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蔡元云医生

耶稣说被召的多,选上的少,真心跟随主的人不多,因为要进窄门,走窄路。

耶稣刚出来传道时,有真理,有生命,叫人眼前一亮,有如万众期待。他在加利利海边见到彼得,吩咐他撇下所有,来跟从他,叫他得人如得鱼一样。每次主呼召人跟随,都要人有所放下,改变生命的方向。彼得是犹太人,正期待救主来临,他最少被耶稣呼召了五次,似乎每次总叫彼得多一点醒悟。

主呼召人跟随与舍弃

跟随主就是个醒悟的过程。神的爱激动人心,知道自己是个罪人,便跟从他。然后走上天路,窥见神恩浩大,人要不断进行调教,舍弃很多。神选上软弱、激动、会犯错的彼得,在跟随主的路上,感到陌生崎岖,亦会跌跌碰碰,没有力量,还会退回自己最有把握的安全区(comfort zone),故此他退去再次打渔。彼得没有鱼获,耶稣没有责备他,只温柔地说开到水深之处,离开安全区,下网打鱼,当他照做,便网网千斤。鱼儿似跟彼得说,昔日耶稣曾对他说得人如得鱼一样!这令他跪下哭泣,请求主离开他,因他是个罪人。主说从今之后他要得人。这是主第二次呼召彼得。

主耶稣的名声开始传开,传闻四播,究竟耶稣是谁,他吩咐门徒前来,向他们宣告一番重要的话,几卷福音书同有记载,亦是今天研讨的经文。

“耶稣自己祷告的时候,门徒也同他在那里。耶稣问他们说:众人说我是谁?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还有人说是古时的一个先知又活了。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是神所立的基督。耶稣切切的嘱咐他们,不可将这事告诉人,又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甚么益处呢?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自己的荣耀里,并天父与圣天使的荣耀里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神的国。(《路九18─27》)

彼得在跟随主的路上,这是个重要的转捩点。耶稣第一次清楚地展示自己的身份。耶稣先问门徒,他们身边的人说他是谁。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多少人物会引来如此炽热的争论,在全世界的图书馆中,也没有人物能比得上耶稣。我读大学时,罗素着    Why I am not a Christian ,引起西方哲学界争论。东西方哲学界都逃不了讨论耶稣,至少也会得出结论,称耶稣是位出色的哲学家,影响深远,非基督徒也认为耶稣导人向善。当时人以为耶 稣就是施洗约翰,或是某位先知。然而他们的意见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们说我是谁?”这是人一生要回答的众多问题里最重要的一个。可惜,香港人不会回答这个不实际的问题,更不会发问这问题。从前我在播道医院当医生,邀请病人在星期五晚来讨论耶稣是谁,他们大多回绝。后来神感动我担任青年工作,期望他们在年轻时便回答这问题,改变他们一生。

从前我读基督教小学,但不愿回答这问题。直至念中六,遇上经常问这道问题的同学,我敷衍他,但他却坚持不可随便回答,更给我基督教书籍,我们彼此争论不休。升上中七时我自以为了不起,后来我看见自己是谁,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自己有罪,再看见耶稣,也明白了十架的意义。信主至今四十年,但他是如此丰富,每天都可以再认识他。John R. W. Stott著有    Basic Christianity ,他说寻索真理,不可不回答“耶稣是谁”这问题,人或是相信他是个骗子,或是相信他是疯子,或是相信他是神的儿子。非基督徒写成的耶稣传记,不论犹太人、 东方人、西方人,都不能逃避这问题。若我们认真看待这问题时,心里便不再一样。人晓得有一位比自己更大,于是在人生路上跟从,模仿,成为我们生命的指标。 今天我们会跟从谁?哪个值得跟从?

在此彼得如常抢先回答耶稣的问题,他说:“是神所立的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自亚伯拉罕以后,直至今天,犹太人不敢回答这问题,不知谁是旧约应许的弥赛亚,只说他还没有出现。谁主管自己的生命?是自己吗?自己真的可信吗?是其他人吗?而永生神的儿子基督是王,是救赎者,是神差来建立永远不灭国度的。当知道人十分渺小,愈是聪明,愈会信神。近代最出色的脑袋 --- 爱因斯坦 --- 认为我们只知道约百分之二的宇宙,其他的他也不晓得。有关宇宙起源最为流行的理论是Big Bang Theory,突然响起巨响,宇宙出现了。可是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生从哪里来,死往哪里去?医学院从没有回答这问题。

耶稣听了彼得的回答,切切的嘱咐他们,不可将这事告诉人,那是天父指示的,除了神的恩典、圣灵感动外,没有人知道耶稣是谁,那实在超越人所能理解的。他岂可又是神又是人?岂会走上如此崎岖的路?为什么只活卅三岁半就结束生命?为什么瞬间扭转了全世界?古今中西数千年,无人能解答这些问题。虽然如此,但我们总要下个结论,究竟耶稣是谁?

耶稣究竟是谁?

接着耶稣又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门徒和其他人被浇冷水,犹大认定跟耶稣是错误选择,因犹太人认为弥赛亚有如大卫一样风光,他到世上来要作王,总不会受苦,被弃绝和被杀。

人跟随耶稣,就当让他掌管生命,跟从他背负十架。十字架由木材制造,十分沉重,上面钉了罪状,罪人就背负十架游街示众,走过大街被途人吐唾液,拳打脚踢,走到各各他,被人钉死。John R. W. Stott着的     The Cross of Christ   说,十字架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基督朝着十架路直奔,撒但只要引诱耶稣不走上十架路,便算是成功。十字架是苦难,耶稣会受苦、被弃绝、被杀,那就是十字架三个记号。为什么耶稣选上如此的使命和路程?

人抓住许多事物,然而只有舍弃自己,人才可找到自己,找到真正生命。苦难中人经历神的得胜。当耶稣被弃绝时,他晓得那是苦杯,他跪下来,求神可否挪开,可有其他方法来同时成就神的公义和神的爱。十架叫人绊倒,因着十架,有人离弃神,也因着十架,有人为神舍弃生命。中国人历经百年苦难,我祖籍宁波,因着战乱先人逃往云南,我就在那里出生,回乡后再经战乱逃难…世界各地华人都因战争逃难,因此我们也养成了心态,有困难就逃避。

今天介绍两本书,其一是唐佑之牧师的《苦难神学》。人渴望将信仰包装成歌舞升平,没有苦难。然而世上确有苦痛!另一本是潘霍华的《跟随基督》 (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    ),潘霍华是德国人,活在苦难年代,廿一岁获神学博士,被公认为教牧学上最出色的一人。当时,德国人(包括教会)因着希特拉的缘故,感到日耳曼民族是最为优秀的,德国是最强盛的。潘霍华反对这论调,他的广播被人中断。有一次,他午夜拿起笔记,写下德国有苦难,这个政府将会出乱子,当德国经历苦难时,如果他不在这里,当德国重建时,我也不配。他毅然回德国去,继续牧养教会及地下神学院,直至被捉到集中营。他在一九四五年快要和平时去世,享年三十九岁,不少着 作在狱中写成,《跟随基督》明言基督呼召人背起十架,以致于死。

六十年后,潘霍华仍然说话。这本书中文书名《廉价的恩典》。我们跟随基督若不谈苦难,不谈十架,不谈舍己,那是大错特错。

与基督同历苦难

什么是舍己?什么是十字架?十字架有受苦、被弃,死亡之义。耶稣来到苦难的世间,在拿撒勒会堂宣告自己的使命,他打开《以赛亚书》,宣告主的灵在他身上,因为主用膏膏他,叫他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他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真正的贫穷,是经济上的苦难,也指属灵的贫穷。“被掳的”除了指肉体上失去自由,也指心灵被掳。瞎眼的得看见,有译为伤心的得医治,指身体上的苦。今日中国有几千万残障人士,香港有几十万。也有人经历心理上的残障。受压制的是指政治的苦难,全球百分之七十的国家处于政治受压制的境况。在世上,有经济上、属灵上、身体上、政治上的苦难。耶稣到世间来,他满有恩典,在十架上,说了几句苦痛的话,“我渴了”指身体的苦难;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是指属灵的苦难。我们跟基督的苦难有份,也得他的安慰。

活在世上一天,就要承受苦难,然而我们鲜有将自己的苦难跟人分享。神曾让我在医院里看见病人身体的苦,在辅导室看尽人心灵之苦。与苦难人同行时,我们就经历神的安慰。

耶稣被弃绝,是从家里开始的,兄弟不相信他,后来被门徒出卖,彼得也三次不认他,最后被所有宗教领袖、文士、罗马人弃绝,赤裸裸地挂在木头上。但因此耶稣得荣耀的时候才来到。被弃绝与得荣耀是同时发生的,信徒不是因着得荣耀而跟随主,但跟随主活出信仰的人必被弃绝,最后神必叫我们得荣耀,因为尊敬父的,父也必尊敬他。

圣经说到与基督同死的,必与他同活。在他的死亡上,我们与他有份,在他的复活上,我们也与他有份,两者同时发生。廿一世纪我们必经历不少苦难,病毒不断来袭,政治军事上带来苦难,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仍活在贫穷里。舍弃生命的,反倒得着生命。谁来服侍残障者?杏林子服侍他们。谁来服侍年青人?苏恩佩女士本来回港养病,但看见香港年青人不知何去何从,她就将生命放在祭坛上。苏恩立校长有教无类,全力办学…今天你若未找到一个人值得为他而死的,那么你还未开始活过。

既然主基督为我而死,我应该为他而活。他为我在十架上复活,我应当将生命主权归给他。苦难是经历神安慰的中途站,被离弃是经历神肯定及接纳的中途站,死亡也是复活的必经之途。耶稣十架之路就是如此行,我也跟随,他往哪里,我也往哪里去。在诸般的苦难中经历神的荣耀、安慰、复活、改变及得胜。

在未来五年,香港会经历经济苦难、政治苦难、心灵苦难。我们当靠主恩典,安然渡过。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