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李思敬博士

“以国权荣,皆尔所有”(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您的),文言文与白话文的翻译完全一致。至此,主的祷文到了总结,承接上文“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把全篇祷词带至尾声。总结的意义非常清楚,但连早期《马太福音》的手抄本及早期《圣经》英文译本都没有此句。到底是何缘故?圣经学者多半认为这句话在早期的确未曾出现,但后期教会念诵时,很自然地回应说:“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您的,直到永远!阿们!”以上推测可引《路加福音》作支持,耶稣教门徒祈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有古卷只作“父阿!”,又“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及“救我们脱离凶恶”《路十一2,4》等句,在古卷里也是没有的。因此,在《路》里头,所有后期加添的句子,都不予登录。《圣经》所载的十诫也有类似情形,《出廿五》与《申五》记载守安息日的理由是有出入的。《四福音》记载耶稣生平,早期教会出现一本名为《耶稣基督生平合参》的书籍,就是为要协调《四福音》的口径。按圣灵感动,《新约》正典记载耶稣生平的有《太、 可、路、约》四福音,《旧约》记载大卫生平的正典有《撒母耳记,列王纪及历代志》。当我们细读这些经卷时,发现《圣经》的真实与可靠不在于口径统一。可靠诚实的见证,其口供必定有出入,而各版本之间的记载,源起,今日已无从稽考,相信也不会成为我们释经的拦阻。

我们只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便能得悉“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您的”这句话,源出于《旧约》一个典故;就是大卫预备好建造圣殿的材料,带领百姓在神面前祷告,赞美神的权柄,荣耀和国度,他祷告说:“耶和华啊,尊大、能力、荣耀、强胜、威严都是您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您的;国度也是您的,并且您为至高,为万有之首。”《代上廿九11》及后所罗门献殿的时候,《圣经》记载:“那火降下,耶和华的荣光在殿上的时候,以色列众人看见,就在铺石地俯伏叩拜,称谢耶和华说: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代下七3》而百姓的回应祷告虽然只有一句:“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诗一三六1》 即已概括了众人的心声。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您的”一语所强调国度、权柄、荣耀,全是您的,并非多余。因为我们深信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神,亦只属乎神。我想借用培灵会的历史和大家解释这点。我从培灵会赠送的光碟看到一九二八年在广州举行第二届培灵会的开会词,吴牧师引用《路九18-36》致词时说:“当今日培灵会第二届,我回想既往,观察现在,有三件感谢主的事。追想去年第一届,各赴会兄姊不因天气酷热不来,始终出席参加,此乃感谢主的第一事。当第一届散会之后,各主内同工念念不忘第二届何时举行,虽在不安宁的环境中,仍能安然开会,这是感谢主的第二事。今日天气炎热,各主内同道,各兄姊暑也不避,同来此会, 此乃感谢主的第三事。对于第二届培灵会筹备的经过,当中的工作,会后的结果,谨借此机会与各位略述。一、会前的筹备,不敢靠人的力量成就神的工作,所以属 人的工作几乎等于零。只不过花了数十分钟的讨论,分配工作,聘请讲员;不靠人的力量,乃是无依无靠的投靠神。自第一届散会至今,除多多祈祷外,请求同心兄姊代祷。感谢主,感动了不少他的儿女担起为培灵会祷告的责任。中国教会今日所需的是灵性的培养,基督教来华百二十年,所得信徒仅三十余万。中华归主的声浪 天天入耳,究竟中华归主要待何时?照以上数字推算,再过一千二百年,还不过三百余万,再经一万二千年,中华还未归主。为何教会进步得这么迟滞?是因信徒缺乏灵性培养,没有灵力引人归主。今日,教会对于工作讨论、组织忙过不休,灵性培养非常缺乏。不然,中国教会决不致如此衰落。结束聚会之后,就人而言,责任固然在讲员,同时也在赴会的兄姊。若想培灵会有良好结果,就要实行使徒的榜样,同心合意恒切祷告;同心祷告就是好结果的原因。耶稣说:“两个人在地上同心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太十八19》由此看来,主不贵人多,只贵同心,假若万人祷告万个心,就是枉然。两个人契合一心,奉主名求,父神必为我们成全。希望赴会兄姊契合一心祷告,求神旨意成就在我们身上。”我看罢光碟,宛似重临广州昔日培灵会的开会礼,觉得好像天方夜谭般,筹备培灵会只用了数十分钟就行了吗?我们真的要向主内前辈们学习,他们是无依无靠的投靠神。吴牧师所言非虚,掷地有声,所讲的确也引起了你、我的共鸣,因此培灵会也着实重视灵性培养的工作。

大家都熟悉近代中国历史,吴牧师开会礼致词说到不安宁的环境,所指的是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平之后,我国山东省竟被割让予日本。由于中国积弱,被列强瓜分的情况日趋严重,学生们义愤填胸,于是一九一九年乃有“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的产生。与此同时,又有一反基督教的运动产生,简称“非基运动”,其诱因在一九二二年四月基督教同盟在北京清华大学开会,于是基督教报章杂志大肆报导及宣传,引起国内教育界的不满。当然,这场“非基运动”也有其政治背景,不独牵涉共产主义,同时因怕教育垄断于基督教手上,所以连政府甚至大学校长也参与其中。一九二五年,上海发生“五三惨案”,源起于当年二月上海 一家日资工厂,工人因为薪酬问题提出伸诉,五月,工人再安排一次示威,派代表和厂方接洽,要求解决问题,可惜谈判破裂,竟引致一死数伤的悲剧。上海市政府并没有逮捕行凶的日本工厂老板,反将游行示威的工人下监。五月廿二日工人哀悼受难同胞,不少参与的工人和学生遭到逮捕。学生为抗拒这一切不公义的行动,决定于五月卅日再举行一次大规模的示威集会,列队操入公共租界。因为局面不受控制,英国督察Edward Evident下令开枪射击,结果十多人罹难,数十人受伤,这就是在租界发生的“五三惨案”。一九二七年南京事件,宣教士撤退,一九二八年,培灵会就在广州举行,吴牧师口中所言的不安宁,就是指到以上的连串事件。

吴牧师的感叹是基督教传入中国至当年信徒不过三十余万,就算再过一万二千年也不过进展至三千万而已,那又如何赶得上中国的人口增长呢?从一九二八年起,中国社会更形动荡,一九三一年,日本入侵,十年之后,八年抗战开始。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又有国共内战。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反五反,土法炼钢,抗美援朝。至文化大革命,所有教堂关门,教会领袖上山下乡,劳改下放。一九五五年,王明道先生被捕;一九五六年,倪柝声先生被捕。打从一九 二八年至一九七八年这五十年间,中国教会从三十万人开始经历苦难;但自从一九七九年改革开放,一九八零年中国基督教协会成立,经统计国内共有四万八千个教堂和聚会点,一千五百万名信徒,十八所神学院,五十个信徒义工培训中心,印行了二千八百万册《圣经》。根据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前总干事麦希真牧师去年十一月所发表的数字,世界海外的华人教会总数约八千所,台湾三千五百所,香港一千一百二十九所,北美及马来西亚各一千所。相比之下,我国一九八零年,已登记的教堂和聚会点就经已有四万八千所,连同没有登记的在内,其数难以估计,海外华人教会所占比率实不到一成。若凭信心估计,今日华人教会可能有十万零八千所,国内有十万所,海外有八千所。

五十年来,中国教会所经历的是苦难、战争、人祸,极左派的错误经已扭转过来,国度、权柄、荣耀,究属乎谁?倘国度、权柄、荣耀属基督教;昔日十字军东征,杀死无数的回教徒,无怪今日基督教在回教国家难有寸进。倘国度、权柄、荣耀属撒但,那无怪电视台上讲道的,行神迹奇事的,私生活一塌糊涂。一九二八年,主内同工同心合意祷告,为中华归主祷告,神就垂听我们,不过不是用我们所想的方法。神不是叫更多的财政资源涌进中华,一九二七年,宣教士开始撤出,那时还有五百位宣教士考虑留华,一年之后就几乎绝迹。每当我有机会与国内奉献作神学教育的同道交通时,问及他们为何会信主,为何会献身?他们的答案往往是自小受到母亲信仰的薰陶,又或受着几代信徒的传承;其中一位就在义和团作乱的时候,他先祖目睹宣教士们的殉道。宣教士一家一家的被囚,信徒跟在宣教士马车后边,直至停在一处荒地,眼看他们从老到幼逐一被杀。中国教会就建立在这些生命的见证上,今天四万八千所教会,一千五百万信徒见证着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神。神的应许就活画在你、我眼前,我们不是诉说着非洲、拉丁美洲,或是遥远彼岸的故事。我们讲的是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民族。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弟兄姊妹们,感谢神,你、我有幸活于这一代,可以看到吴牧师,这位前辈七十多年前在神面前祷告的结果。今日,福音在神州大地生根,传道人都是道地的中国同胞,没有人再可说基督教是洋教,因为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神。

今日中国近三十所重点大学设立基督教研究所,所长不一定是基督徒,学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其中有不少教授,博士研究生,撰写论文研究基督教信仰,他们所欠的支援不是金钱而是指导者。现今香港有神学院廿所,正规而颁发学位课程的十三所,讲师一百六十七位,具博士资历者一百零四位(专研圣经科者五十 位)。为何从八十年代至今,许多海外神学毕业学者选择回归香港而不选择东南亚其他华人聚居的地方?神集合这些人才在香港为的是甚么?你今天活在香港,神拯救你,给你的训练,赐你的学识和专业又是为了甚么?正因为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神,所以你要思想以下问题:为何我是中国人?为何他要救我?为何他领我到来参加培灵会?就算今天中国有一亿信徒,占全国人口比率仍是偏低。明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二零零八年举办奥运,"Asia Mega Trend" 一书的作者预测公元二零五零年中国半数人,约六亿五千万左右会聚居于城市。香港乃中国廿世纪首个华人为主的文明都市,教会在过去五十年来在一个城市中运作。然而,中国未来五十年将有一半的人口集中于都市居住,不独对传道人和圣经学者需求甚殷,就是对传福音的,神国度里的你和我也有期盼。

大卫将荣耀颂赞归与神是百姓奉献之时,所以不要徒具虚言。弟兄姊妹,我们若从生命里相信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神。由现在至二零五零年,你、我都要选择,一粒种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在你有生之年,余下的年日里,国度、权柄、荣耀都属乎谁?身为一个中国基督徒,一个中国传道人,在未来五十年里,你的定位如何?为了神和中国,让我们奉献自己,把自己的生命、前途与一切雄心壮志,专业学识都摆在神手中;就好像昔日大卫所言,我看见我的民乐意献上这一切。感谢主,我们不过是客旅,是寄居的,很快就要过去;五十年后,恐怕我们当中没有一人再坐在这里。神竟然愿意用你用我,如果在你安静当中,清楚愿为神的国度及为祖国献身的话,我邀请你与我一同站立在十字架前同心祷告。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