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鲍维均牧师

《马太福音》第五章起始,述说耶稣第一篇讲章 ── 登山宝训。研读登山宝训,常误会那是福音的精华。其实《马太福音》真正的高潮在耶稣钉在十架。

若将登山宝训从文本抽离,常会误解,以为论基督徒的爱心,作个有爱心的好人就够,不需要再讲耶稣、十字架、复活。事实上,耶稣的名才是《太五 5-7》的中心。从来,“八福”教导做好人,然而好人就得救了吗?让我们留意“八福”的高潮──《太五11》,那是篇幅最长,又是直接跟会众讲论的,内容 不仅是抽象、广泛的福气,而是为耶稣受逼迫,仍有福气。登山宝训尾段发出同样的挑战,《太七21》及《太七24-27》迫我们作决定 ── 如何跟从耶稣?故此登山宝训不是教我们作好人,而是教我们以耶稣为中心。

明天的饮食,今天赐给我们

登山宝训的中心是主祷文。哪两个是主祷文的关键字眼?经文里每个字都是重要的,但哪两个字眼具关键性呢?有人提出“神的国”、“天父”、“旨意”、“试探”,这些字固然重要,但都不是答案。《太六11》里“日用”二字才是最关键的。主祷文在圣经中出现了两次,分别在《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主前 七世纪至主后一世纪,所有希腊文献都也找不到“日用”二字,也许“日用”二字由耶稣所创。第三世纪的教父俄利根,也提及这字未见于其它文献。希腊文专家不确定它的意思,就尝试把它拆开,发现那是指我们明天的饮食,今天赐给我们。什么是“明天的饮食”?可作以下两种解释:求神今天赐我们明天所吃的面包,或是说求神今天赐我们末日的粮食。

我试从“饮食”角度言,“饮食”指面包(bread)。圣经所讲的面包是指什么?要藉上文下理来作理解。《太六5》开头,耶稣教我们祷告,《太六 8》就是主祷文的上文,“你们不可效法他们;因为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六8)外邦人为日用的面包祷告,但耶稣教导我们别学效外邦人的祷告。日用所需的,天父早已知道,我们应当为神的国度祷告。在福音书里,讲论面包最为透彻的经文,都是论及灵粮。

灵粮的重点 ── 神的国度

再看《路加福音》,讲及面包的比喻,(路十一5)说若有人求面包,人总会照他所需用的给他,何况我们在天上的父。面包就是灵粮,每天赐我们面包,即是说每天赐我们属灵的筵席。什么是属灵的筵席?路加用耶稣的比喻来作解释,他用饼来解释圣灵是上帝所赐,灵粮的重点乃是神的国度。《路加福音》第十四章继续讨论面包,“同席的有一人听见这话,就对耶稣说:‘在神国里吃饭的有福了!’”(路十四15)在神国吃面包的有福!“面包”不是指明天早餐所吃的那片面包,而是神所赐的灵粮。神啊!今天我们仰望祢再来,容许我今天就享有天堂的滋味,今天就供给我灵粮,让我今天能感到与祢同在。

旧约不少地方讲论“面包”,《出埃及记》第十六章说“这食物,以色列家叫吗哪…滋味如同搀蜜的薄饼。”(出十六31)吗哪是可吃的,早期的以色列人 已明白神所赐的,不仅是肉体的食物。《摩西五经》已用了吗哪来比喻属灵筵席。再往下看,《诗篇》第一零四篇仍围绕着吗哪、面包这些主题,“这都仰望你按时给他食物。你给他们,他们便拾起来;你张手,他们饱得美食。你掩面,他们便惊惶;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诗一零四27-30)经文开头似是讲论“面包”,然而神的供应不限于面包,远古时代,神供应百姓面包;在末世时,神继续供应,但不限于食物。神的灵浇灌大地,叫地面更换为新。

《约翰福音》第六章讲“面包”,“…那从天上来的粮不是摩西赐给你们的,乃是我父将天上来的真粮赐给你们。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约六32-33)“我就是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还是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约六48-51)耶稣说不要像外邦人那样祷告,总要仰望神的国度,求神赐我们粮食。再看《太六31-33》:“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耶稣提醒当把焦点放在神的国度里。不论《马太福音》、《路加福音》或《约翰福音》、旧约《申命记》、《诗篇》等,都曾论及神赐人粮食。我们看主祷文 时,以为主祷文上半段为上帝,下半段为自己,“你的国”说是神的国,“日用饮食”说成自己的面包。但细心研读,经文中“那恶者”、“试探”等都是论及神国的事,唯一一节经文能解作世界的事,就是那面包问题。人们竟藉这句话,把主祷文分拆为两部份 ── 上部仰望上帝,下部看顾自己肉身的需要,难怪在祈祷会花一点时间赞美神,剩余大部份时间为自己日用所需祷告。这岂不像外邦人祷告?这样祷告,不独忘记了希腊文的解说,还曲解了面包的意思。

末世的粮食

望向末世,让我得着末世的粮食。主祷文充满了这样的张力,活在今天,往窗外仰望;活在地上,向天上仰望。在我们祷告中,明白个人的处境,仰望神国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身处地上,向着天上的阿爸父祷告,我们虽是神的儿女,但直至末世才完全。八福也是这样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太五9)活在今天,向上瞻望,在祷告里,仍旧可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在祷告里,把天上地下的距离拉近了,“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这句之前,还有一句话:“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在祷告里,为何为神的名祷告?跟我有什么关系?以西结书三十六章说:“所以,你要对以色列家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家啊,我行这事不是为你们,乃是为我的圣名,就是在你们到的列国中所亵渎的。”(22-23节)神的名已被神的子民污秽了,在末后的日子,神的灵改变他的子民,他的名要显为圣!

将来神的名当然会显为圣,今天神让我们参与他的名显为圣的步骤,神啊,容许我们今天就把末世的光景显明出来,参与显祢名为圣的工作。“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天上地下的距离,现在将来的距离都拉近了,在祷告中,神的国得以彰显,“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在地上,神的旨意不大畅行,我们往上望时,为今天的处境祷告,神啊!让我们不致成为祢旨意的拦阻,把天上地下的距离拉近,以神的国为中心。“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我们末世的灵粮,今天就赐给我们。

每节经文都有这样的对比,天上的父跟地上的我们,未来神的名为圣跟今天神的名受亵渎,天上旨意畅行无阻跟他旨意在地受阻。每节都发生这样的张力,这种张力于《太六11》仍旧没有结束。

让我们今天的生活可感受到未来的灵粮,叫圣灵充满我们,能够望向神国度的喂养。明天所吃的乃为着神的国度,但不仅限于物质供应,不是仅为日用所需祷告,更为我们如何参与神国度来祈求,“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在末世里,在审判台前,神会免去我们的债,仰望将来的赦免,今天就当活出十架的恩典。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这是主祷文的高潮,神啊,深知祢是胜利的主,但今天容让我们脱离试探,仰望将来祢的得胜。今天容许我脱离撒旦的攻击,脱离恶者。让我在今天得享胜利的滋味。

神的国是一切的中心

每句主祷文,连上下文都叫我们望向神国,不是说上半部为神国祷告,下半部为自己。我们的祷告跟外邦人不一样,我们以神为中心,若别人患感冒,当为他代求,但不是说祷告后让他明天安然游埠,而是期望他以生命的恩典作见证,病好后多去事奉神。我们仍要为每个细节来祷告,但将每个细节都朝向神的国度去,这不是肉体属灵的二元分隔,一切都朝向属灵的国度,以他的国为中心。

几年前有机会在聚会中分享,那时忙于教学。星期四下课后就讲道聚会,到星期天离开。星期一上班时我感到疲累,祷告说神啊!我很累,求祢告诉我前几天的分享可会对人有所帮助。回到学校,收到一位姊妹的电邮,她说丈夫在那年的年头离开世界,他离世前,跟她说了一句话。那时她大惑不解,直至她听我讲论祷告后才恍然大悟。

那次聚会我分享内子患癌的见证,那是十一年前的往事。九三年我在土耳其进行考古学工作,抽空到拔魔岛隔壁的岛屿休息,但心里满了惧怕,知道太太患病,立即摇电话到波士顿,问她可有绝症,她说没有。

我从希腊回去,证实她染上癌症,并已扩散。我念了三个神学学位,自以为够用,岂料神问我还剩下什么呢?那时已奉献十二年,以为信仰是从遗传而来,从不需要面对面见上帝….我感到一无所有。太太在医院时,我不敢面对家中空无一人,就在餐厅念书至夜半三时才回去。压力很大,自己也昏倒了几次进医院,夫妻分别在不同医院的急症室…为什么我们落到如此光景?

那时我主领退修会,主题是祷告。我想到《约伯记》,神跟撒旦比武,神的尊严在约伯身上,上帝能否得胜,就端视约伯的回应,看他是否对神忠心。约伯的地位何等尊贵!那半年叫我多有生命省思,思想什么是最为重要。太太病了,无数人为她禁食祈祷,跟神讨价还价。我祷告至绝望,跟太太说,何不尝试另一种祷告法,我们向神发出忠心的祷告,我不晓得灵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灵界正发生战争,上帝的胜利与否,就视乎我们采取怎么样的回应。当我们改变了祷告的方法时,每天变得有意义,不再是等死,而是看看撒旦的权势有多大,看看神的荣耀是否比撒旦的更大。

灵界争战 ── 至死忠心,神得荣耀

九四年年头,一天晚上,太太不能烧饭,我对她说现在是生产的痛苦,她快要见到上帝了。第二天,她就离开世界,离世前医生许我跟她说话,我问她心中可有平安,本来我心烦乱,但当她点头示意时,我晓得灵界若然真的发生战争,上帝已取得胜利!

回想起来,太太比我们更幸福,她至死忠心。谁得了胜利?我们为了谁而祷告?我不是说不要为得医治祷告,但医治的终极乃是神的国度,是神得荣耀,不是自己得好处。回头再讲那位寡妇,她终于明白那句话,她丈夫说: 千万要小心,小心跟撒旦争战。不要放弃,也不要放手,忠心为神争战。

主祷文的中心不是为自己祈求,而是挑战撒旦的国度,那是以神国为中心的祷告。每次跪下祷告时,就向撒旦发出挑战。今天神的国度在哪里?每天当我们忠心祷告时,天上又多胜一仗,别以为祷告是小事,我们对神忠心,神的国就胜利。愿意我们以神为中心去祷告,使他国度的降临,成为我们最终极的关怀。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