死亡的阴影下,人就变得失去方向,连耶稣的门徒都变得如斯地糊涂,不知如何是好?这又是否我们的人生写照呢?

在人生的道路上,大学快毕业了,不知找甚么工作好呢?公司要裁员了,该如何是好呢?配偶突然离世了,世界就像塌了下来般!在这真正艰难的时候,整个人生就充满了迷惑,甚至要塌下来似的!当然,彼得三次不认主也是在类似的情形下发生的。原来满有把握的彼得本来就是领袖的材料,但他过分自信,终于也落在否认主的试探里。约翰把彼得三次不认主的情节穿插在耶稣三次的受审中间,好像刻意叫人看见彼得跌倒的可怖。使女一连三次问彼得:你不会是耶稣的门徒罢(料想彼得会作出否定)!彼得因为心虚便一再否认,就是说他意会使女的意思,就妥协顺势撒谎好了(十八17,25,27),这是身为门徒的领袖在真正面对死亡时的表现。我们每一位在十字架下要认清人性的无能和软弱,在还没有真正面对死亡时,可以侃言不怕死!一旦面临十字架,就变得惊惶失措,退缩软弱。

十字架有一深层的意义,就是针对世间的仇恨把爱彰显出来。在仇恨的世界,人只管动武力,报仇;一切都从“以暴易暴”的立场出发。在武力的世界里言爱,人家瞧不起你,说你软弱无用,好欺负。有一回,我的孩子在学校里被人欺负,回来告诉妈妈被人家打,妈妈教他下次被打就得还手。在仇恨的世界里言爱是挺难的一回事,门徒犯错,看在门生的份上,放他一马,也就罢了。但在武力之下不还手是弱者的表现,被人出卖不只难以接受,有时甚至终生难忘。

耶稣在逾越节的晚上为门徒洗脚,服侍的对象包括了犹大,到底他晓得犹大是个怎么样的人吗?他早就知道了(六70-71,十三26),但仍然爱门徒到底,可惜,魔鬼撒但把卖耶稣的意念放在犹大心里,耶稣唯有明言在门徒中有一人要出卖他。众门徒不能接受这事实,猜来猜去,也猜不透。耶稣继续为门徒洗脚,甚至为他们而死,而这并非弱者的所为。耶稣对他自己满有把握;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十三1)。所谓到底就是由始至终的意思,耶稣的真爱只得一次,对象也是始终如一的,爱得极其彻底。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并且知道自己是从父神出来的,又要归到神那里去(十三3)。神在他的爱里把一切都交付了耶稣基督,所以他实在有着无比的大能,也是世上的王,他对自己的身份有清楚的把握,他命运的归宿不是死,而是归到父那里去。跟着,他取一盆水为门徒逐一的洗脚,耶稣绝不是弱者,所以,能往父神安排的道上走。今天,我们不敢往神的道上走,是因为我们不知前路会如何,我们怕受欺侮,终日活在自怜自叹中。又怎去走十字架的道路,怎能体验耶稣基督的大爱呢?唯有体会神的爱,充分知道自己是神的儿女,才能有把握地领会死亡并非终局,这样才能真正走十字架的道路。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