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温伟耀博士

1夸口固然无益,却也是必要的。现在我要说说主的异象和启示。2我认识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十四年前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是带着身体被提的呢?我不知道,是离开了身体呢?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3我认识这个人,(是带着身体被提,还是在身体以外被提,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4他被提到乐园里去,听见了难以言喻的话,那是人不可以说的。5为了这个人,我要夸口,但为了我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以外,我没有可夸的。6即使我想夸口,也不算愚妄,因为我要说的是真话。但我闭口不提,免得有人把我看得太高,过于他在我身上所见所闻的。7又因为我所得的启示太大,恐怕会高抬自己,所以就有一根刺加在我的身上,就是撒但的差役来攻击我,免得我高抬自己。8为了这事,我曾经三次求主,使这根刺离开我。9他却对我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让基督的能力临到我的身上。10因此,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淩辱、艰难、迫害、困苦为喜乐,因为我甚么时候软弱,甚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1—10》

在这里,保罗提及两个经历,分别为天上的经历及深渊的经历。

一. “三层天”的经历

1.“三层天”经历与《出三1—6》经历的对比

让我们先行从下列三个角度来理解“三层天”的具体独特性。

i究竟保罗在十四年前遇上了什么事呢?若然我们翻查《使徒行传》也不能找到蛛丝马迹,连他自己也不知情,他自己也不晓得被提是带着身体抑或离了身体。在整个经历里,他不能分清主体及客体,也不知道那是心灵超升抑或身体被提往另一个时间空间的领域去,他身处在非常态的意识里。

ii在这经历里,他是超语言的,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难以言喻的话,无法利用人间的说话来作表达的。

iii保罗在那境界乃处于被动状态,他被提并非自主,乃是自我不能控制的。
1摩西牧养他岳父米甸祭司叶忒罗的羊群;一日领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2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3摩西说:‘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4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 ‘我在这里。’5神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6又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神。”《出三1—6》

让我们将之作对照。按记载,摩西心理状态全然正常,他清楚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也能辨明这里、那里。且神明言他是过去列祖的神,现在到这里来,呼召他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将来再到那山去事奉神,在经文中,明显地申明时间。跟保罗不辨身内身外,不知时空,截然不同。再者保罗经历乃超言语的,但上帝及摩西却进行对话。此外,摩西可主动跟神交谈,表达他的想法,跟保罗被提,处于被动状态不同。

在新约以后,过去二千年来基督教灵修学的历史里,保罗的经历乃最高的典范,自新约后,基督教教会被压迫,至第四世纪起,却成了国教,展开崭新的灵修运动。沙漠教父在荒僻之地面对面长时间与神祈祷,发展出属灵的境界,有人认为属灵祈祷里有三个层次:1.放下自己欲望;2.周围的事件成了他渴望看见神的对象;3.不能言传,与神联合。第五世纪时人肯定三层属灵境界:1.将自己从罪中摆脱出来,不被罪引诱控制;2.心灵被神光照;3.神人神秘地联合,不分你我。成了以后基督教及天主教灵修学发展的典范,三层境界成为基础。

2.我的“回归圣经”的灵修学心路历程

在八十年代我在英国念灵修学,至1986年出版录音带,介绍这层级的属灵追寻的境界,引用16世纪两位重要的天主教灵修学大师,他们将三层境界作进深探究。90年代我再出版三盒录音带,藉以表达我对灵修学的见解。至1995年我发表传统灵修学的内容,喜见教会渐渐接纳这类思想,神学院亦开设相关科 目。95年我想为中国知识份子写有关基督教信仰书籍,我转而埋首写作,尝试从宗教学角度来谈,谈现代化,谈人类是否需要宗教,也说及基督教的宗教经验。从《圣经》来起首,满以为不太困难,便尝试搜集资料,从中发现从宗教经验角度来研究《圣经》的宗教经验的中文、英文、德文的书籍均极少,即使天主教研究灵修神学几达二千年,灵修作品汗牛充栋,再尝试翻阅灵修学历史,论及《圣经》时,宗教经验却甚少,令我大失所望。书中大多引用《雅歌》,将《雅歌》这首爱情诗比喻为上帝与人亲密的爱,另外还有摩西,在会幕中与神面对面,但也不是《圣经》中最为重要部分。

因此我花了两年半去把《圣经》翻阅了一遍又一遍,试从宗教学的角度看《圣经》中的宗教经验。然而我发现《圣经》里主要的宗教经验就是刚才我们读毕的 《出埃及记》那类的经文,而并不是保罗那类的经历,圣经人物跟神面对面相遇,就有如朋友般,如亚伯拉罕跟神讨价还价,雅各跟神摔交,彼此交谈对话。在先知时代,但以理、以赛亚、以西结见异象,内容清清楚楚,并非不能言传的神秘境界。《圣经》所载的耶稣、彼得、约翰、保罗都有跟神对话的属灵经历,他们都跟神作面对面对话。此外,《圣经》常记载耶稣说他实实在在的告诉人,原来“实实在在”有误译之嫌,亦解作“阿们!阿们!”,那是指当有人跟你说话,你回应说:“是!是!”可能上帝跟耶稣说话后,耶稣说:“阿们!阿们!”。因此《圣经》宗教经验跟我所引进的天主教心灵超升境界性的宗教经验不同,令我对此大为震撼,面对真理,我唯有诚实认错。虽然保罗也曾尝过“三层天”的经验,但不是他所要夸的。由《林后十》后,他常引用讽刺的“反话”,他说夸口的未必是他以为最精彩之境况,超等使徒自夸,故他也说出自己所夸的,其中带着讽刺意味,《十二5》所说“为了这个人”,若根据希腊文原文,指用超等使徒所按的精明的标准而论,这个人就值得夸口了,若为了保罗自己,他情愿夸自己的软弱。保罗用第三身来说,他认识一个在基督里的人,那即是他自己,意思是想跟那个人有点距离, 虽是他自己的经历,却不是最深刻、最重要,他不认同这经历,也不想强调。他宁愿夸那根刺的软弱经历,虽曾三次求主,但神并没有把它挪开。《圣经》所载的都是对话式的属灵经历。

于是我在各个会议中发表论文,申论这观点,我在比利时国际灵修学会议发表有关论文,遭人漫駡及反驳,但不被驳倒,最权威的学者说也许圣经人物也有境界性的经历,但只是没有记下来。然而为何作者没有记下?他再反驳说那些经验过于高深,不能言传,但在东方哲学里,不少属境界性的经验,如佛教禅宗、印度教等也谈及此类境界,它们全都记下来了,为何《圣经》偏偏不加以论述?所以三层天的经验并非基督教独特的经验,基督教的特色乃是我们面对面跟又真又活的神倾谈,让我们重新追求返回《圣经》的经验去。

二.“一根刺”的经历

1.尖锐痛苦的刺

保罗论及一根刺,究竟那根刺是什么呢?原文指古代行刑时用的刑具,令人疼痛。有人说那是指保罗说话不太清楚,又有人指他遭各类的逼迫,我们用不着深究,总而言之,这根刺叫他深觉痛楚,令他忍无可忍,要求神三次把它挪开。这刺加在他身上,叫他免得高抬自己,那是合乎神心意的属灵结果,为何那又是撒但的 差役来攻击他,以完成神的美意呢?

2.是“撒但的差役”还是神?

原来约伯也是如此,攻击约伯,夺去他的财产及儿女的乃是撒但,而不是神,只是撒但得了神的允许,下手的乃是撒但。所以保罗深知攻击他的乃是撒但,最终叫他不敢再骄傲,在软弱中得见神的刚强及奇妙,神得着胜利,保罗也得着灵里更大的祝福。撒但也有自由意志,它用不着跟神商议攻击谁,而神却制止撒但攻击的程度。

3.神终极的目的 -- 恩典显得完全

神爱世人,他本来心愿叫人得着一切的好处,他不会叫人受苦,保罗那根刺也不是神放下来,不过在现实层面里,罪进入世间,撒但及人都有自由意志,以致出现了痛苦。那根刺完成了神的奇妙,他曾三次求主叫那根刺离开他,但神说他的恩典够他用,因为神的能力在人软弱上显得完全。原文的意思指若没有人的软弱, 神的恩典不能得以成全,那根刺成了成全神恩典的一项条件;唯有这根刺,叫我们知道自己有什么不能作,神就在那里作工,叫神的恩典和能力显明出来。保罗夸他的软弱,以之为完成神奇妙恩典的条件。

我易于头痛,头痛药也不能止住,唯有睡足三天,才可痊愈。几年前我在温哥华讲道,落机受凉,便头痛了,当天晚上及第二天都头痛欲裂,吃下止痛药,又呕吐大作,第三天我到罗锡为牧师教会讲道,我对他说若我在讲台上倒下来,请他代我讲道。讲道前先有圣餐,罗牧师说这是基督的身体,为我们而擘开,我心里对神说现在我深明擘开身体是什么意思,我也想经历他复活的身体,那刻我不是期待着什么。后来我喝下葡萄汁,有一道暖流从背脊上来,经颈而至头部,突然头痛尽消,然后我就上台讲道。到了机场候机室,甫一坐下祈祷,我流下泪来,深知宝贝在瓦器的意思,头痛叫自己全然软弱。我夸我的头痛,叫我看见神的刚强及力量。

4.软弱 = 经历刚强的“窗户”

每个人生总有那根刺,或许是人生际遇,或是容貌、残疾,或是成长的家庭,或是读书、工作及心上人,常令自己痛楚。我们别埋怨神,那不是神给我们,乃是撒但的攻击,然而因着那根刺,叫我们知道什么是我们不能作,唯有神才能成事,叫神的恩典显得完全。我那根刺就是我那弱智的小女儿,我不断为她祈祷,希望她能痊愈。过往十年讲道中,唯因着我女儿的经历叫人感动,最有能力的讲道竟从这根刺而生。我在加拿大神学院开学礼,每位教授都要回答一些问题,他们问我在我属灵生命里三个影响深刻的人物,我回答说戴德生、倪柝声及我严重弱智的女儿,没有我女儿,我不能讲出八成的讲章来,这弱小的生命叫多人得祝福。即使保罗曾上三层天,他所夸的却是那根刺,好叫神的恩典在软弱的人的身上显得完全,当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显出神的刚强来。让我们一起来经验“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所发出的另类刚强。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