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温伟耀博士

一.《哥林多后书》导言

有人谈保罗的作品  --《腓立比书》及《哥林多后书》-- 是最感情的,前者代表了保罗的笑,而后者则代表了他的泪。

在《林后》里,实有不少表达感情受伤的句子。就如《二2、4》,字里行间充满了忧愁、快乐的感情,交织着眼泪与爱。《十一5—7、11》都叫人感到他受尽委屈、被人践踏,另外,《十二15—18》则说出他牺牲地去爱人,却被误以为欲占人便宜。为何保罗生出如此激情呢?原来保罗亲手建立哥林多教会,后来有些“超等使徒”往那里去,他们本属犹太裔,信了耶稣或伪装信耶稣,拥有希腊文化修养,口才了得,博取哥林多信徒的信任,以为自己才是真正的领袖,以致保罗被人攻击,被自己所牧养的信徒背弃。“超等使徒”利用希腊的演讲术及包装的技俩,赢得信徒的欢喜,肆意批评保罗演出差劲,其貌不扬,又乏人推荐,保罗更被讥评为二流(次等)使徒而已。保罗为哥林多教会付上一切,现在沦落至如此下场,他心情如何呢?他又如何回应呢?


其实我们也会碰上他的境况,被人批评、奚落、践踏、受尽淩辱,就让我们追纵保罗的心路历程,瞭解他如何面对困境。《林后》不独是一卷古老的经卷,让我们瞭解保罗的挣扎,书卷中也谈论人际关系之道,也谈及怎样自处,究竟他如何又谦卑,又不自卑?他如何又自我肯定,却又不自傲呢?

从全卷《林后》来说,面对挑战的秘诀是什么呢?保罗重要的秘诀就是“体会有信仰的人独特的吊诡性(paradoxicality)”,从表面言,似是对立,但从更高层次观之,叫人对人生作更深刻的瞭解。在《林后》里,似有不少互相矛盾的、对比的句子,如《六8—10》,谈到软弱与刚强,生与死,忧愁与安慰,保罗的矛盾将我们领到更深刻的属灵体会里去。此外,保罗自《十》起用上了不少讽刺的反话,叫我们研究时花上了不少的功夫,虽然如此,研究此书,叫我们发现保罗满有人性,在艰难的环境里拼命挣扎,最后得着胜利,这就是《林后》给予香港信徒的宝贵资讯。

二.宝贝在瓦器里

1.双重身份,张力中过生活 -超然的内在能力

7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是要显明这极大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8我们虽然四面受压,却没有压碎;心里作难,却不至绝盟,9受到迫害,却 没有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10我们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好让耶稣的生也在我们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四7—10》

这是一段甚为宝贵的经文,经文里写出强烈的吊诡对比 -- 宝贝与瓦器。瓦器是低贱及脆弱,没有价值;而宝贝则是最珍贵的无价之宝。宝贝放在瓦器里,保罗用以形容基督徒独特之处,他提醒基督徒:我们乃是瓦器,但内里却有宝贝,即使如此,我们终究只是瓦器。叫信徒得着警告,亦得着安慰。虽然我们成了神的儿女,经已得救,但我们只是瓦器,仍然是人,依然会犯罪,会四面受压,心里作难。初信之时,我们深知自己无能无助,软弱跌倒,到神跟前求主饶恕,圣灵感动,叫心里发出莫大的能力。时间渐渐过去,我们在教会里事奉渐多,亦渐受人欢迎,慢慢忘了自己原是瓦器,自以为自己是宝贝。

当以色列三个王 -- 扫罗、大卫、所罗门 -- 刚出道时,他们都知道自己是瓦器而已。扫罗又健壮、又俊美,先知撒母耳四处寻找扫罗时,他显得害羞。他为主争战,跟随神。可惜,后来他忘了自己是神所差派的,离开神,认同群众,百姓变成他的上帝,他只管自己得胜,不再听从撒母耳的话,满以为自己就是得胜的宝贝。最后他精神崩溃,死于非命。另外,大卫本是牧童,凭着一颗石子打死歌利亚,他顺服神,写下不少美丽的诗篇;直至他作了以色列王,国泰民安,以致睡至日头平西,犯下奸淫罪,又误以为自己是个宝贝。无论如何,我们当以他们为鉴戒,我们始终是瓦器,总不会有一天我们不致犯罪跌倒,人性就有如地心吸力一般,叫我们往下坠,我们对某项能力自傲自骄时,我们就会以为那是自己的宝贝,最终神或会起来打碎那“宝贝”。

这段经文不独警告我们只是瓦器,尤为重要的是保罗安慰我们,我们虽是瓦器,四面受压,常被打倒,心里作难,然而有宝贝放在瓦器里,叫我们经历这极大的能力,能力的源头乃是上帝,不是我们。我曾经历自己只是个瓦器,脆弱无能,似是走到最黑暗的路程,行过山穷水尽的境地,叫我疲累。按常理而论,当人四面受压,理应被压碎。心里作难,理当感到绝望,被人迫害时,理应觉得无助。可是保罗提醒我们因有宝贝在瓦器里,以致不被压碎,不致绝望,不致被弃,也不致于死亡,秘诀是什么呢?

十多年来,就正如保罗所述,我曾感到再没有力量叫我往前走。当时,心想《圣经》可有什么秘诀,叫人不致打倒,不被死亡支配呢?我花了两个月时间研究各个圣经人物如何渡过难关,原来他们都有共同秘诀 -- 不放弃!放弃与否只是一念之差,能否被神所用,会否被环境压力打倒,全因当时一念之别,那就变成彼得与犹大、扫罗与大卫之间差异。耶和华要求亚伯拉罕献上以撒,亚伯拉罕苦候多年,才能得子,现在养育多年,神竟提出如此要求,他的应许及一切希望似告幻灭,当他举起刀来,心里想着,“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来十一19》即被打倒,也不致死亡。另外,约瑟被卖往埃及当奴隶,人生再无盼望,他依然坚持相信耶和华。在牢狱中,仍然坚信耶和华,即使被主母引诱,但至终他坚持不放弃。约伯的朋友劝他认命,认自己犯错,然而他持守神对他的应许。此外,哈巴谷言:“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哈三17》似是已被打倒,理应绝望之时,“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18—19》属灵人对神执着,至死依然执着神的应许,尽管自己的际遇叫人相信神再也不理,可是仍要相信神依然存在,神仍爱我们,神仍能够作工。唯有抱持这样的信念的人才能安渡难关。宝贝放在瓦器里,人是瓦器,瓦器会感到疲累,会被打倒,但宝贝却不会。神赐下独生子,并牺牲在十架上,又三天复活,叫我们得着新生命。

犹记得当太太离世后,曾有弟兄姊妹跟我说我很坚强。其实那段日子甚难捱过,自己绝不坚强。我敬重的父亲及所爱的太太相继在半年内离世,在那段时日, 我仍怀念着父亲及太太。有一晚,自己抱着发高热的女儿,心里彷徨无助。直至我再婚,日子仍不好过。神赐我好好的太太,但大女儿全然不能接受新妈妈,以为我遗弃她,太太流着泪跟我说,自己再不晓得如何当后母,她宁愿搬离,免得再惹起争端。我另一女儿是弱智的,她不在香港出生,香港政府遗弃她,加拿大政府勒令她两个月内离境。当我将她带往出生地英国去,政府竟因要花太多金钱,女儿又被见弃,没有地方愿意接纳她。那时我在加拿大,独自一人驾着车,往卢云神父家的地库,对着十字架痛哭,我四面受敌,心里作难,唯有咬紧牙关,对自己说我有宝贝在瓦器里。纵使四面受敌,终不致失败,即或被打倒,终不致于死。信徒与非信徒同属瓦器,唯一不同的是信徒有那宝贝,倘若信徒不取用宝贝,不去彰显源于神的能力,必被打倒,被掉弃。

2.超然的透视力、视野

i 荣耀不是荣耀 - “对比呈空”

让我们再引用另一段经文来说明软弱及刚强的对比:“那从前有荣光的,现在因那超越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三10》。经文有点叫人困扰:摩西的荣光。摩西是唯一天生的领袖,也是唯一进入会幕,面对面跟神交谈的人,因着上帝的荣光,当他离开会幕时,脸上带着荣光,虽然如此,若将摩西脸上荣光,跟上帝藉耶稣显出的荣耀来作比较,就算不得什么。佛教徒终极否定世界,名誉、地位、美貌、金钱不过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一切皆空,时势流转,转眼成空。然而基督徒看一切都是美好的,摩西荣光乃真实的荣光,只是跟无限的上帝作对比时,就算不得什么。若然自己花容月貌,不妨享受其中,并进而思想那位拥有一切美好的上帝,叫我们感到貌美算不得什么;若自己学问了得,感谢神,赐予自己满有智慧,并进而思想那无穷智慧的神,就算不得什么;有人称赞神学家巴特的作品为人 类历史里最伟大的作品,他只笑一笑,说他死时不会抱着自己的作品上天堂,免得给天父耻笑,因从神的角度言,他的智慧算不得什么。我们无需逃避神赐人的恩赐,大可肯定自己的荣光,然而从无限的角度观之,就算不得有荣光了。

ii 苦楚不是苦楚

“因为我们短暂轻微的患难,是要为我们成就极大无比、永远的荣耀。”《四17》保罗所受的苦是至暂至轻的吗?“23我受更多的劳苦,更多的坐监,受 了过量的鞭打,常常有生命的危险。24我被犹太人打过五次,每次四十下减去一下,25被棍打过三次,被石头打过一次,三次遇着船坏,在深海里飘了一昼一 夜;26多次行远路,过着江河的危险、强盗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族的危险、城中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上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27劳碌辛苦,多次不得睡觉,又饥又渴,多次缺粮,赤身挨冷。28除了这些外面的事,还有为各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的身上。”《十一23—28》

从这两段观之,他饱受苦难,什么叫他把极大苦楚变成了至暂至轻呢?原来他跟永恒将来的主给他承受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来作比较,主将来对他说“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眼看着如此荣耀,现今所承受的痛苦也变成至暂至轻。当我们有盼望,就可忍受眼前的痛苦,即如不少人都不喜欢上班,但为着月底收取的薪金,也会勉强为之。若人世间的盼望也可以填补我们工作的不满,那么极重、永远无比的荣耀必可叫我们苦痛变为至暂至轻。让我们晓得透过永恒来看现在,透过无限来看荣耀,并经历瓦器里的宝贝,即使我们四面受敌,仍可以跨胜。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