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温伟耀博士

3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是应当称颂的。他是满有怜悯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4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神都安慰我们,使我们能用他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样患难中的人。5我们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着基督多得安慰。6如果我们遭遇患难,那是要使你们得着安慰,得着拯救;如果我们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们得到安慰。这安慰使你们能够忍受我们所受那样的痛苦。7我们对你们的盼望是坚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然一同受痛苦,也必照样同得安慰。8弟兄们,我们在亚西亚遭受的患难,我们很想让你们知道。那时我们受到了过于我们所能忍受的压力,甚至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9而且断定自己定必死的了;然而,这正是 要我们不倚靠自己,只倚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10他救我们脱离了那极大的死亡,而且他还要救我们,我们希望他将来仍要救我们。”《林后一3—10》

在过去的日子,我们一起思想保罗深刻的属灵经历,保罗如何面对他人的攻击、践踏,如何自处、如何肯定自己,如何看自己合乎中道。今天我们一起思想保罗如何面对人生际遇及事奉。保罗用了不少“苦难”、“患难”字眼。保罗还说自己有一根刺,他祈祷多次,但神并没有把它挪开,他无法逃避痛苦。

一.苦难的三种原因

论及“苦难”,我先从神学角度来作澄清,当我们身受苦难时,我们不应全都怪责神,从神学角度而言,人们因着下列三个原因要面对的苦难:

1.自然规律的结果:

神创造世界,有自然界规律,亦有人际相处的规律;人若违反规律,便会自食其果,与神无干。

2.教育成长的必需过程:

神因着好意,给予我们苦难,藉以教育我们成长。神容让我们面对困难,看似没有帮助我们,就以约拿为例,若他按着神的旨意而行,他未必要受苦,然而他选择逃走,以致神兴起风浪,被大鱼所吞。神不想叫他受苦,但唯有藉着此等经历,才叫他顺服。后来约拿到了尼尼微城传道,他见人悔改,却感不悦,神令他头昏脑胀。如果约拿因人悔改而欢喜快乐,他也用不着受苦。苦难源于我们。

一位妈妈跟我说,有一晚十一时多了,他的儿子还在做数学功课,儿子请求妈妈代劳,但她却不答应。对妈妈而言,那实在轻而易举之事,但唯有儿子亲自算计,他才会学晓。我们跟小儿子一样,渴望神即时介入我们苦难里,叫一切迎刃而解,但神却叫我们亲身经历,令我们得以成长。

3.撒但对属神的人的攻击:

就如约伯、保罗,他们并无犯上什么罪,而是撒但前来攻击。神的心意本不是叫人受苦,叫人受苦的乃是撒但,它有自由意志,其工作就是攻击爱神的人,或是身体攻击,或是心灵攻击,或是际遇的攻击。若然我们平安无事,乃源于神的恩典;他限制撒但对我们的攻击,撒但并非无所不能,它终不可逾越神的界限。而信徒爱主越多,撒但攻击越烈,然而神的保护也越多。

二.受苦的积极意义

为何神会容让撒但攻击他的儿女?苦难对信徒有什么积极的意义呢?
4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神都安慰我们,使我们能用他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样患难中的人。5我们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着基督多得安慰。6如果我们遭遇患难,那是要使你们得着安慰,得着拯救;如果我们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们得到安慰。这安慰使你们能够忍受我们所受那样的痛苦。”《林后一4—6》

1.去安慰那些在各样患难的人

“患难”、“安慰”两词重复出现,经文指出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神都安慰我们,使我们能用他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样”患难中的人,我们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着基督“多”得安慰。这样显出对比律:我们受着各样的患难,便得着各样的安慰,我们既受各样的安慰,我们便可帮助那些蒙受各样的患难的人,我们多得患难,便多得安慰,多得安慰,就可去安慰那些身在患难的人。保罗教我们积极地看待苦难,常人多去逃避患难,或是尝试解决它,保罗却以庆幸的态度来看患难,幸亏他尝了苦难,他便可以得着神的安慰,藉此,就可以帮助那些身陷这类患难的人。有如多读点书,多领取文凭,便可多得工作机会。 这是“量”的意义。

我也常经患难,读了这段经文,叫我得着提醒。此后,我不再惊怕,反倒觉得能帮助那些身陷苦难的人。《6》也是要使你们得到安慰,这安慰使你们能够忍受我们所受那样的痛苦。“能够忍受”(energoumenaes)原文意指强而有力的力量,能帮助那些本来无法忍受的人。这是“质”的意义。

上月我和太太在加拿大探访另一家庭,他们遇上车祸,车上三位老人家当场死亡,两个儿子则安然无恙。而太太全身瘫痪,连大小便也要人照顾,只余头部清醒,虽有十五块碎片插进头部,但没有一块影响她的脑部,她时常埋怨神为何以此为折磨她。无人能开解他们,我们跟他们谈我们所面对的痛苦患难,并反问他太太为何神仍容让她活着,神容让她活着,叫儿子尚有母亲关爱,仍可跟他们沟通,看顾他们成长,不致变成单亲家庭。我深知若孩子没有母亲,生活变得艰苦,性格亦有缺陷,遗害深远,这是我亲身的经历。今天我们再跟他联络,她变得积极。未经历单亲家庭的人无法安慰她,唯有如此亲身经历,才可叫我帮助他们。两三年前, 我和太太面对许多困难,同一个晚上,接连传来两个电话,一个说我岳父呼吸困难,已进入医院深切治疗部,一个说在多伦多的小女儿患了血中毒,也进了深切治疗部,医生直言若她仍然如此,他们应否继续救她的性命。后来我们夫妇俩一起退修,心里不明白为何苦难接踵而来,我们便向神祈祷,祈求天父给予我们答案,祈祷后我俩都有答案。我觉得自己已明白,我们常以为明天会更好,究其实,苦难有其连带性,一个苦难增加其它苦难的可能性,如遇上车祸,便可能被雇主解雇,事业失败,结婚无望,情绪暴躁,人际关系变得恶劣,苦难带来更多的苦难,明天会更差,这实属正常情况。太太则有另一答案,她觉得神呼召人各有使命,有人担当宣教士,有人牧养教会,有人成了神学家,神也呼召人去安慰、支持受苦的人。我有机会在不同地方传讲,神呼召我去安慰各类人,唯有苦难接踵而至,才叫我有新体会去安慰人。感谢主,叫我们多历苦难,多领取苦难的文凭,从而帮助那些从前不能帮助的人。

去年八月我作了个大胆的行动,我带着太太及大女儿到牛津大学,再走过从前住过的地方,景物依旧,然而一切都改变了,小女儿因病缘故,已不能再乘坐飞机,她无法重游此地。她们的母亲亦已因病辞世。我和大女俩再走往河边,当年我们一家吃过晚饭后,必到那里去,看看鸭子及天鹅。我跟女儿谈,现在我们家庭不再完美,多经患难。世上也有不少单亲家庭的少年,他们十分痛苦,不晓得如何面对父亲或母亲,跟后父或后母时,也有不少的挣扎,我对她说她已尝过个中的滋味,可有想过可以当他们的大姊姊,唯有她才明白他们。我又跟她说一个故事,有个农夫每天背着两桶水往河边取水灌溉,左边的桶十分漂亮,右边的却漏水,每次走到田间,那个桶只剩下一半,但农夫每天亦复如此。有一天,漏水的桶终于忍无可忍,问农夫可知它漏水,他说知道,说罢又带着两个桶取水,叫桶留意小路的两边,它才发现左边干旱,右边却湿润,还长满了翠绿的草地及花朵,漏出来的水灌溉了土地,农夫为此继续用那漏水的桶。我对女儿说我家就是这个漏水的桶,我家满有遗憾,藉着我们的生命去灌溉那些从来不被灌溉的生命,说毕我们抱头痛哭。或许我们觉得自己只是个漏水的桶,让我们跟保罗一样,满有勇敢地对人说自己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苦痛,多取得一张文凭,看神如何安慰我们,让我们晓得安慰那些别人无法安慰的人。

2.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去贴近基督

此外,保罗用了一个奇怪的字眼,“我们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着基督多得安慰。”《5》本是保罗受的苦,为何视为基督所受的苦?原来他将自己的苦难跟基督所受的苦连起来,他透过所受的痛苦贴近耶稣所受的苦,我们常说活像耶稣,唯有我们曾受他的痛苦,我们才可贴近主心怀。

一位二十多岁死于癌症的修女(小德兰Therese of Lisieux,1873-1897),自小已渴望亲近主耶稣,十多岁进入修院,她被编排跟一位全院最难相处的修女同住,那修女只管推卸责任,无理取闹, 又在众人跟前奚落她,叫她难受。但小修女却毫不怨恨,反而感谢神,就因遇上这些事情教我明白耶稣的心情,遇上他当天所尝的滋味,叫她跟主更贴近。

透过苦难,叫我们贴近耶稣,小女儿严重弱智,我曾带她到游乐场游玩,她坐上小火车,有人用英语叫她带上安全带,她听不懂,令她大为紧张,便打了另一小孩,那位母亲大怒,我唯有带她离去。这事叫我明白耶稣吩咐信徒让小孩子到他那里去,那些小孩必不是可爱活泼,而是有缺陷、不可爱的、污秽不堪。唯有藉着此等苦况才可瞭解耶稣的心怀。

四.受苦可以“过于能忍受”吗?

8弟兄们,我们在亚西亚遭受的患难,我们很想让你们知道。那时我们受到了过于我们所能忍受的压力,甚至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9而且断定自己定必 死的了;然而,这正是要我们不倚靠自己,只倚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10他救我们脱离了那极大的死亡,而且他还要救我们,我们希望他将来仍要救我们。”《一 8—10》

1.跟《林前十13》冲突吗?

保罗说他在亚西亚所受的苦难很大,这可能是指在以弗所,银匠底米丢发动群众,意欲打死他,他逃脱后,犹太人又想加害他,那时他们受到过于所能忍受的压力,甚至不想活下去了。然而,“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又说保罗说我们所受的试炼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必不叫我们受的试探过于所能受的。按保罗对自己认识,实在非他们所能忍受。然而按神对他的认识,他仍能容忍。

2.你自己以为受不了?抑或神认为你受不了?

七十年代有一出电视剧,名叫《青春火花》,排球教练态度残忍,叫排球员东扑西扑,排球员以为自己不能,但教练更认识她的能力,深知她还可以忍受下去。最近我身体欠佳,买了跑步机在家练习,跑了半小时,已觉捱不住,但当仍坚持下去时,原来又可支撑下去。这就是神对自己的认识跟自我认识之别。

3.经历“叫死人复活的神”

神知道我们可受多少,当我们断定自己必死时,正是令我们不再依靠自己,而是只依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今天我仍在苦难里过来,我从不会夸自己,神就是 “那位叫死人复活的神”《9》。当我再难以捱下去时,我就对自己说我有宝贝在瓦器里,既然耶稣能从死里复活,那么在他里面,有什么难成的事?我就依靠这话捱下去,直至如今。在往后的人生里,不知撒但何时再来攻击我,但神已为我们量度清楚,我们绝不应怀疑神的爱。若再有新的苦难临到我们身上,就教我们鼓起勇气,当作多领取一张文凭,取得专业资格,去帮助那些无人能帮助的人。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