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卢家駇牧师

中国足球队最怕日本和南韩足球队,因为多数是输的,最近经奋战后同他们打成和局,而且大胜北韩,拿到四角赛冠军,真是应该鼓掌,这是一种爱国情怀的表现。

解经家认为罗马书一至八章讲关乎救恩最重要的道理,九至十一章与主要道理没关系。保罗在九章的开始暗示转入新的话题,1-3节显示出一个激烈的情感,因保罗想到他的同胞:骨肉之亲。第十章1节,在深感伤痛的原因中,他慨叹自己大部份同胞仍未得救。

(罗九1)讲到保罗本来的感动;保罗是个百分百的犹太人,绝对忠实的犹太教徒,由(徒九)可看到,他去大马色的使命就是去捉基督徒,口吐威胁凶杀的话去捆绑基督徒,他心中有一把火要灭绝信这道的人,在大马色的路上,我们的神向他显现;真是感谢神,这样的罪人神都肯爱他!其实,神从来是先爱罪人,这是我们共同的经历。复活的主向保罗显现:‘扫罗,扫罗,你为甚么逼迫我’。当时的扫罗才明白,自己向来逼迫的那耶稣!自己亲眼看着他钉死在十字架上,有人说他复活了,我不相信,他现在竟然向我显现,这下我碰壁了,真糟糕!他立即有个反映:‘主阿,祢是谁’。他此刻心情很矛盾、很乱,他知道自己迫害的是救主!那时他已经接受了耶稣基督为主,愿意对耶稣基督委身,称耶稣为主时,自己是仆人!当他用一颗愿意的心问主自己当做甚么时,主立即呼召他,叫他:‘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

在(徒二十二15),耶稣叫保罗要对万人为主作见证,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这就是大马色的呼召。一个蒙恩得救的人,一个接受耶稣基督为主的人,是没有主权的,主权应该给回我们的主,我们的主有权支配你的一生,让你去那儿就去那儿,叫你做甚么就做甚么!跟着你会发现圣灵有感动,正如(罗九1)节所述,我们有圣灵里的感动和祈祷。感谢神,圣灵照着神的意思为圣徒祈求,圣灵的感动是很实在的。2-3节说到保罗伤痛的心情,表达他为了自己的同胞就算被咒骂也愿意,这份与别不同的骨肉之亲的感情。

黑人和我们黄皮肤的人,白种人和我们的同胞,感情是不一样的,有时令人感到真是:‘非我族类’,令人很自然地加以比较;有一次,我在外国坐巴士,旁边有个黑人身上发出的异味令我很难受,他们的体臭比黄种人厉害得多,我就这样一路熬着,觉得自己有时真的缺乏爱心⋯⋯另一次,我代表远东广播公司与其他负责人分一个发射台各占时间的百分比,因那发射站香港的基督徒有百分之八十的奉献,那负责弟兄先问我,我说:‘你不问我和给少点时间我都不行!否则,我怎向香港的基督徒交待’!那弟兄说:我们美国人从来没想过传福音要先向美国人传的,我们就这样往普天下去,就这样传福音给万民!一席话令到我很惭愧;原本以为很有理由:为我的骨肉之亲争取权利,也许在这件事上我不很明白神的心意吧。
我们对同胞间骨肉之亲通常有一种特别的爱,有时胜过亲兄弟。我们对骨肉之亲通常有一种承担,纪录片‘寻找他乡的故事’,正是最好的写照;中国人散居世界各地,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人,就知道自己应有一些承担。有否想过:中国十三亿人口散布世界各地,绝大部份仍在中国大陆,其实我们欠了他们福音的债。作为香港人,他们一天未听闻福音,我们一天仍欠了福音的债。

(罗九1-3)并不是神的命令,而是一种民族意识,二十世纪以内,这民族意识影响着许许多多的群众;大清政府积弱日久,中国人终于能站起来了,四国足球赛得到冠军,世运会得到金牌⋯⋯你有没细心想想:在耶稣的心里,在保罗心里,在圣经里面似乎不那么强调民族意识,民族意识有时带给我们正面的看法,有时又带来残忍的负面作为,有时还有排外思想⋯⋯耶稣基督和保罗不强调这种民族意识,因为他们有更深的爱,有舍命的爱,有对普世人的爱!所以保罗认为自己必定需要做外邦人的使徒,主动问主自己当作甚么,当主给了他新命令时:虽然我不一定愿意,我不一定这样选择,但做个真基督徒,以耶稣基督为主时,我只能如此!但请原谅自己仍然无法忘记同胞的需要,他们中间有许多人还未归主。主啊,我当怎样做?保罗觉得自己一生都欠了福音的债,永远都还不清。

我觉得自己对圣经很紧张,所以很在乎呼召,我又很重视大使命,所以凡到我这里谈有神呼召的兄姊都发现卢牧师没同情心;我首先必定倒几盆冰冷水下去,自然把你浇醒,我想:如果没有真正听到神的呼唤声,冷水能让你清醒,反之,如果清楚神的呼召,再多的冰水也浇不灭你心中的火!我是因为我的骨肉之亲而奉献归主的;一九六一年我信主,因是本地出世长大的、道地的‘香港仔’,没有内地的亲戚朋友,不懂普通话。那时的香港不能谈中国,怕人误以为‘左倾’,教会也没这种教导,讲坛上连题都不题。我信主后不久,感到主呼召我去中国大陆传福音,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呢,真是莫名其妙,有何理由叫我去大陆传福音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请教主内的好友,他说,宋尚节可厉害了,你应该有宋尚节一样的异像才行;宋博士读完书,那些文凭,奖章通通不要,坐船回中国传福音!宋尚节在异像中看到一片茫茫大海,波浪涛涛,许多人在当中浮浮沉沉,危在旦夕,他远远看见一个十字架,就努力向十字架游去,在十字架前他得救了!好友说,你应该看到类似这样的异像才对。听完这番话后,真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在书店一口气买了一、二十本专门研究异像、呼召异像的书,一本本来看,最后看到一本,作者是个差会的负责人,他说:‘我手下有一千多个宣教士,一半有异像,一半没有异像,但大家都觉得神呼召他们,都遵从大使命,无论有无异像,他们的工作效果没分别’⋯⋯我就处在这种没明显异像的呼召中,处在这讲来讲去都讲不清楚的感情中,信主一年后我已在远东广播公司做义工,十多年后全然投入这一生的事奉,我觉得神感动自己走这条路,愿圣灵激动我们的心,产生一种爱,真真正正爱世人。

保罗在第2节讲到:‘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其实忧愁已经很惨,而是‘大有’,伤痛已很凄凉,而是‘时常’。3节讲到保罗就是付出生命,赔上自己的永生都甘心,只盼望自己的同胞得救!这感受在旧约中有一类似;(出三十二)中,摩西硬生生为他的同胞祈祷,神啊,祢不可以灭绝我的同胞,祢一定要放过他们,救他们!否则我情愿在生命册上除去我的名字⋯⋯摩西爱同胞,保罗爱同胞,他们的感情互相辉映。

我是坚决献身中国的中国人,感觉到神的呼召,三十多年前毅然离开了牧会,选择去当时惟一向中国传福音的远东广播公司事奉。其中有段时间很迷蒙:圣经上到底哪章哪节写着要向中国去传福音呢?如果自己做的事不乎合圣经怎么办呢?后来灵光一闪:看到中国是大使命的一部分,中国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强,全世界众多未信神的人口中,每三个就有一个在中国大陆!

神让我们往普天下传福音,其中我有两次很大的心动;有一次,心想自己在远东应做的事已做完,经济已算自给自足,录音也已用普通话,行政也基本没问题,于是想离开,已与远东创办人交待了想到中国大陆传福音的心愿,此刻大陆那边出现了精神污染,气氛很差很低迷,走不了。我不单有一颗中国心,还有一颗差传心,很想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另一次,一间规模很大的差会看中了我,请我做国际事工主任,我心动,并且样样都谈拢了:我将百分之八十的时间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时间留给中国。即将出发时,对方致电来:‘卢牧师,我们的工场需要很大,你给我们百分之八十的时间不行,我们暂答应头两年如此,自第三年起你要全时间给我们’,不让我做中国事工,于是我断然回绝了他们。

感谢神一直没让我离开中国事工,这是我在神里面一生的努力,我看见如此大的祖国,那么多的同胞,他们都需要福音!但中国真是缺乏工人,有很多的异端很容易就在中国俘虏了基督徒,手到擒来,因为很多基督徒弄不清自己的信仰,分办不出来,认为异端说出来的话都似乎有道理。国内有的教会看来很兴旺,因整个大城市只有两三间教会,其实,一般人信仰很肤浅,灵命很软弱。

主呵,我当作甚么?!我们每一个人在人生的路途上应该时时反省自己当走的路,每一步该做甚么;在事奉中,我发明了:‘农村圣经学院’,专门给乡下人读的,因为农村很多人信了耶稣,但少传道人,这课程很好,毕业生至少不用赤脚作传道。为同时让城市人也读神学,之后此课程改名:‘良友圣经学院’,读两年,内容相当浅,供传福音急切所需。为适应中国的广大禾场需要,又创作出:‘中国晨曦’的节目,讲布道的原则,鼓励大陆的基督徒自己布道,自己置堂,自己差传。有的地区不大熟悉布道置堂这些,我亲自上阵,用普通话录音,附送‘让我们置堂’一书,为向同胞传福音,我和同工努力奋战。

有的地方走几里都找不到一间礼拜堂,我们心生一计;不如三、四个人一组成立小组来读经祈祷,在我们的影响下,产生了许多没传道人,没圣经教导,没牧养,几个人聚集在一齐的小型聚会,令人觉得很遗憾。晚年,我都要去做培训,现在不能言休,还应继续努力,这就是我的中国心。
我的差传心;我很认同大使命的重要,也承认中国这福音禾场的重要,笃信‘三治’。早在一八八八年,有一宣教士在中国传过福音,他为韩国的教会贡献了‘三治’的原则:自治,自养,自传,导致韩国教会飞快发展。当时的宣教士开会,承认所有宣教士的工作,所有教会布道的工作都应该自治,让他们自己人负责自己的教会;自养,让他们自己人奉献养活自己的教会;自传,让他们向自己的同胞传福音。现在,我每天仍然要录音,心中非常喜乐,盼望我们那些‘打点滴’的教会,早日变成健康的教会!

我们应该有中国心和差传心,我还有一个‘教会心’,这三个心都是很自然的、相互不矛盾的,我们每个基督徒都应关心教会的工作,个个教会都应有中国事工!香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教会有中国事工,但做中国事工不能只求自己的益处;去做短宣时我们都很感动,但要注意,这工作不仅仅是令自己的兄姊感动,而是应帮助里面的弟兄姊妹,思想里面的终极效果,思想以上所述‘三自’的原则,认真努力来建立里面的教会,让他们能自治,自养,自传。

现在中国事工真是百花齐放,建堂互相比高比大,救灾,助学,布道,织帐篷,培训⋯⋯样样都好,但一定要思想终极效果,一定要建立健康的教会。我认为所有工作中培训最有意思,虽然培训有艰难之处,首先是课程,可能一个地方举办了十个培训课程,个个都讲(罗),除此之外甚么都没听过!另外是教师,有的人去大陆培训,感到非常得安慰、得帮助。教师的质素、资质、生命很重要。再就是学生,要保证课程、学生和老师一定都要上轨道!你关心中国事工吗?你没理由不参加中国事工,要为万人祈祷,为全世界的人祈祷和努力奉献,请今晚为我们的同胞祈祷,将我们的心归主,将我们的心归中国人!

保罗胸怀一种澎湃的爱,愿用自己的永生来换同胞的得益,愿我们一齐为中国的事工努力,不要将中国事工变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跨文化事工!西方宣教士对中国事工有很大贡献,很大负担,因着他们对大使命的顺服,来做这跨文化的艰巨事工,来自英国的戴德生说:‘假如我有千万英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假如我有千条性命,决不留下一条’!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