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献章牧师

祷告:“求亲爱主的灵充满我们每一个人,荣耀尊贵本是属祢的,祢却愿意降生卑微成为婴孩,求把我们里面的骄傲挪去,倒空我们的心,预备我们。祢怎样预备大卫,求祢也怎样预备我们… 奉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们!”

今天的讲题集中于<撒母耳记上>,谈上帝的主权。
新约圣经记载,马槽内的小孩才是真王;如此颠覆正常的资讯,同样出现于<撒母耳记上>。四百年黑暗的士师时期于兹结束,一个原本不育的妇人──哈拿,后来 变成七个孩子的母亲。撒母耳不仅是她的长子,还结束了士师时代,当了祭司,膏立扫罗、大衞为王。每一个姊妹都可被上帝使用,你所生孩子可以影响下一代。

已故英国首相邱吉尔曾这样说:“主宰国家命运的,并非站在台上的政治人物,而是推动摇篮的一双手。”哈拿带领撒母耳,结束了黑暗的士师时代。<撒母耳记上>出现的首位王者,不外是个寻索驴子下落的普通人;然而,历史(History)在神手中,历史就是他的故事;扫罗之所以被神起用为王,实是神的主权。大卫的父兄都不把他放在眼内,连先知撒母耳都猜不到他是真命天子。放羊的孩子,竟成了一代明君;伯利恒也成了卧虎藏龙之城。今天你所站的位置,可以成为上帝用你的“卧虎藏龙”之地。

以下分从三个角度看大衞冒起的三大特征:

(一)更深层的隐藏
他隐藏自己,天天在伯利恒牧羊;直到歌利亚出现(撒上十七4-8),他才锋芒毕露。神在伯利恒田间预备大衞,先在旷野与雄狮搏斗(撒上十七34-37);继而用甩石机弦把巨人打垮。

大卫文韬武略,与非利士人作正规战;与亚玛力人作游击战;与亚兰人作平原战;与亚扪人作攻城战,这就是他日后为王的配备与基础,都在伯利恒田间建立起来了。工人决定工作,所是决定所为。上帝用八十年预备摩西;呼召先知以利亚到基立溪旁,着乌鸦天天叼食物给他。换了是你,会否担心乌鸦走错地方,不会, 因为乌鸦也听命于神。后来,神又呼召以利亚到西顿去,与假先知争战。新约使徒在马可楼,经历与神同在而后与神同行(徒一13-14),保罗在大数的经历, 叫安提阿成了他“卧虎藏龙”之地。

王明道弟兄信主后大发热心,以为神要他进神学院受造就,岂料神把他带回家。让母亲和姊妹磨练他,家成了他“卧虎藏龙”之地。神又以精神病院来磨练宋尚节。改教运动之父马丁路德,当教皇追杀他之时,逃难到了雅特堡山上,三个月时间就把圣经翻译成德文。这部德文圣经成了今天德文的基础。他又写下了圣诗 <坚固保障>,没有雅特堡就没有改教,那就是他“卧虎藏龙”之地。

你所在之地是“伯利恒田间”吗?不要轻看这“卧虎藏龙”之地。关键在乎你能否深层的隐藏,学够了神自然要用你。歌利亚、扫罗……都将一一出现,只怕你扎根不够深。耶稣出来传道前的三十年,身分是木匠;所以,在这追求速成的世代里,切勿轻看“马槽”、“伯利恒田间”,这些都是“卧虎藏龙”之所在。

(二)更彻底的仰望
大卫不只看所当看,更会靠所当靠;深信神助他打死狮子,也必助他打倒歌利亚。歌利亚出现令他“一炮而红”,年轻人喜欢“即食”、“速成”的后现代文代,向往一飞冲天的感觉。且看香港的高楼大厦,盖得越高根基越要扎得稳,机会不一定来,但总要作好准备,大卫就在最不为人知的时候,扎稳他的根基。

邱吉尔有一回演讲完了,记者赞他口才了得,邱吉尔答道:当我有一天跌倒了,台下鼓掌的人会多一倍哩。我们不要单单注目于人,勿侧重“民调”,乃要注目于神。你仰望的在乎神抑在乎人?

社会充满试探。保罗医好瘸腿的,众人便要拜他为神(徒十四13-18)。民间宗教有一个最大的特质,就是“肉身成道”;若你失去一个更高的仰望,就 容易高举自己。然而约翰福音告诉我们“道成肉身”的神学观点。人的试探乃高抬自己,昔日骑驴进城的耶稣,万千拥戴,可是一个礼拜以后,羣众却要杀衪!我们 的仰望应在神而非在人。

研究大卫一生,你会感到希奇,谦卑成了他的标记。扫罗用女儿为饵,大卫并不引以为傲;被追杀至非利士地,也不自暴自弃。在扫罗追杀他整个过程中,两次可以杀死扫罗(撒上廿四4-5),但他以上帝的眼光看扫罗;眼光超越环境、仇敌和逼迫,仍敬重他为耶和华的受膏者,不敢害他。这功课是从伯利恒田间学会的,知道上帝才是他的盾牌,预备他更高更切的仰望神。

当旧约的先知奉命传神道时,同胞讽刺,甚至加害。<耶利米哀歌>充分流露先知如何爱他的民族,但他更爱上帝。<诗歌>和<智慧书>的作者亦然,大卫的<诗篇>常说:我的心哪当仰望神。他所写的诗都有一个重点,就是仰望; 就算受人批评、攻击时写下的咒诅诗,焦点仍是向上,拉着上帝;把心中的悲苦向他倾诉。所罗门的传道书说“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传一3),人在日光之下,结果就是虚空的虚空。<传道书>一直到了十二章,回到日光之上的上帝神那里,才见充实。<约伯记>也浮现着仰望的资讯,首二章教人看见天上的光景,第三章进入“日光之下”的挣扎,约伯三友像蜜蜂般刺他;直到卅八章,上帝显现,又重新回复“日光之上”的光景。

生命要受熬炼,磨难是炼人的场所;困难来了,你的焦点在“日光之上”抑在“日光之下”?耶稣受试探时,最终的回应往往是:经上岂不这样说么?保罗受逼迫时,写了<加拉太书>,<哥林多前后书>,正因为他有天上更彻底的仰望,才能写出安慰、鼓励信徒的话来。<启示录> 更是如此,约翰让我们晓得,时人仰望的是罗马帝国的王;但我们有万王之王,即使逼迫来临也要往上看。历史就是他的故事,即使困难来到,我们要更深的仰望。 人不可能从“日光之下”看“日光之上”的光景,西方哲学史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基本问题就在把“日光之上”的神学降为“日光之下”的哲学、伦理学、人类学、社会学等等,忘了人的焦点在于神。

我们遇到逆境,最好以大卫为鉴,自扫罗追杀伊始,就彻底地仰望神,不要像摩西四十岁时以以暴易暴,用拳头解决问题。所有困难,其实都是熬炼人仰望神的最佳场所。

(三)更完全的怜恤
大衞杀死巨人之后,举国爱戴,扫罗妒火中烧(撒上十八16-22)。妇女还唱咏着:“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树大招风,到了撒母记上十八章,扫罗 的民望下滑,直到卅一章,只有一个剧情,就是追杀大卫;就像莎翁所撰<奥赛罗>的剧情一样。它一直在提醒你我,纵或有功于王;大卫也需要更多熬炼、更多的 仰望神。其实在私而言,当扫罗受邪灵困扰时,大卫不是曾为他唱诗弹琴,驱走心魔吗?在公而论,当扫罗外交和军事上受困时,大卫不是奋勇上阵,替他了断歌利 亚吗?

“大卫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他的弟兄和他父亲的全家听见了,就都下到他那里。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撒上廿二1-2)

为何被人追杀,还要怜恤别人?曾受逼迫的大卫从上帝那里得安慰,自然懂得安慰人。<撒下>写这四百人因蒙了怜恤,便跟随大卫,成了他的勇士;叫大卫好像从“乞丐”摇身一变而为“王子”般。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真是一点也不错!

当扫罗死后,大卫如何对待他的家属?他为扫罗和约拿单哀哭并作哀歌,情词深切(撒下一17-19),把扫罗的田地全分给约拿单之子米非波设(撒下九3-7)。扫罗在追杀大衞过程中,曾将女儿米甲给大卫为妻,后又将米甲嫁予别人。扫罗死后,大卫却不计前嫌,把米甲迎回。

约瑟为上帝所用,要经过四关,就是色关、难关,荣华富贵关,还有仇恨关-----饶恕旧恶,与兄弟冰释前嫌。福音传入中国,靠的就是十字架和爱。一 九○○年,内地会经历义和团事件,七十三名宣教士被杀。后来英国曾谘询身在瑞士的戴德生,问他欲清政府如何赔偿。戴德生几经挣扎,终回信说内地会不需任何 赔偿。到一九五四年,内地会不少教堂被毁,英政府欲向中国索偿,内地会重申不需赔偿。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美国欲助文革时被毁的内地会教堂索偿,而内地会 则一贯地坚持毋需赔偿的原则。

当“扫罗”临到时,你只有一条出路 ------ 十字架,“父阿,赦免他们。”我们这些华人,身上带著有仇必报的人间血统,需要十字架作我们“卧虎藏龙”之地。十字架赦罪之爱透过我们进入华人文化中,使 我们更完全的怜恤曾追杀你的“扫罗”。马槽和十字架都是我们“卧虎藏龙”,为主所用之地。预备为主所用之人,须更彻底的仰望神,更深层的隐藏自己,更完全 的怜恤别人。

请低头祷告:
“求亲爱的主帮助我们 …. 定睛在基督身上,信靠、跟从耶稣,仰望救主。让他十字架的爱流传到华人社会,让他赦罪之恩,十架之爱,伯利恒的马槽成为我们一生的标志…祢的救赎和恩典改变我们,让我流露出祢的爱。奉耶稣基督圣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