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鲍维均牧师

今天研读《马太福章》第九章。

昨天讨论登山宝训。很多信徒以为读了宝训后,就用不着再读下去,尤其是第八至第九章。原因可能:  把宝训作为福音的精华,误以为看过第七章便不用再看其它经文。   看过了第五至七章,发觉许多教导都不易实践,于是放弃。   我们看重耶稣的话,而忽视他的行动。故此看重第五至第七章的言训,忽略他的事迹。  表面看来,第八至第九章给人散乱的感觉。

《太八1-4》的标题是医治麻疯,《太八5》及以后是医治百夫长的仆人。《太八14》似乎是个总结,治好不少病人。然后就似有点离题,《太八18》 论来跟从他,又行神迹,《太八28》再谈医治的神迹。第八章给人散乱的感觉,有神迹,有呼召,有大自界的神迹,也有医治。九章也是如此。《太九1》开头也是医治神迹,《太九9》呼召马太,《太九14》论禁食。九章又有医治,又有呼召,而《太九18》以后则是医治神迹。第十章就转论其它。究竟八至九章讲论什 么主题呢?

教训的权柄与行动的权柄

经文中有不少医治的神迹,中间夹杂了呼召的话,又有大自然界的神迹。马太写福音时非常小心,究竟第八至第九章合起来看,可有什么意思?为什么经文出现那么多神迹?跟今天教会又有什么关系?第八至第九章对教会而言,是个重要的讯息。就让我们以《太九18》作为入手点。

《太九18》记载一个特别神迹,特别于神迹里再夹杂其它神迹。作者明确地要人把两件事一起来念。经文共有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跟基督有关,而第二个重点跟群体有关。让我们先读第七章,登山宝训以下列经文作总结:“耶稣讲完了这些话,众人都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太七28-29)第五至第七章充份表现了耶稣教训的权柄,而八至九章则充份表明他行动的权柄。这都是他权柄的彰显,始终都是论及他的威势。

第九章连那管会堂的人,都要跪在他的跟前(太九18),百夫长也要下跪。犹太领袖或是外邦人都来拜他,显明耶稣独有的位格及权柄,两件神迹都讲论他的能力。耶稣的权柄固然重要,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当知《马太福音》每一段落跟基督及教会都有关系。

神迹也是一样,妇女的神迹有两个共通点,她们都是不洁的妇人,一个患血漏,一个已死亡。在利未记记录了洁净与不洁的规条,尤其是血漏,若触摸她,我们变成不洁。当摸了死人的遗体,就变成不洁。经文说她们都是女性,在当时女性不受尊重,犹太人有这样的祷文:感谢神,我不是女人。可是马太记的两位不独是女性,又同是不洁的妇女。

神迹还有另一共通处。耶稣可用不同的方法治病,但经文强调触摸,“…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繸子”(太九 19-20)犹太人对不洁的妇人,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要摸我,免得我成为不洁。然而耶稣没有责备她。我们看另一位女姓,耶稣进去,拉着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

医治呼召被弃的群体

犹太人在两约中间时,受外权控制,跟外邦人相处,变得更着紧洁净的条例,因为要给别人知道你我的分界线。他们强调安息日、割礼及洁净的礼仪,三项都让人看见他们与众不同。

犹太人的规条,显明跟外人划清界线。当看见耶稣的作为,就大为惊讶,他岂可触摸不洁的人?难道他没有看过《但以理书》?但以理连人家的筷子也不用, 跟别人分清界线,犹太人的群体是圣洁的,不能跟外邦人在一起。而这个神迹把传统犹太人的群体拆毁,当救恩临近时,要建立新的群体。

第八至九章多个神迹都有共通点:被医治的人,都是不洁或被弃绝的群体,耶稣未尝医治一位正当的以色列人,他医治了不少妇人、外邦人、不洁的。“…有一个长大麻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太八1-2)作者们暗示那不单是个神迹,而是论及洁净。麻疯病人不独渴望得医治,还期望在圣殿中敬拜他,耶稣就伸手摸他,大麻疯立刻就洁净了,可以给祭司察看,可以恢复神子民的身份。

这几节经文并没有医学名词,反而充满圣殿祭礼规则的名词,可见不是单论及医治,而是讲论洁净。在登山宝训里,耶稣讲论新群体的建立,那里形容新群体,这里就是实行群体。在第一世纪罗马的制度下,犹太人不可施行死刑,例外就是外邦人进圣殿里去,可以处死。外邦人不被接受,不可拜真神,耶稣对百夫长说他的信救了他,不独讲及耶稣的威势,而是论谁能成为神的子民。“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八10-12)神来洁净那本来不洁净的群体。

所谓洁净的群体,若不回应神的福音,也不可参与神国度的筵席。谁才是神国度的子民?先是疾病、后是种族,而《太八14》则论及女性被医治。犹太人忽视的群体,神反倒把他们全都治好了。甚至《太八16》所提被污鬼所控制的人,也被神医治。这样看来,马太的重点和焦点,不是独立地看耶稣的神迹,而是哪些人可以接受神的恩典。《太九1》又来了一群残疾的人,他们不可进圣殿里去敬拜。

《太九9》后讲述税吏,犹太人更视为走狗,但神也接纳。“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太九12)谁患了 “病”?是税吏及罪人。第八至九章不是谈论肉体的病,而是群体以外的问题。谁人跟从耶稣呢?是被遗弃的群体。登山宝训震撼之处,乃在于新群体被建立,见证神再一次工作,那些本来不能朝见神的人,能再次敬拜神。《太九18-26》那神迹就是讲跟从耶稣的,正是被遗弃的群体。对每个被遗弃的群体,耶稣都去伸手摸他们,治好他们,包括那些没有患病的税吏。

这样就明白为何神迹中掺杂了跟从耶稣的经文。《太八18-19》说耶稣要求人跟从他,还有《太八21-22》所载的故事。当时人如何埋葬死人呢?人离开世界,近亲把尸体放在墓穴的石桌上去,算是第一次的安葬,为死者哀悼七天至十天。

在哀悼期,他们不会见任何人。一年后遗体腐化了,亲人再进墓穴里,把骨头收集起来,放在石桌下的骨灰箱里,跟祖先的骨头放在一起。在那段经文里,那人未必是在父亲刚死去时跟耶稣说这话,应是在哀悼期过后才找耶稣。耶稣对他说要立即来跟从他,不可再多等一年。其间充满了迫切感。再读《太九9-14》,耶稣 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召人跟从他。马太是税吏,耶稣吩咐他来,即使那些被遗弃的群体也成了跟从神的人。

神最大的工作 ── 建立教会

再看耶稣权柄。在旧约里,耶和华有独有的权柄,在大自然里,他创造天地。在家庭的层面里,他也有独有的权柄。在《圣经》里,唯有一次人可不必听从父母,就是当父母不听从上帝的时候。耶稣的权柄藉神迹彰显,超越了家庭的规限,但耶和华最伟大的工作不是自然界的神迹,也不是医治的神迹。

“神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你曾用能力将海分开,将水中大鱼的头打破。你曾砸碎鳄鱼的头,把他给旷野的禽兽为食物。你曾分裂磐石,水便成了溪河;你使长流的江河干了。白昼属你,黑夜也属你;亮光和日头是你所预备的。”(诗七十四12-16)圣经用诗歌形式告诉当时的群体,耶和华何等伟大,打碎海怪的头,又能控制海洋,创造天地。

“分裂磐石”、“水便成了溪河”都是出埃及的故事。为何把创造及出埃及的故事并论?因神创造天地的高潮就在于创造他的百姓,《创世记》第一章记载神的灵在水面上运行。至出埃及时,他将红海分开,终于完成了他建立新群体的工作。神的创造固然伟大,但至伟大的工作乃是创造了新群体,使新群体能敬拜上帝。

《马太福音》第八至九章说明耶稣的权柄,在三方面彰显,第一是平静风和海。耶稣就是上帝,他能控制水面,这是他最威风的时刻吗?不,他不单控制大自然,他也能医治疾病,这是他彰显权柄最好之方法吗?不,最大的权柄彰显,是创造一群敬拜他的群体,又接纳不同的群体成为他的子民。第八至九章就是论述这样的权柄。

神呼召我们,那是很大的工作。神复兴我们,那是更大的工作。但神最大的工作是建立教会。基督徒往往难以接受不洁净的群体。我们能够悔改认罪,却难看见不同派别的合一。教会见证的失败,未必因着我们灵魂失败,而是教会合一的失败。

初期教会的困难,不在是否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而在外邦人跟犹太人如何共处。保罗多次讲论外邦人也可信主,犹太人变得很愤怒。在《使徒行传》里,人们信主不难,但信徒若要建立新群体,就令犹太人感到很困难。《罗马书》讨论外邦人和犹太人的相处。若单从个人主义来看,只要研究第一至八章就够了,但那不是《罗马书》的重点,重点在第九至十一章论以色列人及外邦人。最重要的是第十六章,有一大堆问安,小心翼翼地向人问安,有男有女,有外邦人、有犹太人,那些人名就是教会的缩影。

成为见证神的群体

人若实践《罗马书》一至十五章,就能建立具代表性的群体,男女老幼、外邦人、犹太人一起敬拜独一真神。《以弗所书》第二章说,外邦犹太人一起敬拜上帝,就因着十架恩典的彰显,因着撒旦国度的败亡,两类人之间的围墙破碎了!

跟上帝的关系甜蜜,而忘了四围的群体,我们就忘了耶稣、路加、保罗所讲的话,忘了整本新约圣经所强调的话。看过《马太福音》第八至九章,就只顾求神医好我们的病。我们忘了耶稣能力另一层面的彰显 ── 将两下合而为一,建立神的子民,见证神爱的奇妙。神的爱就能改变这种不自然不合理的事情,使外人看教会时,感到神爱是如何奇妙。

熟识圣经,灵修美好,但是未必叫外人感动。唯有教会合一的爱,叫人见所未见。大自然的神迹奇事,彰显主的权柄,然后就施行医治神迹,但真正的高潮是神创立新子民来敬拜他。我们是不洁的人,神仍拯救,我们当把福音传给不被接纳、被人遗弃的群体;若我们能做到,神的能力就得以彰显,比在水面行走更为伟大!

马太第八至第九章交待了谁是神的群体,后来说十二使徒被召(第十章),担任新的十二支派领袖,让我们成为见证神的群体,不成为福音的拦阻,使人看见在群体里充满了基督的爱。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