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江耀全牧师

刚才主席领大家唱诗《主的妙爱》,这首诗是我信主之时唱过的;那时一面唱,一面流泪。四十年来每当听到这首诗,都忍唆不住要流出泪来;一方面因为多年来领受神恩实在多而又多,另方面却为着瞭解他的爱却实在太少。相信今天你、我虽然身为基督徒,但懂得经历他、领受他、享受他的爱又有几许呢?

《圣经》有如一面镜,读的时候有如照镜,把我们照得一清二楚;读经者须有很大勇气去面对自己。今天的经文记载一个传奇人物和他一个传奇经历。《圣 经》告诉我们,耶稣当时正和门徒朝着耶路撒冷走去;这是他定意要去的,也是他人生最后的一程。途经耶利哥,一个商贾云集的渡假胜地,耶稣到此繁华闹市其实为要一晤撒该。原来撒该是个税吏长,虽然个子生得矮小,但却有不少过人之处。虽则《圣经》常把税吏和罪人相提并论,但其实身为税吏的可说是当时的人上人。 罗马人统治殖民地,除了实行铁腕政策外,还采用以民制民的方法,甄选一批犹大人作其税官,代其收税。虽然入息税和物业税仍由罗马人自行收取,其它买卖的课税,圣殿的课税等则一概由犹太人代理。税吏长即为大判,其下还可有二判,三判等;身为税吏长定必有相当的学识、见识和胆识。为着要将税项上缴中央的关系, 税吏长不免要向下级的税吏层压式的压诈金钱;而最终的受害人始终是一般星斗市民,因此时人对从事税吏行业的人都十分讨厌。

担任耶利哥城税吏长不单是优差;更是身分、权势和身家的象征。撒该被称为财主,所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夫复何求?但很奇怪的,撒该却愿意放下工作和赚钱的机会,一心想见耶稣。其实,以他的身分和职位,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把这一切都搁下是何等昂贵的一回事!《圣经》告诉我们:他并非派人到来请耶稣去见他,乃是不介意别人的目光,挤在人堆里,亲身前去想见耶稣一眼。就在耶稣途经的道路上,因为人多,他身材又矮的关系,便得爬上桑树去见他。撒该这连串滑稽动作跟他的身份、年龄和官职都不相称;除非内心有一股强烈的推动力,迫使他非见到耶稣不可。究竟撒该为何有这不寻常的举动呢?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自卑感

有人认为撒该突然转了个性,行动古怪,是因有今人所谓的“中年危机”。心理学家杨格认为这其实不是病态,当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前半生所学的与所做的,不足以助他面对其后半生时,就出现了今之所谓的“中年危机”;教他很想做一些前半生不曾做过,但却认为是应做之事。转过来,若从一属灵角度去看撒该,其举动却未必因为“中年危机”的缘故。可能他来到一个人生的重要关口,有着一种特别感受,驱使他有这行动。又可能他有着强烈的自卑感,因看见自己的不完美;有某些地方与人比较起来,发现自己与别人相去甚远,生发一种很深的遗憾与难受。坦白来说,那有人没有自卑感,不论因为家境,样貌 ... ... 都可以或多或少地叫人产生自卑感。所以身材矮小的撒该,他的自卑感可能源于自小家穷和别人的嘲弄;也可能因而激发他奋发向上,有一天要吐气扬眉,叫人另眼相看。著名心理学家Alfred Adler写了《自卑与超越》一书,书中综合分析历世历代的伟人,如拿破仑、贝多芬  ... ... 等;他们都是有某种自卑感而发奋图强,结果得到显赫的功勋和超卓的成就。同样,撒该其时果真成人长进,得到了他小时候得不到的东西;但他的自卑感却依旧存在,甚至令他不安。因他不晓得要做些甚么才能克服他的自卑感。

二.罪疚感

人是有限的,许多时尽了一己力量也达不到理想。人因着罪性的缘故不由自主地做了不应做的事,所以保罗说:“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 ...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七19,24》可能也是我们每一位的经历。记得,我年轻时就是母亲的宠儿,但最容易叫母亲动气的也是我;心中虽然不想,却往往身不由己,行了出来。撒该履行收税的职责,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得不随波逐流,苛税愈收愈多。起初可能也曾立志清廉,及后耳濡目染,于是放松尺度,变得愈来愈差。无论如何,当他午夜梦回,梦到很多痛苦的脸容,他知道伤害了许多的人,却不是自己本心所想的。遂反问自己究竟一生人在做些甚么?当他想到自己的名字原来就是“纯洁、正义”之意时;别人每喊自己的名字,都好像一声讽刺;他之所以有此感受皆因天良未泯,良心好像每天都在对他提出控诉一 样。

三.孤单感

老实说,人生世上真是愈走愈孤单;有时因为走失,或因跟不上的缘故。人年事愈高就愈少好朋友,人愈奋斗向上,愈走向顶尖便愈令人敬而远之,也难怪愈有孤单寂寞之感。我在神学院任院长,最痛苦的是发觉学生不敢接近;我就坐的位置附近多数是悬空的,有些人甚至远远看见我便掉头走开,这些情形都是我不想的。同样,撒该也发现到知音难觅,能够分享他心事的真是寥寥可数。所以,孤单感在撒该生命里令他难以平静。

四.空虚感

撒该年轻时可能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当他不断往上爬,不断赚钱的时候,便感到拥有愈多,空虚愈大;内里就像一个无底深潭,没法填满。撒该尝透了这种空虚的滋味,晓得物质绝不能满足他的心灵。心灵的满足绝不能靠身外物,所以他无论如何辛苦,如何尴尬都要来找耶稣;因他听到有不少人见过耶稣便不一样。撒该就在耶稣经过的路上,爬上桑树,守候耶稣;过了不久,果然见到一个其貌不扬,脸带倦容的耶稣上前来。岂料,这位耶稣竟在桑树旁停下来;顿时整个世界,整个历史彷佛就在那一刻凝结下来。耶稣抬头与撒该四目交投,站着对他讲话:“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路十九5》这句话叫撒该何等震撼。撒该听到耶稣讲话,整个心灵顿感一股暖流迈过,涨溢他的心灵,令他感到无比舒畅。多年积压的重担也就一扫而空,心情异常轻松;突然间他感到四周的人,就是那些曾经批评他、憎恨他、咒诅他的人,都变得可爱起来。

撒该马上从桑树上下来,并对耶稣说了两句肺腑之言,这证明他生命起了彻底的改变。他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 倍。”《8》撒该过去的人生只知攫取,毫不满足;但如今却因著有主耶稣而得到满足。正因有这幸福感,所以愿将一半财产分给有需要的人。弟兄姊妹,我深信一 个人信主之时生命就会如此改变过来;这改变来自神的救恩,按神旨意改变成合神心意的儿女。真知道神爱的真实,便能与人分享他的爱。但很可惜,不知何故,今日不少人信了主,却仍未能有这幸福感、安全感。耶稣很清楚的告诉我们:“我来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又说:“人子来, 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十45》他所赐的生命既丰盛而又足以流露出来,教我们像他一样不断付出,与别人分享。 今天,我们若非全然被神的大爱充满,就无法活出这样的生命。

撒该不单说他愿把一半家财分给穷人,并说他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原来摩西的律法除了规定借贷必须偿还之外;若偷窃了谁,除按原本更要加上五分之一 的赔偿,倘若损害他人利益更要偿还四倍。撒该愿意连本带利四倍的偿还,表明了他悔改的诚意和彻底。过去,他的人生是“输不起”的人生;不单感不到满足,也没有安全的感觉。他有如此大勇气去作出补偿,只因他的生命再不一样,耶稣的爱充满他心灵;就如保罗所言:他以得着基督为至宝,并因基督的缘故,将万事看作 粪土。其实,今天你、我在世若非抓着神全然的爱;无论多努力,仍得不着幸福与安全。今日,撒该的经历不但对未信的朋友适用,对于你、我信主多时的也有帮助。不少人信主多年仍未得着幸福感、安全感;他们甚至用许多替代的方法去寻求满足,结果总是失望。惟像撒该一样,开放生命,让主耶稣进到他里头;不是他抓着主,是主抓着他,是耶稣主动要进到他的家。不要单单打开部分心灵,其它部分沿用别的方法寻求满足,这样终究没法享受主里的幸福与安全。耶稣来了,是“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十九  》“失丧”一词原文是指东西错配了,移了位。今日,你、我生命的位置按各自的喜好,错配了,生命价值移位了。你愿否让基督把我们的生命放回原位?今天,许多香港人都各有其隐忧,可能包括你、我在内,让我们到主面前,由他来校正,致使我们得着那无人能夺去的幸福感。

亲爱的主,我们承认今天虽然领受祢的救恩和大爱,却还未曾完全被祢救恩和大爱所得着。求主帮助我们,让我们再次听到祢声音说,要内住我们生命中,直到永永远远。祷告奉主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