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蔡元云医生

昨天正值中五会考放榜,不少会考生旁徨失落。我担当三十年青年工作,直至如今,青少年仍触动我心。求神怜悯他们。

今天我特意向青少年讲论,题目是“同寻迷羊:廿一世纪的浪子”,题目源于《路加福音》,路加记载不少耶稣所讲述的故事,让我先来谈谈他的定位。不论我们的身份是什么,都当有清晰的定位。否则必然方寸大乱。耶稣出来传道,清楚地宣告自己乃为瞎子、贫穷的、受压制的、被掳的而来。他挑选门徒,我们以为他选有才能的,岂料他选了粗粗鲁鲁的渔人。耶稣遇上税吏利未,犹太人憎恶税吏侵吞钱财,行为奸诈。然而耶稣吩咐利未跟从他,旁观者议论纷纷。利未在家中为耶稣大摆筵席,不少税吏及其他人一起坐席。法利赛人及文士向耶稣的门徒大发怨言,说:“你们为甚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呢?”耶稣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迷羊何在?

耶稣对自己来世的目的瞭若指掌,从不忘记那些被拒绝、被践踏的人。圣经说世上从没有义人,全是罪人。有人不承认自己有病,也有人不知自己有病,他们都是危险的,无从治理的。知道自己生病了,才有盼望。耶稣的行踪叫当世的人希奇,他出现的场景也叫他们看不过眼,他专向市井之徒说话。有一次,众税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稣,要听他讲道。法利赛人和文士私下议论说:“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他们常批评他吃饭。说他跟常禁食的约翰不同,只顾跟不三不四的人吃吃喝喝。初期教会亦复如此,他们在殿中敬拜神,在家中天天吃饭。未信主的人不爱进入圣殿,但他们却会在家中吃饭,我们当进入他们的生活中,跟他们为友。

耶稣讲述浪子回头,公认是古今中外最佳短篇故事,比海明威的故事犹胜一筹。世人都是浪子,没有例外。神是我们的父亲,他早对我们说:“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悦我的道路。”我们的心在哪里?为何四处飘荡?为甚么我们这一代是没有父亲的一代?我们的父亲在哪里?地上父亲满足了我们的需要吗?自从旧约《玛拉基书》后,神静默了四百年,末后的日子以利亚将要来到,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四百年后,施洗约翰出现了,以利亚也来了。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那不是论及地上父子的关系,而是众人归回认识天父。耶稣在讲论浪子的故事前,还讲了两个故事。这三个故事不可分割,今天我会一并讲论。

这三个故事乃是一个,是从三个角度而论。第一个故事不是论谈数字、比例的问题。故事说人若有一百只羊,失去了一只,牧羊人撇下九十九只,去找那失去的羊。那只迷羊是最为重要的。牧羊人总会翻山越岭去寻回它。牧羊人是指耶稣、神的儿子,神看见有人跌荡不羁,迷失自己,耶稣来要寻找失丧的人,“寻找”一 词可圈可点,神不是坐着等待他们。若只看浪子的故事,或会误以为那父亲只管坐着等他归来。其实那是论及圣父,天父永远等待我们回转,他差派牧羊人来寻找迷羊。

若耶稣今日到香港来,他会干什么?他会在哪里?经上说若有两三人奉他的名聚集,他必在其中,因此耶稣必在教会里。不过也许他说感谢神,已有三人在这里,他就撇下这三人,去寻找其余的九十七人。香港基督徒占人口百分之五,其余百分之九十五是非信徒。青年人中,自称是基督徒的占百分之十五至十七,其中只得百分之三返教会。耶稣对一只羊也关怀备至,岂会不关心那九十七只迷羊呢?若然耶稣到香港来,他会到学校去。香港青年人由幼稚园至中三必在学校生活,教会不应忽视这大好阵地,必须跟学校结成夥伴。耶稣选择走遍各城各乡,天天跟人吃饭。我们应效法他,跟人结为朋友。若然耶稣到香港来,他也会接上互联网,他深知年青人热爱上网。突破建立网站,成为最多年青人浏览的网站之一,我们就是跟他们交朋友。

浪子何寻?
今天浪子在哪里?他们在网吧、在球场、在学校、在尖东…。耶稣来为寻找失丧的人,他们在哪里?教会当回答这条问题。开放教会并不足够,在外游荡的人不会闯进来的。感谢神,不少基督徒办学,开设青年中心,他们设立天罗地网去接触青年人。耶稣也愿意成就这工。

至于第二个故事,则较少人谈论。说有个妇人有十块钱,若失落一块,她就点上灯打扫屋子,细细的找,直到找着。这是个重要的故事。神按人的形象造男造女。而十乃是完整的数字。神给人十块钱,人人都是完美的。可惜人在路途上,就丢失了。那妇人失去了一个,这一代有些青年人却失去了九个,只余一个,他们尝试在外四围寻回。故此不独失去了那块钱,他们连自己也迷失了。故事说妇人在自己家里细找,她找到了。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圣子 ---- 耶稣,而第三个故事的主角则是圣父,而失钱的故事,主角就是圣灵。妇人在家里找,也未必找到,但她点上灯去找。圣灵光照我们,真理的灵叫我们为罪、为义、 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叫我们寻回所丢失的。第一个故事是神透过儿子寻找失丧的人,第二个说失丧的人自行寻找,寻找的必定寻见。除非圣灵作工,否则即使我口若悬河,也没有果效。真正触动人的是圣灵,每次讲道前我总会祷告,“神啊!圣灵在哪里?”我看见有人眼睛满有光芒,圣灵就在他们心中作工,他们会渴慕神的话。传福音不是靠人的能力,乃是靠圣灵的工作,祈求主让我看见圣灵的风往哪里吹,叫人打开心眼。

把第一、第二个故事连起来看,才令第三个故事完整。妇人失去了甚么?答案就在第三个故事中。父亲有两儿子,小儿子忐忑不安,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 么。后来他以为知道缺少了什么,便向父亲说:“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倘若我的儿子跟我如此说,我好可能会把他扼死,我不是不给他,只是分家产乃是我死时的事情。岂料故事里的父亲却把产业分给他,他深知小儿子的为人,也深知他会把家产散尽,但是他依然分给他。儿子以为他得着了,要“过瘾”,要享受, 要朋友,他只知自己想要些甚么(what they want),却不知他需要甚么(what they need),前者是人感觉上即时想得到的东西,后者则是指真正的需要,真正失去的。

爱中醒悟

人们的痛苦有时因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也有源于即使得到又如何。故事说“他醒悟过来”,那是全个故事最教人感动的。人走到尽头才醒悟,走到“猪舍”才会回头,否则他还未有心回转,跟他多谈,也徒劳无功。当他尝过一切,拥有一切,却感到一切皆空,做人究竟为着什么?原来倒要反过来问自己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

我们跟不同的夥伴结伴,一起从事青少年工作,曾试过跟夥伴到监狱去进行布道工作,那里就是“猪舍”,许多人在那里信主。最近有一个机构跟我们一起进入少年男子惩教所,那里有百多个少年人,我们在端午节为他们筹办特别聚会,我的同事决定以话剧形式,演出现代版本的浪子故事,他们排练多次。那天不论游戏、唱歌部份,百多个少年人都投入其中。

在话剧表演里,浪子花尽金钱,朋友离他而去,便寻自杀之路,将头撞向墙壁。此际,一人出现,劝导浪子,并道出他自己真实的故事 --- 他小时学业成绩不理想,家人看不起他,便迷于拍拖,后来被女友撇下,患了抑郁病自杀。他往地铁路轨跳下,进入医院的深切治疗部,昏迷不醒…我探望他,在他耳边为他祷告,见他眼睛有反应,慢慢清醒过来。他将生命交予神,一切重新适应学习。浪子听后,决定回家向父亲认错。演到他与父亲相拥时,不少现场的少年观众痛哭,他们最怕获释出来后,不获家人接纳。

经上说父亲天天等待浪子回头,无条件地爱他。再者父亲远远地看见他,便跑去迎接他。而且他顾及儿子的尊严,吩咐仆人拿上好的袍子。因着耶稣为我们的罪钉十架,神才能赐我们公义的袍,为我们穿上。又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表明是他儿子。神以重价来买赎我们,我们是神的儿子。“鞋”则有保护的意义,人生路上,必有困难波折,叫人跌倒,天父疼爱我们,必保护属他的儿女。最后,父亲为庆祝儿子回来,宰了肥牛犊。我们的信仰乃是喜乐的信仰,一个罪人悔改回转,天上使者同心欢喜。在神家里与属神的人一起庆祝欢欣。

现代的浪子寻错了,到处寻找金钱、名利、性,通通不能叫人满足。人是按着神的形象来造的,每人都有十块钱,缺少一个也不行。耶稣寻找失丧的人,只有回家去,才可寻着无条件的爱,寻着尊严的义袍、身份、保护,欢乐庆祝。我们的信仰正好回应廿一世纪的浪子,神正等候寻找他们回家。让我们跟随基督,一起寻找这没有父亲的一代。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