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罗祖澄牧师

卅年前首次事奉,从五位小朋友手上接过五粒糖,迄今仍推动我不断努力;这几天培灵讲道会,也陆续收到谢咭、笔和鸡精等;也成了后继的动力。又散会时有位老姊妹送我几枚康宁丸,答允为我祷告。可见事奉神不但喜乐,还有现成赏赐,岂不令人感动!

其实,神把诸般恩赐给予我们,在我们生命中有何旨意,不难明白。今天经文,说到一群冲不出斗室的人竟是大有来头的 --- 他们正是耶稣亲选的门徒。他们与主曾日夕相处,三年之久,主旁听道,同行共餐,羡煞旁人!他们两两奉派出去传扬福音、医病、赶鬼,也深知这是他们生命中首要的使命。

复活主的手和肋旁: 平安的印证

但就在首个复活节晚上,他们受困锁的日子,矛盾冲突最深的一刻来了。翌晨抹大拉的马利亚来到坟墓,要膏耶稣的身体,岂料将近墓前赫然看见墓门打开, 不见尸首,于是回去告诉门徒。门徒约翰一马当先,冲往坟墓,遗体不翼而飞,心里满了疑惑。马利亚留守空坟,耶稣于是向她显现,并吩咐她告诉门徒自己复活了。

马利亚照主吩咐跑去报告门徒,惜门徒依然害怕,斗室内充满惊慌。门徒从主三年,耶稣遇难他们便四散。扬言生死相随的彼得,三次不认主,其他的门徒也噤若寒蝉,…试想,房间内岂不充满迷惘与疑惑。

就在数天前,他们目睹耶稣骑驴进城,高呼和散拿的情景历历在目。风光之状一时无两,可惜不消几天,情势逆转,今时门徒怕得要死,回看今天,我们与门徒岂不类似,虽然闻道久矣,却仍把自己关在斗室中。

主差派我们爱这世间的人,要起来宣扬福音;但我们却软弱跌倒,为罪恶所胜,祷告无力,曾受创伤,难以恕人,复被罪担压伤;怎能起来宣扬和平赦罪的福音呢?曾几何时,你积极事奉,但却经历失恋、失业;家人得了绝症,猝病而死;不禁会问:上帝啊,你在何方?神是爱,为我预备最好的,这信念有错吗?传扬福音,让主恩光高照,是信徒的责任,但现实际遇令我们对神疑虑;迷惘、内咎、失落就是我们的写照。

昔日门徒彷徨惨淡,耶稣便穿墙入室,向他们显现(约二十20)说:愿你们平安,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肋旁给门徒看。这就是平安最具体的印证,教门徒感到内咎、惭愧;那钉身十架的主,活活的站在众人面前。他是神,是神的儿子,叫背弃主,不认主的门徒知道主是爱,在他满有宽恕和接纳,就是莫大赦罪的平安。对门徒来说,更是一口强心针,因为只有神才有冲破死亡的权柄和能力。

今天,我们对己的际遇,对主的吩咐,也许有所狐疑,但是当我们看见了复活之主,疑惑也都一扫而空;就像门徒见主就喜乐了。生命的困锁冲破了,大得释放。死而复活之主站在面前,无限的宽恕包容,彰显复活的权柄与能力。今天,不少信徒仍在那重门深锁的斗室里,被罪咎惊恐所环绕,忘记了神的性情、应许、责备和指引,尽在圣经中表露无遗。耶稣被刺的双手和肋旁,显示他的权能又真又活,不论信主多久,在生命历程中,也不难见过主被刺的双手和肋旁。

我也照样差遣你们

过去主引领找到工作,离开困境,医治疾病…一切并非巧合,全是神的爱和帮助,岂不令人看见主被刺的双手和肋旁,见证他的真实麽?然而今天也许际遇变差了,初信的经历逐渐淡忘了,不如意事偏又涌上心头…。在某一个时空里,你我确曾知道他又真又活。

当儆醒,时刻重温主那被刺的双手和肋旁,好能冲破生命种种困锁。愿神的灵也赐我们喜乐,知道跟随的对象是千真万确的神。主见门徒喜乐,重新振作,便差遣他们出去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廿21)耶稣要门徒离开斗室,往他要差遣的地方去,正如父昔日差遣耶稣离开天上的华美一样。出去的行动也许给人带来点点不安,因为要效法主离开安乐窝,去到罪人当中。但我们灵命复兴后首要记得的,就是莫再眷恋舒适。就像耶稣登山变像后,彼得眷恋那个环境,要在那里盖三座棚,然而这却不合主心意。

廿二年前,我有机会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华人教会中,为餐馆工人做培训工作。为迁就工人的下班时间,培训工作集中于晚上十一时举行,培训结束前,教会在地库举行布道会。我对这个落脚点自始至终感到很不自然;由于教会地处唐人街,又接近红灯区,后街是“白粉街”,同街一幢楼更是撒但教会的所在!适其时,有位华籍姊妹Sandra,她自费从加拿大到当地,为开展关顾流浪汉的工作。她身材瘦小,胆量很大,竟独自跑到河的对岸派单张去,令我惭愧。后来我也硬着头皮出去加入街头派单张,令我看到何谓道成肉身,怎样把福音带进有需要的人群中。

各位弟兄姊妹,父怎样差遣了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父遣子生于世上,活于世上;要我们不被安舒环境困锁,乃要与世人认同。他生在马棚,躺在马槽,受妇人的乳水喂养, 长于一般家庭,经历困倦、忧伤、难过和病痛……。他百分之百是神,却也百分之百是人;他创造宇宙万物,却甘被时空困锁,走在人类历史中。他也受过种种试探,人的唾骂、嗤笑和虐打;为要感受人间疾苦,与服事的群体认同。

九三年我首次率短宣队,到马来西亚沙巴的热带雨林向土人传福音。坐数小时的四驱车,到达河边竟发现桥塌了;土人牧师便着我们祈祷,好使四驱车能飞越小河。翻山越岭到达土人居住的村落,在混浊河面上,有人划独木舟,有人洗衣,洗米……。洗澡则全靠天台两个盛雨水的大铁桶;弟兄到了晚上十时,便携着手电筒到天台沐浴去…。当地炎热,我们住高脚屋,下面养猪和鸡,晚间不敢随便起床上厕所…。耶稣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天父差遣耶稣生在世上, 活在世上,死在世上。神爱世人,将他独生子赐给他们,当我们还作罪人时,主便舍身十架,神的爱便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没有劳苦的爱是空谈

爱人要付代价与劳苦,是之谓牺牲精神;神差派耶稣生在世上,活在世上,爱我们到一地步,甚至牺牲性命,就是这个道理。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便结出许多子粒来。当我们愿意放弃,愿意牺牲,付出劳苦时,才结出生命的果子来。甚么时候放弃,甚么时候付出,甚么时候得着。昨夜, 高文牧师提到多年前厄瓜多尔五位殉道的宣教士,其中一位Jim Elliot的遗孀,恰巧是我就读波士顿神学院的客籍讲师,从她口中,我听到很多第一身的经历。

五位青年殉道者的故事

一九五三年,三对年青夫妇刚从神学院毕业,满腔热诚地要向南美热带雨林的奥加族人传教。经过两年的资料搜集,终于一九五五年联同另两名宣教士,启程往南美宣教。适逢圣诞节将至,为表示友好,弟兄们使用飞机先向族人居住的长茅屋遍撒小礼物。

翌年一月先头部队降落于浅滩上,同月八日,无线电通话器一直都接不上。

太太们都心知不妙,几日后,五位年青宣教士的尸体被人发现。此事轰动了基督教,五六年的时代杂志更以头版刊载。差会深恐广泛报导以后,不再有父母肯让子女去当宣教士!

但事实刚好相反,各地安慰的书信如雪片飞来,有心人表明不会退缩,更愿前仆后继,五粒麦子死了,却结出许多的子粒来,几位遗孀知道丈夫殉道之后,大 部分都回美国去。独剩下Elizabeth Elliot,她抱着六个月大的女儿,要留下来完成丈夫的遗志;她只身抱着婴孩跑进奥家族的森林,花了三年时间,整个奥加族都归了主。至一九六六年,国际福音会议在西柏林举行,四、五千名教会牧者、领袖齐集当地,突然某天晚上,一个手执长矛、穿戴奥加族人服饰的土人现身于礼台上。当众承认十年前有份参与刺杀Jim Elliot等人,今天却成了奥加族首位牧师。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便结出许多的子粒来,这话是真的。

今早,耶稣基督来到你面前,他对你说:愿你平安。他要你起来效法他,生在世上,活在世上,甚至为主的使命在世牺牲。你愿否回应神的呼召?离开安舒, 听凭主差遣。我们唱“活着为耶稣”,请走到台前。凡愿意全然奉献,等候主的差派、装备,一生献为主用,作牧师、传道、宣教士的,请到祭坛前,将自己献为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悦纳的。”

祷告:“爱我们的主,相信若不是你的呼召,我们绝不会作出如此回应,站在主前这群可爱的弟兄姊妹,在圣灵感动和带领之下,愿将自己重新毫无保留的献上。他们不晓得未来的角色如何,但知一生都在主手中,愿奉献给神使用。今早,祢的话帮助他们,释放他们,叫他们脱离困锁,欢然上路;教他们效法主,生在世上,活在世上,甚至死在世上。愿神亲自拖带每位站在祢面前的,使之体验主是又真又活,并常陪伴我等同走天路。谨将颂赞、感恩全归予神。奉主名祈祷,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