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江耀全牧师

请看《路廿四13—35》,人生道上起伏不定,时宽时窄,并非永远平坦顺利。走人生道路,难易在乎走路的人当时的心境如何。在主耶稣复活日的下午, 有两位门徒刚从耶路撒冷离开,回到居住的村庄以马忤斯去,这村位于耶城以西偏北,约有八哩远。路程不长也不短,由于当时接近黄昏,这两门徒便得趁太阳下山前赶路回家。《圣经》告诉我们:他们一面走一面谈话,就在倾得投契时,耶稣就出现在他们侧旁。可能因为夕阳斜照的关系,也许因为耶稣刚复活,带着荣耀的身体,容貌改变,令这两位从前跟随他的门徒竟然认不出他来。然而《圣经》告诉我们,真正的原因是这两人眼睛迷糊,而耶稣老早知道他们在谈论些甚么,却故意问他们在谈论甚么?所谓“有诸内,形诸外”,他们回应时都脸带愁容;事关耶路撒冷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就是他们的夫子,耶稣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钉死于十架上。当然,他们希奇的是,耶稣死后三天,有人到他坟前竟找不着他的尸首;虽有人声称见过复活了的主,但很可惜,他们二人却还没有看见过。

两门徒一直谈论的,原来有关基督的受苦和受死;期间内心藏着无比复杂的情绪,愈谈愈失望,以致面露愁容;连耶稣走近,他们也不认得是主。弟兄姊妹, 我们许多时都会有同样错误的想法;以为信主、跟从主,主必保守我们,免去烦恼、痛苦、挫折和失败。如果我们被这些不良绪困扰着,是否证明耶稣基督已离我们而去呢?所以,不少基督徒在烦恼、痛苦和困扰当中,会认为神已离开他们!我们是否像以马忤斯道上这两门徒那样困扰呢?但不要忘记,《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前去亲近他们,与他们同行共话。就是说,无论人生落在甚么地步,只要怀着一点信心,主必不撇下我们。耶稣明白他们的心境,走近这两门徒,为的是要帮助他们;让他们复述往事,好叫他们清楚面对信仰。

人许多时受着内在情绪影响,而内在情绪又往往受环境影响;有时甚至连天气、周围人的态度,以及外界事物都会影响我们的心情。其实,受外物影响也属人 之常情,特别这两位门徒所遇到的事情实在来得太突然了。在短短数天之内,他们所爱、所跟从的夫子耶稣,被人捉拿,受审,钉死,埋葬;三日后竟连尸体都失了踪,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他们实在难以适应。与所爱的夫子诀别,委实教人伤痛;在他们的谈话中显示了伤心、困惑和深沉的失望;他们的夫子不单止是他们所爱的,还是整个以色列民族的盼望。弟兄姊妹,人生在世,最要紧是有希望,大家都想明天会更好;倘或不然,又是否会希望幻灭?香港教会以中产阶层居多,但今天最受经济衰退影响的是中产人士,大家正面临着经济相继衰退、结构转型,正是何处才有出路?我们所信的神,他既掌管宇宙万物,又满有慈爱,到底他在何方?

昔日,门徒的沮丧和失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愿我们今天来面对困扰我们的问题时,不致因为期望愈高而失望愈大。当日,打从耶稣被拿,受审开始,门徒便四散;就连彼得也要三次不认主。除了怕死之外,还有是对主失望,因为耶稣并没有如他们想像中的表现;并无坐在耶路撒冷大君京城的宝座上。对于耶稣所受的屈辱和十架的酷刑,实在令人惨不忍睹。弟兄姊妹,今天在我们的人生之中,多少时候还是喜欢信自己,神若不如我们的想望那样,我们便对神失望!然而,我们塑造出来的对神之期望,往往未必符合神心意。耶稣明白这两门徒的心情,便想透过对话去说明他们,解开他们内心的郁结。

神今天随时随地要听你、我倾诉,可是,就连耶利米这位流泪的先知也曾向神发牢骚,指神是一“流干的河道”《耶十五18》。即谓就算沿河道探索,找着水源也是徒然的,因为连源头也干涸了,这叫人何等沮丧哩!香港在回归祖国的前后,可说历尽了这般沮丧的滋味,但愿大家都来把盼望转向神吧。耶稣当时就对这两个门徒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路廿四25—26》这两门徒无知在那里?他们对耶稣的事只在认知的层面,却非全然的接受和瞭解。耶稣指他们并非不信,只是信得太迟钝!最糟糕的,就是半信半疑。

《圣经》中常给我们类似的提醒:“心怀二意的人,在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没有定见。”《雅一8》耶稣行了五饼二鱼的神迹之后,知道门徒身心灵都疲累之 极,便建议门徒撑船出海退修,而他自己却独自去祷告。半夜里,耶稣出海去与门徒会合;门徒不知来者何人便大声喊鬼。耶稣表明身份;彼得立刻示意要在水面上走到主那里,岂料只走了几步,便向下沉了《太十四22—32》。这说明彼得最初只朝着主,一心向着耶稣走去的;但其后头一向下望,见有风浪,身体便沉下去了。弟兄姊妹,今天问题不在有无风浪,乃是在风浪当中单见风浪。在充满风浪的人生中,我们是否见到风浪,但也看见主?人生何时单见风浪,何时就向下沉;何时单仰望主,何时纵有风浪,也能安然渡过。彼得当时大呼救命,耶稣立即救了他,上船之后,主对彼得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路十四31》 今日,我们是否也如彼得一般小信呢?保罗说:“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弟兄姊妹,我们需要认识一 己的信心有多大,是否确信这生命之主?在信里头是否迟钝,是否全心全意去信靠?

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耶稣重新再把《摩西五经》以至《先知书》上,一切指着他自己的话,再次讲解给这两个门徒听。过去,他们虽熟读《圣经》,但却知其言而不明其所以然。在人生中虽有不能即时解决的问题,只要到神面前向他倾诉,神的话自然会对我们说话。我认识一位元弟兄,他人生中受到不少打击;每当他遭受挫折时,便第一时间到主面前向主倾诉,然后读经。他见证说每次不论遭遇何事,只要一打开《圣经》,神都会对他说话,并且是适切的。弟兄姊妹,你相信神的话语吗?耶稣与这两门徒边走边谈,不经不觉,日头平西了,他们刚好到了以马忤斯。门徒强留耶稣在村里歇脚,耶稣便顺着他们意思留下来,与他们一起吃饭。 吃饭时,耶稣擘饼;就在擘饼的一刹那,门徒便认出他来。《圣经》告诉我们:当他们认出他是夫子时,耶稣忽然便不见了。门徒立即起来便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么?”《路廿四32》便立刻连夜赶回耶路撒冷,急不及待要与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分享此事:“主果然复活了!”既与他们同行,又与他们共话;这大喜的消息令他们欣喜莫名,要马上与所亲爱的弟兄们分享。他们朝东而行,正是愈走愈光明;困扰的、沮丧的心情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各人的生命都不再一样;遇上了复活的主,生命道路就再不一样了。爱我们的主,就是与人同在、同工和同行的,这是叫人何等兴奋的一回事!

今天,你、我在人生道上,起初可能与那两个往以马忤斯门徒的光景相似,最终能否像他们一样由忧转喜呢?其中关键在于能否遇上那复活的主。不晓得大家有否看过一幅有名的图画 -- 《足印》,其下有一段文字这样写着:“有一个晚上,某信徒作了一梦,见自己与主沿着沙滩漫步,在蓝天白云冉映下,他看见自己人生一幕幕的情景。彷佛每一幕情景都以沙滩为背景,每幕沙地上都留下两双足印;他晓得其中一双是自己的足印,另一双则是主的足印。当最后一幕展现在他眼前时,很奇怪,沙地上只得一双足印;勾起他记得那正是他人生最低沉时。他立即向主责问说:‘为何在我人生充满烦恼、困惑,最需要你时,你竟离我而去,没有与我同行,沙地上只留我一双足印?’主耶稣笑着回答他说:‘我所爱的孩子,我怎忍心撇下你呢!其实,当你人生遇着最大考验时 ... ... 你见沙地上的一双足印是我的;是我把你抱起,抱着你走过而留下的一双足印。’”

弟兄姊妹,神爱我们,就爱我们到底。他没有留下一样宝贵的不赐予我们,他爱我们到一地步,愿意为我们牺牲一切,又焉会撇下我们呢?许多年前,有位我所欣赏的年长姊妹,虽然年过六十,仍然经常参加教会各样聚会,并协助会牧探访会友。记得有一回,当我与她一道前往探访时,途中交谈;得知道她深感神恩,特别自年轻时就已明白神的看顾。她在卅多岁时守寡,也要提携几个子女,由于学识不多,便要靠粗重工作维生。其实,她人生中也有不少难关,就如有人劝她再婚 ... ... ,当时唯有咬紧牙龈,仰望神。特别在儿女幼稚,不懂事时,更有不少难过的时刻;只有向主倾诉。如今儿女俱各长大,并在教会里热心事奉,实在感谢神的眷顾。 这位老姊妹不单在教会里,就是在邻居以及亲朋戚友都甚得人尊敬。深信皆因她在人生的困境中,学会如何倚靠神;也正如她所言,若没有了神,真不知有谁可靠, 也不知有谁明白她。我听了她的遭遇,自己也深受激励。

今天,我们所信的神不单爱我们,甚至爱到一个地步,牺牲一切,向人表达他的爱。然而,我们爱神有多少?也许我们现今落在人生一个极其艰难的阶段,遭遇从未试过的打击,但请记得,神明白我们。神是爱,他与我们一起;我们受打击,他也受打击;我们跌倒,他也与我们受苦。知否他要与人同行,同面对人生的风浪;就如《足印》一图的作者所言:原来在人生最难的时刻里,主把我们抱入怀里,继续前行。我们虽不知明天会如何,但却知掌管明天的是神,是爱我们的主,便已足够。弟兄姊妹,纵使世界凉薄寡情,许多遭遇不能单独面对;但有这位为人死而复活的主与我们同在,又何足惧怕!就让我们离开这会场之前,心灵再次经历主大爱。

亲爱的恩主,当我们到主面前,实在要承认自己对祢的爱、对祢的信心不足。祢看见每只举起的手,每颗向着主的心;无论是初信的,久信的,求祢的爱进入 我们的内心。让每颗刚硬的心都充满着祢的爱,无论是困扰、愁烦、沮丧与愤怒,都全然消除。祢是我们生命之主,生命之王;感谢祢,因祢与我们同在、同行。祷告交托,奉主耶稣基督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