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献章牧师

<诗篇廿三>是大家喜爱的诗篇,因为它把旧约圣经里神丰富的属性,都浓缩在内。第一节形容上帝是供应者---- “耶和华以勒”。第二节形容上帝是赐平安者------“耶和华沙龙”。第三节形容上帝是医治者-----“耶和华拉法”。第四节形容上帝是同在者 ----“耶和华沙玛”。第五节形容上帝是得胜者------“耶和华尼西”。
中国人谓“名师出高徒”,我把它改为“名牧出高羊”;为甚么被耶和华大牧者所牧的羊是有福的?从五个角度思考。

(一) 伟大的神成为个人属灵的夥伴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祢将祢的荣耀彰显于天……
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祢竟眷顾他?”(诗八1-4)诗篇第八篇是以天地为舞台、道具、剧本和对比。这边厢是非常不配的个人,那边厢却是我的头、灵魂、牧者与福杯;伟大的神竟与个人同行。大卫是诗人又是王者,他的诗篇像在邀请三千年后的信徒来,与这位王者一同瞭解天上的万王之王,与他同乐。在中国历史上,君王的感受,平民无从知晓的。大卫身居王位,但经历神的牧养,并以他浓缩的经验来帮助我们,作我们的借镜。任何人均可把上帝放在他生命中,视他为供应者、赐平安的、安慰他的、与他同在的、助他致胜的(申六4)。

信仰是非常个人,极之亲切;帝王将相,贩夫走卒;任何性别年纪阶级的人,都可邀请他作你的牧者。保罗说:“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三28)基督徒又是经验主义者,在不同的地方,“我的牧者”会希奇地变成 ---- 我的亮光、我的拯救、我的山寨、我的高台、我的磐石、我的诗歌、我的力量…。一辈子可经历神不同的属性,年长的又比年轻的经历更深更丰。

(二) 全能上帝是他儿女满足的根源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廿三1)原文作“耶和华,我的牧者”,其间没有动词,是超越时间的;任何个人、任何团体,只要有上帝为牧便不至缺乏。心理学家马斯劳研究:人类基本需要以满足感为首,大卫三千年前就告诉我们:当耶和华成为你牧者,你就感到满足,因他就是满足的源头。雅各一生经历神的牧养,临终前祝福约瑟的两子说:“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如今的神。”约瑟也经历神的牧养说:“领约瑟如领羊羣之以色列的牧者啊,求祢留心听…”(诗八十1)我们在三千年后,若同样经历这大牧者的牧养,有他作我牧者,我就满足。

有犹太拉比认为(诗廿三1)中的“缺乏”与“不缺乏”,是指属灵需要,因神仆追求的不是世物。但下文即谈到青草地和水源(诗廿三2),教人吃饱睡 足,这诗篇不单谈心灵,上帝关注我们的需要,耶稣在福音书里谈面包的问题比地狱的问题还要多。他体贴门徒的需要,曾问小子们有吃的没有?

除了谈灵性,诗篇也触及真正物质需要,从犹太人的角度来读它,可以唤起人勿忘记祖先走在旷野四十年,没有饿死。牧养以色列的神如今也必牧养我,使我躺青草地,领我水边,苏我灵魂,引我走义路。神十分主动,人只有一个责任,就是随他脚踪行。大牧者知道草源和水源,紧紧跟随,便能像天上飞鸟一般,不种不收也被养活(太六26)。我们岂不比飞鸟贵重得多么?跟着他便永不缺乏。

我一九八三年留学美国,并无奖学金,只得牧师一句话:“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诗廿三1)这节金句可充饥吗?父母种田,还有三个兄弟!我才信主几个月,在台大研究院攻读;便安慰妈妈说,我既信了主,钱可能会从天而降哩!对她说这话时,有段故事浮现脑海-----二百万人出埃及,在旷野漂流四十年,从没饥困。又记得一句经文:“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   

妈妈暗笑我的想法,我再次向她肯定,那帮助以色列人的神也必助我。随后从口袋掏出二、三万台币,是从献金箱内收到指明给我的献捐。出国前收到几笔没有署名的捐款,仍是不够。舍弟在糖厂工作,替我贷款。父母须按月代我归还五、六千元台币,但奇妙事发生----台北有十位兄姊,每人每月拿一千,凑足一万元,按月从台北寄款至台南给我父母。父母如是者从“天上”出粮,每月偿了六千多元贷款后,还剩三千多。最后,连父母也受感归信主了!

我是家中首个信主的,出国后谁来领他们信主?神就是用了我不甚喜欢的方法领他们归信主。无力负担学费,父神就用他人相助,不间断的奉献,两老经历 “钱从天降”;直到我取得奖学金,通知兄姊们毋需再奉献了。父母为我取得奖学金深深感恩,在台南买了大袋的桂元,寄给台北的奉献者。翻查旧信,竟发觉没有 一封署名;基督徒行善真是左手不让右手知道,与一般人要将名字刻在寺庙的柱子上不同;后来只找到一个“耶和华以勒”的代名词。父亲说这代名词较似人名,就把桂元包好,上面写着“耶和华以勒”收,把邮包寄出。

我出国十多年,上帝从没有叫我缺乏;他的供应,坚定我日后献身传道。这位曾在旷野地,帮助二百万以色列人没饿死的真神,也深知我们的需要。

(三) 孤独与险恶成为神同在的触媒
神会使我们灵魂苏醒,引导我们走义路,作我们的主(诗五十一)。好人不好作,义路不好走;行过死谷就是指走进险恶地。神没有应许你天色常蓝,孤独、困难、险恶难免,但关键在乎神与我们同在(诗廿三4)。开首几节第三人称的“他”,现变成了第二人称的“祢”,好像约伯所说,从前风闻有“祢”,如今却亲眼看见 了“祢”(伯十二5)。从第三身的“他”,转为非常贴切和亲近的“祢”,透过死谷,帮助我们紧贴神。困难是信徒成长必然的元素。杖是用来保护羊羣免受狮子、老虎所伤的;竿是管教羊羣不至迷路的。何时有灾难,何时有神同在;最危险是孤独地走。

慕廸有位作曲的同工,1892年圣诞节在德拉瓦州河畔乘船,大家请他唱歌应节,他便唱:“我的牧者,帮助我,引导我经过死荫的幽谷。”嘹亮动听,大 家拍掌喊说:荣归上主! 然这时有人从舱底走上来问说:“弟兄,你参加过南北战争没有?”弟兄答曰:“有。”他又问:“请问1862年某晚,南北战争打得激烈的时候,你有否在某处站岗?”答曰:“即使三十年前,我还记得那个晚上…那时我独自一人,为甚么你会晓得是我?”他又答上说:“你是北军,我是南军…就在那晚,月亮照在你的脸上;我躱在暗角,正要射杀你时……你便开腔唱起歌来,所唱的就是刚才唱的那首歌,也是我自小咏唱的诗歌。可惜长大后我离了主;当下为了生存,便举枪要射你,但明天会否同样遭人射杀也未可料。举枪之际,圣灵感动我,制止我…歌声停在那里,我祷告接受主,回归父的怀抱。卅年前我开始找你,要告诉你歌声使我不扣枪镗。”

卅年前若非上帝介入,人早已命丧。他虽然行过死荫幽谷,也不怕遭害。

(四) 正确的对焦使困境成为属灵的祝福
神不保证你不遇仇敌。诗篇廿三4-5两节中有点差别;第4节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但不怕遭害,说得比较静态,比较广义;而第5节较为动态,是活生生的。问题出现时,可能是仇敌,可能是不公;但怎能胜过仇敌?是像摩西四十岁时用拳头、用血气、用肉体的方法去替天行道?原文圣经特别描绘一幅画,近景写筵宴的桌子,远景写敌人,这时你看见的焦点在上帝祝福带来的桌子,抑或敌人? 大卫提醒我们不要看敌人,若焦点放在敌人身上,便看不到神的工作。若对焦于上帝身上,便能经历第5节所说的摆设筵席,敌人便变成遥远的威胁了。焦点对准上帝,便觉敌人站得遥远。

1907年,纽约有座首都人寿大厦(Capital Insurance),是当时世上最高的大楼,共五十五层高。老板以之为傲,竣工时到顶楼去瞭望四境。然升降机只能到达第五十层,其余五层爬楼梯上去。老板到了顶层远眺,正在看得心醉时,忽觉双腿发软;愈往下望心愈颤,总工程师便提他向上看。他立时把头抬高,便觉风平浪静。求主帮你要在困难时对焦于神,看见神就不见敌人,看敌人就看不见神。恩惠慈爱追着你(原文),你到那里就追到那里;前面有神,后面有恩爱。你就像三明治一样,水火不侵。

慕廸说这是很个人的诗篇,很有空间感。在敌人包围下,前面有耶和华,后面有恩惠慈爱,大衞描绘属神的百姓,被神以各种渠道包围;并且包围的管道正确对焦,就算有仇敌、困难、压力与逼迫,也毋需以血肉之气对抗。只需交托、仰望、祷告;上帝便介入;逆境变祝福。正确的对焦,叫困境变为属灵的祝福。

(五) 名牧出高羊,引领信徒得永恒的归属感
<基督论>题及羔羊,诗篇廿三篇中的羊羔其实预表耶稣,前一篇说到耶稣受难前的祷告和交托,也就是预表受难的弥赛亚(诗廿二1,7-8,18)。后一篇说到主的再来(诗廿四7)。犹太拉比这样说,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诗廿三6),应作我且要归回耶和华的殿中。诗篇廿三篇也有弥赛亚的痕迹;马丁路德把篇中的青草地、溪水旁和义路;杖和竿、筵席和油等名词都读作“道”,那么,基督便跃现纸上了。新约圣经把旧约圣经中神的五个属性,包括“耶和华以勒”、“耶 和华沙龙”、“耶和华拉法”、“耶和华沙玛”和“耶和华尼西”都浓缩在其中。“耶和华以勒”──供应者,耶稣自称“生命之粮”。“耶和华沙龙”──赐平安者,耶稣所赐的平安是世人所不能夺去的。“耶和华拉法”──医治者,福音书记载耶稣四出医治病人。“耶和华沙玛”──同在者,以马内利,当我们到处去传福音,使万民作他门徒时,他就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耶和华尼西”──得胜者,保罗感谢上帝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林后二14)

耶和华以勒、耶和华沙龙、耶和华拉法、耶和华沙玛、耶和华尼西…浓缩在诗篇廿三篇,更把新约耶稣基督的属性,全部透过羊与牧羊人的暗喻反照出来。耶稣降生时四野都是牧羊人,基督的降生乃为牧养我以色列民(弥二12-13)。耶稣说他是好牧人为羊舍命(约十11)。“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七17)宝座中的羔羊成了牧人,牧养新约属神的羣羊。天父──大牧者赐下羔羊,牧养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人。心理学家马斯劳所说,安全感、满足感、归属感,甚至于自我实现,都要透过十字架钉痕之手。困难时只要向着主对焦,他便同在,引导你进入永生,经历恩惠慈爱。

1990年春,我踏足耶路撒冷,一天全团人坐车往伯利恒。驶到一处路口,有一大羣羊跑过来,司机就给楞住了,因为等那二、三百只羊走过很费时,欲伺 机左穿右插。牧羊人就站到T形路口的正中,把手举起,示意誓死保卫他的羊羣。他在那儿撑着活像一具十字架,身后的绵羊、山羊;肥的、瘦的就都慢慢从他背后走过。最后走过的是些受伤的、瘸腿的和老弱的,牧人撑在那儿,直到每一只羊走过,才放下手来继续领他所爱的羊往前走。

我真的深受感动,登橄榄山的一晚,我立刻写信安慰身在美国的一位姊妹。她的人生很苦恼,婚姻、经济都陷困境,我鼓励她说:就算再困难,那大牧者钉痕的手必然托着你;即使你是最后走过的一只羊,他必等你安全走过才把永生门关上。求主帮你不要单单听道,乃要为他所牧所爱,现在就对焦、仰望、跟从、事奉罢!

请低头祈祷:
“….主阿,我需要祢,求祢帮助我,改变我的眼光。更新我,赦免我,我要走祢的路,服事祢.…祢是救我们的主,求助我们走义路,脱离罪恶的败坏;帮助我们在逆境中放下血气之勇,举起目光,看见祢在宝座上,祢是真神…信靠祢,事奉祢,跟随祢,敬拜祢。让祢名在我们生命中得荣耀,特别使用在我们当中献身的,成为别人的牧者;牧养受伤的羊羣…奉耶稣基督得胜名字祈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