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高文牧师

《《启十九1》的“此后”,是指悲哀过去,残酷的战争完结,恶者完成了最后一击,约翰听见天上好像群众的大声音:‘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神已审判那些藐视神律法的人,公义真理得胜了,宇宙中罪恶的迷惑终于根除了,世上的一切已经曲终人散,群众再次呼喊:哈利路亚!

当世界焚烧的烟一直上腾,直到神面前时,我们见到天上的天军天使,再一次呼喊:哈利路亚!正如启示录第五至六节所说,你能否想像到宝座面前的响声?!好像千万的洋海,海浪翻腾,轰天的雷声从天上降下,天上的大军,里面有撒拉弗,天使长,穿着白衣的众长老,有从各族各方来的,数不清的群众,众口同声呼唤:哈利路亚,全能的神,我们的主作王了!这是我们的主喜庆凯旋的呼声,主坐在宝座上为王,他手中执着永恒公义的权杖,满披荣光的主,受着天军天使的敬拜。

悲哀过去、天上欢呼

第七至八节的描述,彷佛容许我们在地上的人听见天上的呼喊声,首先呼唤我们去敬拜神,让我们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这里讲出了我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我们受造,主要原因是要荣耀神,最大的喜乐就是要赞美他!当人这样投身在敬拜中,生命就最有活力!

一七四一年,有一位弟兄填了一套圣歌,内容撮自圣经不同经文,他将它送给了韩德尔。韩德尔收到这包裹时正值人生低潮,英国的贵族看不起他,生意周转不灵,负债累累,五十七岁的韩德尔失去了人生的斗志,在伦孰的寓所里隐居。他没精打采的打开包裹时看到这一旬话:他被藐视,被人轻看…韩觉得正是自己的写照,很有认同感,于是继续读下去:他信靠主,主没将他撇在荫间,他要使你得享安息。

字里行间的文句变成韩德尔心中澎湃的动力:他是全能的、永在的父,和平之君,我知我救赎主活着,欢欣,哈利路亚…他感觉到天上凯歌的触动,于是执笔谱曲,乐章涌流不断,他几乎来不及书写,足足二十四天,这位作者足不出户,佣人依时送去的食物许多时原封不动,有时拿起块面包吃两口又继续写,佣人看到他一面写,眼泪滴湿稿纸,非常诧异,有时佣人又看到他走来走去,再到琴前摇住身体,口中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后来韩德尔自己透露:我想我见到天父了,我见到天上的事!

实际上,韩德尔真的灵里被提升,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释放与奔放!但可惜,他以后在世上就不再有这样的经历,再不能感受到如此深深的喜乐。就在人生的这段日子,他全神贯注,为着神的荣耀和奇妙来颂赞,这个平凡的英国人,为这世界带来每一次唱颂都令人生命被提上天的乐章!有一次在英国演唱“哈利路亚”时,英女王不期然站了起身,全场人都跟着站起来,直到全乐章演奏完毕。到今天,一听到这乐章,都要肃然站立,这已成为不成文传统。

这乐曲歌颂了弥赛亚,抚慰了人生。你有没有发现当你赞美主,颂扬他名之时,你心灵中不期然的大大振奋提升!因为这是我们之所以存活的理由,我们被造原是为此,要归荣耀与神,朝见他是我们至高的喜乐!你听到那从天上来的声音吗?要欢呼,喜乐,归荣耀给他!我们景仰赞美,我们满怀期盼,因为羔羊婚筵来了!

要欢喜快乐,羔羊的婚筵快到

当我们的主驾着云彩荣耀降临时,他的国度到了完美成就的阶段,在那荣耀的一天,主将迎娶他的教会,进入永恒的婚约中。这婚姻象征神与他所爱的联系,这是始于伊甸园的婚姻,圣经开始是婚姻,结尾也是婚姻,这婚姻的爱穿插于整本圣经之间。以赛亚书讲到,创造以色列的一位是他们的牧人,而神的百姓是幼年所娶的妻,要永永远远将她许配给神…即使百姓冷淡退后堕落之时,耶利米先知仍然说你们属于我。福音书也说到:‘天国就好比一个王,为他儿子摆设娶亲的筵席’,四处去请人来赴宴;保罗也说丈夫要爱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我们怎样理解神同他百姓的关系,就要明白旧约婚姻的背景。订婚与成婚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订婚期有几年,但那时已有了夫妻的名分,但没一起居住,直到真正成亲那一天。

一个人订了婚,便不能分开,若要分开便必须做离婚手续。迎亲那天,新郎的家成为众亲友汇集之地,新郎迎娶新娘之后,仪式正式开始,大家在婚筵场合欢喜快乐,载歌载舞,开始充满喜乐的日子。

从基督和教会的婚姻来看,我们也凭着信,相信人现在已许配给基督。今日天上的新郎尚未亲临地上,但他一旦降临,就会带着他的新娘去到父家享受婚筵。今日教会既然已经许配基督,就必须贞洁地期盼他的到来,我们等候主带着天上的众军,荣耀的再临!他要迎接我们,永永远远归于自己,永远地在他家中与他共渡永恒。‘凡被请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所有在神国中吃喝的人有福了!

神的选民要从东、南、西、北汇集在神的筵席中,在那一天,主耶稣要给跟随他的人,享受丰富的婚姻的筵席。因此我们要抱住一个待嫁新娘的心,切切期待,我们走起路来也要轻松愉快,因为每一天我们都知道,我们已愈来愈接近赴席的那一天了!你有没听到来自天上的声音?我们要欢喜快乐,归荣耀给他,因为羔羊娶妻的婚筵快到了!

人非圣洁不能见神

《启十九:8》说到这声音带来最后一个情景,就是新妇装扮整齐,穿上光明洁白的细麻衣,“细麻衣”代表信徒所行的义。新郎快来到,我们的分就是预备给他迎娶。要出嫁就需穿戴整齐,所以有细麻衣赐给新妇,这里提醒我们,人非圣洁不能见神。

如果我们好像罗马人一样拜宙斯,那就凶悍逞勇,因为他们拜那样的神!如果我们像以弗所的人拜亚底米女神,一定是荒淫无度…但我们所信的主耶稣,他是圣洁的!

圣哉,圣哉,圣哉,颂扬的歌声响遍宇宙,神是圣洁的,他也期望他的子女是圣洁的!但我们都是不义的,怎样能够朝见他呢?我们要穿上洁白光明的细麻衣,我们的圣洁完全是神自己的作为,全是恩典,没有可夸!是基督亲自为我们舍弃自己,用水藉着道将我们洗净成圣,呈现给自己,成为圣洁的教会,亳无皱纹瑕疵。

你是否预备好迎见他?你的衣裳干净吗?在你生命中有何范围未曾清洁?未曾交付给主?是否有污秽的习惯,缠累你的罪?是否明明受着神的管教,都置之不理。我们要将罪恶带到十字架面前,埋葬在那里。神的应许是有效的:‘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罪在那里显多,恩典也在那里显多,我们可以天天过着一种有意识、有感觉,被圣洁包围的蒙福的生活。活着每一天都要预备,如此他随时回来,你都可以迎见他。

新郎来了!你是否已预备好?

五十三年前我结婚的那一天,新娘同她的好友预备嫁衣,当年我们有一古怪习惯,成婚前新郎是不可看那件嫁衣的。一九五一年六月三日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小教堂的圣坛前,迎娶了新娘,当时没冷气,礼拜堂满了人,一点风都没有,我穿着的绒西装像焗桑那一样…终于弹琴了,后门开了:我第一次见到穿着新嫁衣的新娘子,她爸爸带她行上红地毯来到我面前,我看着这婚纱,何其美丽!完美、洁白、无瑕!那一种的爱是向我涌流,完全的接纳我,完全的归向我!毫无保留地信任我,付托终生给我,在圣坛前立誓是这么的宝贵。

过去五十三年来,经过水深火热,神使我长大成熟,明白耶稣基督的爱。更美妙之处是我们共同经过了,困难让我们更加知道多么需要对方!我对爱的认识比五十三年前更深。但如果当年我第一眼见到的新娘,是穿着一件发黄发皱,污秽不堪的婚妙,对你一脸的不信任,不够胆将所有的东西交给你,又不尽心尽力尽意去爱你…你想你会怎样?!

你想耶稣今天看着他的准新娘,看着他的教会,他会有何感受?!他为你舍命,是想使你成圣,他要清洗、充满你!如果你发现衣服有污渍,今晚求圣灵洁净你!你有否听见天上的声音---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而他的新妇已经预备好了,有‘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这邀请正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今日正处欢欣期盼之时,正等号角吹响,天上的声音要说:看哪,新郎来了!你预备好吗?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