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李思敬博士

耶稣说:“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六8》不错,我们到父神面前开声祷告说:“我们在天上的父”之前,让我们先安静下来, 知道祷告的对象是谁,他是那位知道我们一切需用,又乐意将好东西给求他的人。神是那位乐意将天地万物以及他独生子赏赐给每一个寻求他的人。我们一切需用他都知道,不要以为话多了,就可以保证得蒙垂听。我们祷告要与外邦人有所分别,要谦卑到主面前,放下自我和一切过往的习惯,求主教我们祷告,并愿主旨意成就。在希腊文中“愿尔名圣,尔国临格,尔旨得成”这三句中的尔字都是加强语气的;关心神的名,神的国和神的旨意,都是强调的重点。祷告时不是不可以说自己 的需要,乃是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33》。先求神的国,无论吃甚么、喝甚么、穿甚么,都要加给我们。当我们到主面前祈求时,注意力必须集中于主身上而并非在自己身上。

从旧约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神的名与其救赎有密切关系,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之时开始认识神的名,到亡国被掳之时,外邦人也开始认识神的名。神的名被尊为圣非人为之能事,往往在软弱者身上,神的名格外显得完全。弟兄姊妹染上疾病多半只晓求神医治,若未蒙医治,则不晓得如何祷告下去。然而,你若在所有情况下都晓得天父晓得你的需要,也深知你想得医治,并愿把最好的赐予你,而你只有一个祷告:求我们在天上的父,其名被尊为圣;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若再求下去,就是求天国降临,马太整理耶稣基督的教训,包括登山宝训,天国的比喻等。《太》记载了七个有关天国的比喻《太十三》,说到天国好像一个人出去撒种,所撒在那四种土地,代表着四种人;分别是听而不明的,不能植根成长的,有思虑缠扰的和可以结实一百倍、六十倍和三十倍的。我们通常喜欢假设自己是那出去撒种的人,然而“麦子和稗子”的比喻里告诉我们那撒好种的人是人子,收割的人是天使;在这“麦子和稗子”的比喻里有一群仆人,向主人献计要把稗子都薅出来,以免敌人的诡计可以得逞。但主说不必,等着收割;就是到世界末了。王明道先生所著的《重生真义》提出一个问题:人能建设天国吗?他已经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们,不要自以为可以拓展神的国度,可以促进天国早日降临。因为天国降临是来世(The Coming Age)的事,到了时候,那要来的就来。

哥林多教会起纷争的时候,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然而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甚么;浇灌的,也算不得甚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前三6-7》由此可见,我们领了人信主算不得甚么,栽培了、跟进了,也算不得甚么。所以,祷告不是摇动神的膀臂,乃是仰望神自己的工作。连保罗这位伟大的宣教士也说他宣教算不得甚么,训练的算不得甚么,释经、讲道也算不得甚么,只在乎那叫他生长的神。 由《太》一直到《林前》都在强调神国度降临是他本身的工作,我们祷告不是凭己力去促成其事。我们都是无用的仆人,所以栽种、浇灌完了也着实算不得甚么。

今年是中国神学研究院廿五周年银禧纪念,三月三日是我们拆卸旧院舍,重建新院舍落成的好日子,大家都喜气盈盈。但在迁入新办公室的二月里,大夥儿都忙于执拾办公室的时候,七岁大的女儿就热心地联同内子一起帮忙我将书籍上架,甚至连妈妈鼓励她到外出公园玩耍,她还是坚持要留在办公室里帮忙。当我看到她汗流满面,乐此不疲地工作的时候,开始有点明白我们与神之间的工作关系。尤其是院庆开放日当天,许多同学赞赏我办公室整齐清洁,要来与我们合照时,女儿在旁招唤我并悄悄地说:“别忘了,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啊!”天父自己成就他的工作,但你、我既是他的儿女,他就乐意我们有分参与,纵或我们帮倒忙或是帮不上忙。父女情代表着一种关系,喜欢帮父亲的忙过于出外玩耍,这是不同于计工时,讲工价的。地上为人父的,知道女儿需要户外活动的时间,尚且瞒着她说:执拾完了,为的是伴陪她去玩。天上的父让我们参与他的国度,不是因为非靠我们不可,纵使我们笨手笨脚,但这又何况呢?我们的祷告、工作都已蒙悦纳了。

祷告也是一样,不是说我们可帮神完成何事,而是我们看重与父神的关系;耶稣十二岁的时就明白这个道理,于是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 《路二49》以父的事为念并非叫我们单思想天上的事,地上甚么也不用作,让我们学习记挂神国降临的事;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并愿主旨意成就。主祷文的首句以在地若天作结,马丁路德说得好:“愿尔名圣,尔旨得成,尔国降临,本来我们是毋须这样为神祈求的,当我们这样求之时,乃是求神的名在我生命中被尊为圣; 愿神的国度、权柄与主权在我生命中实现;又乐意遵行他的旨意。”我们不是单在嘴唇上敬拜主,心却远离主,《太、可、路》均记载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吩咐门徒与他一同儆醒,然后主独自走开在那儿独自祷告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您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您的意思。”《太廿六39》 耶稣祷告完毕回头看见几个门徒都打了瞌睡,就说:“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么?”《40》至此,《太》单独记载了耶稣第二次又去祷告说:“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您的意旨成全。”《42》耶稣在生死关头的祷告与我们在生死关头所祷告的不同,我们十居其九都是求免自己一死,但主却因这苦难学会顺从,并且他的祷告得蒙了神的应允《来五7》。

耶稣所求的不是苦杯挪开,而是求神旨意成就;所以当我们在生死关头求的也是一样,要明白人生的际遇里,神要我们学些甚么?耶稣基督深知到世上来要完成神的救赎,他也并不畏死,因他知道除非自己牺牲性命,否则没有人能夺去他的命;虽则求神挪去苦杯,但也求神不要照他自己的计划。我们今日既称主为父为神,虽把自己的计划呈献于主面前,仍然能说:“愿您旨意成就。”这是主自己的祈祷,也是主教导门徒的祷告 -- 不为一己的计划、需要祷求,乃为神旨成就代求。人穷则呼天,祈祷是很自然的事,神也喜欢听我们祷告,但我们要学习的是主为何事祷告,并在生命中祷求神旨意成就。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