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鲍维均牧师

《马太福音》第十八章论饶恕。前两天读《马太福音》,曾问为什么作者把不同的事迹放在一起来?现在看十八章,从上文下理解这章的重要意义。

基督徒常把饶恕看作“课余活动”,重要性次于救恩。今天从这段经文来看饶恕有何重要。这里有几个问题,“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太十八21)

这两节是比喻的引言,比喻说主人饶恕仆人一次,免了他很多债。他得蒙饶恕后,见了小仆人,却不肯免去他点点的债;就因他不肯饶恕小仆,主人就严惩他。引言说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那么主人为何不饶恕大仆人七十个七次呢?这比喻如何解释七十个七次呢?

十八章的内容看似杂乱:一开始讲到天国谁为大,然后讲不要让弟兄跌倒,再讲迷羊的比喻(十八6)、教会秩序问题(十八10),最后又讲到祷告(十八15)。经文之间如何衔接?带出怎么样的讯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教会的中心就是小子

究竟饶恕有什么重要的意义?是显明基督徒的伟大?“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太十八6)的主题不是犯罪,主题乃是“小子”。在教会和社会里,有一群不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小子”,他们不受人注目,不被关心,但第十八章却说要接待小孩子,就是接待耶稣。接着《太十八6》又讲小子。教会当留意小子,如果我们令小子犯罪,我们就罪大恶极。

接著作者讲迷羊的比喻,比喻说主人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究竟九十九只羊重要,抑或一只羊重要?这比喻不是讲迷羊的幸福,也不是教导我们讲福音,而是说主人对一只迷失的羊、对迷失的小子的关怀。主人愿意放下所有东西来寻找他。不是说小羊怕失去主人,乃是主人不能失去小羊,他关怀小子!《太十八 16-18》论到教会问题。教会让我们想起牧羊人、建筑物、行政架构、经济基础,没有人曾说教会的中心就是小子。然而三段经文的着重点都是小子。

第一段:耶稣说人不接待小孩子,就是不接待他;第二段;若人令小子犯罪,人就罪大恶极;第三段:教会不可失去那只羊。为什么主人需要这只羊?让我们再往下看。《太十八15》不是论教会纪律,而是教会所关心的问题 ──如何令信徒不致流失。“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十八15)

若我们抽离文本,单看这段经文,那是讲教会的纯洁,为了罪人好处,就督促他,好叫他及早认罪,当然这样解说没有错。然而经文强调小子的重要性,我们当尽力挽救,好叫我们不致令小子流失。《圣经》有另一段经文可与之作比较,记载在《利未记》第十九章,若有人得罪我们,我们当跟他谈,不是纠正他的错处, 而是叫我们心里不致犯罪。我们常以超越的眼光来看《马太福音》第十八章,我们不是小孩,不是小子,也不是小羊,更不是在教会犯罪的人,更不会以他们为教会的支柱。然而四段经文所讲的刚好相反,教会的中心是小子,不要叫小子犯罪,否则,若他们犯罪、迷失,我们就不得了。

税吏及罪人──主事奉的核心

经文论饶恕时,有小子犯罪,要采用任何方法来挽救他。“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 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太十八16-17)人常把这段解作处理犯罪弟兄的“步骤”:先骂他,他不改过就再带几个弟兄骂他;再不改过全教会骂他,最后仍不改变就放弃他。经文所讲的刚巧相反。耶稣最爱跟税吏及罪人谈天,税吏及罪人乃是他事奉的核心,也是教会事奉的核心。

耶稣呼召税吏马太,法利赛人就问他为何他跟税吏在一起,耶稣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
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2-13)所谓的罪人就是那群接受福音的人,而耶稣对所谓义人并无兴趣。

耶稣喜欢跟税吏、罪人、外邦人相处,因此假若弟兄姊妹屡次不听劝,不是就此放弃,而是要以他们为事奉中心,把他们当作外邦人和税吏一样,看为拯 救关怀的对象。我们不能失去他们,要把他们当作小子接待,如接待耶稣,努力不让他犯罪,否则我们便罪大恶极。一百只羊中,走失了一只,那只才是我们的中心。

教会的事奉中心,不是执事或牧师,而是最丑陋的罪人── 我们就是那群人。因此这段经文不是“踢走三步曲”,也不是如何审判犯错的人,而是说当弟兄姊妹不能挽回时,我们当放下一切,继续向他们传讲福音,要把他们看为教会中心,并把他们当作税吏罪人一样服侍。这样我们就会明白为何还要谈祷告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 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 18-20)

这段不是教导如何祷告,而是教导要“两三个人一起祷告”,这是祷告的先决条件。假如教会不能办妥《太十八15》所说的,就不能有两三个人一起祷告,若每次出事,教会都厌弃小子,不能饶恕,不能看重小子,小子一一流失,教会中便再找不到人一起祷告,神也不会同在。

挽回许多小子,教会才有两三个人的祷告

饶恕是十八章的高潮。这章是讲论教会,要不断改变期望和思想,明白教会的中心就是小子,才是教会最当最看重的。没有他们,也就不能见证神的能力;饶恕罪人,向他们传福音,不独为了他们的好处,也为着我们,教会不能失去他们;要接待小孩,不叫小子离开教会,这样才有两三个人的祷告,神才在我们当中。

我们这样理解这比喻时,就明白这比喻的逼切性。神饶恕我们,若我们不饶恕小子,教会便不会存在;若教会只看重义人,也不用再提教会了,因为教会的中心是小子,不是领袖,耶稣来乃是医治罪人、外邦人及税吏。

接着讨论第二问题。为何在第十八章讲谁为大?根源就是谁为大?谁为小?十八章说凡像小孩的,他就是天国里最大的。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人来。当时的信徒必会明白有关的背景,那不是个普通人借钱的比喻,而是皇帝借人一千万的比喻,普通人是不会借一千万两银子的。主前63年罗马将军侵占了巴勒斯坦地。此时起,犹太被罗马控制,罗马将军征税一千万两银子。因此这比喻是讨论王权的问题。

本来王派人去收税,收税者负责把税款收集了交给王。但有天王下令免收税项,吩咐收税者停收,他改变了制度,但收税者不接受改变,不顺服王的决定,自尊自大,照常收税。问题的根源不仅是贪心和饶恕,而是不顺服王权。

第十八章说天国里谁为大,凡像小孩子的,才能进天国。仆人不肯接受上帝王权,自尊为大。圣经清楚告诉我们,只有上帝为王,他才是审判者,他才可以报应。《圣经》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们实在没有资格审判弟兄姊妹。

十八章讲了两个问题 ──小子及王权,我们把重点放在小子之余,也要认清谁是君王。我们不饶恕小子,就是轻看小子,也不看重皇帝。

回到最初的问题:《太十八21-22》所提的七十个七次的问题。比喻不是说我们要不停饶恕,反是说明我们在什么的情况下不能饶恕,在什么情况下, “直到七十个七次”饶恕是行不通呢?在什么情况下神不能饶恕我们?哪怕我们做任何事,神都会饶恕,但除了一样:当我们不饶恕别人。如此,神不再饶恕我们。为什么?按照马太的脉络,由主祷文起,主饶恕我们就像饶恕其它人一样。从十八章起讲论饶恕,直至十架上的饶恕。不肯饶恕别人,就是不接受十字架道理。因为十字架的中心就是恩典和饶恕。

我们能敬拜神,因我们是被饶恕的群体。教会的存在就因着十架,教会所传的就是饶恕的福音。我们常从个人化的角度来看复兴,其实我们跟神的关系走下坡,常因与人不和。不能在人身上认定十架的关系,也难与神认定十架的关系。

认罪和解 ,复兴之本

我曾两次在波士顿主领夏令会,头一次讲与神亲近。完结后我再将生命献给神,但想到自已跟某人仍有嫌隙,我向神祷告,如果我祷告后睁开眼第一个就见到那人,我就道歉。岂料真的见到他!但我仍向神说让我多等一会。出营后心里不安,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对方。原来他根本不知我恼怒他,但我仍求他饶恕。第二年再在波士顿讲道,便提到圣徒的关系,不是为建立温馨团契,而是为了拆毁弟兄姊妹的障碍,从而建立与神的关系。会上设了一段时间,让弟兄姊妹互相写信,彼此认罪和解。结果神的灵工作,每个人都在写信,唯有这样,才能拉近我们跟神的关系。

不能饶恕人,就不能叫神饶恕自己。王饶恕了大仆人,但大仆人却不饶恕小仆人,主人的饶恕便没有果效,就只停留在大仆人身上,不能传给小仆人;同样, 我们若不饶恕弟兄,十字架的能力停留在我们身上,阻碍了神的工作,神国的进程被这样的人破坏了。十八章不是讲论个人,而是讲到教会。教会的中心在小子,教会看重小子,神的恩典才能承传。没有饶恕,神的工作无法进行,直接破坏神国的进程。

1955年,几名宣教士在厄瓜多尔的部落宣教。他们先花了三个月,用飞机向土人投下食物及礼物,得到土人美好的回应,决定登陆。他们本来带备手枪, 却没有用来自卫,结果被杀。他们的太太不肯离开,继续传福音,终使整个部族得救。一位宣教士太太知道丈夫离世时,说那里的土人真是可怜,他们未能得闻福音。后来又从土人的口中得知,其中一名宣教士离世前说:“父啊!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耶稣在十字架讲了这样的话,福音就是这样传到那个部落里去。

在群体里饶恕、恩典活出来时,福音就会增长。那就是十字架能力的彰显,相反,人若不肯饶恕别人,就阻碍、敌档、破坏神的工作,这些人不会得到上帝的饶恕。饶恕不是为了个人的心理健康,不是为了令教会更添温馨,乃是见证十字架的能力,叫十架恩典的能力,在教会里显明出来。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