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楼恩德牧师

约瑟不独拥有美好的品德,他后半生还当了埃及的宰相,亦教人羡慕。即使约瑟际遇起伏不定,但他依然对神满有信心,这是他人生的基础。这信心叫他预知后事,就如雅各死后,约瑟不将父亲葬于拉结旁,反倒葬于利亚旁。此外,他确信神所应许之地实为迦南,故他吩咐子孙让他归葬迦南。可见他对神大有信心。那么,为何他能如斯顺服?幼年他甚为得宠,父亲给他彩衣,招惹了哥哥嫉妒,哥哥们竟在多坍下手出卖他,叫他苦不堪言;此刻他不甘心情愿,却又叫天不应,叫地不闻。

到了埃及地,靠着主的恩典,努力挣扎,由小奴隶跃升为总管,他并没有因此松懈,对神依然认真执着。然而因着他能干、俊美,令得主人波提乏太太垂涎,以目送情,并抓机会天天来缠他;他靠着主恩站立得稳。可惜,一次,他们两人独处家中,太太强迫他与她同寝,他说:“我怎作这大恶,得罪神呢?”《卅九9》 约瑟抱持着敬畏神的信心,神乃可敬可畏,人当对他尊敬爱慕。因此我们应学习约瑟,不论环境如何,也不应犯罪,以免得罪神。我们为防学生考试作弊,考试前会对学生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当我们想作甚么事情时,其实神早已知道,神早已在我们身旁。若耶稣与我们同在,我们会否作此等事?我们会否如此看待事物?即使环境、条件均迫令我们作恶,又或我们可用藉口去解释为何要如此行,然而我们仍要因着敬畏神,不做那些不讨神喜悦的事。求主教导我们满有敬畏神的心,神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敬畏他的人。

约瑟坚持真理,为此却被波提乏太太诬陷,波提乏亦不辨是非,就把他下在监里,比之前的遭遇更糟。在此等处境,约瑟仍相信神的作为,确信神是无所不能的。后来两个大臣被囚,各做了一梦,百思不得其解,约瑟对他们说:“解梦不是出于神么?”《四十8》接着他放胆地对他们说:“请你们将梦告诉我。”“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一7》人因着敬畏神而得着智慧。约瑟再不理会自己身处甚么环境,只管相信神是全知全能,并持守自己的信仰,坚信神能让他有智慧去作讲解。所以神让他藉智慧来显明他的大能,故他能完满地为两人解释梦境。

当酒政官复原职时,或许约瑟以为大有盼望。可惜,酒政不记念他,他要再多等两年。这是约瑟的考验,叫他忍耐等候。直至法老做梦,酒政想起了约瑟。约瑟为法老解梦,令他跃升为宰相。至大饥荒时,约瑟与兄长相遇。回首从前,若约瑟以自己为中心,就会觉得自己境遇多么不济,母亲早死,被兄弟出卖,波提乏太太引诱陷害,被酒政忘记,感到自怨自怜。然而他并不如此,他相信神的应许,深知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也是他自己的神,他仍专心在神跟前。全然敬畏神,确信神乃全能,并完全信服,在任何环境中均能安份守己、尽忠职守、担承今天的责任,不去谋图未来的事情。职份乃是神给予我们的操练,教我们晓得忍耐等候,勿抱怨不平。他对其兄长言:“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五十19-20》兄长妒忌约瑟,以为藉以除去眼中钉,岂料神藉以保存雅各一家及其他饱受饥荒困扰的人的性命,显明他奇妙作为。“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十一1》他能说出四百年后子孙要将他的骸骨送去迦南地,实非易事。

《来》所载,从亚伯始,不少信心伟人在神的应许上显出行动来,他们不独着眼于巴勒斯坦、迦南美地,直至死时,亚伯拉罕仍未得着应许之地,但已得著称许,藉信心来等候,仰望神慈悲怜悯。在二十一世纪里,我们所盼的又是甚么?“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39-40》神应许亚伯拉罕万国都因他得福,神并为我们预备永远的家乡,更美的盼望、更美的应许、更美的家业、更美的祭物,因此耶稣基督从犹大的子孙、大卫的后裔而出,叫世界因他而得福,我们也正盼望着耶稣再来。耶稣说:“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十四3》神并不耽延,只是容让我们在所处的环境得着陶造。或许直到我们死时,仍未能成就,就让我们学习信心伟人的榜样──遥望,依靠神恩来敬畏神,来顺服神,叫我们盼望等候荣耀的主再来。

自小我在基督教家庭长大,常听主再来的道理,但直至一九八五年方才明白。一次我驾车回家,感到十分疲倦,睡着了,车子撞向大树,车头撞毁了一半,但我和女儿都平安无恙。回家睡在床上,才惊觉自己白天遇上交通意外,我向神祷告感谢。第二天,我走向露台,看见天边云彩异常美丽,烟霞上升之际,似有人在上腾,我误以为主已再来。后来我想即使主仍未再来,但他也可以随时接我们回去。就因那次意外,叫我灵魂苏醒,叫我重新注视主再来。第二年,自己愿意顺服放下,神施行奇妙的安排,让我到美国得着一年时光的造就。一日,我向家人谈论主再来的信息,叫他们认真祈祷认罪,惟恐我们未能及时悔罪,主已再来。第二天,吃早餐时,儿子说自己做了一个梦,他说他走在一条黑暗的走廊上,走过后,大见光明,他见到有椅子,就像皇帝的座位,椅前有个大喷池,四周有人吹奏长笛,这幅图画跟《启四》所载的相似。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二17》当儿子前一天认真认罪后,神就让他看见。

主再来并非我们的口号,而是我们当儆醒、当盼望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四7-8》这段《圣经》让我多所提醒,或许我们不如保罗,未打过美好的仗,未跑尽当跑的路,亦未尝守住所信的道,然而主也赐公义的冠冕予凡爱慕耶稣显现的人。我们可会爱慕主再来吗?我们都确知将要发生的后事吗?主再来时,我们将在哪里呢?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